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的出路在哪里?

作者:漫天雪798

发布时间:2020年

微信公众号:观念的后浪

文|漫天霾

1966年2月,加纳总统恩克鲁玛借道中国打算前往越南,他此行的目的是为了调停南北越之间的冲突。

谁曾想,加纳北部的一小股部队因不满待遇太差,加之又有传言说他们可能会被派往北越参加战争,于是发生了哗变。加纳,这个非洲第一个从殖民地中独立的国家的第一次军事政变,就这样发生了。

在北京的恩克鲁玛前一天还是一个踌躇满志、“为人类和平事业”奔走的总统,第二天就成了人人唾弃的丧家之犬。他去越南的任务自然也就不存在了。

自己的事情都搞不定,还要去外国调停人家的冲突。尴尬癌犯了有木有!

然而这却是非洲国家独立以后的常态。许多政治狂人和妄人都经历了这样冰火两重天的命运,前一天还风光无限,后一天就流亡他国,或者变成阶下囚,甚至暴尸街头。远的不说,卡扎菲、本·阿里、穆巴拉克,国人早已耳熟能详。

那不断重复的故事,已经让人无心再去讲述具体的过程。只想发出一个疑问:从殖民地走向独立的非洲国家,怎么就走不出“混战-极权-政变-民煮-集权-再政变”这样的死循环?那片土地,怎么就逃不掉战乱频仍、生灵涂炭、饿殍遍野的悲惨命运?

非洲的出路,究竟在哪里?

上世纪中叶以来非洲国家从英法等国的殖民统治中走向独立的道路,并不是非洲人民自由意志的表达,而是发轫于欧洲大陆的民族自决、国家主义意识形态的产物。这种意识形态的流毒一直延续到了今天。看看非洲地图上那些滑稽的直线、匪夷所思的国中之国和海外飞地,以及小小的塞浦路斯岛上并存的几个政权、库尔德问题、西班牙巴斯克地区、大不列颠的苏格兰独立运动等等,虽然表现方式有文明和野蛮之分,但思想源头却如出一辙。

好端端的人类合作,就这样被错误的意识形态和部分政客的肆意妄为生生区隔。在他们眼中,非洲人不是人,而是那些任性的疆界图之内的国家的仆从;人不属于他自己,而属于那个标着国籍和民族的小小卡片。

非洲国家的政治狂人和妄人们就在这种意识形态下粉墨登场。无知的人民在他们的煽动下不辨妍媸,自觉地给自己加戏,拥护这种似是而非而又注定给自己带来灾难的意理,首先将自己归入某一群体中,而不是将自己看做一个独立的个体。于是,那些举着民族自决和国家独立大旗的狂人们,上台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要在欧洲国家随意划分的版图上强行地将不同族群捏合在一起,为此不惜进行血腥的杀戮。

国家是由人组成的社会合作关系,没有人,国家什么都不是。然而,在那些非洲狂人眼中,“朕即国家”。他们打着民族、国家的旗号所从事的一切,都不过是为了满足个人的权力欲。但凡脑子里有一点点人民利益的观念,都不至于为此而举起屠刀。

国家,多少罪恶假汝之名以行!

人是目的,不是实现目的的手段。国家是为了人而存在,而不是人为了国家而存在。如果人人互不侵犯,想和谁交换就和谁交换,要那个国干什么?到底是个人自由幸福更重要,还是虚无缥缈的国更重要?这些问题的答案,“拜国家教”造成的恶果,看看非洲触目惊心的历史就一目了然。

国就像微信群,不认同你群主的规矩,我就不入群;入了群以后,俩不对付的人遇到了,互骂一句SB然后退群完事,为什么非得要待在一个群里?

