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要回应李永乐老师

作者:漫天雪798

发布时间:2020年10月3日

微信公众号:观念的后浪

文|漫天霾

李永乐老师,我看到你微博上发布的这条消息,这当然是有所指的。忍不住再说两句。

李老师你既不是风车,也不是巨人,没有人斗你,指出你错误的人也不是勇士,更不想借你出名。事实上,我们对斗争学说深恶痛绝,因为人与人之间是和平合作的关系;而且我不出名久了,也不在乎这几天!

只是想指出:自然科学是实证主义的,经济科学是从先验命题出发的逻辑推理,二者研究方法不同。经济学是研究人的行动的、手段与目的之间因果关系的学说,人是有思想、会行动、懂取舍的动物,不同的人、同一人在不同时间,价值排序和偏好变动不居,怎么能用自然科学的“刺激-反应”、“变量-函数”那一套来研究呢?

教科书上的经济学,是为权力和干预主义背书的,本质上是反经济学的。市场失灵、外部性等等那一套凯恩斯主义的所谓经济学,把人当成机器,是计划和干预的理论根源。在20世纪30年代关于计划的不可行的大辩论中早已被弃之如敝屣,现在还拿出来说道,让人不禁为观念之倒退而痛心。我们应该摒弃它,用正确的经济学理论解释市场,促进人的自由的增进和经济的增长。

市场并不完美,然而市场从未失灵。那些所谓的失灵,恰恰是干预的恶果。人类的悲哀在于,当这样的恶果出现后,会呼吁更多的干预,那些掌握权力的人求之不得,他们干预的恶果让其有了更多的干预的权力。自由交换的合作机制有利于所有人福利增进,任何干预主义的举措,要么造成一方受益一方受损,要么减损双方福利,最终的结果就是让所有人的处境变差。

外部性呢?它本质上是个产权问题。只要产权明晰,在财产权的框架内,人们自然会寻找出最佳的解决办法。只有在产权含混不清的时候,才会出现所谓公地悲剧、负外部性等问题。外部性问题是干预主义的尚方宝剑,正外部性,国家要补贴;负外部性,国家要征税或者惩罚。不论正负,权力都要介入,最终干预到公民生活的方方面面,其结果更无须多言。这样的理论,难道我们不应该将其彻底扫进垃圾桶吗?

最高限价、最低工资、补贴、征税、贸易壁垒等管制和干预的恶果,经济学理论早已有深刻的揭示,我的文章中也多有述及,这里不再赘述。即使不读经济学论著,懒得看我的拙文,只要简单地进行逻辑推演,再看看现实,就能大概想明白。

经济学是谦逊而内敛的,它最值得称道之处并不在于它试图解释一切,反而是它知道自己的边界在哪里,明白经济学必须在目的面前止步。它对自然科学采取实证主义的方法论从来不持异议。反倒是自然科学,号称最讲科学,却想把活生生的人当做物理学实验一样来研究,张牙舞爪地把任何与他们截然不同的研究方法和领域内的学科,当成形而上学,任何形而上学的思辨,都被他们认为不科学,这不是很可笑的事么?我们不禁要问:人的思想、观念、心灵、价值判断,用自然科学怎样研究?

最可怕的是,实证主义“统一科学”的幻想,试图用自然科学的方法来规范人的行动,他们通过建立一系列的模型、公式和函数,来计划整个社会。问题在于,现实世界里并没有这样的函数。然而他们却偏执地认为,任何不符合他们的函数的人的行动,不是他们的函数错了,而是人的行动“不理性”,必须予以强制和规范。当每个人都无法发挥自己的企业家才能进行自主决策的时候,那就是一个系统性强制的、“不服从者不得食”的社会。这样的社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悲惨景象,还用再描述吗?

所以,一个受过系统自然科学训练的人,何不像经济学一样,保持边界意识和谦逊品格?能不能稍微思索一下,你所信奉和主张的观点,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你的善良愿望和支持的手段,到底是通向了天堂,还是先实现那片血海?

李永乐老师你是很有才华的人,对你讲的自然科学,我十分佩服,向你学习的地方很多。但是经济学,与人类生死攸关,何不谦卑地听取一下别人的意见?人不是全知全能的,承认自己在某个领域不行,或者领悟较晚,从来不丢人,反而是一个做学问的人最可贵的品质。

君不见丁肇中教授,回答别人提问的时候,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我不知道”。他说:“获得诺贝尔奖,只是在很小的领域内有一点点建树,我可不敢说自己什么都懂”。再看看张维迎,北大教授,著作等身,学者风骨,可是却坦率地承认:直到知天命之年以前,才初识奥地利学派,“对一个把经济学作为毕生志向并坚信市场的人来说,对如此重要的一个学派的忽略是不可原谅的,何况它是最好的市场理论。”

我们因此而看低他们了吗?我们只会更加尊重和钦佩他们!

李老师我并不是单纯地批评你,而是对那些错误的学说不断摧毁自由的根基和来之不易的经济成果感到痛心。你是新古典经济学的受害者,粉丝又那么多,如果能从我们的批评中反思,从而学习和掌握正确的理论,进而传播带给我们所有人福利的市场经济学说,才是我们真正的目的。我相信你有这样的胸怀,也有这样的能力。不要说你是经济学硕士博士,学的越多中毒越深而已。即使是教授又怎样?那些经济学教授,丢的人还少吗?

如果指出你错误,你就要“呵呵”,那我也就只能呵呵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