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吴人物志第22篇| 看守所的夏天和算卦的我!

微博:比特吴Bitwu

时间:2022年6月16日

做梦都没想到,我会成为一个“算命先生”,而且做的还不错!

 

我记得刚进去的时候,因为是冬天非常的冷,加上家里不明白里面是什么情况没给送被褥也没给上钱,导致我第那会儿,人生中第一次真正感受到了什么叫:寒冷!

 

前面提到过,办案单位因为我的“不配合”,“不交代”,给我辗转了三个看守所,但是配合和交代什么,我问他他也不说,我也不懂,所以就一直被按在地上摩擦。

 

所以说,在这块土地做生意,可以不聊政治和法治,但是不能不懂什么是真正的政治和法治,否则真遇到事儿了,实在是太惨了。

 

那一个月的时间我提着自己仅剩下的一件袄子,走了三个地方。到第三个的时候,我的袄子和鞋子都没了,只剩下一身破烂衣裳,冻得瑟瑟发抖。晚上更是因为寒冷夜不能寐。你想,零下的温度,我只有一件破棉袄,晚上盖在身上的被子是别人不要的破棉絮,非常不保暖,再加上刚去一个新地方别人不让你睡床上,我只能睡在冰冷的石头地板上,背部感觉嗖嗖的冷气,大部分时候晚上都会被冻醒好几次,都是实在困得不行的时候,才能睡着那么一会儿。

 

为啥我标题写的:看守所的夏天,现在在写冬天呢。

 

因为那会儿最难熬的时候,我躺在地上,和旁边一个盗窃进来的哥们抱怨了一句:他妈的,这么难熬的冬天,实在难受!哥们说了一句:你可能说的太早了,看守所里真正难熬的季节,是夏天!我当时并不理解这句话的意思,一直到几个月之后,七月如期而至。

 

有一篇我提到过,我人生唯一的中暑,就是在那个夏天。而且,我中暑两次,高烧两次。有一次感觉自己都已经快失去知觉了,还好一个老头会刮痧,当时弄了个牙刷塑料棒帮我挂了许久,第二天才恢复过来。为什么会中暑!给大家描绘一下里面的状况。20平左右的小房间,里面有23个人,平均每人不到一平米。而且很多时候里面的门都是紧闭的,热散不出去。特别是晚上睡觉的时候,前半夜那种滚滚的热浪,每个人都是汗流浃背的。但是再汗流浃背,你也得睡觉,到了晚上十点,所有人得躺下去,不能无缘无故的到处乱动。所以这个时候,就是最难受的时候。这么多人睡这么小地方,几乎就是人挤人背挨着背。实在睡不着的时候,我们只能往通铺上面浇上一桶水降温,但是即使一桶水通常也只能维持半个小时水就都蒸发了。

 

洗冷水澡可以降温,确实如此!但是,不要用在外面的思维去考虑那里面的问题,那里面很多外面可以最简单办到的事情,都会成为一种“特权”。夏天一到,这个水就成了稀缺资源。他是阶段性供应,以免浪费。所以其实每个人夏天能搞到一桶水就还算有些地位的,有些没地位的,洗澡的水都得用别人的。所以,冷水澡这玩意,在夏天是稀缺玩意儿。有两桶水可以用的,那就是“特权”的“上铺玩家”,不懂上铺玩家的,去翻看我之前的文章。

 

我印象比较深的就是夏天的中午饭,说实话,我进去后瘦了20多斤,我感觉大部分就是夏天时候瘦的。因为中午的时候,太阳当空照,热的实在受不了,汗水就不停地往下滴。这个时候吃饭,太他娘的煎熬了。一手端着碗,一手要不停地擦汗,吃饭的手就没了。而且夏日比较燥热,吃的东西又相对难吃,索性去他娘的,不想吃了。所以夏天真的是,吃的少,汉流的多,天天蒸桑拿,不瘦才怪。

 

然后就是夏天,每个人都比较烦躁的时候,里面就容易发生矛盾冲突。我印象中的几次打架事件,都是发生在夏天。而且夏天大家都没穿衣服,所以打的比较严重。给大家描绘一下夏日的装扮。因为必须穿号码服,所以蓝色的号服马甲必须套着,除此之外,每个人都不想穿多一点点,一般就穿个宽松点的短裤算球。我印象很深的是个广东仔,贩毒进去的,搞了个无期徒刑。我为啥对他印象深刻呢,说实话在里面大家洗澡都光着身在一个环境下,所以都是看的一清二楚的,我见识了这么多人的老二。这哥们的老二,大的惊为天人,老二下面的两颗球球也非常之大,经常就好像怒目圆睁的两颗蜥蜴的眼睛一样吊在裤子外面。我经常问这哥们是怎么这么大的,他说他也不知道。后来我分析了下,哥们是广东的湛江那边的,沿海地区,疯狂吃海鲜,一家三代疯狂吃海鲜。跑题了,我是来讲打架的。画面现在大家应该有了,就是马甲+短裤,其他地方都是光着的,所以一旦爆发暴力冲突缓冲都没有,有时候,蛋蛋都可能被打碎。正因为如此,我夏天一般更小心一些,尽量避免与他人发生冲突。于是,灵机一动的我,在里面发明了三样东西:

 

1, 算命

2, 德州扑克

3, 杀人游戏

 

德州扑克和杀人游戏,我前面都讲了的。主要是在燥热的夏天,丰富大家的娱乐生活,避免一些问题出现,而且我也能消磨一下时间,顺便赢点物资。一般我赢过来的都是槟榔和烟,我也不吃这些玩意,所以他们都知道我赢了又会分给他们吃,是个大方的家伙,所以让我威望当时比较高。

 

关于算命,我来重点说下。可以说这是我夏天在看守所的一项壮举。我靠着给人算卦,两个月物资多的吃不了,而且获得了多个监室的“牢头大哥”的尊重,甚至其中有个大哥,为了见我一面,专门托关系让管教把我临时调他他那边,专门请教了我一天。可以说,整个夏天我在所里的威望到达了巅峰。

 

带着大家玩德州和杀人游戏,都好理解,我为啥会走上这条路呢?我真的会吗?

 

还别说,我真他娘的还就会那么一些。事情是这样的。我一朋友那年春天来看我,我记得很清楚,他见不着我的,但是托人给我带了一些话和一本书。什么书呢?曾仕强的《易经的智慧》全套和《易经六十四卦详解》,两套书,一套是理论体系和哲学范畴,一套是实操的卦象解读。我这种悟性,虽不是绝顶聪慧,但是好在之前在外面的时候,跟一个台湾的玄学老师一起办过几次沙龙他和我讲解了很多其中的奥秘,再加上在里面没啥事,我潜心研究了几个月,就有一天突然觉得有点打通任督二脉的感觉。然后扯上我当时的铁子,上面提到过的那个公安局搞刑侦技术的落马兄弟,说给他算上这么一卦。

 

怎么算呢?我用的是最简单的摇卦即金钱课算法,摇卦需要铜钱,那里面不准有这玩意出现的怕你吞了出人命,好巧不巧我当时发现了一条裤子上有三个大小一样的环形铁片,不管重量还是大小都和铜钱几乎一样。然后就确定阴爻阳爻,每掷出三枚一次,即得到一爻,掷六次,得到六爻,排成卦象,即得到六十四卦之一,用以占卜吉凶。尔后我一本正经的开始给他解挂,前前后后洋洋洒洒给他写了一千多字。包括他卦象的象征,目前受到的磨难和未来可以和解的地方。

 

这也是有意思,本来在里面挺无聊,大家爱看个热闹。这哥们又是个喜欢把热闹传开的人,一捣鼓不要紧,捣鼓完。他尼玛大呼我算得准,然后瞬间把这事儿给传开了,最终导致的结果就是上门生意挡都挡不住。所以为了人少点,这位警察老兄开始帮我把关:也就是给钱算卦。一开始是一个菜一次(里面一个菜20块钱),后面人还是多,变成了一箱特仑苏一次(特仑苏里面物价120一箱),价格翻了六倍,才控制住人。最牛的是,后面管教干部都找我算了,当然这个我就不敢收费了。

 

那有人要问我,真的算的这么准吗?怎么讲呢,首先命理这回事,很多人都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我能把事情说圆了,一是因为卦象我还是真有些了解的,我能够通过卦象结合实际情况,去给出冲突点。再加上身陷囹圄,多多少少都会觉得自己还是受到一些危机或者小人暗算。所以能给出一些解决办法,他们就会很感谢。

 

至于案情,他们很多都会问大概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其实这不应该属于算命的范畴,在看守所里,很多人的案子,我可以通过他们的起诉书或者一些其他描述看到一二三,毕竟我把刑法看的通透了,大概知道他们犯的事情可能会判上多久。所以我当时说了三个人的,都比较准他们就说我是大神,其实这是法律范畴的事情了。

 

总的来说,一卦算下去。我主要的方向还是很明确的,首先遇到问题是为什么,我们如何应对,以及出去后我们怎么样做人才能更好的活出人样。命理玄学肯定有部分,另外部分我也加入了不少个人感想,大概就是希望他们能更好的善待自己家人,对自己有足够的信心,这样不至于违法犯罪,能够走出“魔咒”,成就新的自我这样。所以总体还是劝人向好的,那样我觉得对我而言也是一种“福报”。

 

反正看守所的夏天,很奇妙。你可以说尤为艰难,甚至有些生不如死。现在你们这种环境,你不开空调都会觉得难受的要死。想象下我的环境吧,20多个大汉汗流浃背的睡在一起,还没有水洗澡,每个人心里又在想什么呢?但是还是那句话,再艰难的环境,再难熬的境地,只要心态上你能跳出环境从更高远的地方看待当下事情,很多东西便不再那么痛苦。甚至可以让自己得以升华,所以,换句话说,那个夏天的我,真正做到了笑对苦难! 2022年6月16日,感谢经历,感谢苦难!​​​

相关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