非洲国家的贫穷落后,是错误的经济政策的结果。总结起来无非两条:侵犯私有产权的国有化,以及阻断自由贸易的所谓“自立自强”。

津巴布韦的英雄人物穆加贝,没收白人土地和财产分“三步走”:第一步是政府赎买,第二步是强制征用给予适当补偿,第三步就是直接没收后分给黑人。前文提到的恩克鲁玛,将所有资源收归国有,实行计划经济;经济崩溃后祭出民族主义大旗,将这一切归罪于西方列强,切断一切对外贸易,让人民自立自强,自给自足。

几乎所有非洲独裁者上台后所做的事情,都是反市场的恶劣行径,但却是他们的“规定动作”。不要误会,所有这样的政策举措,都得到了人民的热切拥护。他们嫉妒、贪婪、懒惰,期望不劳而获;他们无知、幼稚、目光短浅,指望将选择和决定自己生活的权利交给他们的英雄,由此就可以坐享其成地享受幸福生活。

可是这样的愿望怎么可能实现呢?财富的生产与分配方式密切相关,当财产权不保,任何人都没有了生产的动力和激励,于是大家都“平等”了——贫穷面前人人平等。

而“国有化”,让人们产生了一种幻觉:国家的就是我们的,就不再是西方列强和资本家的了!然而一切国家所有制,都是那个政治妄人和他的爪牙的私人所有制。钻石、石油、可可、橡胶,所有能带来利益的自然资源,都成了不允许他人染指、供他们骄奢淫逸、供养武装力量的自动提款机。他们没有利润激励,没有成本收益计算,不用承担责任,资源就被这样白白浪费。那些资源并不能给所在地的人们带来福音,反而成为他们的魔咒。

人们总是试图放弃自主思考和自我奋斗精神,将他们的偶像视为全能神,能够揣摩所有人的欲望和需求,并带给人们幸福生活。问题在于,人的自由幸福,以及国家的繁荣富强,是每个人自由意志自我选择的结果。他有权支配自己的财产,享有财产的收益,才能激发其创造财富的不竭动能。市场经济是自下而上的自发秩序,从来不是谁设计和计划出来的。

当那个全能神将自己的判断凌驾于所有人判断之上时,意味着人们必须放弃自由意志;意味着吃什么喝什么干什么都要看那个发号施令者的脸色;意味着每个人无法发挥自己的特长,生产什么、怎么生产,不是为了满足迫切的需求,而是看那个发号施令的人的好恶。其结果必然是经济崩溃。

在错误的经济政策彻底失败之后,他们一方面号召人们自立自强,所有关系国计民生的事业,都要由本国组织生产;另一方面,重新祭出散发着恶臭的民族主义大旗,将问题和矛盾归结为过去的殖民统治和如今的外国干涉,同时切断与国外的一切联系。

千万不要低估坏人干坏事、领悟和实践邪恶哲学的能力。“仇恨是最好的凝聚力”,为了抵抗西方列强,为了祖国和民族,一场自力更生、自给自足的运动轰轰烈烈地展开了。

还是米塞斯目光如炬:“对外经济隔离政策是国内干涉所导致的必然后果,是引起好战倾向的因素之一。”

然而什么是国计民生,从来都是他们自己在定义,而且从无定数。在半个世纪前的恩克鲁玛看来是生活物资,在南非布尔人政权眼中是核武器,在当今执政已经20年的卢旺达总统卡加梅看来,是高科技产品。

可是什么东西不关系国计民生呢?生活中须臾不可离开的一切,都关系国计民生,是不是都应该自给自足?

市场经济就是一个分工合作的和平机制,就是一个谁也离不开谁的机制,其最大的特点恰恰在于不是为了自给自足而生产,而是为了满足他人需求而生产。参与分工合作的人越多,就越有利于所有人的福利增进。只要奉行自由,实行市场经济,全世界所有人都是你的供应商。一个国家只需要发挥比较优势,生产什么都无关紧要。瑞士人生产手表,是因为那是他们获取粮食的最好办法。反之,美国中西部大平原的农场主生产粮食,是他们获得手表的最好办法。在一个自己没有比较优势的领域非要“自立自强”,无非就是为了满足个别人愿望的资源浪费。

贸易是人与人之间的事,不是国与国之间的事;贸易是双赢的合作,不是一方受益一方受损的零和博弈。石油掌握在图西族人手里还是胡图族人手里,对你个人并没有什么区别;你到小卖部买东西,跟你与美国人交换也没有什么本质区别。整天喊着大词说某某东西是我们国家的,似乎你买那东西就不用掏钱了?

