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物一出天下杠

作者:xraysun

发布时间:2019年3月21日

网络来源:巴比特

〇、向笑来老师学习

笑来老师又出书了。真感人,这么成功了,还这么努力。

大年初一我憋了一篇《咪蒙老师,来币圈谈理想啊!》,说:

十二月以来我有一个计划,要理一理我对笑来老师、比特币、区块链的看法,起因见我《最长的一天【补记】》。跟一个女硕士生之死有关。

因此我压力山大,迟迟没能开头(头绪太多也是事实)。

笑来老师新书一开篇有这样的话:

以前,我在写作课里讲,写好的前提就是 “Narrow down your topic” —— 把话题范围缩小缩小再缩小…… 这次算是给读者一个活生生的实例了罢。

那我也来试一试吧。无非是多写几篇,每篇瞄准一个点。今天我们聊一聊笑来老师2011年5月的博客《此物一出天下反》。

(2017年94不久跟老币友的币信记录)

 

一、此物一出天下反

 

笑来老师2017年一次演讲中说:

2011年的时候在互联网上出现的第一篇关于比特币的文章是我写的,我在自己的博客上写了一篇文章,标题叫“此物一出天下反”,到今天也可以在互联网上看得到这篇文章。

演讲记录,口误误记难免。所谓“在互联网上出现的第一篇关于比特币的文章”,笑来老师想说的大概是“中文”互联网世界第一篇“博客”文章(关于比特币的中文媒体新闻可以追溯到2010年)。但这其实也不对。中文博客里,有比这篇更早的。

此物一出天下反》原博已不存在,链接文章是有人翻墙通过互联网档案(archive.org)穿越时空找回来的。可以看到发布时间是2011年5月23号。

当时网易的游戏大牛云风老师的《Bitcoin 的基本原理》发布时间是2011年5月18号,笑来老师的朋友霍炬老师的《关于bitcoin若干问题我的看法》发布时间也是2011年5月23号。这两篇原博都还在。

我读到《此物一出天下反》是在2013年3到4月间。

2015年“比特神教总舵”币科技论坛搞过一次“我有N个比特币,这是我的故事”征文,我贡献了一个我的故事。简单说,我们团队把域名拍卖项目卖掉之后,寻找创业新方向,一个域名朋友,小P老师,满腔热忱拉我们做比特币项目,拉了很多次,2013年3月我终于行动,到比特币中国花了四十块钱买了0.1个比特币体验流程,然后有币在手心态陡然不同,开始满世界找资料学习,就在这时读到了好多早期的比特币博客,包括《此物一出天下反》。

其实2011年5月以前我就听说过比特币,线上线下还跟人讨论过,当然,没搞懂。我把比特币当作域名一个竞争对手,也就是一个投资标的,一个资产配置的待选项,因此关注它的技术原理、安全性和钱途。云风和霍炬两位老师谈的也正是这些。

本来《此物一出天下反》主要也是谈这些,但是“此物一出天下反”这个题目让我鼠标一拍:比特币是有价值观的!尽管我做域名项目的时候也反复强调价值观,比如“我们信仰互联网”之类,到底底气不足。

回想起来,作为一个奥派经济学粉丝,我对比特币的自由主义气质一直隐隐有所感,就缺“此物一出天下反”这样当头一棒喝。

现在问题来了:在这么反动的一个方向上创业,不是太危险了吗?你要“反”,政府不让,伸手一掐,你还玩个屁。我的合伙人是个技术高手,我要他看看比特币政府掐不掐得死,他几乎没有怎么看,那几天币价暴起暴落,他问我:以后没人玩了怎么办?

我们的域名项目之所以要卖掉,是因为市场空间太小做不大,之所以能卖掉,是因为毕竟市场成熟有人愿意接盘。

我很快打消了在比特币方向创业的念头,任小P老师再怎么画大饼也不管用。说来说去还是有贼心没贼胆啊(有几年做反贼很时髦,似乎是因为三国杀的缘故)。

但多少有点不甘心:也许可以赌一赌,像囤域名一样囤点比特币?

