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金海:起底比特币

作者:德不罗意

发布时间:2017年5月27日

微信公众号:量子学派

我可以计算出440万万亿中那个唯一哈希值

却无法计算人性的疯狂!

比特币的诞生

2009年1月3日,中本聪(Satoshi)从下午一直忙到黄昏,在赫尔辛基一个小型服务器上创建、编译、打包了第一份开源代码,尽管这份代码非常简陋,至今被很多程序员嘲笑,然而它还是正常运行了SHA256运算,RIPEMD-160运算,写入版本类型、Base58编码,在2009年3日18点15分创建了比特币世界的第一个区块(block),这一天被比特币信徒称为“创世日”,而这个区块也被称为“创世块”,中本聪则成了创世主。

 

这一天,标志着比特币的产生!

http://sep9.cn/dqctfy比特币创世块地址

中本聪在它构架的世界建立了这样一个游戏规则:所有参与比特币游戏的人,都可以去抢答一道数学谜题,抢答成功者系统将会自动奖励50个比特币(每4年减半),抢答成功率与电脑算力成正比。

再疯狂的技术极客也没有办法预测到,短短8年时间内,比特币从0.001元涨到现在的15000元,翻了1500万倍,总市值超过2500亿人民币。

 

比特币发展到2017年,第一推动力已经不再是对技术的痴迷,也不是对自由的向往,而是因为非理性的盲目追高,来自于对一夜暴富的追求。看到眼前一切,中本聪可能会像牛顿一样感慨:“我可以碰撞出440万万亿中那个唯一哈希值,却无法计算人性的疯狂。”

01

比特币前传:密码朋克运动

创造一个独立的数字货币始于1992年,美国加州几个不安分的物理学家和数学家聚在一起,出于对美国政府(FBI和NSA)的天生警惕,这帮技术自由主义派创建了一个“密码朋克”小组,以捍卫未来数字世界的公民隐私,议题包括追求一个匿名的独立数字货币体系。

 

会议结束后,联合发起人创建了一个邮件组,成为“密码朋克”运动中心节点,也成了技术无政府主义者的乐土,加密算法圈里的大佬迅速集结起来:

 

菲尔·齐默尔曼(PGP技术的开发者)

哈尔·芬尼(PGP加密的发明人之一)

约翰·吉尔摩(SUN微系统公司的明星员工)

布拉姆·科恩(《BT下载》的作者)

蒂姆希·C·梅(英特尔前首席科学家)

阿桑奇(维基解密创始人)

中本聪(比特币创始人)

…………

看看上面的这些名字,个个都是传奇人物。

“密码朋克”运动兴起后,互联网货币试验波澜迭起。其中最为有名的包括e-gold(始于1995年,传销们的至爱)、华裔密码学家戴伟的B-money(1998年,比特币的思想导师)、Ripple支付和结算网络(2004年,已沦落为传统银行的傀儡)。

 

这场“造币运动”充满了理想主义者的悲剧色彩。加密货币探索者、被《失控》作者KK顶礼膜拜的大卫·乔姆差点被投进了监狱,而另一个密码邮件组成员阿桑奇至今飘零于江湖。

鉴于大卫·乔姆的失败和阿桑奇的悲剧,中本聪一直非常小心谨慎,所有公开消息都通过暗网传达,即便比特币今日如此成功,中本聪仍然神龙不见首尾。

 

比特币并非横空出世,也是在前人不断艰难探索的基础上的集大成者。经济学吸纳了哈耶克“货币非国家化”思想;博弈论参考托马斯“共同记账”概念;而加密算法更是中本聪强项,所以比特币成为数字货币的老大绝非偶然。

不管未来结局如何,比特币的这场社会实验,已经达到了“密码朋克”运动的顶峰。

02

比特币世界“权力中心”的形成

“去中心化”是比特币最迷人的地方,这也是区别于法币和Q币的最大不同。

人人都可以制造比特币,每个节点都是一座银行,2100万个是它的极限,没有谁可以主宰这个世界,连中本聪自己也不能,数学规则一旦制定,所有人都是“去中心化”的节点。

然而,比特币8年发展史,却是一个“去中心化”到“中心化”的历史,比特币正在背叛自己最初的理念。

——2009年1月3日,中本聪成为比特币第一人,在密码孤岛上运行了一年。

——2010年向程序员和极客世界拓展,第一笔市场交易由程序员Laszlo Hanyecz完成,他用1万个BTC购买了价值25美元的披萨优惠券。

——2011年,比特币被介绍到中国,向往技术民主的年轻人,开始向中国普及这种自由货币。

——2012年,比特币支付开始向黑市蔓延,成为暗网的主流货币之一。

——2013年1月3日,也就是比特币诞生4周年,第一批ASIC矿机样机在深圳问世。

ASIC矿机的问世,是比特币世界发展史上的一个分界线。

 

