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天【补记】

作者:xraysun

发布时间:2019年1月3日

网络来源:币世界

最长的一天【94一周年记】
电影《缝纫机乐队》截图,居然有“2017年9月4日!”字样
2017年9月4号是我一个特别有意义的日子,但我当时浑然不觉。
到10月7号我发了一条微博——
废名是我最喜欢的中国作家,前几年我一度张罗要把他一本书拍成电影。

 

但百度百科是错的。稍微认真一点查就可以知道,废名辞世是1967年9月4日,不是10月7日。
凭良心说我不能全怪百度。著作权保护期50年,是到作者逝世后第50年的12月31日为止。当初我粗略了解了一下,心里就没把先生忌日当回事,所以才会被百度误导,可见功利心重,我要检讨。
2017年9月2号,2017DACA区块链国际高峰论坛“临时主动取消”了。当时我正在学习区块链,上的清华大学iCenter“区块链技术公开课”,就是DACA亚洲区块链协会办的。我是DACA创始会员,2016年DACA选会长时,每张选票都在比特币的链上公示,我还掺和了人工计票。所以DACA高峰论坛被叫停我还暗暗有点高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DACA要火了,与有荣焉”的感觉。

2017年9月4日下午三点,中国人民银行、中央网信办、工业和信息化部、工商总局、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我一看,就是宣布ICO非法嘛,对比特币还好。晚上跟清华区块链技术公开课的辕询老师吃饭,大讲2013年12月5号和2014年4月15号故事。
辕询老师是1992年出生于美国的美籍华人,一个技艺精湛的“技术者”,不喜欢美国,喜欢中国,问他为什么,他说中国人勤劳。他课讲得非常好,书也读很多,经常跟我聊聊米塞斯、罗斯巴德、卡尔·波普尔什么的。
那段时间我正在重读杰弗里·摩尔的《跨越鸿沟》。第一次读是2008年,读完在海内网发了篇日志,说海内这种SNS网站,应该怎样跨越鸿沟,进入早期大众市场。

再碰到这个理论是在笑来老师那里。2014年9月,Okcoin和火币接力开了两天大会,不记得是哪一个,李笑来打出一张“鸿沟图”,恭喜大家,“你就是这前面的百分之十几”。
我猜2017年ICO大潮,李笑来是跟我一样认为,区块链跨越鸿沟的时机到了。
2017年9月10日,币看(BITKAN)在北京也有一个区块链峰会,也取消了,改成一个酒会。我以为会看到《比特币-塑造未来》纪录片,结果没看到。

酒会上好多人议论李笑来的比特基金延期一年的事,本来基金是那天(9月10号)到期。那基金当初我几乎入坑,没入,也就不太关心。见到鱼池创始人王纯,纽约共识我是关心的,根据大会安排他跟吴忌寒有一场辩论,一问才知道取消了过几天要移师香港再战。
四合院改建的会所里,几个人一张小酒桌站着谈天。币信新进美女子鱼也在,我向她推荐王纯老师在币科技2015年的一篇征文《我有N个比特币,这是我的故事》,说那是“蛮荒启示录”,一定要看,不看不算币圈人。那篇文章我印象最深的是王纯老师的父亲,居然那么早支持比特币,可谓开明之至。我问他“你爸干嘛的?”“开店的。”“难怪。企业家精神。”
至于江湖传言的要关闭比特币交易平台,他问我“你信吗?”我说“我不信。”怎么说我也是经历过13、14年的人呐。
2017年9月15日,真的要关闭比特币交易平台了。

2017年9月27日,清华大学iCenter“区块链技术公开课”新一期开课,我又去学习了。我在自我介绍时说:本来以为ICO是诺曼底,后来发现今年是敦刻尔克之年,现在看,还是诺曼底,只不过这一天是最长的一天。

《跨越鸿沟》把跨越鸿沟比作诺曼底登陆。
辕询老师问我有没有看过《登陆之日》,我看过,范冰冰参演的电影我看过好几部,这一部最不好看,韩国电影我应该看过上百部,这一部最不好看。辕老师说:打仗拍得好,真实。
我觉得《登陆之日》跟诺曼底其实没什么关系,要了解诺曼底登陆,《拯救大兵瑞恩》就挺好,不过我还是郑重推荐《最长的一天》。“最长的一天”是德军元帅隆美尔说的,电影一开头就是他说:“无论对于盟军还是我们,这都将会是最长的一天。”
这部片子我最记得一个空降兵,种种不凑巧,小队降落到有敌兵驻扎的镇子里,他的降落伞被教堂钟楼的尖顶挂住了,他悬在半空,眼睁睁看着战友们降落、被团灭。
过了很久,电影快要放完了,我们又看见他,他还活着!只是听人说话费劲,耳朵被钟震聋了。

