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义与狭义“比特币最大主义者”

微博:熊越XiongYue

时间:2021年2月20日

国外币圈有一个常用的词叫Bitcoin maximalist,翻译成中文是比较拗口的“比特币最大主义者”(一个更接地气的说法是“比特神教教徒”)。

比特币最大主义者的诞生,出现在第一个山寨币的诞生之后。这时候,一部分人认为,因为技术上的优势,新出现的币种终将超越比特币;另一部分人则坚信,因为技术优势、网络效应等先发优势,比特币将永远保持币王的地位,后者逐渐构成了比特币最大主义的圈子。而这两部分人之间的交(dui)流(pen),构成了以太坊出现之前的主要命题。

更具体一点地说,这两者之间的对立,一开始是带有很强的情绪的,因为最早的山寨币,几乎只是比特币的cheap imitation,改个名字改改参数而已,自然会引发比特币最大主义者们的强烈不满。随着一些有想法的币出现,这种对立变得缓和了一些,比特币最大主义的含义,有些从“比特币才是正义的,其他币都是骗子”,变成“我认为其他币跑不过比特币”。

回过头来看,比特币最大主义者几乎是对的,自诞生以来,比特币的市值一直稳居第一,围绕着比特币形成了越来越强的共识。但比特币最大主义者也越来越遭人诟病,原因是它娘胎里自带的“其他币都是骗子”的立场,随着行业的迅速发展——尤其是在以太坊让区块链不只是数字货币之后——变得越来越根基不稳。

这时候,我认为,我们有必要进一步区分比特币最大主义的含义:

· 狭义的比特币最大主义:有比特币就够了,其他币都没有必要存在;
· 广义的比特币最大主义:比特币是数字货币及价值存储领域的霸主,其他币在该领域无法撼动比特币的地位。

举个例子,在狭义的比特币最大主义者眼里,是不需要稳定币的,发生完一个叫做hyperbitcoinization的过程之后,比特币就吞没掉法币了。而广义的比特币最大主义者尽管会赞同hyperbitcoinization,但认为在此之前我们还是需要稳定币来作为沟通两个世界的桥梁。

这一区分有助于让你认清自己的立场。我第一次意识到(并提出)它,是在一两年前fork it的访谈中,当时主持人惊讶地对我说,“啊?你是比特币最大主义者啊?”(意思是,你怎么能否认后面的这么多进步呢?)

我的回答是,我是广义的比特币最大主义者,我认为在数字货币这个方向上没人能打败比特币,但是我当然不会否定后来的进步。

去年,我惊讶地发现,我的老伙计@超级比特币 老师在15年就提出了“本末”的概念:以比特币为本,以其他币为末,知其本,追其末,“以末致财,用本守之”,即大仓位囤住比特币,并密切关注市场上的其他发展和机会。这样子的“本末主义”,实际上就是广义的比特币最大主义。

我是一个本末主义者,也是一个广义的比特币最大主义者。行业里还活着的其他老人,几乎也都是如此。

相关文章:

One thought on “广义与狭义“比特币最大主义者”

  1. 去中心化的加密货币生态,必然是比特币独大和驱魔乱舞并存的情况,因为SB的共识也是共识。我是比特币神教——囤币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