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志彪:比特币是最好的资产配置

作者:潘志彪

发布时间:2019年10月1日

网络来源:新浪微博

明年的5月左右比特币将进行新一次减半,许多人都看好这一信号将会带来新一轮的“牛市行情”。与…

编辑:Peter & Sylvia

明年的5月左右比特币将进行新一次减半,许多人都看好这一信号将会带来新一轮的“牛市行情”。与此同时,比特币算力自进入2019年以来已增长了一倍多,中国的币印矿池甚至一举打破了多年以来比特大陆几乎垄断地位的算力格局。适逢9月22-23日在成都举办的新时代行业峰会,我们采访到了潘志彪,谈一谈他对于当前国内矿业发展情况以及比特币未来走势的看法。以下为采访内容:

Bitcoin Magazine:虽然币印经历了快速增长,但是在比特币领域,它还是一家相对年轻的公司。在您的行业生涯中,经历了激烈的竞争和动荡,但也得到了许多成长——在离开比特大陆之后,为什么选择成立一家新型的矿业企业?为什么要建立矿池?

潘志彪:其实我14年就自己在内蒙古做过一个矿池了,当时叫做唐池,可惜后来14年“牛转熊”的时候过得比较艰难,于是我就选择去了比特大陆。到了比特大陆以后,我做了区块链浏览器,后来也做了矿池以及一些其他的软件服务。离开比特大陆寻找新的机会时,考虑到自己擅长的领域,所以就决定建立一家新的矿池。

问:币印快速成长的一个明显迹象是,上周它成为全球最大的矿业公司——这是你们发展计划中的一个目标吗?你们如何看待随之而来的审查呢?

潘:我们只是努力地把产品做好、把服务做好,并没有刻意地与别人较劲、竞争或争抢。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在产品的层面上,把东西做得最好,排名靠前是自然而然地发生的。至于成为最大的矿池,这方面我们原本就很有信心的。尽管目前币印的BTC算力排名在第一位,但监管方面还没发生大的变化。

问:您认为在激烈的竞争中,币印成为最大的平台的关键因素是什么?人脉资源?还是技术?

潘:早期的时候是产品和技术的重要性占比更大一些,到后期以后,就要发挥一个中立平台的作用。矿池本质上是连接矿机厂商和矿工之间的桥梁,是一个比较中立的角色。相比于矿机厂商,像我们币印办会的话,大家都会愿意过来;而如果是矿机厂商的话,A厂商办会,B厂商就不会来参与了。

问:在中国运营一家矿业公司,像在科技领域创业,还是像在工业领域创业?

潘:对我们来说偏互联网一些,更像是在科技领域。昨天(成都矿业峰会)在台上的嘉宾也说币印是一个具有互联网基因的矿池软件服务公司,相比之下,其他的公司可能更传统一些。


问:您在成都举行的一个大型矿业活动上发表讲话,与会者包括来自不同PoW领域的公司——您如何看待矿池业务在这个生态系统中的地位?

潘:原来中本聪所设想的是一CPU一票(one CPU one vote),但是由于ASIC矿机的出现,并且逐渐发展至数量非常多的情况下,所以没有办法(仍然以solo的方式进行挖矿的)。一天只有144个新区块,(僧多粥少的情况下),矿池就必然地出现了,作为这些挖矿机器的代理。比如全世界前10名的矿池,基本上能控制95%的算力。我个人认为目前矿池在整个生态系统中的地位有点过大了,比如它拥有代理投票权、交易打包等。但这种现象又是不得不出现的,所以我认为通过一些新的协议,把矿池在生态系统中的一些投票权、打包交易等权力分散一下。

问:中国作为矿业生态系统的中心,您如何看待它的重要程度? 它的地位有发生什么变化吗?

潘:中国之所以成为矿业生态系统的中心,是因为能生产制造大量的机器,甚至整个的现场组装,比如在深圳有非常强悍的供应链,深圳的电子消费类供应链拥有绝对的中心地位。所以以前国外的矿机都会在深圳制造,后来发现中国人也进入了这个产业,而且发现很擅长做这个事情,所以就疯狂的加速开始推进这个事情。深圳的工厂可以24小时地开工,这是美国或者欧洲等其他地区的工厂所无法比拟的,所以很快中国就把自己的优势发挥出来了。矿机制造出来开始售卖的时候,大家又发现,中国的能源其实比较大,北边的产煤,南边的有水。所以大家就利用中国本身具有的这些优势进行发展:成熟的供应链强大的工业基础每年整个社会巨大的发电量。而且,中国现在也具有比较雄厚的资本,所以生产、能源还有资本,很快就把中国推上了矿业生态系统的中心地位,比如成都这样的“矿都”。

