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墙党宣言(摘译)

作者:xraysun

发布时间:2015年10月17日

网络来源:币科技

【按】上有所好,下必甚焉。我决定乘着首届世界马克思主义大会在北京大学胜利召开的东风,把马克思、恩格斯的新作迻译过来,以飨大家。


拆墙党宣言(摘译)

@xraysun


一个幽灵,无政府主义的幽灵,在大地上游荡。游荡了几千年,忽然出现在政府门口。为了对这个幽灵进行神圣的围剿,旧世界的一切势力,总统和国王、美联储和FBI、中国的五部委和俄罗斯的财政部,都联合起来了。

他们如临大敌,渐渐围拢,最后吃惊地发现,这个幽灵一点也不愤怒,也没有进攻性武器,好像是个过路的,只顺手从政府大楼的墙上拆走了一块砖。

现在是拆墙党人向全世界公开说明自己的观点、自己的目的、自己的意图的时候了。

至今一切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

自由民和奴隶、贵族和平民、领主和农奴、行会师傅和帮工,一句话,压迫者和被压迫者,始终处于相互对立的地位,进行不断的、有时隐蔽有时公开的斗争,而每一次斗争的结局都是整个社会受到革命改造或者斗争的各阶级同归于尽。

从封建社会的灭亡中产生出来的现代资产阶级社会并没有消灭阶级对立。它只是用新的阶级、新的压迫条件、新的斗争形式代替了旧的。但资产阶级时代有一个特点:它使阶级对立看上去简单多了。整个社会似乎分裂为两大敌对的阵营,分裂为两大相互直接对立的阶级: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

然而期待中的无产阶级革命并没有发生。或者说已经发生了的所谓的“无产阶级革命”并没有取得预期的效果,没有给无产阶级带来真正的自由。

反资本主义斗争中的种种事件和变迁——失败更甚于胜利——使斗争中的人们明白自己一向所崇奉的万应灵丹并不灵验,使他们的头脑更容易透彻地了解自身解放的真正的条件。

资产阶级由于工具的迅速改进,交通的极其便利,把一切民族包括最野蛮的民族都卷到文明中来了。它按照自己的面貌为自己创造出一个世界。然而,正是那些被它用来进行交流和教化的手段,以及使它焕发新生的技术,成了抵抗它自身的武器。

一方面,在数码世界,共产主义正在成为现实。互联网和点对点技术,使人们建立普遍联系,展开平等交流。每个人都能从他人作品获益,每个人的智力创造又成为公共产品。“各尽所能,各取所需”。

另一方面,比特币和区块链技术,更进一步使数码世界的产品具备了排他性,完成了与现实世界的对接。分布式信用、分布式法律、无需权威认证的所有权及其让渡,为未来打开了广阔的想象空间。

资产阶级的生产关系和交换关系,资产阶级的所有制关系,现代资产阶级社会曾经像一个魔法师一样创造了如此庞大的生产资料和交换手段,现在不再能支配自己用法术呼唤出来的魔鬼了。

一切等级的和坚固的东西都烟消云散了,一切神圣的东西都被亵渎了。人们终于不得不用冷静的眼光来看他们的生活地位、他们的相互关系。

当我们审视现时代,与1847年《共产党宣言》发表那时相比,资本主义的全球化要彻底得多,政府与资本的融合程度也要大得多。这使原来看似简单的阶级对立呈现出复杂的面貌。而今说一个人是压迫者,或统治者,或剥削者,有两个指标:一是离政府近,一是离央行近。离政府近意味着净食稅,也就是食税大于贡献;离央行近意味着在央行印钱制造通货膨胀时先拿到钱。

由于贡献和远近不容易量化,“阶级”一词的概念变得空前模糊,难以把握。极端地说,也许发达国家一个领失业救济金的人是压迫者,而一个欠发达国家的大型国企老总却是个被压迫者——假设他清廉刚正,卓有成效,还不拿银行贷款。

这种复杂的情况导致被压迫阶级作为一个阶级茫茫然失去反对的目标。

当我们注意到,以美联储为首的央行货币体制是以政府暴力垄断作背书的,是政府事实上的一部分,无政府主义进入我们的视野。

自从土地公有的原始氏族社会解体以来,无政府主义就一直是个如同政府影子一般的存在。但几千年来的无政府主义者,要么过于天真,最终退避山林做一个牢骚满腹的隐士;要么成为政府的镜像,摸到帝王将相的寝宫取而代之;当然也有为此丢掉脑袋的苦鬼游魂。

这是为什么呢?根本原因是生产力还没有发展到一定的阶段,无政府主义只能是一句空谈,或者沦为一个政权更迭、原地兜圈的游戏。

人们质疑共产主义,很常见的一问,是无产阶级夺取政权以后怎么可能放弃政权。以前的答案是:当物质财富极大丰富,人们“各尽所能,各取所需”,政权就没有存在的必要。现在的答案是:政权是逐步放弃的,从职能被架空、结构被瓦解、失去存在理由的政府部门开始。

政府部门是怎样职能被架空、结构被瓦解、失去存在理由的呢?从比特币、区块链技术开始。从越来越多的受压迫者成为拆墙党人开始。

拆墙党人与全体受压迫者的关系是怎样的呢?

拆墙党人没有任何与整个受压迫阶级的利益不同的利益。

他们不提出任何特殊的原则,用以塑造受压迫阶级的运动。

拆墙党人的理论原理,不是以这个或那个世界改革家所发明或发现的思想、原则为根据的。拆墙党人的理论原理是现存的阶级斗争、我们眼前的历史运动的真实关系的一般表述。

从某种意义上说,拆墙党人可以把自己的特点概括为一句话:一人成党。

不必有组织,不必有武器,每个人过着他原来的生活,顺手买一点比特币,或加入去中心化区块链试验,就是参加分布式革命,就是从政府大楼的墙上,拆走了一块砖。

从宗教的、哲学的和一切意识形态的观点对无政府主义提出的种种责难,都不值得详细讨论了。

人们的观念、观点和概念,一句话,人们的意识,随着人们的生活条件、人们的社会关系、人们的社会存在的改变而改变,这难道需要经过深思才能了解吗?

任何一个时代的统治思想始终都不过是统治阶级的思想。当人们谈到使整个社会革命化的思想时,他们只是表明了一个事实:在旧社会内部已经形成了新社会的因素,旧思想的瓦解是同旧生活条件的瓦解步调一致的。

当阶级差别在发展进程中已经消失而全部生产集中在个人的手里的时候,公共权力就失去政治性质。原来意义上的政治权力,是一个阶级用以压迫另一个阶级的有组织的暴力。如果说无产阶级在反对资产阶级的斗争中不需要联合为阶级,如果说它不需要通过暴力革命使自己成为统治阶级,只需要采用非暴力的技术手段消灭旧的生产关系,那么它在消灭这种生产关系的同时,也就消灭了阶级对立的存在条件。

代替那存在着阶级和阶级对立的旧社会的,将是这样一个联合体,在这个社会中,每个人的自由发展,都以其他所有人的自由发展为前提。

总之,拆墙党人的无政府主义革命,是和平的、可操作的无政府主义革命。

拆墙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他们公开宣布:他们虽然绝不动用暴力,但他们的力量将不可避免地波及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的方方面面。让统治阶级在可操作的无政府主义革命面前发抖吧。受压迫阶级在这场光荣的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锁链。他们获得的将是区块链。以及整个世界。

全世界受压迫者,一个一个,自己站起来!

2015年10月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