在此之前,比特币社区是一个“去中心化”世界。每个人都可以用CPU去挖掘比特币,比特币的代码管理者(Bitcoin-Core)是这个世界最大的“权力中心”,因为他们的无偿奉献,这种权力被比特币世界广泛接受。

2013年1月3日年后,一切都改变了,中国矿工(算力持有者)开始成为比特币世界另一“权力中心”,大矿工控制着比特币网络,成为比特币“中央银行”,普通人已经不可能再挖掘到比特币了。

在比特币世界这个高技术、高度互联网化的理想主义王国,“挖矿”是容易产生财富但缺少技术含量一环,最核心的竞争在于寻找最低电价,尽管门槛不高,但这个行业又是比特币最重要的一环。

比特币世界形成了两大权力中心,一个是以“代码开发和维护”的技术权力中心,一个是以矿工为代表的算力权力中心。我们可以将比特币视为一家公司,比特币代码管理者(Bitcoin-Core)是公司CTO,掌握着公司技术以及产品迭代,而掌握算力的矿工则是公司COO,掌控着公司运营渠道,现在CTO与COO矛盾重重,而中本聪这个CEO又不问世事,公司发展前景堪忧。

因为这两者的矛盾,比特币网络扩容一直无法正常推进,引以为傲的比特币支付网络日益滞塞,一种货币如果不能保持正常流通,怎么好意思自命为互联网货币,上一次“想哭”病毒勒索的比特币,因为被堵在Bitcoin(比特币网络)上,很多交了赎金的用户因为时间延迟而被“撕票”,搞得黑客和被勒索者都哭晕在厕所。

这两大权力中心也曾经试图和解过,2016年2月21日,香港数码港,两大权力中心的代表在这里会谈,一方是控制着全球70%以上算力的中国矿工;一方是来自西方世界控制着比特币核心代码(Bitcoin-Core)的程序员。他们在这里达成了比特币世界的“92共识“,但最终Bitcoin-Core一方撕毁了协议。

“香港共识”非但没有获得共识,反而让比特币世界更加分裂,为了弥补这种分裂,2017年5月23日,21个国家的56家比持币公司抛开现在的“技术权力中心”Bitcoin-Core,推进隔离验证+2M扩容,这也是近期比特币暴涨的重要原因,然而抛弃现在的CTO,又有谁能主导未来开发?会不会进一步强化矿工权力导致更进一步的“算力中心化”。

面对这两大权力中心的争斗,一直鼓吹民主和自由的比特币世界无能为力。比特币世界已经分裂,从去中心化走向中心化,比特币的发展已经走向了比特币的反面。

03

一个比特币的成本到底是多少?

CCTV2对比特币的最近报道称:2017年每枚比特币成本高达万元。

媒体对比特币的报道再一次显示出不专业,这次报道被比特币从业者当猴耍了。无论是CCTV2的“万元论”,还是人民日报的“数字黄金”论,都不过是追随潮流的一种新闻投机,没有几个记者跟踪过比特币产业链,读过白皮书,分析过它的技术原理。对于民众对比特币的了解,媒体的报道很多时候是一种误导。

比特币价格不好计算。因为它涉及机器的折旧和算力增长,这两者都是随机的,没办法弄一个f(X)函数方程来准备计算。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中国大陆任何一家矿厂,现在比特币成本价都不会超过1万元。

如何计算比特币成本?现在比特币总体算力4400P左右,每天的比特币产量是1800个,也就是每1P算力每天挖到的比特币0.4个,按照市场价15000/个计算是6000人民币,也就1P算力一个月的收入是18万。

那么1P算力的成本是多少?以现在销售得最好的6T“BTC-XX–MXXX“矿机为例,市场价格为5300元,那么购买1P算力需要166台矿机,成本88万人民币,如果不计算电费,在算力不增长的情况下150天左右收回成本(完全理想化模型)。

电费是除了比特币矿机之外最大的成本。可能CCTV2混淆了一个事实,那就是以北京电价来计算比特币成本,事实上比特币矿场之所以集中在新疆内蒙古等火电发电集中区,还有四川大渡河等小水电站附近,是因为这里的电价非常便宜,以四川康定地区丰水期为例,电价可以便宜到1毛钱,综合各方面的因素和条件,比特币成本价在6000~7000元左右。

