囤币党为什么是对的【之一】

作者:xraysun

发布时间:2019年12月19日

网络来源:微博

币价是由炒币党推动,由囤币党支撑……囤币党不要怕给囤币党打气。

1 故事

1.1

多年以后,面对满大街的囤币党,我一定会时不时想起2013年以来拖着一箱书走出首都图书馆,这一个又一个晕乎乎的下午。大街上时光流逝。老革命一次又一次碰到那个老问题:

囤币党为什么是对的?

1.2

上个月我给我师傅小P老师饯行,正赶上朋友圈又有人分享前段时间币圈刷屏的《BTC历史价格走势》,我们一起举着手机戴着耳机回味了一遍。数千天往事,注到心头,把酒凌虚,叹滚滚英雄谁在。

我说:配乐用德沃夏克《自新世界》就好了,这个听着有点沉重。小P老师说:是沉痛。

小P老师这几年身经百战,回头一看,都是瞎折腾,不如囤着比特币不动。

于是我打哈哈,说“一个人的命运啊,当然要靠自我奋斗,但是也要考虑历史的进程。”想当年互联网泡沫破灭,好多创业的炒股的就此出局,玩域名的都挺好。就是因为玩域名的守得住。域名没法炒短线,互联网方向正确,两大原因缺一不可。现在互联网世界升级了,比特币就是升级的域名,而且是“.com”,不长,含义好,行话所谓“硬通货”。囤币就是顺势而为。

小P老师是我在康盛创想站长年会上认识的域名圈朋友,我的比特币师傅。2013年我已经不用QQ了,每次登录都是为了接收他发来的比特币各种资料。那时我们团队把域名拍卖项目卖掉了,在找创业新方向,他认为以我们团队的产品技术特点很适合做个比特币交易所,他可以帮我们搞到投资。我是到了保守的年纪了,虽然看笑来老师的《此物一出天下反》心神震动,到底有贼心没贼胆,而且要学的东西太多,跟不上,总之错过了时机,没有做创业者的资格,只好做个投资人。

今年有一次小P老师郑重请我吃饭,执意送我礼物。他94以后跑了,我在QQ时不时给他发发资料,今年他终于回来,回来不久比特币开涨。

他说他很羡慕我,囤币党囤的无非就是养老金,退休了,不折腾了,可以做个安静的囤币党。

我很惭愧。他也知道,我自己囤币党的成色并不怎么高,顶多18K。每个人有上千亿个脑细胞,一些脑细胞入了囤币党,一些脑细胞入了炒币党,一些脑细胞入党又脱党,都是人之常情。

囤币党是对的,不是说其他党都是错的,只是说,在我们目前身处的这个历史阶段,囤币党的队伍会越来越大。

1.3

囤币党模范党代表“9神”ahr999去年推出系列文章《囤比特币》,是我给小P老师发送的QQ内容之一。ahr999只囤比特币,而且从来不打算动用比特币,脑细胞囤币党含量足足24K了。我们可以第一视角体验24K囤币党。

1.31

《囤比特币》有一篇《牛市起点的故事》讲的是2015年11月ahr999在币科技论坛组织的《我有X个比特币,这是我的故事》征文活动。“牛市起点,19个人,19个故事”。我是19分之一。

1.311

币科技slogan“比特神教总舵”,我曾建议后面加个“正常人类乐园”,被超级君齿笑了。他说:可是,没有哪个正常人类会说自己是正常人类吧。

可是我偏偏就要说自己是正常人类,哼哼。关键我要说的是“正常——乐园”啊。

最近超级君像海马爸爸一样高产,讲了很多币圈故事,其中一篇《张楠赓,从休学到纳斯达克》有“几日以后……”这样一个马尔克斯式开头。我想写《囤币党为什么是对的》很久了,动不了笔,看到这个受到启发,动笔开了个头。几日以后张楠赓纳斯达克上市,比特币大跌,我跟小P老师喝酒去了,超级君又彪出一串文章,其中《计数员王纯》,主角鱼池王纯老板,正是币科技2015年征文第一名得主。

王老板这篇《我有N个比特币,这是我的故事》堪称币圈蛮荒启示录,内容劲爆,我今天只说一个细节:币信星空吴老板的SNS情结。

在我挖矿的年代里,中国是没有矿池的。

2011年时,吴老板和我也曾打算开设一家自己的矿池。只是那时不知吴老板钻的什么牛角尖,一定要先做个社交app……

看来2014年成立的币科技就是吴老板的牛角尖了。吴老板老早就宣布,币科技原则上永不删帖(可以转到回收站),永不踢人(将会开发拉黑功能)。有人找他告状,说谁谁骂我,他说:大家都是成年人,他骂你,你骂回去好了。

真是中国难得的正常人类乐园啊。

万万没想到,后来比特币扩容之争一个副作用,是币科技因为删帖踢人的事散了摊子。

1.312

币科技今年彻底关了,所以《牛市起点的故事》里的故事链接都打不开,本来巴比特的链节点还有收录,现在也都显示“开飞船去外太空了~”。我有很多帖子自己没有存底,所以以前去链节点逛过一圈,做了一些回收搬运工作。最近从9神微博知道,《牛市起点的故事》里的19个帖子,有一家名叫比特币布道者的网站收录了,前面鱼池王纯的故事就是链到那里的。