这个心一动,立刻发现要学的东西实在太多了。但因为觉得有意义,所以“日拱一卒”没有放弃,时不时感到“进一寸有一寸的欢喜”。同时我找到一个偷懒的思路,我叫它“比特币第一推动原理”:既然“此物一出天下反”,政府一定会忍不住要出手掐它,政府每次出手掐它没掐死,那就说明它安全等级升了一级,投资价值也跟着升了一级。

我2013年12月5号之后、2014年4月15号之后和2017年9月4号之后加仓,就是这个“比特币第一推动原理”指引。

所以我非常感谢笑来老师,就因为他写过《此物一出天下反》,关键是文章名字起得好。笑来老师在此后人生的每个关键节点的每个关键反应,央视外媒ICO什么的,都很关键,但都是浮云。

 

二、一个关于比特币的Myth的迷思

 

此物一出天下反》的文眼是这样一段话:

除了实际的买卖之外,它最大的意义就是削弱了政府和银行的作用。BitCoin的发明者及其使用者本质上来看就是无政府主义者、货币阴谋论主义者、金本位反对者。这就是为什么“此物一出天下反”。

但这段话中段经不起推敲。从奥派经济学角度看,说比特币粉丝是“无政府主义者”,可以理解。奥派悍将罗斯巴德的理论又名无政府资本主义。说比特币粉丝是“货币阴谋论主义者”,勉强可以理解。我第一次听说比特币就是有朋友说它是“数字黄金”,同时我们谈到著名阴谋论大作《货币战争》号召大家买黄金,不要相信美联储。《货币战争》和奥派不相信美联储的理由不一样,一个因为它是私人的,资本贪婪,一个恰恰因为它不是私人的,政府垄断。但无论如何,说比特币粉丝是“金本位反对者”,很难理解。

“无政府主义者、货币阴谋论主义者、金本位反对者”,笑来老师给出了英文原文链接。点进去看可以知道,笑来老师说“此物一出天下反”,是一个误会。

bitcoin.it是一家建立于2010年4月的比特币维基网站,笑来老师链接的是一篇名为 “Myths” 的文章。Myth的意思,是神话、传说,和误解。文章起首第一句 Let’s clear up some common Bitcoin misconceptions.(让我们清理一些常见的关于比特币的误解。)

与笑来老师博客相关的内容是:

20.The Bitcoin community consists of anarchist/conspiracy theorist/gold standard ‘weenies’

The members of the community vary in their ideological stances. While it may have been started by ideological enthusiasts, Bitcoin now speaks to a large number of regular pragmatic folks, who simply see its potential for reducing the costs and friction of global e-commerce.

所以这篇文章的意思,是说“BitCoin的发明者及其使用者” 不是 “anarchist/conspiracy theorist/gold standard ‘weenies’”(“无政府主义者/阴谋论者/金本位‘weenies’”)。笑来老师搞错了。

金本位“weenies”是什么意思呢?事实上“Myths”这篇文章在巴比特2014年已经有人翻译过来了:《关于比特币的迷思大全》。

20.   比特币社区是由一群无政府主义者、阴谋论家、以及金本位的死忠所组成的

社区成员们拥有各种各样的意识形态立场。尽管比特币最开始可能是被意识形态爱好者所发起的,但现在已经有大量的不羁绊于意识形态的人群参与其中,他们可能只是看到了比特币在全球电子商务中可以起到减少摩擦和成本的巨大潜力。

笑来老师翻成“金本位反对者”的地方,这里翻成“金本位的死忠”,截然相反。谁对谁错?我倾向于认为笑来老师错了,理由很粗暴:奥派经济学是支持金本位的。

weenie应该是作者一句土话,我查过几种词典,它的意思包括“小不点”、“胆小鬼”、“蠢才”、“香肠”、“思想混乱”,最有意思的一个是“小鸡鸡”。似乎正反双方观点它都不支持。

今年我有一次跟朋友逛街,路过一家“TEENIE WEENIE”服装店,我说起这件事,朋友告诉我,weenie是个人名,源自凯尔特。我灵光一闪:噢!我知道了!马克思说过,苏格兰人只认金子!

我这么说是因为想起在微博看热心的奥派大牛@香港的谭叔讲过一次苏格兰自由银行制度。罗斯巴德《银行的秘密:揭开美联储的神秘面纱》第12章,说从1727年到1845年,苏格兰没有中央银行,银行业准入限制小,每家银行都有发币权,但是不能无故拒绝把纸币即时兑换黄金,银行必须是无限公司,银行股东对客户存放在银行的黄金有无限责任。

但我很快知道自己记错了。一查可知,《资本论》里的确谈到过苏格兰人和金子,而且不止一次,不过原话是“苏格兰人讨厌金子”。原文就加了双引号,似乎是一句谚语。这就奇怪了,为什么苏格兰这么好的制度,苏格兰人要讨厌金子呢?我根据@香港的谭叔文章指引,找来罗斯巴德的书,发现书后面有一个附录,修正了前面的说法。苏格兰的银行业并不是自由的,事实上,它们同样受控于英格兰(中央)银行。

