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颠覆货币控制系统

作者:BitcoinOct

发布时间:2018年12月30日

网络来源:新浪微博

(整理来源:Andreas M. Antonopoulos的一次演讲实录,纯手打编辑。)

货币的四个属性有:交换媒介、价值存储、记账单位、控制体系。

事实证明,货币已经存在了几千年,甚至可能上万年。但今天我们拥有的货币与过去的货币是不同的,因为过去50年的变化从根本上改变了金钱的历程,改变了货币的走向,和与他人的价值传播系统。

货币属性有三个部分组成:交换媒介(MoV)、记账单位(UoA)、和价值存储(SoV).这些已经存在了几千年,然而事情发生了变化,1970年美国总统理查德.尼克松签署了“银行保密法”把货币纳入了监管体系。监控体系试图把货币作为政治工具,通过监督支出方和接收方,监管资金的流入与流出,最终的目的是全面监控全球的金融交易,完全的、彻底的、极权的金融监控。50年前这些变化已经逐渐渗透到了全球,世界上每个金融服务,每一家银行。

1970年,理查德.尼克松为金融服务开辟了新天地,使金融机构成为了执法部门的一部分。执法权力超越了国界、司法权,规定程序,政治和民主控制,超越法律追诉权。警察可以没收你的财产,法官可以签署令状冻结你的账户,银行可以不通过任何人的授权擅自完成这两件事,而任何人对此无能为力,全球都一样。

货币作为一个监管体系,它替代了货币的其他所有的功能,当货币沦为执法工具的时候,它的其他功能就会被逐渐削弱。它不再是最佳交换媒介,因为作为执法系统的功能一个监控体系胜于它作为交换媒介的功能,就这一点而言,监控体系逐渐开始腐蚀一切。

在互联网蓬勃发展的25年里,智能手机,电话,傻瓜机…数据连接已经传播到超过25亿多人,他们此前从未拥有过这种科技。而金融呢?落后了15-20年。金融没有充分提供给25亿没有银行账户的人,及40亿人没有得到金融服务。真正只有15亿人拥有完全特权-精英式的银行服务,这还是大多数西方自由民主的国家才享有的。即使这样,依然还是有准入的等级控制。有些人有更好的途径,有些人有更好的资源,有些人有完全的豁免权,有些人可以为非作歹,例如强制止赎、拆借欺诈、黄金市场操纵,等等都是这些人干的。却没有人为此进监狱,为什么?

因为货币成为控制体系,金融服务机构成了执法系统和监控系统的代理人,作为代理人得到了优待,其中之一就是从来不用进监狱。

好吧,除了少部分的例外,总是有一些基本的规则适用于我们的社会。伯纳德.麦道夫进了监狱,他犯了基本的错误,就是从富人那里骗钱。不要这样!如果是1000万穷人丧失了赎回权?没问题。富国银行开设的350万的虚假账户?没问题。Equifax丢失了1.43亿个人隐私数据?让我们来打个赌,多少高管进了监狱?没有人。Fanbingbing偷税漏税上亿,进了监狱了吗?好像也并没有。

控制系统腐蚀着货币系统最基本的部分,直到它不再具有交换媒介的功能。

然后它孕育了经济排斥。我们进入互联网世界25年,但接触到的人很少有经济包容性,我们实际上是在走回头路,因为越来越多的国家被整改切断了与世界金融系统的联系。你不符合美国的最大利益,你就丢了银行国际汇款代码,就脱离了汇款使用的电报网络;你服从美国法院的普通管辖权,像瑞士做的一样,否则你就失去了进入国际银行业务的通行证,你失去了储备货币的权利,你就失去了生命之血。

从竞争的角度看,魔鬼交易令金融服务业无懈可击,他们被一大堆法规包围着,这些法规并不是保护消费者的,消费者当然不是被保护的对象,他们一定是保护货币控制系统。他们涉及执法和政策执法,通常直接是政策执法,那是伴随着金钱而来的。

货币不能自由流动。

我有一些坏消息,就像是银行的金条周围有一个镀金的笼子,保护他们免受外部竞争,一个把他们关在监管系统之内的笼子,用来阻止外部竞争。但也组织了他们在自由市场上的创新。想要扩大业务范围,除非他们都服从于政治控制系统。所以价值存储功能也已经不再有效运行,你不能把价值存储在可能被没收的货币上,那不是一个稳定的价值存储。你既不能用它当货币储备买原油,也不能作为外汇储备,因为如果你绕过超级大国,他们会切断你的通道,接下来你就没有原油用了。如果你不能自由的和其他人交换,你就不要把他当作交换媒介,于是腐败就逐渐扩散。