我在链节点瞎逛时有一个意外发现:参加《我有X个比特币,这是我的故事》这个活动的,其实不是19个人,是20个人。征文截止几天后,还有个币圈名人发了一篇《我有0个比特币》,写得很不严肃,显然是一时兴起,可以当成花絮看。这人故事很多,我把他的帖子转到币乎了,链接附在本文后面。另附有效链接的19个故事。

1.32

现在想起来2015年恍若隔世。那年年初比特币跌到大底长期横盘,笑来老师基于开源Telegram做了个很像微信的Dove,在那里建了一个群,大家一起学习斯坦福YC创业公开课。小P老师把我也拉进去了。笑来老师很严格,每人每星期要交一篇作业,不交就踢,小P老师自己跑了。他太忙了,没时间。人民日报说了4000点才是A股牛市的开端,他在比特币期货市场练就了一身本领,正愁没有用武之地呢。

很快大家都消停了。A股动不动千股跌停,所以我在征文里说,我有一些比特币在796“伺机做空中国股市”。那段时间我经常跟小P老师切磋一下盘感,反正闲着也是闲着。笑来老师在YC创业公开课学习结束后,意犹未尽,决定再办一期,要做成一个收费项目,结果不知怎么没动手,只是公开了自己的学习笔记,还顺手出了一本神书《挤挤都会有的》。我在群里说应该把“挤”字改成“努”,因为挤是从外向里用力,努是从里向外用力。笑来老师认为我说的对,但坚决不改。那书的副标题是“写给女生的性高潮指南”。

总之2015年币圈空气很无聊。11月币科技征文的时候我一点也没有察觉到那是“牛市起点”,每次有人谈到即将到来的减半行情,我总是将信将疑。尽管如此,看到那几篇“我有0个比特币”的故事,还是有点吃惊。我喜欢说我是“比特神教总舵”“支持区块链分舵”的,不过支持停留在口头上。我认为这样说在币科技会显得与众不同,没想到还有人根本连比特币也不支持。

1.33

因为经验过域名项目创业,我对比特币的认知进路有点与众不同。是从奥派经济学知识产权角度切入的。

比特币和域名一样都是一串数码,但比特币之所以值钱,起因是以技术手段实现排他性进而保证所有权,无需权威第三方。这是比特币和此前所有数码的不同之处,也是新世界一切新鲜事物的起点。由此出发,有三个递进判断:

一、比特币是钱;
二、比特币是更好的钱;
三、人类认识到这一点,需要时间。

1.331

2016年中比特币减半,币价稍稍表现了一下,央行就有人反复宣告“比特币本质上不是货币”。我为此写了一篇《比特币货币本质撕辨》,主要目的是向币圈朋友推荐约翰·塞尔《社会实在的建构》。

1.3311

2016年笑来老师在得到APP混得风生水起的时候,《人类简史》也因为得到的力推一纸风行,一时币圈很多人谈论智人强大的虚构能力,以及基于共同想象的大规模协作。这套说法套币圈固然合适,然而容易遭人误解,以为共识无非是幻觉,靠忽悠。

在我看来,《社会实在的建构》是《人类简史》完美升级版(尽管出版时间要早二十年)。

货币、财产、政府这一类“制度性事实”,只是由人们的同意才成为事实。约翰·塞尔从货币演变历程(商品货币→契约货币→法定货币)中抽象出制度性事实三要素:集体意向性、功能归属和构成性规则。人们通过集体行动(集体意向性),将功能赋予客体(功能归属),遵循这样一个公式(构成性规则):

X 在情境 C 中算作 Y

然后通过对这三个要素的研究,探讨制度性事实的逻辑结构,揭示制度性事实的形成离不开无情性事实。

“比特币是一串数码以技术手段实现排他性进而保证所有权,无需权威第三方”,就是一个无情性事实。有人把这套自带所有权系统的代码算作货币,是建立在无情性事实基础上的制度性事实。

1.3312

奥派有人反对知识产权,因为知识在使用时没有排他性。罗斯巴德《自由的伦理》将人的权利归并到财产权,进而归结为物理产权,是因为要追求”权利”概念明晰,避免纷争。比特币示范了一串数码可以用技术手段保证权利边界清晰,就把这个问题无形之中化解了。

同样化解的还有米塞斯的货币回溯定理问题。货币作为交换媒介的价值最终要追溯到它在物物交换时的商品价值,其实就是追询最初人们为什么要把交换媒介的功能赋予这种商品。比特币模拟了黄金一部分属性,以及法币一部分属性,从而内置交换媒介功能。就是说最初赋予比特币交换媒介功能的是中本聪,其他人只是尝试理解这种功能,然后集体认同这种功能,进而赋予它价值。

有趣的是,知识产权问题和回溯定理问题叠加以后形成一个新问题:比特币是一个开源软件,那是不是任何人都可以修修改改,发行自己的货币了?是的。每一个数字货币意味着一个社区,能不能存活,就看社区共识是否有足够的凝聚力,是否有足够多的人以实际行动支持。

