比特吴人物志第21篇| 大胡子的奴性文化和老吴的标志性反击!

微博:比特吴Bitwu

时间:2022年5月7日

你很会打吗?会打有个屁用啊,出来混,得靠脑子,有势力,有背景!

 

坏的人能坏到什么程度?这个问题可能是没底的。大胡子我都忘了他的名字,他是我至今为止,每当我遇到一些心理阴暗的人,脑海构建反面角色模样的时候,都会不自觉的把他作为蓝本。

 

对大部分人来说,可能自己的巅峰和高光时刻,都是在一个天时地利人和,非常得意的时刻造就的。但是对于大胡子来说,这哥们的高光时刻却是在阴暗时刻造就的。对,你没看错,他的人生高光时刻,就是在看守所。这样的岁月,我很难称之为得意之时!

 

我上次在微博写了这么一段话:我读过林清玄先生的一本散文集,叫《我心柔软,却有力量》,林清玄用非常细腻的笔触,写到:我们可以善良,但是同时也需要强大的精神和坚韧的内心与这个世界的邪恶做斗争。要知道,这个世界,坏人可能真的比好人多。知善理,行善义,才会让一个人成熟而强大。才能保证自己神圣不可侵犯的内心,不被侵蚀。

 

和大胡子的斗争,是我看守所生涯,为数不多的和邪恶力量的正面对抗,让我明白了上面这个道理,无论在任何地方,何种境地,要想不被侵犯,至少自己得先有一个强大的内心和充满力量的斗志。他狠,你比他更狠,他方式三烂,你比他更邪恶,他自然就怕了你。

 

大胡子是我第六次更换监室遇到的一个极品。我为啥换了六次监室,四次辗转更换看守所,这里门道挺多,按照他们的话说,就是我这等冥顽不化不懂服软的人,就应该让我感受一下各地的“风土人情”。

 

换所,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

 

首先,我得带走我所有的物资,待久了,东西其实挺多,特别是一大堆的英语学习资料和一些正在研习的书籍,这些必须要带上,再加上被褥和衣服,我得像个挑夫一样挑着大堆东西被转运。

 

其次,换所,相当于换一个全新的环境,因为你好不容易在一个地方混熟,有了一定的地位和熟知的管教,这个时候突然给你换个环境,几乎全部要推到重来,按照里面的话说,就是又成了“新兵”。新兵会经历什么?大部分地方还好,可能就过的稍微差点,人得看你的态度是否端正,让你过几天苦日子也情有可原。

 

但是也有地方,新兵会经历暴击。我曾经待过一地儿,刚进去的新兵,如果看起来比较好欺负又没钱上,可能就会被“教育”,这个教育,包括了扑克大作战和冷水澡。扑克大作战,你得从一副扑克里抽出一张,抽到几,就被打几下。运气不好的,抽到大小王,那就是所有人都要干你一下。冷水澡,更变态,大冬天的零下温度,让两个人在你旁边用被褥给你扇风,让你用三桶冰凉刺骨的水从头浇到位,还得边洗边唱征服。当然,这种毫无人道的玩法,现在比较少,但是还存在。我说的,都是我看到过的。

 

再次,你换个看守所,你的关系网全断了,想要正常的和律师和家里取得联系,以及寄送信件,相当于全部需要重来。

 

所以,换所,基本上是一个比较具有威慑力的惩罚。我因为“不听话”,被办案单位强行换所过2次,自然转换看守所过2次,一共四次的转换,可谓是“经历颇丰”。好在,每一次当“新兵”,我都能化险为夷。再加上一般都是看人下菜,我这种一看,就不是那种家里没人管,再一问,是经济类案件,他们眼里经济类都是有钱人,所以不会太为难我们。因为如果为难的太多,到时候打个招呼吃了上铺,容易留下矛盾点。所以基本上没吃什么亏。

 

直到碰到大胡子,这个神奇存在的心理扭曲者。他要打造一个奴性文化!看守所里很奇怪,我发现了几个监室有这种奴性文化。其实看守所明面上是不允许一些欺压和打人事件的,但是有些“牢头”为了巩固自己地位,会使用一些这样那样的手段,让人就范,这个时候,就很容易养成一种“奴性文化”,就是你有好东西吃,自己不敢吃,非要给“大哥”,你有好用的东西,自己不敢用,非要给“大哥”,甚至以此为荣。而大胡子,就是做“奴性文化”的高手。

 

那是我第三次转所,第六次转监室,我被带进去的时候,就感觉不太对劲。因为氛围极其的古怪,所有人笔挺挺的坐在里面,没有一个人的背的弯着的,除了后面几个看起来是管事儿的坐的比较随意,前面都一动不动,好像都在害怕什么。

 

我进去后,他们一行人把我弄到厕所旁边,一群人围了上来,挡住了摄像头,这场面,新人肯定还是会恐惧的,但是换了五次监室的我,都习惯了,所以并不慌。但是大胡子一句话把我惊呆了:蹲下。我告诉他我已经关了一年多了,不是刚进来的新手。意思就是,哥们已经经历过很多了,规矩我懂,别拿这些傻逼玩意来挤兑我。结果大胡子一声怒吼,然后让身边的小弟过来,说示范给我看怎么蹲下。

 

怎么蹲的?和部队里队列的那种蹲下一样,一个脚弯曲,一个脚和地面支撑九十度,手还得放在膝盖上。这种蹲,特别费事儿,因为蹲下的那个腿要承受很大的支撑力,一般人蹲不过几分钟。我当时看到就来火了,但是想着新环境,好汉不吃眼前亏,先看看情形再说。大胡子开始介绍自己,大概意思就是在外面混社会的,现在涉黑,在这里他是老大,让我放聪明点。

