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你们的幸福,去离婚吧!

作者:漫天雪798

发布时间:2020年12月5日

微信公众号:观念的后浪

今天距离年底还剩25天。在这之前你若去离婚,就是冷静的。从明年1月1日起,同样的事情就是不冷静的。“法律”就是这么神奇。
这样的法律预设了一个价值判断的前提:离婚是不好的,结婚是好的。追求的目标是“稳定的婚姻关系”。因此离婚的时候要强制你们冷静一段时间。
“稳定的婚姻关系”,从群体性的概率分布来看,可能是好的。但是不能用这种群体概率来规范个体的选择。火灾的发生概率是1%,你不能要求人人家里配备消防车和灭火器。离婚好与坏,是纯粹个体的主观判断,不能说婚姻关系稳定是好的,因此设置种种障碍阻止某个人去离婚。
如果按照这种逻辑,强制所有人不准离婚,才是最“稳定”的。有人五行缺爹,总是觉得state是父母,自己是儿女,管一管是对的。这下好了,你亲父母包办婚姻,你可能还可以抗争一下,你这个父母,可是不由分说的,稳定如磐石。其实最稳定的是监狱,等级分明,整齐划一,令行禁止;更稳定的是墓地,稳定得一片死寂。
再说冷静。一个人冷静与否,只能从“目的-手段”上去评判,它纯粹是主观的,只要他自我负责,任何人都无权干预。我买彩票,在你看来根本中不了奖,事实上也没中奖,很不冷静,你要不要管一管?乔布斯搞智能手机,最不冷静,人们都认为他疯了,而且特别爱疯,是不是应该“语重心长”地让他冷静下来?
离婚要冷静,更让人觉得不食人间烟火。他们认为离婚可能不冷静,结婚必然是冷静。但事实上恰恰相反。离婚往往深思熟虑,结婚往往草率行事。离婚的总是少数,离婚以后又复婚的更少,恰恰证明了离婚是冷静的。结婚那么草率,是不是也应该有一个“冷静期”?这样的话问题就严重了,办完酒席,证领不出来,先冷静冷静。结果新婚之夜,police破门而入,罚你个非法同居,尴尬癌犯了有木有?
一个人是否离婚,何时离婚,是个人自由,禁止它、或者为它增加冗长的程序,就是对个人自由的侵犯。
自由就是自我所有权,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主,自己的财产自己支配,只要不侵犯他人。一言以蔽之,自由就是财产权。国家和法律存在的目的,就是维护财产权。侵犯财产权的state,其合法性就会受到质疑;侵犯财产权的法律,就不是法律,而是披着法律外衣的命令。这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恶法”。
一个人秉持什么样的价值观、尊奉什么样的道德观,是他自我所有权的行使范畴。国家和社会不能强行规定一个统一的价值观和道德观,那将是战乱和冲突的渊薮。所有宗教战争和族群冲突,都是为了统一价值观的、狂妄而又无知的致命自负。
因为价值是主观的,道德是自发秩序的结果,不是人为设计的结果。当立法者将自己的价值观和道德观强加于整个社会之上时,最大的价值就是做一枚任人摆布的棋子,最大的道德就是服从。这是对主观价值和道德的最大污蔑,因为它们是自由心智的结果,没有自由心智,谈不上什么价值与道德。
法律是保护财产权的“正当行为规则”,它是被发现的,而不是被制定的。立法者若僭越了这个界限,就是将自己的价值观凌驾于整个社会之上,这就是“立法领域的jh经济”。
立法者总有一种“社会工程师”的梦想,妄图通过制定法律将他们认为正确的价值观和道德观强加于他人,构建一个他们心目中的“理想国”。任何不符合他们认知的思想和行为,都是离经叛道,必须予以改造。柏拉图曾有一个梦想,将国家所有儿童都交给他们培养,像在画布上作画一样任由自己涂鸦,这样就可以锻造出一代符合他们要求的新人。他们追求的是“哲学王”式的统治,由其代表国家负责立法,另一部分人不需要思考,只需要服从。国家与人之间,如同制陶工与黏土、牧羊人和羊群,一个理想的国度就此建成。
到那时,任何人都不能追求自己的目标,自由荡然无存,“不劳动者不得食”这个古老的法则将被“不服从者不得食”取而代之。
不要认为这是危言耸听,自由如同堤坝,必须细心呵护。当你对管涌视而不见,溃坝就是迟早的事。
婚姻是什么呢?有人说婚姻的本质是财产关系,它直到离婚时才显露无疑。理是这个理,凡事追问本质也没有错。问题是,人的本质是什么?思想和情感来自何方?我没有想清楚,但它显然不是“灵长类动物”“一堆蛋白质”和“一束束脑电波”。
婚姻有更多的情感内涵。它是情感、是责任、是忠诚。家给人以安全感、归宿感,在家里,我可以卸去所有伪装,回归人的本来面目。财产关系至关重要,但是没有情感的婚姻,是对婚姻这个词汇的亵渎。所以我极端珍视家庭价值。在婚姻家庭问题上,我很“保守”。
我所经营的婚姻,就是即使正在生她的气,还是忍不住关心她;我喝酒醉了,即使她厌恶得要吐,还是给我递上热毛巾和蜂蜜水。她爱看韩剧,没有什么追求,我却夸她凭直觉生活挺好。我事业受挫,她并不安慰我,而是没心没肺地说:管它呢,咱吃喝又不愁,在外面伺候别人,还不如回来伺候你老婆。来,给我揉揉肩膀!
这就是婚姻啊!
别人离不离婚,对婚姻什么看法,跟我无关,我更不会干涉。有没有那张盖着血红色的印章的纸,对我来说,更是无关紧要。
两个人两情相悦,情投意合,决定组建一个家庭一起生活,面对未来的风雨,干嘛必须要有一个权力来承认?西方人结婚要宗教人士主持,我们要领一个本本,都挺滑稽的。再强悍的权力,都从我的家里滚出去!这是我们俩人的事。
所以,何必在意那张纸。别以为它能代表你的婚姻,它什么都代表不了。真正相互牵挂的人,不会因为那张纸而分开;没有牵挂的人,有那张纸也是白搭。事实上,那张纸好像很侮辱你们的感情,让人总觉得有一种怪异的感觉,似乎是因为那张纸背后有机关枪,所以才在一起。可是我们明明是由于心心相印。因此,如果有人因那张纸限制你们改善住房,那就别犹豫,赶紧办离婚。如果哪天又需要领了,受个麻烦再去领一个,结婚好像暂时还不需要冷静。总而言之,结还是离,一切以是否有利于你们的自由和财富增长为判定标准。
想通了这点,立刻豁然开朗,心境澄明。你们手挽手兴高采烈地去衙门办完了手续,回到了小区。物业的长舌张大姐看到了,一脸惊诧:这不过得好好的吗,干嘛要离啊?
因为过得好好的,所以要离啊!
然后你搂着她像往常一样回家,晚上和一个在张大姐看来已经不是你老婆的女人睡在一起,你实现了长久以来想和别人睡的梦想,让张大姐一脸错愕地站在西北风中凌乱吧!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