1.331201

超级君就曾以他的广东普通话在演讲时宣称,数字货币的核心是色(社)情(群)。

1.33121

主观主义价值论认为,价值是由人赋予的,是主体对客体满足自己需求的程度的个人评估。

一切自愿交易,必然可以归因买卖双方价值排序不同。因而同时增加买卖双方福利。

1.33122

话说回来,域名和比特币都是一串数码,凭什么值钱?域名是由第三方机构保证管理权限,比特币是以技术手段保证权利边界。

1.331221

当年严复将“自由”翻译为“群己权界”,真的是太懂中国了。

1.33123

比特币作为所有权边界清晰的一串数码,满足经久性、灵便性、可切割、可运送、不可仿冒、容易识别等条件,我们当然可以把它看作钱。

1.3313

我几乎从一开始就没有过“比特币是钱?它能买咖啡吗?”这样的疑虑。2013年小P老师发给我的QQ消息中就有李嘉诚旗下基金投资美国比特币支付企业Bitpay的新闻。Bitpay是干嘛的?它接受比特币,付给商家法币。就是说理论上比特币可以买一切。

几年过去,Bitpay的发展较之比特币只能说是差强人意。这是为什么呢?我的解释是,因为囤币党都认为比特币还会涨啊,买什么咖啡。至于炒币党,炒就完了,买什么咖啡。

1.33131

的确有富于献身精神的囤币党用比特币买咖啡。我觉得那更像是一种行为艺术。

1.33132

比特币目前作为货币主要用于跨境支付和暗网交易,的确跟普通人关系不大。

尽管如此,越来越多的人认为“比特币是钱”,是一个无情性事实。

1.332

2016年中国版数字货币浮出水面,标志是后来曾任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时任央行征信中心副主任的姚前老师一次会议点评 。我写了一篇点评的点评,起因是姚前老师说,哈耶克说私人发行货币有两个基本前提,其一是以一组原材料的价格作为商品准备本位制(commodity reserve standard)的基础。就是说货币背后要有资产支撑,这样发钞机构才会被迫保持货币价值稳定,不会随便印钱。

这是对《货币的非国家化》很常见的误解。哈耶克在书里明确说了,“可赎回性是施加给一个垄断者的必要的保障机制,但对于竞争性的货币供应者来说,这却是不必要的”,因为印多了就会输掉竞争啊。

1.33201

关于这个问题,今年三月我写《此物一出天下杠》有补充讨论。当时国内奥派代表人物、经济学教授朱海就老师在微博也说“哈耶克设想的私人货币与商品挂钩,有稳定基础。”后来修改为“哈耶克设想的竞争性私人货币是稳定的”。

1.332011

奥派的确有很多人呼吁恢复金本位。在我看来,这些人跟那些大声宣告比特币终将完全取代法币的人,有异曲同工之妙。这些人让我们知道垄断者本来有办法保持货币实际价值(也就是数量)稳定,那些人让我们知道垄断者确实没有办法把比特币干掉。

1.3320111

奥派的主观主义价值论,总是跟个人主义方法论配套。市场是无数个人权衡行动的集合。

比特币数量稳定,它作为货币的实际价值理应也是稳定的,但显示出来的名义价值不稳定,原因很简单,囤币党还不够多,炒币党势力大。正如我对朱教授所说:

至于为什么不滥发的比特币不稳定,只能说人类目前对不滥发货币的价值总体认识表现不稳定,短期投机行为占比过高。

1.33201111

朱教授说,“比特币可以认为是货币,但有价值不稳定的问题”,这里他所说的价值,我的理解就是名义价值(或价格),也就是说,将来囤币党足够壮大了,比特币名义价值相对稳定,认为比特币是货币就没有问题了。

1.33202

比特币的实际价值其实是由竞争支撑的。

我在点评的点评里说,不要狭隘地将比特币理解为就是比特币:比特币是剥夺了管理当局随意改变货币数量的权力的货币;是不需要政府允许就开始尝试货币竞争制度的货币;是无法预测的创造发明,塑造了社会演进;比特币就是自由货币运动。

1.33203

比特币的竞争地位是靠区块链技术的去中心化争取来的。通常人们将比特币所属账本称为分布式账本,我更喜欢称之为分布式记账、分身式账本。因其分身,只要有一个节点幸存,全网都可以满血复活。

我在跟圈外朋友介绍比特币的时候喜欢说:其实就是互联网货币。GOOGLE牛逼,起手是它把全世界所有的网页都收进它的服务器,比特币牛逼,起手是你可以把全世界所有的比特币交易记录都收进你自己的电脑,只要你愿意。这有什么好处呢?它死不了。

而你可以发财——如果你能囤币不动的话。

人们对去中心化也有常见误解。以为是不要中心,进而认为去中心化反人性,不可行。其实去中心化的意思,是去掉现有中心,系统仍然可以正常运转。所谓“反脆弱”,所谓“杀不死我的,只会使我更强大”,就是这么个道理。