当英格兰的银行在1797年至1821年间暂停铸币兑付时,所谓“自由的”苏格兰的银行也采取了同样的措施。

在铸币暂停兑付之前,几乎所有苏格兰的银行都挤满了要求兑付黄金的存款人和要求兑付白银的小额票据持有人。这些人被银行家们污蔑为社会中“最低等和最无知的阶级”……在1764年,不仅银行家,甚至连来自爱丁堡和苏格兰的商人精英都在抱怨这些“低贱的人”……

苏格兰银行体系一直都没有进行过全面的铸币兑付。没有人能够在任何一家苏格兰的银行中把大笔的银行券立即兑换为等量的黄金或者白银。如果真的有人这么干,必定会遭到来自银行的反驳,甚至是断然拒绝……如果事情闹大了,这些客户以后就别想很容易地从银行获得信贷了。

这是一个令人失望的故事。罗斯巴德说,在英格兰的法律框架下,苏格兰银行暂停铸币兑付的行为是不合法的,但是没有人诉诸法律,因为这背后有英国政府的默许。

某种意义上,这个故事打破了金本位的迷思。不可否认金本位在促进国际贸易方面居功甚伟,但在保护个人权益方面,呵呵。胆敢去银行兑黄金的人,就是金本位“weenies”:“小不点”,“胆小鬼”,“蠢才”,“香肠”,“思想混乱”,“小鸡鸡”,“最低等和最无知的阶级”,“低贱的人”,还有,按罗斯巴德书里的说法,“会被满世界通缉”,“成为全社会的敌人”。

当然以上是我的猜想,不一定对。我的意思是说,金本位不如比特币靠得住。

综上所述,金本位“weenies”,笑来老师翻错了(我现在认为“weenies”翻成“脑残粉”最贴切),《Myths》本身是一篇反讽文章,笑来老师误解了,但是——

笑来老师说的是:BitCoin的发明者及其使用者“本质上”来看就是无政府主义者、货币阴谋论主义者、金本位“weenies”哦!

“本质上”哦!

一个人说到“本质”,多半做好了跟人抬杠的准备。而且这种可能的确存在:笑来老师没有误会,他知道文章的意思,但还要这么说,因为他真的认为BitCoin的发明者及其使用者本质上来看就是无政府主义者、货币阴谋论主义者、金本位“weenies”。反正笑来老师给文章起名“此物一出天下反”,完全是神来之笔,再正确也没有了。

总之这是一个歪打正着的故事。

 

三、此物一出天下杠

 

2014年5月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开了一次比特币国际峰会,那是中国真正的第一次比特币大会,我第一次听笑来老师演讲,他说

可能大家没有想到或者忘记了,欧元就是一次成功的货币非国家化的尝试。而且,已经好多年了。

我就吓倒了。这说明他根本没读过哈耶克《货币的非国家化》啊,完全是在望文生义。《货币的非国家化》正文第一页就说了:

欧洲货币方案最终的结果只能是使所有货币灾难的起因和根源——政府垄断货币之发行和控制——更为顽固。

作为一个奥派经济学粉丝,我对笑来老师有个意见很大的地方就是他从来不提奥派,唯一这次沾了边还提漏了。他的确是误打误撞爬到现在这个位置上来的。

最近发生一件事,我有一些新的看法。3月9号国内奥派代表人物、经济学教授朱海就老师发了一条微博,分享了《货币的非国家化》中一个观点,又表示“比特币可以认为是货币,但有价值不稳定的问题”,然后在跟网友互动中提出“哈耶克设想的私人货币与商品挂钩,有稳定基础。”

2016年央行有位姚副主任也说哈耶克认为私人货币要跟商品挂钩,我写过一篇文章讨论这件事,就跟朱老师杠上了,上来引用了《货币的非国家化》第19章的一句话,“可赎回性是施加给一个垄断者的必要的保障机制,但对于竞争性的货币供应者来说,这却是不必要的”。但是今天回看,在刨去上下文以后,“可赎回性”出现歧义。应该一整段全部引用才对。