现在,一个新的事物诞生:一个在网络上运行的货币系统。首先它是一个交换媒介、价值存储、未来也将很可能成为一种记账单位(当他价格足够高到稳定后),但是他绝对不会成为监管系统,它也拒绝成为监管系统。实际上,它的设计原则是一套中立的、开放的、无国界的、防监管的系统。

这些可是银行业是玩不转的,他们就困在他们自己的金笼子里,扮演世界超级大国的警察角色。为一小撮人提供经济服务。牺牲40亿人,以贫困为代价,他们在中产阶级中兜售谎言,就为了建立一个看起来美好的、虚假的、所谓的资产阶级安全感。保险公司说:“不用担心啦、你的钱是有保障的”真的?你认为多少希腊人在他们的银行账户有保险?一个下午的时间他们的账户资产购买力就贬值了20%!保险?谁的保险?银行它保障你吗?还是保障银行?没有保障的。现在还有人存钱在银行吗?你以为你存在银行的钱就真正是你真正意义上的钱了吗?哦,你有一个账户,那是一种合法的架构,它给你作为交换,其实是给你一个无担保信用贷款,以便他们能够把你的钱拿去贷款给其他客户!仅此而已!在你的账户中你其实没有任何钱,也许你可以看到有一串他们给你写的数字,嗯没错,也许你可以取钱,按照他们希望的方式,除非?绕过错误的人,参加错误的抗议,与错误的组织合作?可能这不会发生在加拿大,但是在其他194个国家中,货币纳入监管系统的这种模式,像野火一样蔓延,因为这是每一个独裁者的梦想。它可以确保在银行里的那些政治异议能够被有效的遏制。一个最有效的监管系统是存在的。

而现在,这个控制系统不得不面对一个来自另一个系统的竞争者,这个系统可不会那样做,不能那样做,也不会屈服那样做,更不会被指定那样做。谁也控制不了。

答案是什么?

“嗯,比特币是一个笑话,加密货币?他在系统之外啊,他都没有国家信用背书,谁信啊呵呵。他在系统之外啊,没人愿意在系统之外的。”

是这样吗?其实60亿人都在系统之外,他们不想在系统之外,他们宁愿呆在里面,但他们不会被邀请,他们不可能参与其中,因为他们当中很多人是没有必要被邀请到系统内部。

可能很多上个世纪的人还没注意到,有部分整整一代人,走在了前面,他们发现了两种权利模式:

第一种:言论自由的发言权;

第二种:退出权;

你要么发声,要么表达政治立场,或者推动变革,当他不有效运行时;

第二个重要权力是退出权。即见了几千年的边境就是为了阻止出境,减缓出境,你不能很容易地就进行移民、撤出、殖民、离开、出境。

当出境不是一个物理行为而是一个虚拟行为时会怎样?

当人们决定从现在的金融系统中退出进入虚拟系统时会怎样?虚拟退出?比特退出?

你当然也可以继续呆在金笼子里面被控制,你享受被控制被监控,嗯。人口增长停滞、过度负债、过度杠杆、深陷债务、高度失控、通货膨胀极端、并且他们只服务于一小部分人。你当然可以继续呆着这里,成为一个不知不觉被历史抛弃的老人。

你知道吗?现在信息获取先进的大部分千禧一代已经不再相信银行编造的安全性、和未来的虚构、延期收益、利率以及抵押贷款的种种骗局了。他们会退出,他们正在退出。不仅仅是在一些发达国家,甚至反而是一些不发达国家、一些极权国家、人们已经主动的退出。

比特币已经诞生了10年,他的内部是怎样运行的?

我们可以看看可笑的监管者(当权者)对于他们所不能控制的系统是如何反应的?

他们只能在交易系统、银行账号、国家货币方面行动。他们只会关闭入口和通道。

他们的意思是,“我不让你们拿走你们的钱”。

千禧一代对此如何回应呢?

“老兄,我特么根本没有钱啊!

我有的只是我的创造力、我的精神、我的生产力,我特么可以直接交易比特币,点对点的!我特么不需要交易所、不需要入金,不需要出金。我们可以直接比特币点对点交易。明白了吗!

我要买东西的时候,我们可以直接用数字货币,我们可以根本不用进入你的银行系统,你的系统从来不属于我!

你关闭入口、关闭出口,没关系我呆在我的地盘。我有比特币和数字货币,我不想跟金笼子有任何瓜葛,因为我不需要它。我闪了拜拜。”​​​​​​​​​​​​​​​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