那系统中心是否会转移到其他国家去呢?也是有可能的,比如像北美的美国,有非常丰富的煤矿,甚至比中国煤矿储量还要大,而且美国的水电资源最丰富的地区主要集中在西部,水电资源也很丰富,同时,美国有最强大的资本,他的美元体系的资本会超过其他任何一个货币体系。所以说(唯一短板是)生产制造,但生产制造的机器实际上可以通运输去解决的,人们可以把机器(在其他地方)造好了然后运输过去(美国),如果时间紧的话,甚至还可以空运。所以我觉得美国等北美国家其实没有什么会阻碍它发展的硬伤,在能源上的优势未来应该是可以(与中国)平分秋色的。

问:比特币在中国的形象也发生了一些变化。您能谈谈您对比特币的看法吗?

潘:比特币的中国形象其实是被商人和泡沫给变好了,以前可能大家说到比特币就会联想到洗黑钱之类的,都是和一些偏负面的事绑定在一起,但是后来大家从比特币中提炼出了区块链这个词,包括一些半官方机构的那些人提出的所谓的无币区块链,当然了也被币圈的老炮们嘲笑了一顿,但其实这些东西是公众可以接受的,公众会觉得区块链是一个全新的高科技,很多的企业都开始探索,投行也会投资,提到比特币却不是如此。虽然区块链有好多大项目不落地,泡沫非常严重,但好的一面就是把区块链这三个字在中国真正普及开来。包括现在大家提出的Decentralized Finance(去中心化金融)、Defi之类的这样的金融产品,感觉更高大上,所以(区块链包括比特币)在中国的形象更好了一些。不过,矿场都不愿意接受主流媒体的报道,因为面对的(监管)风险很大,所以注定了在中国像挖矿这样的实业,一时半会很难走到台前,只有通过区块链或者现在的一些矿机公司做AI(人工智能),通过一些新的技术包装才能走到前面来。

我个人认为比特币是最好的资产配置。现在总是在说扩容的问题,其实比特币本质上是不需要扩容的,如果搞得很大太复杂的话会出现很多问题。大家都在说二层网,其实交易所或者币信这样的off-chain(链下)钱包也都是二层网,(而不仅仅是闪电网络)。交易所内部每天有大量的用户在进行资产转移,币信也是如此。

比特币真正的问题可能是隐私,如果把隐私问题解决的话,就没有别的大问题了,闪电网络不管做得好与坏,实际上并不影响比特币在货币上任何的特性,而隐私性是会阻碍货币的流动。因为比特币可以分析资金流向,如果像门罗(XMR)或者使用了Mimblewimble协议的Grin的话,流动性就不会受到外力的阻碍,那么对矿池的控制就不会对货币的流动性产生阻碍。现在比较麻烦的是,假设有政府或者执法部门需要列一个地址黑名单,让交易无法进入打包,其实这些是可以做到的。但是如果有隐私性的话,就无法得知这个地址是谁的,也无法确定金额是多少,也就没办法控制这个货币体系。所以对我来说,如果隐私性这个问题能做好,比特币基本上就没有问题了。

问:随着比特币的发展,您认为矿工的角色有什么变化吗?国外的矿工也是只会关心经济效益这一个方面吗?

潘:其实矿工就是逐利的一个群体,我们把这个简化一下,其实就是赚钱。这个经济行为可以赚钱,那当然就会有人来做这样的事。绝大部分的矿工都不是怀着保护区块链的情怀或者道德观念来做这件事,矿工就是为了赚钱才会挖矿。我觉得这样是最好的,只有依靠一个长期的、有效的经济激励机制运作才会靠谱,所以矿工就是在这个有效的经济激励机制下,进入了这个行业的投资人

相比之下,国外矿工会好一些,他们中懂比特币的人会多一些。前几天遇到一个外国人,他说要把算力撤走,我问他,“为什么呢?是我们哪里做得不够好吗?”他说不是,只是因为币印现在算力排名第一,所以他要转移、要去中心化。这就很有意思,因为中国矿工从来不会这样。一些外国人愿意牺牲自己短期的一小部分利益向更长远的方向去看。有这样的人特别好,但实际上,没有这样的人比特币也可以很健康的发展下去,因为整个机制设计得很好。


问:您也支持比特币核心开发——您能谈谈您支持的原因,以及您现在所看重的核心贡献者身上的价值?

