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Bitcoin Standard》(比特币本位)简体中文版《货币未来:从金本位到区块链》推荐序一:比特币是什么?

作者:方军

比特币是什么

对“比特币是什么”这个问题,赛费迪安·阿莫斯这本书给出了一些说法:

·“比特币代表了诞生于数字时代的对货币问题新的技术解决方案。”

·“作为首个可验证其稀缺性的数字对象,比特币是电子现金的首个样板。”

·“现在,比特币仍然被视为一个古怪的互联网实验。”

·“到目前为止,去信任的数字现金是区块链技术唯一成功的应用。”

赛费迪安最重要的答案正如他的英文书名The Bitcoin Standard(比特币本位)所体现的,像“金本位”曾经是一种主要的货币制度一样,未来数字世界的货币制度可能以比特币为本位币。

这本出版于2018年年初的著作是关于货币历史与货币未来的雄辩论述。在我看来,这是区块链领域最重要的两本书之一。另一本是著名的比特币技术传道者安德烈亚斯·M.安东波罗斯撰写的从技术角度探讨的《精通区块链编程》 (Mastering Bitcoin),它则是从货币角度进行讨论。之前读本书英文版时,我的感受是,我不一定百分之百赞同作者的观点,但他从货币学和经济学角度的讨论给了我极大的头脑冲击。

我之所以无法百分之百赞同他的观点,是因为对“比特币”和“区块链”定位的看法有差异:在赛费迪安看来,区块链是一台机器中不可缺少的一个齿轮,这台机器的产出(即比特币)是最重要的。而我们这些从互联网技术角度出发的人则认为,区块链是诞生于比特币系统的基础技术,但区块链对未来的影响远大于比特币。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问“比特币是什么”,这是理解比特币、区块链、数字货币、未来数字经济的关键问题。

用比特币发明者中本聪的话说,比特币是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而且它的系统运行无须任何可信第三方。自2009年1月3日比特币网络在互联网上开始运行以来,中本聪完美地解决了自己想要解决的技术问题,他也的确创造了一个迄今表现得有如塔勒布所说的反脆弱特征的去中心化的电子现金。

在英文中,首字母大写的Bitcoin指比特币网络,而首字母小写的bitcoin则指比特币这种加密货币(cryptocurrency)。我认为,我们还可以更细致地拆解,从下往上分成四个层次。

第一层(最底层)是比特币相关的基础技术,被称为“区块链技术”。第二层是发行比特币、运行比特币的计算机系统,被称为“比特币协议”或“比特币网络”。在强调它的逻辑设计时称之为“比特币协议”,在讨论它的软件、矿机等功能时称之为“比特币网络”。第三层是作为一种去中心化电子现金的比特币。第四层则是围绕比特币展开的加密货币或数字资产的全新经济体。

正如赛费迪安所说,在未来经济体中,比特币最有机会作为其中的本位币,它有着类似黄金在人类千年历史中的金本位的地位。各国央行研究和试点的央行数字货币(CBDC)、社交网站Facebook牵头发起的天秤币(Libra),是试图在没有第二、第三层的情况下创造能把我们带入数字世界的货币。赛费迪安这本书的重大价值在于,他通过对货币历史的分析告诉我们,比特币才是人类经济漫长历史中各种货币在数字时代的迭代。

我赞同赛费迪安关于比特币的一些观点,我总结成两句话:“比特币系统是有着完美设计的技术系统、经济系统”“比特币是完美的货币或所谓的健全货币(sound money),可能成为未来的本位币”。细微差别只是我们对未来的展望指向了不同的方向:作为经济学教授,赛费迪安的展望重点放在了“比特币本位”,而作为互联网从业者,我们看到这个完美设计的技术系统有着更广泛的应用可能性,比起相信货币革命,我们更相信技术革命。

比特币的优势在哪里

比特币作为一种像黄金一样的本位币,其优势在哪里?在研究比特币与区块链的过程中以及这次重读本书时,我一再强烈感受到,比特币在经济上的设计完美地模拟了黄金,它是稀缺的、总量有限的,它的新增产量是稀少的。赛费迪安在本书中给出了一个有着独特见地的答案:“存量-增量比”高的物品才有资格成为健全货币。

这个简单的答案把我们从复杂的货币与加密货币的现象中解救了出来。在发明之时,比特币的定义是去中心化的电子现金。在一个阶段,人们期待它成为新的全球货币,期望它具有货币的三种职能——交易中介(比如用比特币在电商网站上购物)、价值存储(比如投资比特币以获得长期收益)、记账单位(比如用比特币给房子定价)。围绕着比特币扩容的技术之争,争辩的实质结果就是决定是否让比特币具有交易中介的功能。从过去两年、未来两三年的视野看,比特币现在表现出的仅在“价值存储”这一功能上有着显著优势。

比特币可以充当价值储藏工具,不是因为很多人所说的供需关系,而是因为它有着非常高的存量-增量比,比特币每年的新增产量很小,而且无人可以操控使其增加。

特别地,作者赛费迪安强调,货币的价值存储功能使人们考虑得更为长远,激励个体将资源用于投资未来而不是即时消费。再往下延伸,我们每个人可以自然得到的推论是,数字世界如果有一种优秀的承担价值存储的货币,那么将刺激每个人投资于未来,人们不再只是即时消费,而是有了本书所说的“创造资本品的心智”。所谓资本品(capital goods),就是未来能创造价值的物品,汽车工厂是资本品,而汽车是消费品。现在互联网不令人满意的一点,正是它只推动人们消费数字商品(资讯、视频和游戏),而没有有效的机制去推动更多的人创造资本品,这样的数字世界很难说是一个健康的经济社会。

与人类历史上各种曾经作为货币的物品(比如贝壳、雅浦岛的巨石、非洲的玻璃珠、白银、黄金)相比,比特币是非常“硬”的硬通货。这是本书读来有趣的地方,作者赛费迪安用历史上的各种货币案例告诉我们,为什么硬通货才能维持货币的稳定,才能促使经济的发展与繁荣。同时你也会看到,历史上各种人物是如何用软通货掠夺他人的。但我想请你特别注意的一点是,以“存量-增量比”非常高的物品作为货币本位,其作用是刺激人们去生产,这是历史一次次告诉我们的。在讨论将黄金这种硬通货作为本位币时,作者明确地说:“因为黄金不能轻易增发,它会迫使人们把精力从生产货币转向生产更有用的商品和服务。”

在观察比特币现象时,我觉得应该关注的不是它的价值与价格,而是它是否促进了生产创造。通过生产创造,我们将塑造一个更好的未来数字世界,我认为这是比特币的最大优势。而塑造这个世界的技术手段则源自比特币的数字基础技术——区块链技术。

方军
火币大学顾问合伙人,《区块链超入门》作者

相关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