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不能“目中无人”

作者:漫天雪798

发布时间:2020年9月5日

微信公众号:观念的后浪

文|漫天霾

经济学最独特的地方在于它是研究人的学问。人的行动有目的,意味着人有自由意志,否则谈不上自主地选择手段实现一定目的。人不是机器,可以任由他人操纵;也不是一个计算机程序,输入什么和输出什么是给定的。

数理经济学家的最大错误在于把人当成没有自由意志的机器。他们喜欢用数学公式来论证和解释经济现象和人的行动,问题在于,不同的人对某一物的价值评判迥然不同,正所谓“汝之砒霜,我之蜜糖”;同一人在不同时期、面对不同的事态,选择和偏好也变动不居。这种情况用数学方式是无论如何也无法表达的,因为真实世界里并不存在这样的公式和函数。

他们认为,当采集的样本足够大,收集的信息足够多时,通过实证分析研究,就能把握规律。虽说经济学在目的面前止步,但我们仍可以从他们被豢养的身份中得出一个合乎逻辑的结论:其出发点和落脚点都是为了管制和干预,并使其看起来顺理成章,以赢得权力的青睐。

且不论作为极据的目的,假定其出发点并非如此,即使从手段和方法上看,也是绝无可能的。

首先是信息无法获取的问题。信息是主观的、实践的。一种信息能不能发挥效用,完全取决于人的主观认知和行动。不仅信息如此,世界上的万事万物,都是人的观念和行动赋予了它属性和用途。信息的实践性意味着人的判断力,判断力更是无法用数学方法表达,否则就不需要企业家了。你可以分析某家餐馆或者某个行业的各类经营数据,但是办一个什么样的餐馆、在哪里办餐馆、采取什么样的经营策略,却是无论如何也收集不到的。

因此试图通过收集信息解决“知识分散”问题是误入歧途,注定是徒劳无功的。从这个意义上讲,那些数理经济学家皓首穷经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消耗财富、浪费生命,其整个一生都是一出荒诞剧。

其次,信息是动态的,不是静态的。人的有目的行动意味着人总是从无到有地创造着新信息,这种动态信息是市场竞争中一个“发现”的过程,而不是在给定信息下追求“最大产出”。创新的含义并不是亦步亦趋地简单模仿,而是颠覆性的“无中生有”、取而代之。与马车夫竞争的不仅是马车夫,而是汽车;与大哥大和诺基亚竞争的不仅是同类型的手机厂商,而是苹果智能手机的横空出世。

请问,一个还没有出现的信息,你怎么收集?

最后,信息动态的题中之意,就是收集到的信息是历史信息。人的行动变动不居,一个穷困的人可能平时省吃俭用,但是却“毫无预兆”地拿出他仅有的积蓄购买了一件奢侈品,这是那些数理经济学家通过他过去的消费习惯数据无论如何也无法预测,并且难以接受的事实。但他不过是为了送给他心爱的孩子。人的目的外人无法揣摩,他认为这样做值得,而不是数据经济学家所定义的“不理性”。

这不过是简单的常识:你能收集到的,都是静态的历史信息,无法收集动态的未来信息。而人的行动,恰恰是面向未来的。

有人认为现代科技的发展,计算机技术的突飞猛进,会使得这种采集和分析工作面临的困难迎刃而解。恰恰相反,技术只具有工具意义,人们运用技术改善自己的生活,只会使得各类信息纷繁复杂,收集和分析更为困难。道理很简单,收集和分析这些信息的,仍然是人,计算机也是人发明出来的,用人发明出来的计算机,来规范人的行动,就如同抓住自己的头发离开地面一样,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总之,再多的信息收集和分析,也无法分析出乔布斯和苹果手机、马云和阿里巴巴。经济不是一大堆资本品、消费品、交易媒介自动地在那里排列组合,然后用函数计算出产出和人的选择。形成这些东西的,都是人,是人的企业家才能使得自然资源变成了有用的资本品,并将资本品一步步转化为终端消费品。离开人的行动因素谈经济,就是“目中无人”,就是本末倒置。

干预主义者都倾心于数理经济模型,大多都是实证主义者,道理也在其中。为了实施自己的干预计划,他们收集数据本身就是有选择性的,以支持其假设。这是任何实证研究都无法逃离的黑洞。因为他的收集和分析,同样是有目的的行动。但是不论其数据和函数看起来多么周延,却无法改变其出发点就是错误的这一事实。他们不理解市场是复杂现象,是由行动的个体,而不是由一个个机器部件构成的;也不理解行动会产生非意图的结果,它并不是人为设计出来的。经济学只能知道产生好的秩序的原理,不能预测、更不能决定个人的行为。

计划和干预阻碍企业家才能的发挥,因为计划者容不下别人的计划。将一种计划凌驾于所有人的计划之上,限制人的企业家才能的发挥,促进人类进步的信息根本就不会出现,也就是根本就不会出现乔布斯和马云,这才是最重要的问题。没有新信息的出现,经济就会陷入一塌死水的停滞状态,人就变成了受他人奴役的行尸走肉。

所以,限制人的企业家才能的发挥,不论是从功利的角度(阻碍经济进步),还是从伦理的角度(限制人的自由意志)看,都毫无正当性。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