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币圈无大佬(四)胡翌霖:烤猫都可以跑路,其他人凭什么ICO?

作者:币圈无大佬

发布时间:2018年7月24日

网络来源:31区

前言:

中国区块链行业的共识除了钱,还有乱。很多所谓的“大佬”非但没有担当起对行业发展方向负责的重任,反而不断撕逼、站台、炒作和圈钱。年轻的区块链行业还没有成长起来就面临撕裂。

本着对行业怀有的初心,“币圈无大佬”将抛弃“大佬”,遍访那些默默无闻但是对区块链怀有真正理解和理想的人,去听见区块链真实生长的声音。希望为这个燥热的行业注入一股清流。

本文是这个系列的第四篇文章。

胡翌霖:烤猫都可以跑路,其他人凭什么ICO?

全世界的人类太渴望自由了。

2008年,中本聪用论文《比特币: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向世界介绍了比特币。你可以像发送电子邮件一样,给世界上的任何人发送比特币。

几个月后,中本聪挖出了世界上第一枚比特币。自由,民主,不可更改,被认为是最理想的自由货币的比特币,受到了来自世界各地的自由主义爱好者们的疯狂拥护。

随后的四年间,比特币几乎成了自由主义的代名词。

2011年,比特币开始在中国小范围流传开来。国内最早接触比特币的人中,有技术极客,有自由主义爱好者,大都带点理想主义气质,爱幻想、有好奇心。

这些人聚集在论坛上、咖啡馆里,谈论着“比特币与自由”。

长铗是国内最早对比特币产生好奇心的人之一。当时他一面写作科幻作品,一面在体制内工作,比特币带他逃离了传统生活的围城。2011年,长铗辞去公务员的职务,将全部精力付诸于比特币,建立了国内早期的比特币资讯网站“巴比特”,为很多对比特币感兴趣的人建立了一个小圈子。后来,胡翌霖因为写作比特币的专业文章而与长铗结识。

李笑来也是在2011年开始入局。他以不到10万元人民币的价格购入了2100个比特币。

天才少年烤猫是这些人中的一个传奇。2012年8月,烤猫在深圳成立了制造ASIC矿机的公司,并通过IPO项目在线筹款。胡翌霖曾经在一个比特币的线下活动中与烤猫相遇。

后来,热钱和投机者蜂拥而至。比特币“货币自由”的基本特征被逐渐淹没。

当初那些谈论自由主义的人,有的逐渐淡出,有的趁机赚钱。李笑来成为了更广泛意义上的大佬,在社交媒体中谈论着比特币和钱。烤猫失踪成为币圈未解之谜。长铗依然通过巴比特向圈子里的人布道比特币,但更大的标签是“行业大佬”和“比原链创始人”。

人来人往,胡翌霖还在。去年,胡翌霖在网络上看到长铗带着比原链ICO的消息,多少有些惊讶。

我们找到胡翌霖,听他讲了讲从他开始关注比特币到现在,这中间发生的故事。

 

中国曾引领比特币潮流

我是从2013年3月开始认真研究比特币的。

最早的时候,这个圈子里很多都是自由主义者。我觉得我已经够自由主义了,但是看了他们反而觉得自己有些保守。

其实当时也有一小部分投机者,但是在公开场合赢得大家尊重的都是纯粹的理想主义者。我也不想理想化当时的情景,一开始就是一个多元的环境,但当时总体给我的感觉比较有朝气。

那会儿,我感到自豪的是,中国在比特币的早期发展中处于引领潮流的位置。

南瓜张为了对抗美国挖矿机构“蝴蝶实验室”对比特币的垄断,研发出了阿瓦隆矿机;人们在小圈子里讨论着比特币;甚至还有一些开源项目,都处于世界领先水平。

我当时在做博士毕业论文,研究媒介哲学,很多人觉得哲学没用,但哲学家也能赚钱,只不过有时候想做其他更有意义的事。

从哲学的角度理解,我觉得比特币作为货币是一个非常实在的东西。相比之下,纸币和法币可以随意增发,但比特币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于是,到了4月,我就拿着读书获得的奖学金和牙缝里挤出的一些零花钱买了一些币,还在微博上发表了一篇比特币相关的文章。

