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Little Bitcoin Book》(比特币入门) 第五章 两种未来的故事

第五章 两种未来的故事

这一年是2039年。

过去20年来,全球性战争显著增加。各国都在力争摆脱美元和人民币的主导地位。有时,这种经济动荡会引发暴力冲突。富裕国家遭受政治衰落和棘手的经济衰退之苦,而贫穷国家则徘徊在几乎全面崩溃的边缘,因为连续的经济危机将财富和权力进一步巩固到核心的中央与财团的手中。

阿里巴巴、腾讯、Facebook、谷歌和亚马逊等全球性科技公司控制着国际互联网市场,经过几轮政府施压、反托拉斯诉讼与和解,它们均同意交出用户数据以换取市场保护。巨头公司与世界各国政府全面分享各种用户信息,了解每个人购买记录,视听记录,每个人在社交网络上发布的内容以及每个人的实时地理位置。科技公司已成为国家政权的“雷达卫星”。个人隐私不复存在。

这使政府能够对其公民进行前所未有的控制。随着坎蒂隆效应的加剧, 与政权核心有裙带关系的人获得了极高比例的财富,贫富差距继续扩大。数字监控是一种常态,而对专制政府的批评逐渐消失。政府和大型企业对货币的控制,意味着他们可以审查言论,异议内容创作者无法获得报酬以支持他们的工作。

思想的多样性如今变成了异教徒的产物。世界各地的警察使用物联网、医疗植入数据、电话跟踪、交易历史和搜索查询来定位和惩罚持不同政见者。反对意见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因为现金已经消失,所有购买行为(包括可能隐藏一个人身份的地铁票、报纸和面具等物品)都是数字化和被监控的。国家和跨国科技公司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强大。

这一年是2039年。

充满活力的全球经济继续蓬勃发展。世界各地的人们正在积累财富,能够负担得起住房,并开展新的业务。来自曾被称为第三世界国家的企业家正在推动全球经济的创新。换个地方生活比以往更容易。政府之间不得不相互竞争, 因为公民可以选择他们想要居住、工作和纳税的地方。个人所得税降低,而市政基础设施、服务和学校的质量因全球之间的政府竞争而得到提高。

许多小企业提供的多种新兴商品和服务的激增,带来了比想象中更多的创新。曾经占据市场主导地位的许多跨国公司已经被来自全球各地的小型企业所淘汰。任何人都可以使用无需许可的、私人的支付手段来支付任何费用。

随着公民越来越擅长绕开严苛的资本管制, 并为自己保留财富而不是将其交给精英阶层,许多独裁政权已被推翻或削弱。

政府被迫从控制转向竞争;个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自由。

基于比特币的世界是什么样的?

预测未来始终是一个冒险的立场。鉴于世界目前的轨迹,以上是两个可能的不同愿景。也许两种极端都不可能实现,但个人可以控制他们的社会未来的方向。

货币体系处于十字路口的中间。比特币有可能将货币和国家分割。值得一提的是,比特币如果在全球范围内被广泛采纳和使用, 将如何改变社会?

无边界经济兴起

自20世纪以来,国家就基本上控制了经济。向数字货币的过渡一开始会允许政府通过轻易增加货币供应来支付各种财政计划,从而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方式来控制经济。

但随着数字时代的发展,经济开始超越国家的控制。在21世纪初,当消费者购买世界各地生产的商品时,这是显而易见的。公司可以聘请菲律宾到尼日利亚的自由职业者作为软件开发人员、虚拟助理甚至远程放射科医生。贸易伙伴可以在数千英里以外。所有通信都是数字的、即时的、无缝衔接的。然而,跨境支付仍然是缓慢且昂贵的。支付在线商品仍然依赖于传统渠道,而金融机构间的美元结算仍需要几天的时间。货币体系尚未适应日益互联的数字世界。

比特币的出现是推动下一波金融发展浪潮的火花。

社交媒体内容、视频游戏等数字原生的商品将占据世界经济的更大份额。比特币将越来越多地用作跨境交易的支付方式,因为法币结算在很长一段时间都会非常繁琐笨重。比特币的微交易,快速结算以及不断增长的比特币用户群将迫使商家以比特币的价格结算。

今天这些经济体规模很小——就像20世纪90年代在美国在线聊天的社区一样——但随着它们的成长,它们将进一步侵蚀各国政府的经济控制。由于更多的财富来自无国界网络,并以个人拥有的无国界货币计价,财富将变得更容易流转与移动,并将从任何一个民族国家的实体经济中解放出来。

政府面对真正的战争价格

当比特币无处不在时,国家简单地印更多钞票来资助战争的能力将会受到更多限制。战争将不再像过去一百年那样容易获取资金。如果战争确实发生,将会是更有限和更短暂的。

俄罗斯对叙利亚和乌克兰的干涉, 或美国对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占领等长期冲突可能已成为过去,因为此类行动将越来越难以融资。国家之间的战争更加成为最终且最差的选择,因为政府更愿意找到解决分歧的更便宜的方法。

