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翌霖:科学革命和现代货币之间的隐秘关联丨B16视频

作者:胡翌霖

发布时间:2018年8月18日

微信公众号:石榴区块链

胡翌霖演讲视频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rJ_GhGHUaW9VHOZ3R7D1ww

胡翌霖

B16讲者

清华大学科学史系老师

01

比特币是虚拟货币吗?

我是在2013年4月买入比特币的,当时我是媒介哲学研究的博士,我的专业正好促使我从我哲学的角度去出发思考比特币的问题。

哲学问题其实就是最著名的本源问题,什么是实在,什么又是虚拟?或许现在由于支付宝等虚拟手段多了,大家对于虚拟货币这个概念不再抗拒。然而,当时的争论中,许多人的观点认为比特币是虚拟的,背后没有实在的东西做支撑,怎么可能值钱呢?

对此,我们可以从哲学角度来讨论到底什么是实在。

实在不是一个绝对的概念,而是是一个相对的概念,必须要指明某物作为什么来衡量,相对于什么来说,它是实在的或者是虚拟的。比如,纸老虎是不是实在的?我们只能说,纸老虎作为老虎是虚拟的,但是作为纸是实在的;而不能绝对的说纸老虎是不是实在。

所以,纸币是不是实在的?纸币作为纸,当然是实在的,但是作为币呢?我认为不一定那么实在。所以传统上讲,比特币虚拟,传统的货币实在,但其实这是混淆了纸币作为纸的实在性和作为币的实在性。所以我认为比特币虽然作为纸,当然不如纸币实在,但是作为币比纸币实在。

另外,我为什么买比特币呢?这个和我们哲学界的祖师爷——古希腊的泰勒斯有关系。他是西方第一位哲学家,有一个故事流传在世。

据说有一次他掉进了坑里,被救上来以后,别人问他,你搞哲学有什么用,又不能当饭吃,你研究天文这种遥远的东西,结果掉进地上的坑里。

泰勒斯回答,其实这些实际的事情不是我不会,而是我不想,因为哲学比你明天怎么吃饭更加重要,更加有趣。他为了证明自己的话,通过对天象的研究,预测到明年橄榄会丰收。

于是他把当时周围橄榄油的榨油机全都收购到自己名下,第二年橄榄真的丰收了,他通过卖榨油机发了一笔大财。不过他还是没有成为一个橄榄油大亨,还是第一位哲学家,他做这一票买卖,就是为了证明搞理论研究有用,但是他不追求赚钱。这个故事非常激励我,我也是这个态度,比特币就是我学哲学的成果。我虽然赚钱了,但是现在还是继续在研究,教书,研究哲学、历史,这些更加重要、更加有趣。

02

哥白尼不仅带来了科学革命

还带来了货币革命

今天我想讲的也是自己一个粗浅的思考,科学革命和现代货币之间的隐秘关联。说到货币和科学的关系,首先要谈到科学史非常关注的科学革命。这是古代到现代的一个转折,而不仅仅是科学的进步。科学革命是包括整个思维体系在内的世界观、价值观的大颠覆。

科学革命的开始是哥白尼1543年他发表《天球运动论》,结束是牛顿1687年发表《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一般认为这是整古代科学过渡到现代科学的时间段。而科学革命一头一尾的牛顿和哥白尼,恰好在货币革命史上也是有重要角色的。

哥白尼其实是一个很复杂的人,我们因为日心说的建立而熟悉他,但是很多人可能不知道,他本人有着多重角色。首先,他是一个地方的主教,相当于地方长官,和教庭、政要关系都很好。

另外,他还有一个重要的身份就是货币的研究者。哥白尼和当时的波兰王室有密切的关系,给王室充当财政顾问。波兰当时要进行货币改革,要做铸币,于是他给波兰王室写过很多文献,现在流传下来的有《论货币的价值》等。

文献里总结出来最重要的观点就是劣币驱逐良币,现在叫做格雷欣法则,但格雷欣比哥白尼要晚得多。哥白尼是相对比较早,而且表述这个观点最完整的。这个观点说,当一种旧有的优良货币它再生流通的时候,我们引入一个新的劣币,它会驱逐掉良币。

哥白尼有一系列的分析,首先良币被驱逐到哪儿了?良币有三种途径,被熔化、被收藏,流向外国。那么政府怎么应对呢?哥白尼的观点是:禁止旧币流通,或者统一铸币机构等。

哥白尼,以及后人的解释隐含着一种货币数量论的概念。所谓货币数量论和货币金属论,就是在讨论货币的价值到底来自于哪里。货币的价值,不仅仅来自于它的金属含量,还来自于它的发行量。

这种观点在哥白尼的文献里也有所体现。他认为虽然面值基于金属的价值,但是面值和内在价值应该被分开看待。接下来我会讲这个问题。

03

牛顿建立的货币体系

牛顿也是一个有多重角色的人,他做过很多事情,贡献非常全面。他晚年一直是英国皇家铸币局的局长,这个局长是一个终身的身份,一直做到他去世,虽然这个局长是学生给他介绍的一个福利,但是牛顿是做实事的,而不是简单挂名。大家可能听说过,牛顿最终奠定了英国金本位制度的萌芽。首先他利用炼金技术改善铸币的工艺,其次严打造假者,第三就是奠定金本位。