当然我们可以想象,去中心化剑锋所指,真的有一些不必要的中心终将烟消云散。

1.33204

其实比特币无法被干掉最根本的原因,在观念。“一个分布式记账、分身式账本上的一串数码可以自带所有权证明,无需权威第三方”,人类以前不知道,现在知道了。“这种数码可以算作钱”,思想是不怕子弹的。终将汇聚成思潮。

1.3321

1995年银行法颁布后,我国央行也不能随便印钱了。新增基础货币主要来自外汇占款:企业出口商品,换回来的美元在国内不能用,要用只能卖给央行,央行拿出来买这些美元用的人民币,就是新印的钱。用央行吴晓灵前副行长的话说是“央行被动发钞”。

美国的钱又是怎么印的呢?美国是政府用未来税收作抵押发国债,国会批准国债规模,然后财政部拿到市场上拍卖,凡是没有卖出去的国债,统统由美联储印钱买单。美联储是独立机构,尽管主席由总统任命。总之美元会不会随便印呢?美元上印着“In God We Trust”。我们要相信有信仰的人。何况这些人类精英经验丰富,学力深厚,对历史负责。

事实是1971年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美元与黄金脱钩之后,基础货币从六百亿美元到四万亿美元,国债从四千亿美元到二十二万亿美元。前不久有人帮美国算了一笔账,到2024年,所有新债一发出来就是直接还旧债。

当今世界货币体系的确走进了一个长长的、长长的死胡同。比特币让我们看到希望。

区块链是制造信任的机器,因为我们相信数学,不相信人。比特币是更好的钱,也因为我们相信数学,不相信人。伽利略说过,“数学是上帝用来书写宇宙的文字。”比特币的铸币权,事实上属于上帝。

1.33211

比特币最常遭受的诟病,是它没有政府信用支撑,然而所谓政府信用,不过是政府承诺而已。政府承诺不随便印钱。为什么有人呼吁恢复金本位?无非是不相信政府空口说白话。

哈耶克在《货币的非国家化》中展望货币竞争机制,格外强调信息透明,寄望“‘一千只猎狗’:警觉的新闻媒体”。其实媒体监督和金本位、可赎回性一样,都是手段,目的都是防止发钞银行随意改变发行数量。

现在比特币发行严格按照公开的数学公式,直接达到目的了,难道还不是更好的钱吗!

1.3322

姚前老师的会议点评透露了中国版数字货币中央银行和商业银行的二元结构。我点评的点评引用了哈耶克在《货币的非国家化》、《物价与生产》中的吐槽,说央行兜底情形下的商业银行信贷扩张必然导致商业周期:信贷扩张和货币超发使生产方法的资本化程度从低向高过渡,导致迂回生产过程延长,生产阶段增多,由此经济不断高涨,在信贷不得不停止扩张、央行不得不停止印钱时跌入危机深渊。

央行降准降息,商业银行信贷扩张,就是印钱。央行直接印的钱是基础货币MB,商业银行信贷扩张印的钱属于广义货币M2。MB是小钱,M2是大钱。MB央行说了不算,M2央行说了算。比如美国总统喊话美联储降息,美联储主席可以……说个“不”。刚刚去世的保罗·沃克尔据说就是一位勇敢的主席。他有一本《时运变迁》,讲述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故事,很值得一看。

各国货币统计方法不完全一样,我国目前情况大概是这样的(单位:人民币)——基础货币MB:30万亿,流通中现金M0:7万亿,广义货币M2:190万亿。——真的是很多。不多说,上图。

M2 = M0+银行存款余额(包括活期存款和定期存款)
基础货币MB = M0+银行准备金+银行库存现金
= M0+银行存款余额-银行贷款余额
= M2-银行贷款余额

众所周知,印钱意味着大家手里的钱稀释了,“票子变毛”。从商业银行贷到款,就是拿到新钱,谁先拿到钱,就是从后拿到钱的人手里抢钱。

有争议的一点是,贷款要还啊,还了就不算是抢钱了吧?

奥派认为算。从上面哈耶克的吐槽就能看出来,奥派认为货币具有时间属性。迂回生产过程,生产阶段,都是时间属性的表现。同时央行兜底情形下的商业银行信贷扩张会扭曲生产结构,误导企业家群体,是经济危机的根源。

可是也有经济学家说,贷款创造货币,还贷消灭货币,跟别人没关系。

我猜这个争议还会持续很多年。我们问一个没有争议的问题好了:贷款不还,最后全民买单,这总是抢钱了吧!

有贷款不还的吗?

有啊。央行吴晓灵前副行长曾言,“没有那么多坏账,中国哪来那么多富人。”

1.33221

好消息是,所有这些央行导致的问题,在比特币的世界里都不存在。在这里,基础货币MB=流通中现金M0。没有央行兜底,没有信贷扩张。等于说大家都是百分之百准备金。贷款不还,放贷方自己承担损失,无需全民买单。就是说,基础货币MB=流通中现金M0=广义货币M2。

1.332211

经常有人说比特币是通缩货币,说通货紧缩比通货膨胀更可怕。

通货膨胀有两种意思,一种是印钱越来越多。比特币这个分布式记账、分身式账本系统,平均每十分钟记一次账,发一次记账奖励,系统中所有的比特币都是源于记账奖励,没有人可以造假。目前每十分钟奖12.5个比特币,2020年5月第三次减半后,每十分钟奖6.25个,就是说在这个意义上,现阶段比特币是通胀货币,不是通缩货币。

