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金海:关于比特币,一个媒体人的自白

微博:新闻理科生

发布时间:2013年12月29日

【关于比特币,一个媒体人的自白】妖魔化BTC,媒体人全然不知道这是在否定自己。看到叶檀在窦文涛面前谈BTC,会觉得啼笑皆非。真是一个娱乐化时代,不懂装懂专家给似懂非懂媒体人讲述完全不懂的话题。媒体人若不能调整知识结构,却仍然要在BTC领域发声,搜索引擎必将证明——何不现在死,留作明日羞 ​。

关于比特币,一个媒体人的自白

新闻理科生/

恨不当年死,留作今日羞——多么畅快淋漓的标题呵

但这里不讨论媒体自由问题,这些问题已争议了60多年,口水足已贯通“南水北调”工程,南方那些事儿,早已是一桶浆糊,足以让媒体人麻木。

说得尖刻一点,在一个娱乐至死的年代里,媒体自由又如何,不自由又如何?

说得再悲哀一点,即使给予媒体所有自由,媒体又能给出什么样的真相?

一边连番攻讦BTC边高呼XXXX

作为一个身在其中的媒体人,不仅觉得悲哀,更觉荒诞。

不再谈新闻理想,只谈BTC;不谈普世价值,只谈实现普世价值的手段。可是,新闻人懂吗?

个同事为了做BTC新闻专题,参加了一个讨论群,被群里的人唷喝着要赶出去。这让她不能理解,后来她问我怎么回事,我告诉她,这是因为他们知道你是记者。

投机者就不用说了,他们痛恨媒体对BTC的攻击,因为挡了他们财路。

可一向开放的BTC圈子为何如此排斥媒体?这并不是一个极端的群体,而是一群热爱自由的人,他们有着自己的价值取向,本来应该与媒体有共同目标,为什么会这样?

这需要从这两个月以来的BTC新闻内容来解释这种现象。因为媒体在BTC问题上犯下太多无法饶恕的错误。

第一是知识性错误,很多媒体将BTC挖矿(Mining)的期限2140年写成2040年,这绝非用笔误,稍具一点微积分知识,就可以判断这个时间绝对不可能。而很多媒体互相抄袭,将这样一个知识性销误差点传播成“维基百科”。这样的知识点错识绝非一两处,却让媒体显得整体性弱智与懒惰。

第二是常识性错误,几乎有1/4BTC资讯内容里会提到中国大妈推动BTC价格的上涨,任何了解BTC的人绝对不会这么认为的,BTC钱包的存储不是大妈那点知识所能掌控的,连钱包都不能控制,大妈怎么可能成为投机中的主要力量。

第三是观点性错误,例如某媒体的《三大悖论将戳穿BTC泡沫》,从头找到尾也没发现一个“悖论”,连观点都没有说清楚,更谈不上有力的论证了。还有更多文章动辄就要求政府必须监管,这样的文章比比皆是,各类牛鬼蛇神都要表达一下自己对BTC的愤怒。

第四是态度性错误,媒体一开始就不能中立去看待BTC,例如一个新闻标题是这样的:美国大部分银行拒绝接受BTC。其实内容可以反过来,美国少部分银行开始支持BTC。很明显,第二个标题更加贴合现在的新闻,然而媒体明显倾向了第一个标题。

BTC问题上,BTC圈子认为,媒体不能提供中立意见,没有专业态度,毫无学习精神,甚至连对产业链上的当事人采访都没有,就开始baidu+google,立马凑出一篇4000字的稿件来。我所知道的一篇深度新闻报道,用了四五天的时间,这已经是媒体里非常敬业的记者了,也是相当敬业的媒体了。

BTC这个领域,别说以文科为主的新闻人理解BTC需要时间,就连专业的财经人士对这个领域也天然盲点。但,没有谁要求媒体在BTC上发声,在一个全新的陌生领域,更没有必要带着倾向性去“妖魔化”BTC

当看到叶檀在《铿锵三人行》里口沫橫飞的给窦文涛大谈BTC原理吋,你只能发出一声会心的苦笑。这真是一个娱乐化时代,一个不懂装懂的专家给一个知岁她不懂装懂的主持人讲述两个人完全不懂的话题。在这个领域里,若没有两个月研究,砖家最好闭嘴。当你听到一个所谓专家称要搞一个BTC特区专门来试点BTC交易时,下巴都差点摔下来了。媒体人为了获得眼球,找了几个熟悉的专家评点一番,专家为了显示自己的无所不专,在媒体上展示了自己的专业评述,这是多么恶心与无聊的一对儿。

BTC是什么,从媒体人的视角来说,就是让人有更大的自由。代码的开放性,参与的自由性,交易的世界性,节点的分散性,产业的扩展性,未来的可能性……所有环节,都是基于自由、公平、公正的原则,这就是新闻人追求的终极价值。

基于现实考虑,BTC业内人士不会从这个角度去解释BTC。他们会从另外两面切入:

从技术的角度去解释BTC协议的完美,

从流通的角度去解释BTC交易的快捷,

从生活的角度去解释它对个人的影响,

GDP的角度去解释产业链对于国家的意义;

但一个优秀的媒体人,如果应该看到BTC之于中国的迫切需要。对于我来说,之所以喜欢BTC,除了相信它技术本身的完美外,它与心中的媒体价值也完全一致。这就是一个媒体人的自白。

媒体人有一个心结:我在为你们利益四处奔波,而群众却称防火防盗防记者。可BTC有可能给人真正自由时,却被追求自由的新闻人妖魔化。这真是一个荒谬的世界。

回到南方,“恨不当年死,留作今日羞”这样的标题加注于某个媒体当然不公平,他们只是一群普通人,凭什么要他们承担不一样的责任,与每一个普通人一样,他们并没有拥有更多名和利,也就是混碗饭吃,如果一定要批评,你可以说他们过年青,选错了专业。

但对于BTC来说,对媒体人完全可以有另外的要求,只要你愿意去学习,你可以看到所有关于BTC的资料,只要你愿意接纳新思想,中本聪的中文译本俯拾即是。这一切,没有任何风险。伹事实上对于BTC的态度,满腹悲情的媒体人不仅展示出思想的贫乏,洞见的浅薄,更展示出这悲情是如此矫情。在不远的将来,BTC必然会给媒体人一个耳光,搜索引擎会成为证人。

知道媒体行业的无奈,一切不必多说,但有一些权利还是有的,你可以不向善,但能够不作恶;你如果不能说真话,但可以坚持不说假话;你如果没有发声权利,但你仍然有闭嘴自由。对于BTC的报道,媒体人完全可以回归于专业。但如果不能调整自己的知识结构,不能勇敢去接纳新鲜思想,不能接受算法大于权力这样的观点,却仍然坚持要在BTC这个领域发声,那就很不客气的说一声一一何不现在死,留作明日羞。

相关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