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Bitcoin Standard》(比特币本位)简体中文版《货币未来:从金本位到区块链》第二章 原始货币

| 第二章 | 原始货币

我所知的历史上出现过的货币形式中,与比特币的运行机制最为相像的是雅浦岛上古老的石币系统。雅浦岛是位于西太平洋上的小岛,当前属于密克罗尼西亚联邦。了解这种由石灰岩制成的圆形大石头如何行使了货币的职能,有助于理解我们将在第八章讲述的比特币的运行机制。了解雅浦岛石币失去其货币角色的故事,则会让我们学到重要一课:货币硬度不足之后,将如何失去其货币地位。

行使货币职能的雅浦岛石币呈圆形,中间有孔,规格多样,较大的重达4吨。由于雅浦岛上并不出产石灰岩,这些石头并非产自本地,所有的雅浦岛石币都来自邻近的帕劳或关岛。石币的美丽和稀有使它们在雅浦岛人心中变得可爱和珍贵。获取石币是困难的,采石以及之后用木筏或独木舟将它们运到岛上等过程充满了艰辛。有些石币需要数以百计的人运送。一旦到达雅浦岛,它们就被放置在显眼的位置,以确保每个人都能看到。不需移动它,石币的拥有者就能行使其支付职能:所需要的是石币的拥有者向全体岛民宣布石币的拥有权转移到了下一个人而已。所有的岛民都会知道石币所有权的转移,新的接收者可以在需要的时候再次使用这块石币进行支付。偷走石币是没有用的,因为每个人都知道它的所有权。

在长达数百年甚至可能上千年的时间里,这一货币系统对雅浦岛人来说都很实用。石币不移动,却拥有空间上的适销性,人们可以用它们在岛上任意一个地方进行支付。石币有大有小,同时,每次不是必须使用整块石币,也可以只使用石币的一部分,这就提供了价值尺度上的适销性。这些石币并不产自本地,在帕劳开采并将它们运送过来非常不容易,这种高企的难度和成本保证了几百年来石币在时间上的适销性,同时这也意味着在任一时间看来,现存的石币数量都远远大于新石币的供应量,这也使人们乐于接受以石币的形式进行支付。换句话说,石币具有很高的存量-增量比,不管多么渴望,任何人都很难通过运来新的石头扩大石币的供应量。或者,至少可以说,在1871年之前这种情况都是成立的。1871年,一位名叫大卫·奥基弗(David O’Keefe)的爱尔兰裔美国船长在雅浦岛海滩失事并被当地人救起。

奥基弗在岛上发现一个商机,准备从当地收购椰子,然后转卖给椰子油生产商。然而,雅浦岛人非常满意他们既有的热带天堂般的生活,并且对他们来说,奥基弗支付给他们的任何异域货币都在当地派不上用场。因此,奥基弗无法雇到当地人为他工作。但奥基弗没有就此放弃,他来到中国香港,采购了大船和炸药,然后又来到帕劳,在帕劳使用炸药和现代工具开采石币,然后将这些石币运到雅浦岛,向当地人展示这些石币并用它们购买椰子。与奥基弗的预期不尽相同的是,岛民们并不乐于接受他的石币,当地的首领也禁止人们为奥基弗工作,称奥基弗的石币得来太过容易,没有价值,只有按照传统方式开采的、凝结了雅浦岛人血汗的石币,才是被雅浦岛接受的货币。但是也有一些人不同意这种主张,向奥基弗供应了他寻求的椰子。奥基弗的活动给雅浦岛带来了冲突,也带来了之后石币货币生命的终结。今天,石币在雅浦岛上只作为一种仪式和文化角色,现代政府货币是岛民们最普遍使用的货币媒介。

奥基弗的故事有很强的象征意义,随着现代工业文明的到来,奥基弗不过是凑巧地给雅浦岛石币带来了不可避免的终结。一旦现代工具和工业能力到达此地,相比以前,石币的生产成本就会不可避免地大幅降低。这时就会出现很多“奥基弗”,他们可能是外国人也可能是本地人,他们会给雅浦岛带来前所未有的新石币供应量。在现代技术的作用下,石币的存量-增量比会出现戏剧性的降低:每年生产大量新的石币,显著降低岛上现存石币的价值。随着时间的推移,石币失去了适销性,并且伴随着这个过程,失去了交易中介的功能。

在每一种货币形式失去货币地位的过程中,细节会有所不同,但内在的存量-增量比的下降都是相同的。在本书写就的当下,这一幕正在委内瑞拉货币玻利瓦尔身上发生。

还有一个相似的故事,西非地区曾有几百年将玻璃珠用作货币。这些珠子在西非的历史并没有被完全搞清楚,有人说它们是由陨石制成的,又或者是来自埃及和腓尼基商人。我们唯一确切知道的是,在玻璃制造昂贵且罕见的地区,这些珠子是珍贵的,获得了很高的存量-增量比,使它们获得了时间上的适销性。这些小而珍贵的珠子也具备价值尺度上的易售性,它们可被制成锁链、项链或手镯。由于便于携带,它们还具备空间上的适销性。但这种货币远称不上完美,因为同时存在多种不同的珠子,没有标准单位。与此相对的是,在欧洲,玻璃珠并不昂贵也不承担货币的角色。这时在欧洲,玻璃制造技术广为扩散,只要玻璃珠被用作货币单位,生产者就可以让它们在市场上泛滥,换句话说,玻璃珠的存量-增量比很低。