通货膨胀另一种意思,是说钱印多了导致物价上涨。在这个意义上说比特币通缩,是说钱虽然印多了但是囤币党发展更快,流通的钱少了,以致商品对应的钱变少,物价下跌。后果很严重。

但是比特币并不会完全取代法定货币,未来的货币机制就是混合机制,数字货币和法定货币长期并存。比特币世界是一个平行于现实世界的纯货币世界,没有对应的经济实体,不存在物价上涨下跌问题,这个意义上的通膨通缩概念在这里并不适用。

1.33222

圈外朋友很容易生出一个疑问,因为世事显然不会这么容易:用公式决定发行数量,货币的问题就都解决了?

当然不是!只是这世界竖起了一面镜子,所有人都得面对,重新观察与思考,作出选择。

比如,大卫·李嘉图两百年前就提出,任何数量的货币供应,都能够满足任何一个经济体内所有产品和服务的交易需求。推到现在就是说美联储并不需要在社会生产100美元产品的同时印100美元的钱。再比如风险投资追求高回报,承担高风险,就不存在全民买单的问题。类似问题很多,货币发行的垄断者会不会因为竞争者比特币的出现,作出相应的调整呢?

我们当然可以承认,“商品货币→契约货币→法定货币”的历史演变有其合理性。但是也应该看到,比特币比黄金方便,比法币公正,所以是更好的钱。

欧文·费雪将人们只对货币的名义价值作出反应,而忽视其实际购买力变化的心理错觉称为“货币幻觉”。现在我们可以看得很清楚,人们之所以有“货币幻觉”,无非是因为没有选择罢了。

可以预料,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暴力无用的比特币世界和暴力有用的现实世界将会互相影响,比如诈骗将被法办,坏账会被曝光。

1.3323

2017年94之前,姚前老师作为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表态说:“ICO 项目往往处于技术孵化阶段,商业模式还未成型,加上技术的颠覆性和开创性很强,监管者难以像 IPO 上市审批一样,对 ICO 项目的前景和价值做出专业、合理的评价。可见,监管者不宜作为ICO项目好坏的审判者,最佳的角色是市场创新的‘守门人’,而不是‘清道夫’。”

这个表态让我肃然起敬。后来姚老师不当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了,改任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经常就区块链问题发言。最新的消息是要平调证监会当科技监督局局长。就是说体制内可能最懂数字货币的一个人,要去当IPO项目清道夫了。

可惜了。

1.33231

2016年我看姚前老师的会议点评点评的点评,当时重在抬杠,其实他所说的哈耶克“私人发行货币两个基本前提”里,另一个是“要有充分竞争,竞争将使最好的货币崭露头角”,非常难得了,比笑来老师都强。我在《此物一出天下杠》里说过,笑来老师唯一一次谈起哈耶克,错得有点远。

姚老师的点评里还提到凯文·凯利的《失控》,把比特币与“数字货币之父”David Chaum的E-Cash作对比,说比特币“在更深的内涵上回到了最早的点对点的物物交易。”“是真正的突破,从三方模式到两方模式是本质性的变化。”

这说的其实就是基础货币MB=流通中现金M0=广义货币M2。在这个意义上中本聪白皮书说比特币是现金,一点问题也没有,并不是说比特币是现金就一定要大力发展支付。在比特币名义价值不稳定的当下大力发展支付,多半是白费力。

1.33232

2013年小P老师传给我的QQ文件,就有哈耶克《货币的非国家化》和凯文·凯利《失控》,他自己读完了还有点不好意思,说跟比特币没什么关系。我觉得很有关系。我看《货币的非国家化》看到了货币需要竞争,看《失控》看到技术会像生物一样进化,就很理解为什么比特币“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打算做个理性乐观囤币党了。

是的,比特币是更好的钱,但人类需要时间。

1.333

2018年94一周年的时候我写了一篇《最长的一天【94一周年记】》,说到我在2017年ICO风起云涌时,正在重读《跨越鸿沟》。

那段时间我正在重读杰弗里·摩尔的《跨越鸿沟》。第一次读是2008年,读完在海内网发了篇日志,说海内这种SNS网站,应该怎样跨越鸿沟,进入早期大众市场。

再碰到这个理论是在笑来老师那里。2014年9月,Okcoin和火币接力开了两天大会,不记得是哪一个,李笑来打出一张“鸿沟图”,恭喜大家,“你就是这前面的百分之十几”。

1.33301

小P老师告诉我,是火币的会。那天他在火币会场见到几个好久不见的域名圈老熟人,大概是来给杜均捧场的,笑来老师在上面讲话的时候,大家在下面嘲笑貔貅交易所的烂域名peatio.com,换了一个更烂100100.io。中场休息时有人告诉小P老师,菠萝老猫要用十个比特币买金融类域名,问他有没有什么好存货。不久大家就都知道了,正是在火币开会那天,刚去貔貅的老猫22万拿到了yunbi.com。