我相信,我们建议的制度可以比黄金所能做到的要好得多。政府不可能比黄金做得更好。但自由企业,即那些从提供健全货币的竞争过程中涌现出来的机构,毫无疑问能够比黄金做得更好。在这种制度下,我们也不需要用复杂的、成本高昂的兑换规定来阻止货币供应,而这些规定却是确保金本位制之自动运转所必需的,这一点就使得我们建议的制度看起来至少比某种商品准备本位制更为切实可行,尽管后者在理想状态下似乎更为适宜。对于这样一种商品本位制来说,储备范围广泛的各种原材料及其他充做本位的商品,是一种非常诱人的、切实有效的设想,它能确保通货按固定比率赎回这些商品,从而保证该通货的稳定性。但这些储备的成本非常高昂,因而仅仅储备很小一组商品才比较可行,而这会削弱建议实行的商品本位制的价值。但采取这样的预防性措施以迫使货币发行者管理其货币数量的做法,只有在它的利益在于将其货币的价值提髙或降低到本位之上或之下的时候,才是必要的或可欲的。可赎回性是施加给一个垄断者的必要的保障机制,但对于竞争性的货币供应者来说,这却是不必要的,因为如果它所提供的货币对用户的好处还达不到其他货币的好处,那它就不可能继续在这个行业呆下去。

现在我发现朱老师和姚副主任观点只是看起来一样,其实不一样。姚副主任是想说比特币不靠谱,哈耶克只是他一个幌子(凭良心说姚副主任作为一个体制中人提哈耶克已经非常难得了,比笑来老师都强!在此致个敬),朱老师是真嫌比特币不稳定。哈耶克上面一大段说的是私人货币竞争比金本位靠得住,我们还需要论证比特币更靠得住。

我那天的回复有很多需要解释或补充的地方。

……货币稳定性,哈耶克似乎格外强调信息透明,“一千只猎狗”:警觉的新闻媒体。

其实当时看到哈耶克这个强调,我就觉得这个私人货币竞争制度,有点悬啊(在天朝)。现在有了互联网自媒体……似乎更悬了。

……发钞银行(必须)同意用户用本行货币赎回其他货币,而不必同意用户赎回黄金等商品。这就是竞争,某种意义上,它的确相当于已经与商品挂钩。所以才不必一定与商品挂钩。

简单说就是某发钞银行钱印多了,被媒体披露了,用户就把它印的钱全部还给它,它就破产了。很容易知道这个过程多么复杂,因为环节多,发钞银行可以做手脚的地方也多。比特币完全没有这个问题。

……稳定性问题,请循其本。可赎回性和媒体监督,目的都是防止发钞银行随意改变发行数量,比特币发行严格按照公开的数学公式,显然超出了哈耶克的思考范围。

这一句显得杠头杠脑的,然而是实情。我曾想象过米塞斯、罗斯巴德如何看待比特币。依据他们各自的理论,他们都不会认同比特币。但是我相信他们了解之后都将认同。因为人类技术进步了,理论也应该与时俱进啊。

至于为什么不滥发的比特币不稳定,只能说人类目前对不滥发货币的价值总体认识表现不稳定,短期投机行为占比过高。

这里少了关键一句:因为认同比特币价值的人数还不够多。

设想将来认同比特币(或类比特币)价值的人数突破某个临界值,人类以比特币为本位判断其它货币是否稳定。

这句我说错了。不是“突破某个临界值”,应该是“突破某个临界值进而达到某个均衡值”。

而“认同比特币价值的人数”(类比特币暂不考虑的话),只是个简略的指标。这里用得着笑来老师对财富自由的定义了:“所谓的个人财富自由,指的是某个人再也不用为了满足生活必需而出售自己的时间了。”引申一下,财富是凝结的、可交易的休闲时间,过去积累的财富好像把时间存储起来,可以在将来释放,用于自由支配。

比特币就是一种财富存储的方式,每个人根据认知、信仰程度不同把自己一定比例的财富存储其中,这些财富的总和占人类财富总和的比例越高,比特币就越有可能成为衡量其它货币是否稳定的本位币。

所谓临界值,是说有那么一天,全世界每个人都要面对比特币作出进不进的决定。无非是三种:打死也不进的,打死也不出的,无所谓的。无所谓的又无非两种:一种是像朱老师一样,认为比特币是货币,不过不稳定,如果稳定了用它也无妨。一种是不管比特币是不是货币,市价有波动,低买高卖有赚头。

