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的货币复活

微博:香港的谭叔

时间:2021年4月17日

神奇的货币复活

我以前写过一个关于索马里货币的故事。在1990之前,索马里央行大量发行货币,结果做成超级通胀。索马里货币变成废纸,根本没有索马里人会用作交易货币。

但1990年索马里央行消失了,没有新货币进入市场。索马里的通胀也渐渐消失。索马里当时没有多少外国货币。索马里人又重新使用旧索马里货币做交易。一用就十多年直至新索马里Z F成立。

当然最让人意外的是旧索马里货币竟然可以兑换到美元。一种已经不是法币,也没有Z F背书的旧货币竟然在一般索马里平民“自发秩序”下成为普遍接受的交易货币,还可以兑换到外币。这个故事应该给研究货币理论的经济学者有一些啟发。

但这毕竟是一个特別例子,並无一般性可言。但类似的故事卻並非只有一个。

在非洲有一个国家叫刚果民主共和国 (Democratic Republic of the Congo)。以前叫扎伊尔 (Zaire)。为了方便说故事,我就简称扎伊尔。扎伊尔的问题和索马里一样,央行不断大量增发货币。

从1967到1987年间,扎伊尔货币相对美元贬值了98%。但到了1990年开始急剧恶化。如果以1990年基数100,1992年已经通胀到4130,1993年已达到2百万。扎伊尔货币也变成废纸。很多扎伊尔都不愿意用扎伊尔货币交易。

扎伊尔央行决定发行新扎伊尔货币,一元新币等于3百万旧币。並且禁止民众使用旧币。但新币很快也在大量增发中变成废纸。

最神奇的部份出现了。由于扎伊尔央行不再增发旧币。旧币的通胀问题消失了。在扎伊尔某些地区,扎伊尔人重新使用旧币做交易。旧币再次成为流通货币。引用:“in certain areas of Zaire the old zaïre resurfaced and began to be used again as a medium of exchange.”。

例如在开赛(Kasai)地区,民众拒绝接受新币但卻接受旧币来做买卖。因为扎伊尔央行停止增发旧币反而令旧币的重新拾回一些价值。引用原文:“Kasai refused the new currency and kept using the old one, which regained a certain value simply by not being printed anymore”。

虽然当时扎伊尔Z F为新币背书,但对新币流通卻毫无用处。旧币虽然无背书,也无法定地位,但卻重新拾回作为交易媒介的价值。

当然这些贷币故事都是对 MMT 理论的警惕。但这些故事里包含了一些奥派的货币理论。

从奥派的货币理论来说,Z F可以规定什么是货币,但这规定有效前提是一般人能有效使用这些法币来做交易。如果法币在严重高通胀下变成废纸,任何法规都会失效。

货币之所以成为货币是因为它能帮助人实现目的,否则叫什么名字和任何法规也不能使之变成货币。至于什么背书,信用也只是扯淡。

货币並非Z F或法律能创造出来的,而是自由市场中的人有目的地试错淘汰发现出来的。索马利货币和扎伊尔旧币表面来看只是奇特的例子。但从理论逻辑来看卻是说明货币真正含义的好例子。

我们不能从例子中归纳出普适的货币理论,但我们可以从逻辑演绎推论出一套货币理论,而现实中一些例子,例如索马利货币和扎伊尔旧币,可以我对理论有更好的理解。

最近我在一课经济学代马骏老师解读米塞斯的《货币与信用原理》。米老很少用例子去说明理论。像以上的例子可以更好帮助大家理解什么是货币。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