除非CCTV2还考虑到了比特币矿场的各种纳税,但比特币矿场很多时候是私下交易,一般不涉及缴税

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准确的计算出比特币的成本,包括矿业老板。2016年比特币挖矿的利润年回报率超过100%,比任何P2P平台甚至传销平台都要夸张得多。

这样一个时代,最好的生意不在北上广深,却隐藏在岷江支流大渡河边,隐藏在鄂尔多斯的达拉特旗的夜晚,隐藏在新疆伊犁哈萨克自治州的某个小城……这个在工业时代从未有人光顾的领地,却因为比特币的出现,成了当年美国的黄金西部。

目前比特币全网算力达到440万万亿次哈希碰撞每秒,但即便是这么大的算力,也需要10分钟左右才能碰撞出一个符合要求的哈希值。

04

如何看待比特币的黑暗属性?

比特币是最黑暗的货币,也可以说是最光明的货币。

黑客为什么喜欢比特币?基于比特币以下特性:

1)去中心化:基于P2P网络,没有中心结点,所以任何公权力机构(例如FBI)没有办法攻破比特币网络,如果有中心服务器,比特币早已死了千遍万遍。

2)无国界:一个美国黑客如果勒索人民币,你怎么付款给他,就算你敢给他,他也不敢收。

3)免监管、交易隐蔽性强:比特币交易是无法监管的,更无法确定交易双方是谁。

 

所以比特币是天生的暗网货币,除了勒索之外,一些黑暗网络中的犯罪,例如洗钱、非法交易、逃避外汇管制等也利用了比特币的匿名性特点。

2013年10月,“丝绸之路”被美国执法部门查缴,同时查封了26000个比特币,平台创始人和运营者乌布利希在短短两年时间内将Silk Road变成网络世界最大的黑市,拥有近100万名客户,销售总额高达12亿美元。

比特币的黑暗属性被投机者、网络盗贼、传销者、洗钱者甚至是恐怖主义发挥得淋漓尽致。就拿2017年比特币价格暴涨来讲,与3M传销集团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现在3M集团的平台传销,就是用比特币。

当然,这一切不能怪比特币,只能归结为人性的疯狂

 

从另一个角度来讲,比特币又是最光明的货币,因为它的每一笔交易都是透明和公开的,如果比特币进行合法化监管,因为是天生的互联网货币,所有记录都在区块链上,一切简单透明,而躲在墙角里交易的法币倒成了暗黑法币

所以,比特币的黑暗是相对的

05

到底谁是比特币社区的真正信徒?

2017年1月1日比特币交易价格为1003美元;

4月25日比特币的开盘价为1254美元,4个多月涨幅为24.99%;

5月25日比特币价格触及2741美元,比之一个月前暴涨了118.58%;

5月27日比特币价格跌回1900美元,比前三天跌了29.31%。

 

这样的数据让每一个炒币者为之疯狂,而真正的比特币爱好者却忧心忡忡,他们是比特币圈早期的玩家,也是比特币的真正爱好者。他们大部分是2013年前的比特币原教旨主义者,现在数量极其稀少。他们认为比特币体系设计堪称完美,无论是secp256k1算法的歪打正着,还是逆哈希运算的不可破解,甚至包括网络算力的51%攻击缺陷,在这批坚定的信仰者眼里,这些都是完美链条中不可缺少的一环。

但他们信奉的却并非“中本聪”本人,他们信奉的是数学本身,相信逻辑链论证的强大,相信计算可以解决一切。在这批人眼里,比特币与时间同在,你自己就是信仰!

要说服一个人去相信比特币很难,但你要说服一个热爱者不相信比特币难上加难。

对于他们来说,曾经的伪教徒李笑来是个笑话:把你的钱都给我,然后我就走向了《财富自由之路》了,炫耀“比特币首富”的行为,被视为特别LOW的一种态度,亮出你的私钥签名看看。

不过多占有比特币是一个真正爱好者,因为比特币应该让更多人参与进来,在他们眼里。郎咸平、叶檀、马光远、王思聪甚至吴晓波这些人发表的比特币言论都是笑话,了解比特币原理是一个经济学者智商的试金石,因为会涉及更多数理层面的知识。

