贼喊捉贼的把戏

作者:漫天雪798

时间:2021年5月23日

公众号:观念的后浪

文|漫天霾
1
2008年9月,美国次贷危机到了爆发的顶峰,有158年历史的美国第四大投资银行雷曼兄弟宣布破产保护;两大美国政府赞助企业房地美(联邦住宅贷款抵押公司)和房利美(联邦国民抵押贷款协会)陷入巨额亏损中,美国联邦政府随之接管了这两家公司。
次贷危机中令人眼花缭乱的金融衍生品“创新”,留给金融专业的人来解读。从经济学的角度说,所谓“次级贷款”,就是给没有偿还能力的人提供资金。道理很明显,这是一项极高风险的经营活动,只要这些缺乏偿还能力的人无法按时还款,银行破产就是必然的结果。
而所谓“金融创新”,无不是欺诈和盗窃的代名词。我们始终不要忘记,没有百分之百准备金的银行体系,从它诞生的第一天起,就处在破产状态。此后所有的“创新”,都建立在欺骗和造假的基础之上,都是为了掩盖对债权人不利的破产状态。毒树之上,结不出好果子。
在商业运营中,诚实和审慎是基本原则。那么为什么金融机构会如此胆大妄为地贷放垃圾贷款,他们不用为股东负责吗,就不怕破产吗?
因为他们有两大靠山,其一是美联储,作为他们的坚强后盾,扩张信贷印钞票是其拿手好戏;其二就是房地美和房利美,会购买它们的抵押贷款,然后将这些资产证券化再卖出。为了确保这种操作得以运行,美国财政部每年给“两房”注资22.5亿美元。这样,银行就获得了“流动性”,能够在极低的利息下、不顾风险源源不断地向借款人提供资金。
就这样,大量的廉价贷款源源不断地注入房市,使得房地产价格节节攀升,似乎人人都在发财,并且实现了“居者有其屋”的伟大美国梦!
2
并不是没有人发现这种模式中隐藏的巨大风险。早在2003年,就有监管机构的人员警告这种不负责任的借款行为必将引发银行破产。同一年,有人发现房利美和房地美有大规模的会计造假行为。然而他们的命运是,前者被解雇,后者受到威胁。
当布什政府发现其中的问题时,想要采取行动遏制“两房”的扩张举动。“两房”则立即与民主党人达成统一战线。民主党人在参众两院大声鼓噪,将自己塑造成为穷人利益奔走呼号的代言人;“两房”则雇佣游说团体,利用媒体造势,任何对极度宽松的贷款担保进行质疑的人,都被他们污名化,说他们是穷人住不起房子的罪魁祸首。选民们收到的短信是:“你们的国会议员正在让你的住房抵押贷款变得更贵,去问问他们:为什么要反对自有住房的美国梦?”
于是,所有不支持他们的人,都成了不支持美国梦和穷人的“美奸”、卖国贼,人人都噤若寒蝉,眼看着形势一步步恶化。扣帽子的下三滥招数,美国人同样玩得炉火纯青。
后来人们才发现,那些民主党人并非想象的那样高尚。那些参议员并不是什么穷人的代言人,而是与很多大型机构暗通款曲,他们很多人在任期届满后,摇身一变成为这些机构的董事或者顾问,待遇十分优厚。来自犹他州的民主党籍参议员罗伯特·本奈特在参议院慷慨陈词,把矛头直指布什政府限制“两房”的相关法案,说共和党是美国人民自有住房的绊脚石。后来人们知道,本奈特参议员的竞选资金的第二大来源就是房利美,而他的儿子,就是犹他州的房利美分公司上班。
危机爆发时,甩锅大战开始了!民主党说这是因为共和党政府无能,共和党则说这是民主党人恶意阻挠。执政的共和党人“力挽狂澜”:“美联储和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迅速联手出击,对美股的稳定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美国财政部将向‘两房’注资,收购相关优先股,联邦政府直接接管‘两房’,这是保护市场和纳税人的最佳手段”。
3
执政的共和党布什政府就那么无辜吗?
