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妈—逼—上—来—了——

作者:xraysun已存在

发布时间:2016年5月26日

网络来源:链节点

 

前几天在微博看见长铗说“有意思,央行版数字货币真的要来了”,说的是署名“姚前/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副主任”一篇文章《中国版数字货币可能是基于账户与基于钱包的二元结构》 。是姚副主任4月24号在一个圆桌会议上的点评,我看了发现几处亮点,值得评一评。

 

【问题】

 

姚副主任说:

 

从金融角度来说,很多人都把比特币跟哈耶克的理论挂钩,IMF的报告也提到了这一点。

我不反对挂钩。但哈耶克的私人货币理论和比特币有本质不同。哈耶克呼吁和希望私人发行货币是有两个基本前提的。首先是要有充分竞争,竞争将使最好的货币崭露头角;第二,在竞争中胜出的货币,是以一组原材料的价格作为商品准备本位制(commodity reserve standard)的基础。这种商品本位制或“物价指数本位制”(tabular standard)可以自动运转,因此这种运转可以委托给私人。由于是按照一组预先选定的商品来衡量,所以发钞机构会被迫保持货币价值稳定。这种私人货币理论不是随便用机器算法或虚构的事物就能发行货币的。

 

姚副主任说的私人发行货币两个基本前提,第一个没有问题,哈耶克《货币的非国家化》整本书都在谈货币竞争制度,第二个问题很大。实物支撑问题连同商品本位问题是比特币最常遇见的问题,众说纷纭,无论支持还是反对比特币,只要能自圆其说,怎么说都行,但是,要拉哈耶克助阵,首先要搞清楚哈耶克原意。我把《货币的非国家化》翻出来,是新星出版社2007版,姚中秋老师译。

 

这本书第十三章,讨论了以某组商品的批发价格作为本位对保持货币价值稳定的作用。第八章有提示,商品准备本位制或“物价指数本位制”固然有益,但货币竞争制度是实现这种种益处更为可行的途径。第十四章和第十九章都谈到,根据“物价指数本位制”安排债务固然可以减轻通货膨胀冲击,但长期来看放大了通货膨胀损害。第十九章还回应了第八章的提示:

 

我相信,我们建议的制度可以比黄金所能做到的要好得多。政府不可能比黄金做得更好。但自由企业,即那些从提供健全货币的竞争过程中涌现出来的机构,毫无疑问能够比黄金做得更好。在这种制度下,我们也不需要用复杂的、成本高昂的兑换规定来阻止货币供应,而这些规定却是确保金本位制之自动运转所必需的,这一点就使得我们建议的制度看起来至少比某种商品准备本位制更为切实可行,尽管后者在理想状态下似乎更为适宜。对于这样一种商品本位制来说,储备范围广泛的各种原材料及其他充做本位的商品,是一种非常诱人的、切实有效的设想,它能确保通货按固定比率赎回这些商品,从而保证该通货的稳定性。 但这些储备的成本非常高昂,因而仅仅储备很小一组商品才比较可行,而这会削弱建议实行的商品本位制的价值。但采取这样的预防性措施以迫使货币发行者管理其货币数量的做法,只有在它的利益在于将其货币的价值提髙或降低到本位之上或之下的时候,才是必要的或可欲的。可赎回性是施加给一个垄断者的必要的保障机制,但对于竞争性的货币供应者来说,这却是不必要的,因为如果它所提供的货币对用户的好处还达不到其他货币的好处,那它就不可能继续在这个行业呆下去。

 

“对于竞争性的货币供应者来说,这却是不必要的”,哈耶克的意思在这一点上很明白,无论如何也不应该解读为商品准备本位制或“物价指数本位制”是私人发行货币的基本前提。现在问题是:姚副主任到底是误解了哈耶克呢,还是在故意曲解哈耶克?

 

【延伸】

 

姚副主任说:

 

Ben Broadbent(英格兰银行副行长)的文章描述了一种极端情况:当经济形势不好的时候,大家都从商业银行把钱转到个人的电子钱包里。这样就会引发挤兑现象,导致崩溃。我看到这个推演之后,首先想到的就是这个电子钱包设计是否应该有金额的上限,防止上述情况发生。

 

“首先想到的”这句亮了。典型央妈本能反应,十足蛮不讲理气场。

 

商业银行为什么怕挤兑?因为钱都贷出去了。《货币的非国家化》第十六章讲到大量商业银行分割了中央银行对于货币总流通量的控制权,“信贷内在的不稳定性”是这一结构性特征的必然结果;提供流动性金融工具的机构自身得保持流动性,因而就在每个人都希望提髙流动性的时候不得不减少已经发行的债务。这种制度安排必然会导致商业活动剧烈波动——即所谓“商业周期”。