谁是比特币社区早期的推动者:有中国年青一代顶尖的科幻作家,有翻译了比特币白皮书的北大金融系高材生,有在社交媒体里拥有40万粉丝的财经作家,有天生甘道夫气质的优秀程序员,有中科大毕业的电脑应用天才,也有南方系背景的互联网评论主编,有横跨人文和科学的北大博士研究生,还有经营过黄色有声读物被判刑的自由主义者…………

这个群体有着一种共同的气质,那就是一种理想主义的激情,不管现在有多少改变,但在最开始,热爱比特币,是因为对自由的向往,对理性的迷恋。

 

从莱布尼兹到中本聪,极客信仰用“数”去定义世界。基于数学产生的比特币,就如毕达哥拉斯定理对信徒有绝对说服力。这种共识容易激发彼此信任,让比特币被认可并持续生长。

然而,比特币的疯狂飙涨并不是由信徒决定的,而是由投机资本来决定的。投机者并不理解Bitcoin的诸多细节,中本聪用什么保证了比特币的反“双花”特质,P2P网络环境为什么是比特币的生存基础,挖矿的数学意义和哈希互相碰撞,这对于比特币爱好者来说,简直不可容忍。

06

比特币到底是不是政府的敌人?

自比特币出生的那一天起,它就被视为美元最大的敌人。而中国对比特币的态度,可以说所有国家里面最温和、开明和理性的。

迄今为止,中国政府对待比特币的态度仅有一份正式文件。2013年12月5日,央行五部委发布《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在这份文件里,相对美国对比特币的金融限制,官方对比特币可谓温情脉脉关爱有加,通俗的解读如下:

1、比特币在中国不是货币,只是虚拟商品;

2、民众在自担风险的前提下可以自由交易;

3、禁止包括银行保险等金融机构以任何形式介入比特币交易;

4、交易网站在规定范围内合法经营;

5、要求多宣传虚拟货币的风险。

这份通知既展示了态度,也激发了联想;既泼了投机者凉水,也给热恋者留下余温;既表达了监管的意图,也没有完全扼杀创造力。

不过尽管官方文件充满善意,但在这份《通知》出来后的15分钟内,比特币的市值便从7000+人民币下降至4000+,下跌深度达35%,投机者闻风而逃,没有人真正去分析《通知》的意义。

所以,无论比特币系统有多么“猪坚强”,但它的涨和跌,与政府态度直接相关。

 

自由主义的气质已经慢慢淡化,比特币归根结底是一项技术,天生理性且中立。虽然很多自由主义者认为比特币承载了理想,但实际上比特币仍然只是密码学在互联网世界的一种延伸。无论赋予它多少荣耀与光环,它仍然只是一个工具。与TCP/IP协议、支付宝、P2P一样,如果不能改善个人生活,BTC最终会沦为科技先验者的实证游戏。

同时,政府定义比特币也是一个世界性难题:德国认定比特币为“记账单位”,可用来交税和从事贸易活动;泰国规定涉及比特币的交易均为非法行为;加拿大承认比特币“货币地位”;美国联邦法院裁定比特币是一种货币形式;法国央行称比特币代表着一种金融风险;印度央行称暂不管制比特币;以色列尚未承认比特币为官方货币……

 

可见对于比特币的定义,各个国家都在思考该如何处置这个潜在的敌人。

但不管对手是谁,比特币的强大在于其自身的强大,它的衰落同样在于其自身的没落

结语

比特币未来之路不可测

2015年,无论比特币价格跌到什么价格,总有人会认为它会涨到10万美元。

2017年,无论比特币价格涨到什么价格,总有人会认为它会回归于0。

对于比特币的未来,只能用一种标准去衡量它,那就是它能否成为大众货币。如果它只是像现在这样成为炒作标的,那么它迟早归0;如果它成为互联网原住民的支付手段,那它就有可能成为“数字黄金”。

可惜的是,从2013年到2017年,我们没有看到比特币在产业链上有什么突破,从闪电网络到多重签名,从跨境支付到电子商务,产业链上没有任何进展。

比特币世界还有很多问题,算力中心化,51%算力攻击,网络扩容受阻,其它算法的竞争,产业链的单薄……不管炒作如火如荼,未来仍然一团迷雾。

那么2017年,为什么不完美的比特币仍然得到许多人认可?放眼世界,因为M2的无限制增长每时每刻都在剥削民众财富,“资本+权力”的无限贪婪也已经无可救药,全球的SWIFT的金融体系千疮百孔,所谓的法币信用不过就是一张废纸时,比特币提供了另外财富保值可能。

这一次比特币价格增长,不仅因为比特币的牛逼,更因为法币世界的不靠谱。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