威权主义变得过于昂贵

威权国家将难以在他们无法控制的全球环境中竞争。随着世界各地的公民可以全权控制他们的个人资产的转移,任何具有高生产力与核心竞争力的人才就会带着其财富离开, 去一个与他之前生活地竞争的城邦或者国家生活。为了留住这些人才,政府必须实施严格的边境管制,或让这些公民在政治治理中有他们的声音。

独裁政权不会悄然消失,但他们将被迫做出选择:面对大规模资本外逃, 还是允许更多的自由。感谢互联网,自由文学和电影作品现在可以出现在生活在厄立特里亚和朝鲜等最暴虐政权之下的家庭中。随着可以与信息一样通过互联网无缝安全传输的货币的出现, 这种现象将会被大大加速。

资产可以被正确定价

比特币都为每个人都提供了一种有效的价值存储,无论其身份、种族或所在地。作为对法币通胀的一种对冲,目前大多数人都选择将其部分财富储存在房地产、股票和贵金属中,它们都更为中心化并因此比比特币更难获取。在一个用比特币来储存财富的世界里,这些资产的投机泡沫将不再那么普遍。

例如,通胀引发的房地产泡沫的案例将会减少,因为更少的外国人会在一个城市大量购买住房而不打算住在那里。有了比特币这种更好的选择,在国外购买稳定的资产将不具吸引力。房价不会飙升,更多的人将能够在自己的城市买得起房子。

去中心化金融到来

随着各国能够以比特币(一种真正的全球储备货币)而非区域性的美元、欧元或人民币结算贸易,美国、欧洲和中国的统治地位将逐渐消失。劳动力将可以在世界范围内自由行动,对劳动力的竞争将更加激烈,这让工人可以得到他们生产的更多价值。

美国、欧洲和中国的银行将失去其压倒性的影响力,因为每个人都可以成为自己的银行,从而随时间推移实现真正的储蓄。财富将在出口劳动力的国家积累,使国内企业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并建设基础设施和服务。

大银行的力量被削弱

银行由于与政府的特殊关系以及对人民的财富控制而变得庞大,它们要么破产要么变得更小。 “太大而不能倒闭”将不再是常态,银行和大公司在出现错误时将不再能够依赖2008年金融危机那样的政府救助. 如果没有这些优势,银行和跨国公司将需要专注于为客户提供服务,而不是向政府提供服务。由于比特币的无边界性质,较小的公司和银行将能够为全球客户提供灵活服务,并将取代过去僵化的巨头。

老大哥的衰落与监控资本主义

今天,数字支付信息被公司用于谋取利润和政府监控。由于互联网已发展成为一个默认的开放市场,因此隐私标准在保护越来越多的在线个人信息和重要信息方面一直很缓慢。结果,大量个人数据在不知情或没有明确许可的情况下,被不断地重新打包、分析和利用。

随着以比特币为基础的闪电网络的出现和采用,大多数日常小额购买都将与身份隔离。

在在线购物,订阅政治杂志,捐赠民间社会组织或支付医疗费用的时候,除了消费者以外,没有任何人会知道交易的全部细节。从中间位置泄漏信息的支付处理商将不复存在,因为交易是点对点的, 商家只能看到付款。在这种环境中没有身份识别信息,监控系统更难以跟踪消费者的行为并预测他们的行动。

自我主权的开始

比特币这种现象所具有的潜在影响与民主政体和互联网类似:这些技术各自推翻了政治权力的暴政和巨头公司对知识的控制。通过民主,公民集体控制着政府和独裁者的权力,通过互联网,普通公民获得了更强大的声音和更自由的知识获取渠道。

同样,比特币将打破各个国家与大公司所享有的货币垄断权。一个世纪以后,人们将回顾2019年,回想起一个少数特权阶层控制经济成为过去的时代,就像今天有人回顾君主制封建制或国家宣传机器的观念成为过去的时代。随着比特币发展成世界货币,这种演变将分三个阶段进行。

阶段1:价值存储

比特币采用的第一步将是作为一种价值存储。在这个阶段,全世界的储蓄者保护自己免于地方政府的通货膨胀。今天,这种情况不仅发生在委内瑞拉和津巴布韦这种恶性通胀的经济体中,还发生在美国和欧洲这样的地方:在过去的几年中,比特币的表现超过当地的法币。在价值存储阶段的后期,养老基金和主流金融机构将开始在其投资组合中添加比特币,再后来,政府将开始在其央行储备金中添加比特币。