潘:在中国币圈,很少有人会发一些学术上的论文。在国际大会上往往能够分享到新的技术观点,然而中国这边基本上毫无建树,我觉得这一点可能是我们的社会发展阶段导致的。我们还没有进入那种经济高度发展、学术也高度发达的阶段。像日本有一些大学,他们会发表一些关于比特币圈内研究的论文。现在中国在这个行业里有很多企业,所以当时我发起了一个叫hardcore fund的基金,币印捐了10个比特币,币信捐了5个,圈内很多人都捐了,总共五六十个吧。作为圈内的一份子,我们应该形成这样的氛围,形成这样的文化去支持他们这些核心开发者。在比特币开发的事情上,他们做这些事情虽然会很有成就感,但实际上他们背后也会放弃了一些东西,比如他们本可以去谷歌、Facebook,找一份待遇更好的工作。所以他们也是有所放弃的,我们也愿意支持他们。

他们最核心的价值就是他们能够按照自己的理解,然后在错综复杂的利益平衡之中,找到一个关键的点,知道知道比特币是什么,比特币最适合的特性是什么,并且不会受到外界的利益干扰,能够往这个方向持续的研究。(他们会想,)既然已经有了最合理的方案,为什么我们我们不选一个最科学严谨(经过长时间验证)的方案,反而非要去选择硬分叉,搞一个很大的区块呢?这些核心开发者按照这个逻辑坚持想法,最后在整个社区里面也取得了胜利,这个社区和市场最后选择的是BTC,而不是BCH或者BSV。所以这些人,能够特立独行地坚持自己的想法,不被外界的东西所干扰,这才是真正的靠谱。相比之下,商业公司总有短期长期目标,商业公司利益也不可能和社区是完全一致的,商业公司的最终目的是挣钱,从股东、高层到员工所有人的目的都是为了赚更多的钱。中国很多人可能不怎么理解,总觉得成功就是赚很多钱,但其实到了一定层面时,并不是这样的。

问:您对比特币的愿景会影响到您的客户吗?

潘:我觉得BTC就是一个更好更通用的货币体系,它会超越黄金。BTC是一个很伟大的货币实验,我不能说它一定会成功,但是目前来看还是挺好的,把这个隐私的问题再修复一下,就会很棒。我们也影响了挺多客户的,因为大家知道,我们币印是一群热爱比特币的人,我们做了很多活动,也会长期支持他们这样的(比特币相关的)活动,只是花两三千块钱人民币也不多,提供一些酒水之类的。我们一直很努力的去支持比特币圈内的事情,除了做好矿池、服务矿工,我们也在传播、探讨关于比特币的事情,把整个产业变得更加的成熟,让这些观点得到更大的延伸。

问:相比于简单地服务一些矿工客户,您在运营一家大规模矿池时,是否需要承担更多的责任?

潘:责任其实还好,你服务不好,客户就走了,不会存在有什么相互亏欠,矿工其实是每天结工资,所以最多也就欠一天工资。现在运营矿池在技术上还是有蛮大的挑战,要求整个系统24小时都很稳定,所以我觉得挺有挑战的,矿池的门槛会慢慢变高。机构做矿池可能相对容易些,创业团队的话可能不太容易,因为需要很多的资金,需要较高的技术门槛。

题外话

问:能介绍一下BUMP挖矿协议吗?

潘:早期流行Stream挖矿协议,这个协议设计得较早,当时全网并没有这么多矿机,并不是为了千万级数量的设备所设计的。所以这个在发展过程中的,矿机由几万台,发展到几十万台,甚至上一次牛市时达到了几百万台,那么在下一轮很有可能会突破到千万级。所以早前的协议,渐渐的就不适用了,我们需要重新定一个工业的标准,这次我们提出来也是希望大家可以采用。家用产品和商用产品以及工业级产品是完全不一样的,虽然看着差不多,举个例子,手机的工作温度大概是零下10度到零下50度可以工作,然后商用的可能要求工作温度能到零下15度到60度,到了工业级的可能就要到零下40-80度,所以不同的标准就需要更加实用的新的协议。

问:那您觉得在明年减半之前比特币会有牛市吗?

潘:我预计会有牛市,但可能减半之后就会回归理智。减半是一个很强烈的经济信号,就是货币的投放变少了。实际上,货币量投放少了可能对市场真实冲击力并没有很大,因为一天只少了900个,跟比特币现在每天的交易量相比也许没什么作用,产生不了实际的冲击。可能更多是对大家共识上的冲击,在价格上,可能是心理大于实际,大家也需要有这样的理由去拉一下币价。市场需要这么一个契机

问:现在散户还能进入矿圈吗?要入场的话至少要多少资金门槛?

潘:散户要入场的话,那肯定不会自己建工厂,对吧?那个需要几百万资金,包括人员、场地和电力来源等。所以最简单的方式就是比如说买5台机器托管到矿场。但是同样是对接,矿场更愿意对接几百台矿机,这些矿机数量少的散户,矿场往往不太愿意对接。一台矿机1万块钱,想要成规模的话买100台机器就要100万,能掏出几百万的人非常非常少,所以散户已经远离矿业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