我知道把ICO比作诺曼底登陆有些牵强。最大一点区别,去中心的世界里没有统一指挥,这里谁都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谁也无法强制谁。千帆竞发,已经很壮观了,还驶向四面八方,真是让人叹为观止。
总的来说我认为一切尝试都是有益的,然而的确不少项目超乎我想象。去中心的世界有一个纠结的地方:一艘船明明非要中心不可。有些船一出海,船长大副一班人已经偷偷溜掉了,那还玩个屁。
所以94纵有一万个不好,起码有一点好,就是“政府都这个态度了,你还玩,那你自己负责。”刚性兑付,据说是中国金融顽症,在这里如此轻松地解决掉了。
这么说似乎有点残忍。好在ICO到底比诺曼底登陆温柔多了,不真要命,而且一个人可以脚踏好多船。事实上有些船船长跑了船员开着照样很欢乐,有些船什么时候上都不算迟。

有人说,人间一天,币圈一年,所以94已经是过了365年。也是,谁能料到94之后,中国关闭比特币交易平台之后,币价居然可以冲到12月那么高。
但我还是愿意这么想:这一年,就是币圈最长的一天。
2017年就拿电影说,好像真的是敦刻尔克之年,除了《敦刻尔克》,还有《至暗时刻》,名声都是如雷贯耳,拍的都是敦刻尔克。不过这一年还有一部不起眼的《丘吉尔》,拍的诺曼底。我看了《丘吉尔》,才知道原来丘吉尔不赞成诺曼底登陆,他在一战时任海军大臣,吃过登陆的亏。电影末尾,最长的一天过去了,损失比预先估计的小(尤其空降兵,本来以为要折损70%,结果折损20%),但是丘吉尔并没有完全转过弯来。尽管如此,他身为首相,还必须得在广播里对人民说点什么。
周作人把文章分两种,一种谈天式,一种演说式。很明显废名学他,都是谈天式,丘吉尔(诺奖得主哦)是典型的演说式。我的理解,演说式可能被动成分比较多,谈天式比较自由。我自己是喜欢谈天式的,也因此喜欢Facebook那种写日志的SNS。SNS在中国没有发展起来,原因很多,我现在感觉跟跨越鸿沟没多大关系,根子在中心化,审查删帖封号过于随便了(海内就是跟饭否一起直接拔了服务器插头的,想想看Facebook就算进来又能怎样)。也许区块链真的可以帮到我们吧?写到这里很想喊一嗓子笑来老师加油!
丘吉尔最后的演说非常精彩,毫无违心之处,同时充满正能量。他说:“我军会持续奋战下去,盟军会持续奋战下去,我也会持续奋战直到我们获得自由为止。”
2018年9月4日

最长的一天【补记】

“这部片子我最记得一个空降兵,种种不凑巧,小队降落到有敌兵驻扎的镇子里,他的降落伞被教堂钟楼的尖顶挂住了,他悬在半空,眼睁睁看着战友们降落、被团灭。
“过了很久,电影快要放完了,我们又看见他,他还活着!只是听人说话费劲,耳朵被钟震聋了。”
其实我在2017年9月跟辕询老师说这个的时候,还说了一句:“这个人就是李笑来。”——挂在钟楼顶上,狗日的运气实在太好了。

但是2018年9月4号我对笑来老师的看法已经变了。2018年5月辕询老师跟中科院合作区块链技术培训,班里有个名叫李娜的女孩子,是笑来老师铁粉,7月4号笑来老师“傻逼的共识也有价值”录音泄漏后,我帮笑来老师说了几句好话,李娜找我聊了几句,她几句话让我茅塞顿开。我以前喜欢说我是“比特神教总舵”“支持区块链分舵”的,但“支持区块链”总是停留在口头上。李娜几句话把我变成一个行动派,我感觉自己上了一个台阶,所以才有“写到这里很想喊一嗓子笑来老师加油!”这样的话。

2018年12月18号我们收到一个不好的消息。

每当有人问起我对张守晟教授自杀一事怎么看,我总是说:信息太少,无法判断。李娜这事也一样。我甚至不记得她长什么样子,穿什么颜色的衣服。

但她真是我的老师。我在四十岁以后,喜欢叫人老师,这样可以装嫩,但李娜真是我的老师。我现在有个计划,要写一写我对笑来老师最初的看法、后来的看法、现在的看法,这些看法与我对比特币、区块链的看法纠缠在一起,理清它们很难,但我一定尽力。那是我献给李娜老师的纪念。

2019年1月1日补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