1.333011

无数事例告诉我们,互联网大方向再正确,玩域名也不是稳赚不赔。还是要拼眼光。当然还有运气。

2017年我去听DACA清华区块链技术公开课,邀小P老师也去听一听,他说太忙了,没时间。那是ICO最疯狂的时候,他说他给手机定闹钟,半夜爬起来玩,我很震惊,我说比特币就是域名里的“.com”,干嘛还要玩这些,他说他跟杜均一样,域名赚钱主要靠“.cn”。

来晚了,嫌贵,另起一行,是炒货界常态,也是人之常情。还是比特币世界绝大多数乱象的原动力。

我说那也不能去碰“.中国”啊,他说你怎么知道这不是“.cn”是“.中国”呢?我说你怎么知道这是“.cn”不是“.中国”呢?他说,赌呗,我说还是要向巴菲特学习,你不打算拿十年,你就不要拿十分钟。他说,这个XXX,我是要拿十年的。我说,为什么?他说,这是笑来老师的币啊——说到这他自己笑起来。

1.3330111

巴菲特把比特币当股票看,很多人把比特币当房产、黄金、郁金香看,都会看偏。因为:

一、比特币是钱;
二、比特币是更好的钱;

就是说,与所有其它投资品相比,比特币价值与现有货币体系的关系更直接。其它投资品价值是拥趸堆起来的,比特币价值是银行直接推上去的,或者说是拉上去的也行。

我在2015年币科技征文帖子里说过:

以美联储为首的央行体系存在严重问题,通货膨胀是强权的无耻恶行,但是人民普遍感受不深。
美国的聪明人赶紧的,搞些大家都懂都能切身体会的应用出来,中国这里有很多无奈的人,正在身背重负,引颈以待呢!

2018年《最长的一天【94一周年记】》里又说:

我猜2017年ICO大潮,李笑来是跟我一样认为,区块链跨越鸿沟的时机到了。

没想到,区块链“大家都懂都能切身体会的应用”,就是发币。没想到,在我指望美国的聪明人的时候,一个加拿大籍俄罗斯人已经搞出来一个以太坊,后来事实证明,还是中国人玩得最溜。没想到“相信数学,不相信人”的区块链,最后还是要把信任寄托在人身上:相信发钞人会信守承诺,发行数量严格按照公开的数学公式来。

……94纵有一万个不好,起码有一点好,就是“政府都这个态度了,你还玩,那你自己负责。”

好消息是,“相信数学,不相信人”的区块链,还有“相信市场,相信人”的一面。不矛盾:不相信给他人作决定的人,相信给自己作决定的人。市场会自净,骗子会自我淘汰,群众会越来越聪明,“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理性乐观囤币党会越来越多。再说一遍:

一、比特币是钱;
二、比特币是更好的钱;
三、人类认识到这一点,需要时间。

再说一遍:比特币数量稳定,它作为货币的实际价值理应也是稳定的,但显示出来的名义价值不稳定,原因很简单,囤币党还不够多。

1.3331

杰弗里·摩尔《跨越鸿沟》的工作是在罗杰斯《创新的扩散》基础上展开的,《跨越鸿沟》里的钟形曲线,创新者、早期使用者、早期大众、晚期大众、落后者的分类,《创新的扩散》里都有。

《创新的扩散》用丰富的案例解析“扩散是创新通过一段时间,经由特定的渠道,在某一社会团体的成员中传播的过程”。很明显,时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

1.33311

假设人群中每个人接受创新产品所需时间随机分布,单位时间新增采纳人数就会呈现一条钟形曲线,也就是正态分布曲线。

而累计采纳人数随时间画出分布曲线将会呈现S形。不难理解,这条曲线会受到很多内外因素影响。

1.33312

上个月ahr999的《囤比特币》又添新篇《囤比特币:ahr999指数》,推出了一个ahr999指数,小P老师很喜欢,叫它“抄底指数”。以前我们看《创新的扩散》讨论过,能不能搞个比特币扩散指数什么的。结论是至少目前还不能。

1.333121

比特币既是更好的钱,又是前所未有的绝佳投机品,所以聚拢了两拨人:囤币党和炒币党。

币价是由炒币党推动,由囤币党支撑。

问题是两党纠缠在一起,只有四年一次的大底是囤币党真实力量反映,所以说目前数据太少。

1.333122

那么四年一次的大顶是不是炒币党真实力量的反映呢?不是的。炒币党神出鬼没,“功夫在圈外”,K线分析不管用。每一次大涨只有上帝知道钱都是从哪儿冒出来的。跌也很神奇,2014年9月大跌据说是因为阿里巴巴在纳斯达克上市,有人抛币去买股了,然后币价一路走低到大底,我曾感叹:风马牛不相及,在币圈风马熊相及。

1.33312201

上个月阿里巴巴又到香港上一次市,我就感觉不对劲,紧接着嘉楠耘智要上纳斯达克了,我忍不住给小P老师跳了一次大神。结果神准,真的大跌了。但是大跌其实跟这些一点关系也没有,是各地政府出手打击打着区块链旗号的资金盘传销币。