2013年涌入了很多人,整个圈子多少有些鱼龙混杂,尤其是后面进来的很多人只看短期行情,只考虑钱。

当时的一些人,作为先行者,为比特币在中国的普及而工作着。

印象深刻的人物是长铗。当时我写完文章在微博上@他。他还邀请我去巴比特写专栏。我们交际不多,他给我打过一次电话,我送过他一本书。

还有烤猫。后来,我有幸在一次比特人的论坛上见过他,他温文沉静,还说喜欢中世纪。

烤猫在网上为数不多的照片之一

2013年是比特币交易变得火热的时刻,当时有GLBSE、BTCT、BitFunder等股票交易平台,其中最火的当属烤猫股票。

但后来的事情,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烤猫失踪和个人信誉集资时代的终结

2015年1月25日,烤猫不见了。

那会儿,想发起一个ICO项目,要看发起者在论坛里的资历,因为这代表着个人信誉。烤猫在之前是一个非常有个人信誉的人,他的名字来源于在国外比特币论坛的IDFriedcat。根据这个ID还可以看到他在论坛里的发帖和讨论的具体内容。

当时也有人发山寨币,有的也为了圈钱。但是大家都会看这个人在论坛里的ID,看这个ID存在多长时间,之前发表过哪些内容,其实就是看这个人在比特币论坛里的资历。如果发起者的ID没有资历,大家是不认的。这样,即便发山寨币是为了圈钱,也得至少消耗一个老ID和在圈子里的信誉。

烤猫一开始做得很好。他通过ICO募资之后,按比特币的账户记录股份分红,几个月就让早期投资者回本了。最关键的是,他的经营状况透明,矿机的挖矿算力全部可以通过网络查到。

2014年,比特币经历大跌,币圈日子不好过,烤猫的经营也出现问题。但他突然就不见了,没有一个朋友联系的上他,甚至他的家人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后来网上有各种传言,有说他被黑社会杀了,有说他得抑郁症的,有说他拿着钱去隐居了。各种猜测都有,烤猫也越来越神秘。

我觉得,烤猫的失踪意味着以个人信誉集资时代的终结。

后来,陆陆续续出来很多ICO项目,这些发起者甚至连比特币论坛都没去过。

这些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乱七八糟的ICO项目,无论是发起者的信誉度,分红,还是经营状况透明度,没有哪一个能够和烤猫股票相比。后来这些人,什么都没有,直接跑来圈钱,这确实让我对人性有所低估。

烤猫这么可信的人,无论信誉、个人魅力、公司经营的透明化、技术力量,都那么顶尖的一个人,他都会跑,后来这些人,还能信谁?

 我感到遗憾的是,现在的ICO 项目都没有做到透明化。区块链技术就是要去中心化,但是现在这些ICO项目除了做到人人能发币之外,其他的区块链特点都没有体现。

2017年,长铗带着比原链进行了ICO。我觉得,整个一波ICO的大潮大多都是骗钱的。我比较诟病的是他在那个时候淌浑水,ICO什么时候都可以进行,但是不要赶在大家ICO的时候来趟浑水。既然是一股清流,就等到热潮过了再去进行ICO。

3

币圈变了

这几年,投机者如潮水般涌入,比特币世界变得越来越浮躁,和原来完全不同了。

圈子里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一个曾经翻译比特币的人都不愿意再提比特币,因为很多不懂比特币的人在看了文章之后买了币,结果一进来就成了韭菜。

比特币的布道者却成了割韭菜的帮凶。

世道变了。

投机的人越来越多。现在大家更多的在谈论着,怎样翻倍,怎样看行情。

整个舆论环境都在发生着变化,圈子里被尊重的人从起初那些理想主义者变成了一些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大佬。李笑来也从一个拥有六位数比特币的人变成了一个想拥有六位数比特币的大佬。大佬们因为圈钱能力而不是对比特币的理解得到了人们的尊重。这太可笑了。

我不反对投机,我也在投机。关键是话语权不应该由投机者掌握。

事实上,一个事物发展起来之后,大家对于它的谈论会越来越琐碎,最初那些宏大叙事、远大理想,在传播过程中被淡化。比较可惜的是,比特币在中国淡化的过程有点快。

在西方,比特币社区依然活跃,人们在热烈的讨论着加密算法等技术问题。因为投资了大量比特币企业而被称为“比特币耶稣”的Roger Ver曾说,真正有价值的应用是那些和所有人有关的事情,比如钱包、支付、数据库。

Roger Ver

 

中国则是另外一番景象,大家谈论的话题好像只有钱。现在中国在技术上真的落后了。矿霸后继无人,人们也不再去参与前沿的技术讨论,就连比太钱包这种最像样的开源项目都快半年没更新了。现在,几乎没有一个能拿得出手的开源项目。

在比特币的全球分工形成的过程中,中国人离支付、钱包这些最核心的应用越来越远。

在中国,人们一直没有真正理解开源文化。开源文化最重要的是奉献精神。在西方,开源项目只是一个程序员学术交流的地方,并不追求利润,有一批已经实现财务自由的人,为了给自己的人生留下一些有价值的成就,他们选择把没有经济效益的开源项目发展壮大。