 

完事儿后,安排我事情的时候,让我先刷下厕所。厕所,刷起来不难!但是难就难在,大胡子会故意刁难,以各种理由让你重刷,之所以这么折磨人,无非就是想让我习惯他的霸权,成为奴性文化的一员,并且自觉给他贡献吃饭钱。

 

这种时候,我还是选择隐忍,我需要一些时间看清形式和突破口。这个时候,对方也是在找破绽,如果直接干起来,不了解情况的情况,吃亏的就是自己。看守所里,最大的智慧,就是没搞清楚“关系网”之前,一定不要意气用事,有可能你不顾后果的一次动手会换来后面很麻烦的境地。关禁闭都是好的,万一,你干的是个关系户,那就吃不了兜着走了。所以,我得了解情况。

 

哪些情况呢?

 

第一是他和管教的关系,这一系列举动管教知道多少,他是瞒着管教干部的,还是管教干部已经知道但是默许。如果是瞒着干部的,那就好说,如果是管教是他关系户,那就难办了。

 

第二,小弟对他的心态如何。如果我顶着干上去了,他那些小弟,到底是跟着上还是看热闹。

 

我忍了两天,每天忍气吞声的刷两个小时厕所,叠两个小时被子,吃饭的时候蹲在墙角。我在示弱,同时也在让他们放松警惕的时候,打探到一些情况。

 

果然,这两天没有白忍。通过多方了解,我大概知道了监室里的基本情况:首先,这胡子其实很不得人心,喜怒无常,他小弟也经常被他打,在里面把自己当皇帝,动不动洗个澡还三四个人侍候着,虽然在里面管事儿,但是怨言颇多。其次,新人转到监室按照惯例要被管教谈话。我接着第三天谈话的机会,旁敲侧击的问了下管教关于监室的一些情况,我发现管教处于一知半解。什么意思呢?就是他也知道胡子的为人不干净,但是没有想到胡子搞得这一套,如此出格,所以一旦这事儿捅出去,太过于恶劣,管教也不会保他。

 

知道这两点后,我自然心中有数了。于是接下来两日,我一边继续忍气吞声,一边做了两件事。

 

第一件事儿,是搜集好胡子的“犯罪证据”,就是每次他在监室进行一些“奴性非法活动”,比如打人,或者让人给他按摩这种看守所明面上不允许的事情。比如胡子今天下午五点在监室的风场角落打人了,我会记清楚时间地点,参与人数,这样一来,每一次的事实都会被记录在案,有时间地点人物,他无法狡辩。

 

第二件事儿,我这两日见律师的机会,迅速搭上了和管教的关系,获得了额外的谈话机会,并且顺利成为“被照顾”对象,这样就让我获得了管教心中的一些心理位置。

 

万事俱备,第五天起,迎来了我的反击。应了最近抖音很火的吴彦祖那句话:你很会打吗?会打有个屁用啊,出来混,得靠脑子,有势力,有背景!

 

第五日,大早上胡子还想继续磨我。但是他不知道,我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上午,所有人都出去吃饭了,他喊住我,不让我吃饭,找茬说厕所没洗干净,让我继续洗厕所。我冷笑了一下,直接把抹布丢到他床边,告诉他:谁他娘的爱擦,谁去擦。胡子没想到我会这样,他估计以为我都已经成为了奴性的一份子,所以很吃惊的看着我。接下来,他一个箭步冲上来,掐住了我的脖子,力量很大,一瞬间我差点难以呼吸,但是很快我调整过来后,直接一脚踢了他软蛋。

 

丫的直接疼的趴在地上。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我朝着肚子又是一脚。

 

他小弟们看到,都跑过来把我围在中间,但是果然如我所料,没人动手,都在等胡子。所有人一边惊叹,原来一个戴着眼镜的斯文人竟然敢向“牢头”动手,一边看着胡子趴在地上不知所措。

 

良久,胡子才爬起来,然后看这时候小弟都来了,忍着剧痛又来了气势,用头顶着我的头,吼了一句:今天我他妈一定干死你。

 

我继续一个冷笑:拿出了我记录他殴打众人和截胡别人开的零食的证据。丢了他一句:这里的内容,你先看看,我还有一份,如果你想清楚今天我们必须干一场,今天下午我就把另外一份交给管教那边,管教不行我交给所长,所长不行,我交给驻所检察官。

 

大胡子,是个理智人,看到这份“犯罪材料”,丫的吸了一口冷气,果然没让我猜错,他最怕的就是他在里面的这些种种行径被曝光。我来了仅仅五日,他就把一个五十多岁的大叔嘴巴打肿了,把一个贵州搞传销的小孩头给打破了。这些事故,轻则会让他转所,重则会让他加刑。享受着每日“奴性文化”中,人们都把他当皇帝的感觉,看到我给他的东西,顿时六神无主,然后他开始了我也没想到的神奇动作:他让所有人都去风场回避,只剩下我和他的时候,他偷偷的和我说对不起,边说边偷偷扇自己耳光。

 

我当时也尼玛有点不适应,你想,前几日在你面前好像硬汉无比的大胡子,突然半跪在你面前扇自己耳光和你道歉,我当时真的觉得恶心又想笑。

 

经此一役,不仅在这个监室,在隔壁几个监室,都知道了我这个事迹,从此以后,监事里没人再对我指手画脚了,他们都知道,有个戴着眼镜的斯文人,踢了一个一米八大胡子壮汉的软蛋,并且让大胡子从此对他毕恭毕敬。​​​

相关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