在这个阶段,接受度将随着人们意识到它的好处而缓慢而有机地增长。

阶段2:付款方式

当足够的商家意识到比特币以外的货币实际上是一种劣质的价值存储时,他们会希望人们用比特币支付他们。这类似于委内瑞拉的黑市商人拒绝玻利瓦尔而索要美元。随着越来越多的商人、企业家和雇员开始喜欢比特币,对比特币的需求将会增加,就像引入布雷顿森林体系的黄金可兑换体系后,对美元的需求飙升一样。

这种情况最初不会发生在像美国这样的发达经济体中,而是发生在通胀和腐败的破败经济体里。这些社会可能会受到压迫性政权的统治,这些政权会削弱容易被没收的价值储备(如美钞和黄金)的可用性。这些地方的人们将使用比特币来规避对其财富的没收,并在必要时完全逃脱。

在这个阶段,精心设计的软件,更快的结算技术,改进的基础架构和隐私创新将成为最前沿。比特币用户将能够实时而私密地进行交易,使监管变得更加困难。

阶段3:账户单位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持有和赚取比特币而不是当地法币,商品和服务将开始以其绝对比特币价格而不是当地法币或美元定价。在这一点上,将有利润丰厚的套利机会: 借入快速贬值的货币并将其转换为比特币将变得有利可图。

这将是超比特币化 (hyperbitcoinization) 的开始,美元和人民币将失去其特权地位,比特币将成为世界结算货币。反过来,这将导致大多数其他货币的恶性通胀,因为贷款将非常昂贵,以防止套利。由于比特币将是最值得存储价值的地方,因此这种正反馈循环将导致许多其他货币大幅贬值。

现在还很早

大多数改变世界的技术最初都被人群所忽视。想想电力,它最初被认为非常危险;电话,当初没有人想买它;汽车,肯定不能在鹅卵石路上跑;飞机,可能不太安全;微波,据说会破坏食物里所有营养价值;手机,据说会导致癌症;或者互联网,注定要失败。请记住《纽约时报》专栏作家保罗·克鲁格曼的话,他在1998年写道:“到2005年,互联网对经济的影响将不会超过传真机。”

任何基础技术,从冰箱到信用卡,都遵循接受曲线 (adoption curve),并在一开始就有很多怀疑论者。最终,曲线指数上升,呈现为一个S形,技术传播开来。我们很难想象一个比这一事实更公平或民主的想法了:今天的任何人——无论他们的所在地点、性别、语言、年龄、教育水平或财富——都可以充分参与到比特币(一种仍在其接受 S 型曲线底部的快速增长的技术)里面来。

就可用性、容量、公众意识和商业利益而言,比特币目前远未达到所需的水平。没有足够的公司建立在比特币上;没有足够的学者专注于它;没有足够的教师传授它;没有足够的商家接受它;没有足够的非盈利基金会支持其发展;并没有足够的公众领袖认真地用其能力去帮助实现金融隐私。在这方面我们需要更多的关注度、参与度和批判性思考。

世界上只有不到1%的人口拥有过比特币。如果投入适当的时间和资源来开发用户友好的钱包、交易所和教育材料,比特币有可能为全球数十亿人带来真正的改变。比特币可以帮助任何人获得更多的财务自由,但它可能首先会帮助那些最需要它的人。

尼日利亚、土耳其、菲律宾、委内瑞拉、伊朗、中国、俄罗斯或巴勒斯坦的人民在他们的金融体系中没有与西方国家一样的自由、人权和信任。对他们来说,比特币是一种出路。

选择退出、沉默和离开是抗议的新形式。为了实现变革,个人无需与成千上万志同道合的人进行协调,就可以每天或每周一次地淹没街道。这些人可以像发送电子邮件一样轻松地转走他们的财富。现在,一次一个人就能发起抗议。最初的接受度将是涓涓细流,然后汇聚成溪,最终成为滔天洪水。

未来在你的手中

比特币是一项意义深远的发明,为当前货币体系和经济体系的许多问题提供了新的替代方案。不平等、垄断的跨国巨头和威权主义, 在某种程度上是由于国家对货币的控制来驱动的。随着世界了解到比特币以及它如何通过技术手段实现自我主权,权力将在全世界以显著的方式变得去中心化。相比威权体制,更多政府会尊重人的尊严、价值与才能。相比与客户脱节的跨国企业,将会有较小的公司为客户服务。虽然结果平等是不可能的,但比特币将通过使人类能获得并持有他们创造的价值,从而创造公平竞争的环境。

只需一部便宜的智能手机和互联网就能参与下一次金融革命, 有什么比这个想法更加公平呢? 没有银行,没有政府监管机构,无需许可就能成为这个未来的一部分。

通过从掌权者的突发奇想那里夺回对财富的控制,每个人都可以更自由地创造他们自己的命运。

比特币以一种在21世纪初从未想到的方式实现了人类自由。

请接过这棒火炬, 传阅这本手册, 让更多人知道比特币。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