1.33312202

真的是历史不会重复,但会押韵。

1.3331221

比特币币价第一定律:不论从多高跌下来,四年之内一定还会涨回去。

还可以延伸一下:不论从多高跌下来,四年之内不仅会涨回去,还会再翻至少一倍。

1.3331222

如果比特币币价第一定律被打破,就是说四年没有涨回前高,那就说明囤币党增速最高峰已过,此后就是币价趋于稳定的过程。就是说比特币可以当钱用了,币圈可以大力发展支付了。

1.33312221

我说过,2017年的ICO狂潮,我以为是区块链跨越鸿沟的时机到了,就是说区块链要从早期使用者市场进入早期大众市场,还说94之后的一年是诺曼底登陆那最长的一天。

现在回头看,那其实是炒币党跨越鸿沟。

可以想象将来还有一次囤币党跨越鸿沟。

1.33312222

粗略估计:

炒币党跨越鸿沟时人数1千万到1亿。

炒币党最终人数1亿到10亿。参照:目前中国股民数量1.5亿。

囤币党跨越鸿沟时人数1亿到10亿。

囤币党最终人数50亿。参照:目前全球互联网用户大约44亿,手机用户51亿。

总不可能75亿人人人都是囤币党吧。

1.33312223

囤币党人数达到25亿时币价趋向稳定。相信那时区块链的技术指标会非常好看,政府和老百姓的态度大多是非常看好。

到那时,比特币的时代才算正式来临。

1.3332

上个月ahr999推出《囤比特币:ahr999指数》,几日以后张楠赓纳斯达克上市,比特币大跌,小P老师下定决心出国,说要学着做个囤币党。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满仓抄底了,能不能扛住风险,我说9神一向不主张满仓搞,你知道的哈。

小P老师年轻容易冲动。他94以后跑掉,就是受了英英影响。

1.333201

2015年币科技征文,小P老师最想看英英的故事,英英没参与。英英是比特币骨灰级玩家,跳大神爱好者,经常看K线给出精确点位(当然话说得比较活),在一千五人民币长期横盘的2015年高喊一万八。有人追着喊英英大神,有人追着说他是骗子,他因为表演完全免费,所以理直气壮骂人,挨骂的人就找星空告状,说英英骂我,星空说:大家都是成年人,他骂你,你骂回去好了。

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

小P老师喜欢英英文风。纵横捭阖,旁征博引,尤其军史战史,信手拈来。有一次币科技有人用《乌合之众》说炒币,说炒币反人性,要逆势而为,我评论说“声势”不等于“势”,炒币也还是要顺势而为,英英回复我好长一篇,基本是一篇温泉关斯巴达三百勇士赋,热血喷涌,“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气势如虹,小P老师给他点了一个赞。我说:两码事。年轻真好。

我见过英英一次,小P老师为此很羡慕我。小P老师也有一肚子军史战史,没有时间写,平时聊天也找不到知音,跟我聊我总是说,呵呵,年轻真好。

我见到英英是在2016年7月币信搞的Hao门盛宴活动中。那时币信还叫HaoBTC,超级君还是COO,隆重给我介绍英英大神。英英大神的论坛头像是二次元日系美少女,文章是炮火连天弹痕遍地,现实中是声音柔弱的胖大男孩儿,反差萌是格外萌。我问他有没有玩期货,他说没有,问他为什么没有,他说他见过人玩期货,玩得面无人色。他劝币科技大庆老师不要玩期货,说实在没事干,可以去滑雪啊。

江湖传言英英2013年就有成功逃顶的经验,逃顶后满世界滑了半年雪。

英英94以后跑了,是理所当然的事。他一直喊一万八,都两万多了还不跑吗?跑了还要留一篇长文做纪念,说三年后回来抄底,目标三千人民币。

没有笑话他的意思。我敬他是个耿直boy,有一说一,比币圈很多所谓大佬强到不知哪里去了。而且他还保留了13.3%的仓位,他说有10%的仓位是为了应付可能到来的“奇点”。

英英是个囤币党。

1.33321

小P老师告诉我,他没有满仓搞,学费留得很足。这次出国,就是要去学一门爱好,要像英英爱滑雪那样爱。

1.33322

年轻真好。

1.3333

囤币党另一位模范党代表“纵横四海”TumbleBit又在微博宣告永恒牛市了。这一次多了个具体时间:2025年五月。

我给小P老师饯行时,聊过永恒牛市。如果从卡尔·波普尔证伪主义角度看,永恒牛市论的可证伪度不高,但是我认为一个理论可证伪度不高并不那么要紧,它可能有用,比如弗洛伊德的理论,关键还是看你自己喜不喜欢。永恒牛市论我就挺喜欢。虽然我的观点是币价将来会趋于稳定,不会一直涨。我认为四海说永恒牛市跟9神说20年后一个比特币1.6亿人民币是一个性质,主要是给自己打气,顺带着给所有囤币党打气。

这几年我读书的时候,把卡尔·波普尔和写《社会实在的建构》的约翰·塞尔、写《创新的扩散》的埃弗雷特·罗杰斯,还有好多人,笼统划成一拨,给他们的理论起个名字叫客观主义知识论。根据客观主义知识论可以推知:囤币党不要怕给囤币党打气。