那一天不一定会来,但如果来了世界一定比现在好,因为所有发钞银行必须有所收敛。

每个人面对比特币作出进不进的决定,最终取决于是否认同“所有发钞银行有所收敛,则世界会变好”。然后,是否愿意为了这样一个更好的世界作出自己的贡献,用比特币存储自己的一部分财富,承受财富受损的风险(相当于延迟退休,或者退休生活俭朴一点)。

这个问题涉及到每个人的认识、勇气和信念。人类需要时间。

我2013年读到的中文早期博客里,还有红心杀手王佩老师的两篇,发布时间跟《此物一出天下反》差不多,《此物一出天下反》是2011年5月的,王佩两篇是6月的。其中一篇《我为什么依然相信Bitcoin?》提到了福柯《规训与惩罚》。我在没有上网之前,对法国现代后现代哲学很神往,读过一些,觉得好玩。问题是的确没有什么用。正因此读到维特根斯坦大喜,长出一口气把哲学搁置起来,挣钱要紧。

就是说《规训与惩罚》我没读过,顾名思义(或者望文生义),是说现代人被规矩教训,不守规矩就会受到惩罚。看王佩老师的意思,用比特币可以不守规矩,不受惩罚。“Bitcoin是人类社会产生的一种反规训手段。”看上去挺美,就是不知道多少人可以突破壁垒,用上这个手段。

是的,“那一天不一定会来”。但期盼那一天的人多了,那就一定会来。

奥派经济学建立在“人的行为是有目的的”这样一个先验公理基础上,与此相类,比特币建立在“每个人都想生活在一个更好的世界里”这样一个先验公理基础上。大年初一我在《咪蒙老师,来币圈谈理想啊!》里说:“对比特币的信心是对人类的信心:他们分布在理想与现实之间的连续光谱中,每个人都曾是一个理想主义者。”

朱老师对比特币的终极一问是:比特币持有者有没有维持货币价格稳定的激励?

我的回答:有。因为

1、比特币价格稳定就意味着存储其中的财富总和突破某个临界值进而达到某个均衡值,比特币持有者财富增值。人类未来一段时间的历史就是把那些打死也不进的人一个一个挑出来,挑出来以后抱无所谓态度的人随机进出,互相抵消,币价就会趋于稳定。当然这只是一个简单的模型,事实上打死也不出的和无所谓的没有什么严格的分野,应该是分布在连续光谱之中,而且还在光谱上流动,但是打死也不进的非常严格,只能一个一个挑出来(好险要加上“打死”两个字)。

2、然后世界会变得更好,连央行都不乱印钱了。连打死都不进的人都受益了。所以比特币持有者的激励,正是曼瑟·奥尔森《集体行动的逻辑》中所说的选择性激励。只是这种行动不像书中的行动动起来那么困难,它就是跟政府表个态而已:不好意思,我不相信美联储(为首的央行体制)。

所以比特币其实不是来跟政府作对的,而是来跟政府抬杠的。

央行有位盛司长,特别有意思,长期反复念叨“比特币本质上不是货币”,为此我正儿八经写过一篇《比特币货币本质撕辨》,里面动用了维特根斯坦,说没有“本质”,只有“家族相似”。(说到这里又想起笑来老师的话来了。BitCoin的发明者及其使用者,和无政府主义者、货币阴谋论主义者、金本位“weenies”,可不就是家族相似吗?)

后来我才发现盛司长长期反复念叨“比特币本质上不是货币”,正是比特币的胜利:在暴力无用的地方,连政府也只能抬杠了!

我现在认为笑来老师的《此物一出天下反》,题目改成“此物一出天下杠”更贴切。(但是这里必须抬个杠,当初他要真用了“此物一出天下杠”,那对我还是当头一棒吗?咪蒙老师好像说过,要想做网红,就不要追求正确,而要走极端。笑来老师对此该是深有体会了吧。)

本来我对笑来老师还有一个意见很大的地方是他用《通往财富自由之路》这些东西骗进来好多想赚快钱的,害人不说,还搞得币价这么不稳定。后来我想通了,他这么干,我拿他有办法吗?没有任何办法。所以只能由他去。一个人财富自由之后,当然要做他自己最爱做的事。最爱做一个网红,总不能算错,而且网红也有好多种,笑来老师最让人感动的一点,就是从头到尾,都要求他的粉丝独立思考。

于是我心里有安慰:这些人会慢慢沉淀下来的,越来越多的人会越沉淀越多。事实如此。小P老师就是,94跑了,大骂我傻逼,今年不也乖乖回来了吗?

我们都要向笑来老师学习,相信时间的力量。

2019年3月18日第1稿,3月21日第2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