 

有意思的是,哈耶克在《物价与生产》里提到过,如果储蓄是自愿的,经济在均衡受到短期破坏之后会自动建立新的均衡。就是说经济形势不好本来是暂时的,但是如果央行印钱意图缓解痛苦,那就会延长痛苦。哈耶克把货币数量增加所导致的储蓄行为叫做“强迫储蓄”,他万万没想到还有限制取现“真的强迫储蓄”这一招吧。在我看来,不基于自愿储蓄的信贷扩张相当于不基于黄金储备的货币超发的一个延伸。

 

《物价与生产》这样描述一个商业周期过程:信贷扩张和货币超发使生产方法的资本化程度从低向高过渡,导致迂回生产过程延长,生产阶段增多,由此经济不断高涨,在信贷不得不停止扩张、央行不得不停止印钱时跌入危机深渊。

 

《物价与生产》是1958年译本,译者序极富时代特色:

 

这本书的逻辑推理和论断之站不住脚以及其为资本主义辩护,掩盖经济危机真相的企图,却仍是非常明显的。首先,海约克把信用货币的伸缩夸大为再生产过程和影响工业生产波动的决定性因素这一点是没有任何根据的。危机是从资本主义生产本身所包含的基本矛盾中产生的,因此任何一种货币信用制度及其措施不能成为产生危机的本质原因……

 

并不奇怪,1958年出这么一个译本,本身就是胜利。再说凯恩斯和弗里德曼也都说过这本书坏话。不过1974年哈耶克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时,瑞典皇家科学院公告的获奖理由之一,是“在本世纪30年代曾对货币与经济波动的理论作出了重大的并且是开创性的贡献”。
《物价与生产》1931年出版,《货币的非国家化》1976年出版,这是哈耶克最后一本经济学专著。在第十六章,他低调地宣布了货币竞争一个不小的好处:摆脱银行结构性缺陷所导致的商业周期僵局。

 

【旁证】

 

姚副主任说:

 

说虚拟货币也有一定道理,虚拟就是和现实世界相对立,但实际上网络世界已经不是虚拟世界,而是现实世界。如果是从其背后没有资产支撑的角度来说,我赞成比特币是虚拟货币的概念,起码比虚假货币要强。问题是,一旦比特币从虚拟世界走向现实世界,其背后没有资产支撑的毛病就凸现了。某种意义上看,比特币的所谓“挖矿”,本质上是试图以一种计算“劳动”达成对人类财富的巧取豪夺——那算一种古怪变异的“劳动”价值论吗? 当然那似乎并不妨碍比特币作为代币的功能。

 

从这一段话看,姚副主任似乎认为虚拟世界货币不需要实物支撑,但现实世界货币需要。显然他并不接受矿机支撑比特币的说法,连矿机的劳动,也要打个引号。从这一段话看不出来姚副主任是否相信劳动价值论,考虑到网上说他是一名中共党员,他应该是相信的吧。
我曾在线下听一位前辈老师转述过哈耶克的一句话:两百年来经济学的进步都是主观价值论的进步。我后来在网上搜过,没找到这句话的出处。看哈耶克的书的时候也留心,没有见到这句话。忽然有一天在米塞斯或者罗斯巴德的书里见到了。米塞斯或者罗斯巴德在前言或者后记
或者附注里说,哈耶克说过这句话。

 

今天为了写这个帖子,我想把这句话找出来,没找到。

 

哈耶克写过一本《感觉的秩序》,为主观价值论提供心理学理论支持。我翻了翻,没有读进去。罗斯巴德《亚当·斯密以前的经济思想》读起来就轻松得多,这书同样可以说是为主观价值论而写,不过写的不是理论,是历史。

 

这本书的译者在序里介绍说:罗斯巴德指出,对经济思想史的仔细研究表明,与通常人们所认为的相反,亚当·斯密根本不是现代经济学的创立者,而是导致经济学发展误入歧途的罪魁祸首。因为他的以成本分析为主导的古典体系中断了自亚里士多德至中世纪经院学者的需求与效用分析思想的潮流,使得经济学的发展出现了暂时的曲折和倒退。

 

罗斯巴德在书中表示:“正是亚当·斯密,应该对劳动价值理论进入经济学负几乎完全的责任。进而,斯密也许应当对马克思主义的出现和它所带来的重大后果承担责任。”

 

所谓主观价值论,是说价值来源于消费者主观感受。百度百科:主观价值论是指产品因不同的消费主体对产品的需求偏好、急需程度、预期效应而对产品进行的主观评判,不因群体的观念所束缚,靠个体来进行判断。