牛顿进入皇家铸币局时,面临的状况是银币权威的丧失。因为有很多私铸货币就是增加了面值、减少成色,造成了民众对于银币的不信任,银币越来越不受欢迎。而当时黄金被炒了起来,民众大量抛售自己的银币买入黄金来保值,造成了整个市面上银币紧缩,黄金爆涨的状态。

当时英国有两派,一派认为:民众既然不信任银币,政府就承认银币贬值的既定事实,增加面值,减少成色;另一派是牛顿的好朋友洛克,他认为政府不能作假,还是要坚持面值和银的含量要相符。问题出在黄金被大家炒得过高,所以要平抑黄金的价格。

牛顿支持第二派的观点。但最后牛顿认清大势,认为黄金地位上升是很难阻挡的。但是他还是需要稳定金价。于是他设定英镑,原来是按照白银的含量来设定价值的英镑价值,从牛顿开始和和黄金绑定。所以最后设立了一盎司黄金等于三英镑十便士的标准。

哥白尼和牛顿在货币上面对的问题看上去好像不太一样,但是实际上面对的是相同的问题:货币的市场价值和货币的金属价值,也就是它的内在价值相割裂的问题。

我认为这一时期的人能够发现货币价值的割裂这样的问题,和整个的现代科学革命的大背景不是完全的巧合,二手还是整个的现代科学革命带来思维方式的影响。

这个关键的、颠覆性的、新的思维方式是什么呢?简单来说就是自然的数学化,或者符号化。

拿牛顿来举例,牛顿力学标志着现代科学一个崭新的科学体系的建立。牛顿力学的力就是一个新的数学化符号抽象的结果。我们说大力士,用力,压力山大,压力很大,这都是力。但问题是,牛顿力学的力是这个力吗?

不是的,牛顿力学体系中的三定律构成一个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它是一套数学化的一个体系,力在这个体系里头自然有位置,它的位置就是F=MA。但这个F和这个大力士的力有什么关系呢?你发现其实是没有关系的,所以大家可以设想一下,我们把它替换掉,换成L,可不可以?可以。牛顿力学的F换成什么,牛顿力学的解释,它的这个效力,科学上的预测力丝毫不受影响。

因此,现代科学的关键,就是符号主宰现实。原来古代人也用符号,但仅仅是对现实的抽象,是现实的一个代号、一个缩写。但是现在的科学里,这个符号F=MA才是世界本质,要用F=MA来理解大力士的力气有多大,来计算和衡量,而不是反过来,先理解了现实中的力是什么意思。

这个颠覆在货币体系中也有体现。原先货币体系下的镑和称量重量单位是一样的,一英镑其实就是一镑重的银子。那么它变成一个符号,这个符号逐渐的就和银子脱离了关系,重新定义了这个符号的意义。

重新定义是在一个金融体系下,而不是一个称量体系下重新定义的。这个符号的反客为主就是我们说的乾坤大挪移,这个颠覆的结果,原来符号是一个缩写。当我们忘记了原义,用惯缩写之后可能完全不在乎它的原意了。整个现代科学的基础,现代数学就是发展在这样一个缩写符号的反客为主上面。

观察科学史,我们发现希腊人不接受复数、不接受有理数,不接受虚数,为什么不接受?因为它没有现实意义。你说你有一头牛没问题,如果你有负一头牛什么意思?那不是瞎扯嘛。

但是中世纪商人就不一样,商人他可以把这个东西作为缩写来理解,负一也是不知道的,你说你有负一只牛什么意思?商人告诉你它可以是一个缩写,它是什么缩写呢?就是你欠债一头牛,最后完整的还原出来,变成一个账单。所以到今天我们见怪不怪了,我们今天的小学生都能搞明白负数。

可以发现,割裂之后,我们可以抛弃这个原义了。举个例子,比方弄丢了巴黎米尺之后,你还能不能用米来衡量东西?巴黎米尺是当时巴黎造成的一根铂铱合金尺,作为一个原点来计量,其他的米都用它来衡量。所以,长一米其实也是一个缩写,就是它和巴黎米尺差不多长。但是巴黎米尺丢了,是不是一下整个的米制就崩溃了呢?不需要崩溃,因为尺子之间本身可以公用,所以大多数衡量的时候,根本就不需要去援引巴黎米尺,只需要在尺子跟尺子之间去比较。

货币单位也是这样,它有一个最初的原点——镑重的银子,但是货币和货币之间是可以互相衡量的,商品和商品之间是可以互相衡量的,那么商品和商品互相比较的这个过程当中,根本没有那个最原始的衡量基准的参与。但是牛顿仍然觉得这个隐约的和基本的关联还是需要去维系的,如果什么都是互相衡量,什么都是外在关系,那么怎样说一个绝对的事情呢?

牛顿的保守就在于他还要把绝对的依托设定成一个绝对空间。那么牛顿物理学里是用上帝维系绝对空间的概念,来提供一个绝对的参照系。牛顿的货币政策里面还是需要由政府来铆定一个绝对的参照物,但其实这个设定都是画蛇添足的举动。现代相对论其实就是打破了牛顿的空间观。但是牛顿主义的货币观还没有完全打破,所以这就在于我们经常听到的,比特币仅仅是一堆符号,没有背书怎么可能有价值呢?这就是牛顿主义货币观的残留。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