自由贸易是不分国界的,甚至不分“球界”。有朝一日,火星殖民了,与火星人交换,没有什么不可思议的。每个国家都有不同的自然禀赋,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特长,都是细密的分工合作链条上的一环。自给自足只有在生产力低下的原始野蛮人那里才会存在。人为打破市场经济的分工合作,就是承认自己是个野蛮人!就是想把人们的生活水平倒退到原始时代!

把问题归结为西方列强,在划定边界时任性而为只图自己统治方便,当然是个很合适的借口。它可以为现时的相互杀戮和贫穷落后找到理由,借以逃脱自身的责任。不是说西方列强这样做就是对的,而是说,把一切不幸都归罪于他人,自己就不用反思了吗?

国家主义、民族主义不是强调个人自由和解放,而是将过去的国王、宗教对人的束缚换成了国家、民族而已。不断强化国家和民族认同,将集体凌驾于个人之上,制造了无数流血冲突。道理很明显,集体主义总是强调自己集体的优越性,并且制造一个偶像来增强集体认同。只要是在一个集体的环境里,个人就丧失自由意志,只能成为集体的工具,一切行动都要听从那个代表集体的偶像的号令。一切丧心病狂、灭绝人性的举动,只要有“为了集体利益”这个理由,都变得顺理成章。其结果就是非洲国家不断上演的惨绝人寰的一幕:相互毁灭。

那些认为只要民族自决、国家独立了,就能够天下太平的人,心中没有个体的观念。他们对本民族内部的冲突和倾轧视而不见,把一切问题归结为外族的压迫。殊不知,那不过是将压迫者换成了与自己肤色和文化相同的一批人罢了。

矛盾和冲突,永远是具体的人与人之间的,而不是所谓外国人与本国人、外族人与本族人之间的。不坚守财产权的底线,杀戮和抢劫,不过是换个角色,或者变得温情脉脉而已。那实际上更邪恶。把一群人对另一群人的掠夺,说成是种族和国家问题,不仅将矛盾扩大化,制造族群间的对立,而且是一种思维懒惰和智力缺陷。错综复杂的矛盾,似乎只要扣上国家、民族这样的大词,就找到了根源。他们思维的局限性使得其不愿意再往更深层次思考一步。

当然,这更可能是一种极据。那些人的目的恰恰就在于制造矛盾和对立,进而从中攫取权力和利益。可问题在于,他们采取的手段仍然与其目的背道而驰。玩火自焚,被民族主义裹挟骑虎难下,最终为此而暴尸街头,还有什么权力和利益可言?

苦难的非洲,每次走近它,都会让人痛彻心扉。看到那里孩子们的境遇,不禁潸然泪下。它物产丰饶,疆域辽阔,有和我们一样心智的人民。它蹒跚地走向人类文明,每一步都走得跌跌撞撞。然而它绝不是没有希望,新的世纪,它已散发出和平与繁荣的曙光。

抛弃国家主义迷信,让地方自治,直至让每一个人自治;不要族群划分,而是关注每一个活生生的人;不寄希望于圣诞老人式的全能政府,而是崇尚自我奋斗;摒弃计划控制,让所有人自行抉择;不要国有化,而要保障每个人的财产权;不可画地为牢,而要实行自由贸易。正确认识利益和谐,促进人类自由交换和和平合作,这就是非洲的出路。

一言以蔽之,拥抱自由的意理,保障财产权,实行市场经济,非洲自然会告别苦难,振翼飞腾!

相关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