 

米塞斯《人的行动》里有段话讲主观价值论经济学,可以帮助理解:

 

它决不止于讨论人们在“经济方面”的努力——为取得货财,为改善他的物质福利而作的努力。它是人的全部行为的科学。选择,是人的一切决定之所以决定。在作选择的时候,他不只是在一些物质的东西和一些劳务之间来选择。所有的人类价值,都在供他选择。一切目的与一切手段,现实的与理想的,崇高的与低下的,光荣的与卑鄙的,都在一个排列中让人取舍。人们所想取得的或想避免的,没有一样漏落在这个排列以外。

相较于罗斯巴德,同样与社会主义计划经济支持者论战一生的米塞斯似乎温和些:“自由主义和社会主义,两者都献身于全人类的善,它们之间的区别不在于它们的最终目标,而在于它们用以达到最终目标的手段。”

 

现在问题是:如果姚副主任相信劳动价值论,相信现实世界货币需要实物支撑,不承认矿机支撑比特币,认为挖矿是对人类财富巧取豪夺——那他是怎么看待央行人民币的?

 

【结语】

 

姚副主任说:

 

要厘清数字货币的概念、界定、分类、职能、特征,提出数字货币的中国定义。不要狭隘地将数字货币理解为就是比特币,我们得从私人数字货币上升到法定数字货币这样一个视野来全盘审视这个问题。

我要说,不要狭隘地将比特币理解为就是比特币。

 

《货币的非国家化》第十九章还有这样的话:

 

金本位制, 固定汇率, 或其他形式的按固定比率强制转换的机制, 没有别的目的,唯一的目的就是对货币发行者施加这样一种纪律, 透过使其管理自动化, 而剥夺管理当局随意改变货币数量的权力。事实证明,这样的纪律太软弱了,不足以阻止政府破坏它。

比特币是剥夺了管理当局随意改变货币数量的权力的货币。

 

《货币的非国家化》中译本后面还有几篇哈耶克后来的文章,里面说:

 

我在几年前曾建议, 对我们现在使用的政府货币实现非国家化、 并以彼此竞争的多种私人货币取而代之;现在,我依然认为这是可欲的。但这显然纯属空想,因为似乎不会有任何一国政府会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允许尝试这种制度。

比特币是不需要政府允许就开始尝试货币竞争制度的货币。

 

我们的货币和银行体系乃是旨在增加其权力的政府强加种种有害约束的产物。这些制度当然不能说属于尝试过后发现的良好的制度,因为,人们根本就不被允许进行尝试和选择。 为了论证要求给予这个领域的发展以自由的呼声的正当性, 需要解释在赋予这种自由后可能会出现什么样的结果。 但我们能够预测到的东西必然是有限的。自由的一大好处就在于,它鼓励新的创造发明,因而从其本性来看就是无法预测的。 我相信, 演进的过程将会比我所能设想到的更具有创造性。尽管,只有相当少的新观念能够塑造社会的演进,但一个自由的体系与一个受到管制的体系之间的区别就在于, 在前一种体系中, 那些具有更好的想法的人将由于他人的模仿而决定该体系的发展, 而在后一种体系中, 则只有那些掌握权力的人的想法和欲望控制演进进程。

比特币就是那个无法预测的创造发明,塑造了社会演进。

 

罗斯巴德尽管在《亚当·斯密以前的经济思想》里对亚当·斯密痛心疾首,还是承认了他的巨大成就:发起并实际领导了倡导自由贸易、自由市场以及自由放任的运动。哈耶克在《货币的非国家化》第二十五章结语里说,我们需要的是一场相当于 19 世纪的自由贸易运动的自由货币运动。

 

我们之所以一直只能用到劣币, 就是因为政府一直禁止私人企业向我们提供较好的货币。我们的政府是在有组织的利益集团的压力下进行治理的,因此,我们必须牢记一个重要的事实: 我们不能指望聪明或同情心, 而只能依靠纯粹的自利来为我们提供我们所需要的制度。 只有当我们所期望的良币不再来自于政府的仁慈、而出自发钞银行对其自身利益的关注之时,我们才确实进入了幸福时光。

比特币就是自由货币运动。欢迎政府加入这场运动,但不要再说从私人数字货币到法定数字货币是什么上升。从法定货币到法定数字货币倒算是个上升,尽管未来无法预测。

 

姚副主任最后一句话说:“说到货币,得有敬畏之心……”说得很对。但我们应该敬畏的是天道,是自然法,是人类生命、自由、财产权不容侵犯,而不该敬畏谁的背后有政府,政府手上有枪。

 

2016年5月

相关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