但开源文化到了中国却遭到了贬低,也没有人愿意真正去做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情。其实现在中国比特币圈子里,有一些已经赚够钱的人,他们就应该做一些改变世界的事情,不然赚钱只是为了当一个混吃等死的老废物,天天泡嫩模,有什么意义?很多人就没有人生追求,只有钱的追求。

如果当我们谈论比特币的时候,只谈论它的圈钱效应,而放弃自由主义、理想主义的那一面,它就失去了灵魂。

就在我们中国人狂热的追逐钱的时候,西方世界里,在理性和热情的声音中,比特币依然保持着自由主义的面孔,从小众走向大众,拥有着更广泛的用途。

(为方便读者理解,本文在受访者自述中加入当时的背景、事件描述;以下为采访对话整理)

Q: 现在整个行业处于一个非常早期的阶段,很多东西都没有落地。你怎么看待行业现状?

A: 我觉得,现在行业确实还是需要一些老生常谈的东西,因为比特币早期谈论的东西到现在谈的人越来越少了,包括比特币的基本特征。

其实有些东西不需要经常更新,我们现在连区块链1.0都没有实现,就谈3.0、4.0。这个东西现在越来越少谈到,是愿意你们来谈谈这些东西。

我2013年在币圈看到这些前辈他们太激进了,现在都没有人再谈了。

Q: 可能就是最初1.0最核心的理想和思想现在被淡化了?

A: 当然这也正常。一个东西发展起来之后,大家对于它的谈论越来越琐碎了,最初的宏大叙事、远大理想,在传播过程中被淡化。

但是比较可惜的是,这个淡化的过程有点快,特别是在中国。

其实在西方,你可以看到比特币社区还是活跃的,它的讨论、互动还是很热闹的,但是中国,一方面(后来的人)强了一些,一方面老人又不谈了,现在舆论风向都转变了。

Q: 你刚进入币圈的时候,对圈子的最初印象?

A: 很新鲜,觉得有一个圈比较有认同感,甚至比较自豪。(当时)我们很多中国人在互联网上对国际上比特币方面的跟进、参与,完全不弱。

我2013年最早加入的时候,总体来说,还是比较认同,比较有朝气的感觉。其实我实际接触不多,主要是参加车库咖啡的洋洋访谈,还有后来的比特人论坛。

但是和现在也一样,圈子里也是分很多不同的人。有一些早期参与的人更理想主义,他像一个布道者一样,告诉你比特币如何好,货币法币如何不好。有一些人,特别是后来新进来的人只讲钱的问题。有一些人不看短期的行情。

这种混杂的情况,也是一开始就有的。我也不想现在回忆起来理想化当时的情况,一开始就是一个相对多元的环境,投机和圈钱都有。

Q: 在那个阶段,比特币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这是一个未来的趋势?还是一个投资理财的行为?还是什么?

其实(我购买的比特币)绝对量不多,但是相对量却多,因为我本身是一个穷学生,没有别的钱,把奖学金全投进去了。

当时我是怎么想的呢?我其实也说过,就是泰勒斯炒橄榄油的故事。泰勒斯是第一位哲学家,我们哲学的祖师爷。别人说泰勒斯,你玩哲学没用,按哲学又不能当饭吃,你搞那么多,你地上的沟还没研究透呢,你就去研究天上的星?有什么用呢?泰勒斯说,哲学怎么会没用呢?我们当然能赚钱,但是我们就是不想赚而已。不是不能,是不想。然后他通过理论研究、天象研究,预测到明年橄榄要丰收,提前囤积了所有的榨油机,第二年发了一笔大财。

我其实就是这个心态。向祖师爷看齐,来证明学哲学能赚钱。

Q:你怎么看待长铗,他去年也发了币,你觉得他还保持他的初心吗?

A: 一般来说,不管怎么样,发币这件事情肯定是要降分的。

但是他的初心应该说没有违背。他原本囤着币就可以赚钱,但是他还想做点事,哪怕这个事业赚的钱不如囤币多。但他觉得他做的事情是对整个币圈或者社会是有贡献的。

我比较诟病的是他淌浑水。ICO什么时候搞都行,但是你别赶在大家ICO的时候来趟浑水。你既然是一股清流,就等到热潮过了再去ICO。

Q: 那你怎么看李笑来?

