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价值的稳定性问题

作者:朱海就

时间:2021年5月19日

公众号:奥地利学派经济学评论

通货膨胀是现代社会挥之不去的噩梦。如说有一个敌人是人人都在与之对抗的话,那就是“通货膨胀”。人们普遍觉得持有货币很不安心,拼命要把它换成住房或其他资产。一种价值稳定的货币是人们渴望的,但是,在目前的法定货币体系下是不可能做到的。下面将通过对三种货币体系的比较来说明货币价值的稳定性问题,它们分别是法币体系、金本位与自由竞争的私人货币。

 

在法币体系下,货币的价值只能在短期内具有一定的稳定性,但长期的稳定新是做不到的。因为法币本质上是政府伪造的借条,其作为交换媒介的地位是由政府立法规定的,而不是源于人的行动的长期演化。法币是政府的负债(债务),但政府可以不用偿还,也即法币这种纸质证书是不可赎回的,因此法币是可以无限扩张的,有无限的供给弹性。这是法币不可能保持价值稳定的根源。

 

法币作为“人为的”,政府垄断发行的货币,不符合货币的“自然正义之法”,这注定了其价值会不断地、持续地失去。包括弗里德曼、凯恩斯在内的主流经济学家不在法律层面思考货币,而是回避了其合法性问题,或者说默认了法币的正当性。弗里德曼和凯恩斯都把调控货币数量或利率作为保持其价值稳定的手段,在这点上,他们是一致的,或者说,弗里德曼与凯恩斯没有本质区别。

 

虽然央行垄断发行货币,但央行事实上无法做到控制货币数量,因为一方面它自己有大量发行货币来实现自己目标的冲动,另一方面还因为大部分的货币是商业银行创造出来的,其数量不受央行控制。换句话说,要是垄断的央行真的能够控制货币数量,那倒还是能够保持货币价值稳定,而问题是它做不到,这就使货币价值无法保持稳定。

 

认识到法币的上述缺陷,人们也尝试了金本位。金本位是一种商品货币,大部分奥派经济学家,如米塞斯、罗斯巴德与德索托等都是支持金本位的。商品货币体系下,货币与商品(如黄金)的价值挂钩,因此其价值的稳定性要远高于法币。不同于法币,商品货币是可以赎回的,是必须偿还的债务,这也决定了其扩张是有限的。扩张的有限性也决定了其价值的稳定性。作为价值稳定的货币,人们愿意持有它来储存财富,持有商品货币就是储存财富。这会导致流通中的商品货币数量减少,利率的提高,或者说出现通缩的情况,但这不是坏事。商品货币的主要优势是摆脱了政府的操控,它不能被政府用来调节利率或为赤字财政融资,这样也避免了通货膨胀问题。

 

众所周知,金本位在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之后解体了,货币政策取代了根据固定标准保持货币单位的努力。哈耶克认为这不是金本位不好,而是人们的态度发生改变的结果,其中一个原因是受“凯恩斯理论”的影响。金本位虽然“好”,但哈耶克认为已经难以回到金本位,他设想了自由竞争的货币体系,也就是非国家化的货币,认为这种货币体系也可以取得商品货币的效果。

 

关于自由竞争的私人货币。我们说,自由竞争是普遍适用的原则,良好的制度(如货币)只能是竞争的产物,而不能是人为设计的产物。如哈耶克所强调的,我们不能指望聪明或同情心,而只能依靠纯粹的自利来为我们提供我们所需要的制度。只有当我们所期望的良币不再来自于政府的仁慈、而出自发钞银行对其自身利益的关注之时,我们才可能有健全的货币。

 

哈耶克认为私人银行之间的竞争是比商品本位更有效的约束。他认为,健全货币不一定需要黄金,因为货币的价值不是来自它和商品(如黄金)挂钩,而是来自其数量的有限性。人们认为其价值能够稳定,是使某种货币之所以能够成为货币(交易媒介)的根本原因。换句话说,如人们认为一种货币会急剧贬值,那么它肯定会被替代,不会成为货币。哈耶克对货币价值来源的这一认识,构成了他自由竞争的货币体系的理论基础。

 

哈耶克认为,即便是在金本位下,货币的价值也不是来自黄金。金本位的价值仅仅是强迫政府恰当地控制货币数量。即便没有黄金,只要控制货币的数量,也能把货币的价值保持在稳定的水平。由于在自由竞争的货币体系下,货币也是能够兑现成商品的,因此我们也可以说,这样的货币某种程度上也属于商品货币,只是其价值的稳定性不是来自可兑现的商品,而是发钞行能够对货币数量进行控制。

 

哈耶克探讨了在私有竞争的银行体系下,货币币值稳定的可能性。在竞争货币体系下,货币的购买力是由发钞行控制货币数量决定的,发钞行也有动力这么做。因为保持币值稳定,才有人用它的货币。如同画家能够调整流入市场的画的数量来保持他的画的价格稳定,私人银行也有能力通过调节货币数量来实现货币价值稳定,其手段是收回发行的货币。所以,发钞行发行的货币数量不是事先确定的,而是根据货币价值的变动而调整的,也就是说,发钞行会根据币值稳定的要求来调整货币发行量,这与比特币是很不一样的。

 

但是,相比金本位,自由竞争的货币体系有一个劣势,那就是人们对与该货币挂钩的商品的需求会发生变化,这会影响货币价值的稳定(当然金本位下也有货币价值受黄金供给影响的问题,事实上价值完全稳定的货币是没有的)。对这一问题,笔者认为,发钞行为了使自己的货币被更多的人接受,会把货币与人们有需求,或需求比较大的一组商品挂钩。如人们对该组商品的需求发生变化,那么发钞行会调节商品的种类,来使货币价值保持稳定,这对发钞行的经营是一个考验。当然,除了调整商品种类之外,发钞行也会调节货币发行量来保持货币价值的稳定,如何调节货币发行的数量,这对发钞行也是一个考验。在自由竞争的货币体系下,不止有一家发钞行,那些信用经营能力更强的发钞行会胜出。

 

私人货币除了具有价值稳定的好处外,更为重要的是对政府“有硬约束”,政府无法操控货币来实现自己的目标,无法大规模搞赤字财政,这样也就避免了通货膨胀问题。在法币体系下,这种约束是不可能的。

 

要彻底消除“通货膨胀”这个敌人,必须回到经济学(货币)的一般原理,使货币能够摆脱政府的控制。货币应该由市场自发调节,而不能交给政府操控。那种认为可以保留法币体系,只需要通过货币数量或利率的调节来控制通货膨胀的观点完全是自欺欺人。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