那天我和小P老师商量说,我们也要给囤币党打打气。现在囤币党指数搞不出来,可以先搞个炒币党指标。简单版的。

2013年12月,8千,2017年12月,12万,假设是直线,2021年12月,180万,人民币。就这么简单。

小P老师说,好,为革命,坚持到2021年12月。

【未完待续】

【附1】Velaciela【不卖自萌VV酱】的故事

2015年11月14日,币科技《我有X个比特币,这是我的故事》征文活动截止三天后,Velaciela发了一篇《我有0个比特币》。Velaciela就是币圈名人“不卖自萌VV酱”。VV酱跟英英有不少相似之处,头像是二次元日系美少女,现实中是胖大男儿。

这位比特币早期布道者《我有0个比特币》写了些啥呢?我说过了,写得很不严肃,显然是一时兴起,点评了比特币和当时币圈各路人马。我觉得最好玩是这样两个点:

比特币现在看来就是一种屌丝的精神威尔刚,

屌丝的伟哥,这说法听着耳熟。2014年9月火币准备开个一周年庆典,消息一宣布,Okcoin立刻行动起来,何一率领何家军紧急筹备一个礼拜,抢在火币开会前一天开了个千人大会“北京一夜”。就在“北京一夜”大会上,孙宇晨当时的绯闻女友,知名情趣用品创业者马佳佳,对比特币的评价,就是屌丝的伟哥。

有个从前奥数辅导老师兼前成人文学专家,

这么文理兼修的一个超级偶像,说的就是咱们“数字货币的核心在色(社)情(群)”的超级君了。

记得第一次听超级君讲他的故事,我哈哈大笑,脱口说了一句从币科技看来的话:不是我们选择了比特币,是比特币选择了我们。(现在想来,比特币在选人的时候也许还要一一打标签:这个是囤币党……这个是炒币党……这个炒币党,有囤币党的潜质……)

当然超级君现在是个大人了,小时候一些特长要收敛一点。不过有时候就收不住。这几天何一、孙宇晨和大熊被微博封号,超级君《微博封号三次是什么体验》里,就提到了他“以前写的那些小说”,可惜“现在怎么找都找不回来了。”

好好奇哦。

2017年1月5日,Velaciela发了一篇《我为什么没有在比特币上发财》,如果说他《我有0个比特币》说的都是别人的事,这里说的是他自己的事了。还有检讨,“灵魂深处的差距”。(2017年1月5日这一天,比特币突破了2013年12月创下的历史前高。事实上在我印象中,这一天才是真正的“牛市起点”。)

2019年5月29日,Velaciela发了一篇《为什么说能持有1个比特币的都是人类精英 》。

一曲热情洋溢的囤币党赞歌。

《创新的扩散》里说,在社会经济地位方面,创新早期采纳者比后期采纳者受更多的正规教育,有更高的文化修养,更高的社会地位(比如收入、生活水平、财富、职业声望),更强的向上流动性,等等。同时书里还介绍了一个“肯辛斜坡”理论,很有意思,说虽然处于最高社会经济地位的人极其乐于创新,处于社会最底层的人最不接受创新,但是,社会经济地位中等偏下的人比中等偏上的人更有创新精神,尤其是在创新扩散的初期,采纳创新具有高度不确定性的时候。就是俗话说的“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也许应该改成“光脚的怕穿鞋的,而穿草鞋的不怕穿布鞋的”。

显然这个理论可证伪度不高。但是我喜欢。

我把Velaciela的《我有0个比特币》、《我为什么没有在比特币上发财》、《为什么说能持有1个比特币的都是人类精英 》合起来发到币乎了:《Velaciela【不卖自萌VV酱】的故事》,这是一个屌丝打怪升级,成功晋身人类精英的动人故事。

【附2】

牛市起点的故事》全部征文文章列表:

1、《我有21+n个比特币,这是我的故事》by @Eric83

2、《我有3XX个比特币,这是我的故事》by @暴走北纬

3、《我有10个比特币,这是我的故事》by @神教小护法

4、《我有1+X个比特币,这是我的故事》by @比特火币

5、《我有21个比特币,这是我的故事》 by imcoddy

6、《我有0个比特币,这是我的故事》 by 青云

7、《我有8个比特币,这是我的故事》by @一剑飘零五十州

8、《我有XX个比特币,这是我的故事》by @孤独的异客

9、《我有0个比特币,这是我的故事》 by @v2future

10、我有XX个比特币,这是我的故事——非典型性屯币者 by @闪电

11、我有60个比特币,这是我的故事 by @人在塔在

12、我有2个比特币,这是我的故事 by @ssg2006

13、我有20+个比特币,这是我的故事 by @比特党

14、我有XX个比特币,这是我的故事 by @BTC专业工123

15、我有N个比特币,这是我的故事 by @hibitcoin

16、我有正负30个比特币,这是我的故事。 by @ebit堡主

17、我有N十个比特币,这是我的故事 by @cndx

18、我有0.1+1+10+100+X个比特币,这是我的故事 by @xraysun

19、我有XXXX个比特币,这是我的故事——向着一币两百万元前进 by @莱比特矿池

2019年12月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