A: 我们都传说李笑来有六位数的比特币,他之前自己讲过。他最早并不是在网上被注意,而是在车库咖啡等线下活动中。他最早利用新东方的名气,忽悠了一批人。我一开始进去,他就是大名鼎鼎的币圈首富。

Q: 包括易丽华、陈伟星这些后来的人怎么看?

A: 每一个时间(圈子里的人)都是多元的,都有一些投机的人。投机本身也不是坏事,我也投机。但是主要的问题是舆论环境,谁的嗓门更大。现在你去看嗓门大的都是讲怎样翻倍,怎样看行情。这个当时也有,但是当时至少还能够看到很多理想主义者的讨论,而且他们是更被尊重的。

现在就是说,像李笑来之类被尊重毫无道理。他只是说,我能圈钱,圈钱能力强,因为圈钱能力强被尊重,那和你的这些观念、和你这种(对比特币的理解)毫无关系。

这个舆论环境确实是有一定的变化。

比特币从小众圈子到大众圈子,必定经历了这样的事情。小众圈子,大家可能谈论的东西更纯粹,虽然也有浑水摸鱼的人,但是至少在公开上谈论的东西,更加纯粹一点、理想一点。到大众圈子,你谈那些东西,谁听啊。大家都关心买什么能暴涨。

Q: 可能李笑来在早期小众圈子也是属于投机派的那一批人?

A: 不,李笑来很复杂,不算是投机派。他就忽悠能力特别强。但是他会讲一些理想化的东西,让你觉得这个东西真的是很有前途。他也会教你去投机,他之前就说过,烤猫股票,七块以下随便买,坑了多少人。但是听他讲座的人,真的是能信他。

Q: 之前看到你说,烤猫当时是个人信誉集资的典型?

A: 现在所有的ICO,就没有一个比烤猫靠谱的。

烤猫,一个是他的个人信誉。烤猫这个ID是在国外论坛混来的。以前发山寨币或者发什么东西,其实也相当于圈钱,但是比现在稍微好一点、仁慈一点。以前发山寨币都要先看ID在比特币论坛里的时间、发帖。现注册一个ID就来发山寨币,大家是不认的。所以要发币或者要发起募资,至少消耗一个老ID。

现在是什么?现在这些人连那个论坛都没有上过,根本也没有什么ID。

当时烤猫的资历丰富,他不是说我要圈钱了,我注册一个ID,他是老ID;募完资以后,按比特币的账户记录股份,早期投资者几个月可能就回本了;他是做矿机的,挖矿算力在网上可以查到,经营状况透明,当时有很多交易所都可以交易,流动性也非常强。

所以我就说,当时烤猫这么可信的人,他的信誉、个人魅力,他的公司经营的透明化,他的技术力量,都那么顶尖的一个人,都会跑,你们还能信谁?

结果就是几年之后,大家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啥都没有,就跑上来圈钱,真能圈到。这个确实是对人性有所低估。

所以陈伟星喷的一些东西,我是认同的。最起码一点,要透明化。这相当于是区块链技术能够给我们带来最重要的部分。所有的账目都可以公开。我转账没转账,我囤了多少东西,这个公司盈利多少,有没有支付哪的上币费,全都可以公开,为什么不公开呢?

现在ICO只是做到了人人能发币,去中心化也只是噱头,没有真正做到抗审查,然后透明化也是默许都不做,都没有烤猫透明。所以这是比较遗憾的事情。

Q: 除了说刚开始想通过这样一个理念去证明自己之外,比特币在你的生活里面,它占有一个什么样的位置?

A: 它就是养老保险嘛。我当然不信任社会保障金养老金,因为都贬值。最后哪能靠这个生活。我看到贸易战,看到金融危机,看到房价暴涨,心里发慌就会买点比特币压压惊,现在有点钱就买0.1、0.2个比特币。手里有币、心中不慌。

Q: 这个安全感是因为它的金钱价值?还是说因为它所代表的某种意义?

A: 金钱的价值是不可剥夺性,你有一套一千万的房子钱也不少,但一千万的房子没有安全感,一个是随时会被剥夺,一个是随时市场会崩盘。比特币不管时局怎么样,哪怕要逃难或者怎么样,妥善保管的情况下基本上都剥夺不了,这就是安全感。

—————————————-

后记:

几年前,胡翌霖意外进入比特币的世界,他送长铗一本书,在嘈杂的咖啡厅里讨论自由,他看到烤猫侃侃而谈,又销声匿迹。

现在,胡翌霖觉得币圈无比陌生。看不懂的项目,莫名其妙的理论,那些曾充满激情、高谈理想自由的年轻人,有的已经变了模样。

“烤猫都会跑,我们还能信谁?”胡翌霖想在新的币圈,找到新的平衡。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