欧洲的探险家和商人在16世纪造访西非的时候,他们注意到玻璃珠在当地的高价值,因此开始大量从欧洲进口玻璃珠。接下来的故事就与奥基弗的故事相似了,区别只是玻璃珠的个头更小,西非的人口规模更大。这是一个更缓慢、更隐蔽的过程,产生了更大更加悲剧性的结果。缓慢而稳定地,欧洲人用很少的钱买到非洲很多珍贵的资源,  欧洲对非洲的入侵慢慢地将玻璃珠由硬通货变为软通货,摧毁了它的适销性,逐渐腐蚀了非洲人手里玻璃珠的购买力,将非洲人的财富逐步转移到可以轻易获得玻璃珠的欧洲人手中,使他们陷入贫困。后来,由于在从非洲到欧洲和北美洲的奴隶贸易中扮演的角色,这些玻璃珠更以奴隶珠子之名为人所知。货币媒介在价值上一次性的快速崩溃是悲剧性的,但它至少可以快速结束,持有这些货币的人还可以重新使用新的货币进行交易、储蓄和规划未来。货币价值的缓慢失血会持续地将其持有者的财富转移到可以用低廉的成本生产这种货币的人手中。在本书后面的部分讨论政府货币的健全性时,请读者牢记这一点。

从北美、非洲到亚洲,贝壳是另外一种曾经在全世界很多地方广泛使用的货币媒介。历史记录显示,最具适销性的贝壳通常是那些更稀有和更难找到的,因为相比容易找到的贝壳,这种贝壳能够更好地存储价值。  美洲原住民和早期的欧洲殖民者曾经广泛使用贝壳串珠,其原因与前面提到的西非人使用玻璃珠的原因一样:难以获得的特点,赋予了贝壳串珠很高的存量-增量比,甚至有可能是当时可获得的耐用品中最高的存量-增量比。贝壳与玻璃珠的缺点是一样的,没有统一的单位,这导致难以方便地确定且统一地表示物价和兑换比例,这个缺点对经济和专业化分工的发展造成了巨大的障碍。从1636年起,欧洲殖民者接受贝壳串珠作为合法的偿付手段,但是后来越来越多的英国金币和银币流向北美,整齐划一的金银币让人们可以方便和统一地定价,于是金银币成为人们更加乐于接受的交换媒介,进而使金银币获得更好的适销性。还有,随着更先进的船只和技术的使用,人们从海上获得了越来越多的贝壳,贝壳的供给严重膨胀,导致其价值跌落,进而失去了其在时间上的适销性。到1661年,贝壳不再是合法的偿付手段,并最终失去了全部的货币角色。

这不仅是北美贝壳货币的命运,任何一个采用贝壳货币的社会,一旦获得了统一的金属货币,就会接受金属货币并从货币形式的转换中获益。此外,工业文明带来了化石燃料驱动的轮船,使人们更容易从海洋中获得贝壳,产量的增加很快降低了贝壳的存量-增量比。

其他古老的货币形式还包括牲畜,这是由于其营养价值受到人们的喜爱,同时也是当时人们可能拥有的最有价值的财产之一,还因为牲畜的可移动性获得了空间上的适销性。直到今天,牲畜还在某些情形下扮演着货币角色,比如,在很多社会,人们依然可以使用牲畜进行支付,尤其是作为嫁妆。然而,牲畜体形庞大,不便分割,这意味着牲畜货币难以解决价值尺度上可分性的问题。因此,往往有另一种货币形式与牲畜货币同时存在,那就是盐。盐易于长期保存,也容易分装成任何需要的重量。这些历史事实直到今天仍在语言中留有印记,比如:pecuniary(金钱)这个词衍生自pecus,pecus在拉丁语中指牲畜;salary(薪水)这个词衍生自sal,sal在拉丁语中指盐。

随着技术的进步,尤其是冶金术的进步,人们生产出了比这些原始货币更好的货币形式,新的货币很快替代了原始货币。由于便于统一,小的分割单位具有更高的价值,也便于长距离携带,这些金属相比贝壳、石头、珠子、牲畜和盐能更好地充当交易中介。碳氢燃料的大规模利用,显著提高了我们的生产能力,使这些原始货币的供应量(增量)可以快速增加,这意味着原始货币失去了赖以生存的由于难以获得而保持的较高的存量-增量比,为原始货币的棺材钉上了最后一颗钉子。使用现代碳氢燃料,石币可以轻易开采,玻璃珠可以用很低的成本制造,贝壳可以用大船批量采集。一旦这些货币失去了硬度,它们的持有者就会遭受严重的财产蒸发,整个社会结构也会因此分崩离析。拒绝奥基弗廉价石币的雅浦岛首领理解这一很多现代经济学家所忽略的真相:容易生产的货币根本不是货币,轻易得来的钱不会让社会更加富裕;与此相反,轻易得来的钱会让人们用辛苦挣来的财富交换为这些易于生产的东西,从而使整个社会更加贫穷。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