并不是。这一切的起因恰恰是布什一上任就实施的“所有权社会”计划。布什认为:“公民们通过所有权控制自己的生活和财富,这将增强公民的独立意识和责任感”。然而他认为自由市场显然不能实现他的宏伟蓝图,因此必须通过政府行政手段增加房屋自有率,让所有穷人都能住得起房子。要达成这个目标,两个最佳伙伴就是房利美和房地美。
当它的顾问团队发现其中存在的问题时,却已经真正成了“骑虎难下”。你承诺穷人有住房,民主党说,不但穷人要有住房,而且范围要再扩大,还要非常便宜。同时,在“两房”的游说和舆论的鼓噪下,民意绑架了政策,任何踩刹车的举动,都是对民众的冒犯,都将影响选票。在这里我们看到,政治就是相互比拼谁的承诺更加不切实际的游戏,民众则卑躬屈膝地匍匐在那些承诺给他们更多福利的政客的脚下。
于是,共和党一边甩锅给民主党,一边却不断支持民主党的政策。布什政府将提供给低收入群体的抵押贷款比例从42%提升到56%,其中,提供给超低收入群体的抵押贷款比例从20%一路上升至28%。布什希望,即使他们没有一分钱存款作为首付,联邦保险也能为他们提供保险。
就这样,人们看到一辆疾驶的列车在两党的共同操纵下,飞速地坠入悬崖。
人们这时才发现,他们不过是活在虚幻的泡沫中,不但持有的证券一夜之间一文不值,而且自己的房子价值也瞬间一落千丈,还要承受年复一年的房产税。于是房子从炙手可热的投资品,变成了甩都甩不掉的负资产。倾家荡产的人们,只有望房兴叹。
他们期待执政的共和党当局顺应民意力挽狂澜,布什政府也这样做了。他们不知道的是,正是“力挽狂澜”的布什政府,才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如果再往前追溯,成立于1938年的房利美和1970年的房地美,是经国会批准成立的美国国有企业,它们的任务,就是担负起照顾民众住房这一“神圣使命”,让即使是乞丐,也能拥有“体面的住房”。多么“慷慨”的“福利”啊!
所以,人们感谢的美国政府,正好就是这场危机的始作俑者。房利美和房地美从诞生的那一天起,就是浪费、低效、欺骗的代名词,就是美联储信贷扩张的“污秽池”。正是美联储的扩张信贷,让一部分处于权力顶层的人受益,抢劫了其他人的财富,并引发了金融危机和商业周期,没有真实储蓄做基础的错误投资必然被市场清算,导致资本消耗、财富浪费、企业破产和工人失业;而为次级贷款提供担保这种饮鸩止渴的举措,只要在任何一个环节出现还款困难,就会像多米诺骨牌一样次第倒塌。
而这一切灾难的根源,是福利制度——联邦政府要给人民发房子。
4
先制造问题,然后将问题甩锅给市场、其他党派、投机者的贪婪,然后再以解决问题的救世主的面目出现,进而制造出更大的问题,这就是他们惯用的手法。在这个过程中,完成了他们权力的扩张并且再也回不到从前,完成了对社会财富的进一步征敛,并且完成了全能政府的公众舆论的塑造,人们就这样一步步沦为任人摆布的奴隶。
所有问题,无一例外,都是这样的套路。先发福利,让人们合法抢劫坐享其成,于是把移民当作前来瓜分他们福利的仇敌,然后修建边境墙;先管制物价,让市场出现短缺,甩锅给贪婪的商人,然后联邦政府将企业国有化组织生产;先规定最低工资,造成大量失业,然后征税、举债和信贷扩张搞政府工程安排就业;先搞“平权法案”,人为制造不平等,造成族群撕裂,然后打击种族歧视;先搞贸易保护,保护落后产业,导致经济衰退工人失业,然后“让制造业回到国内,热爱美国工人”;先管制和干预经济,导致萧条的延长,然后说这是市场失灵,要求更多的管制和干预……
贼喊捉贼,无耻之尤!
大多数人并不具备独立思考的能力,总是被他们、以及他们豢养的“思想保镖”牵着鼻子走。人们在他们的欺骗下,放弃了对问题产生的原因的追问,反倒把解决问题的希望寄托在他们身上,进一步呼吁“管一管”。殊不知,这些人才正是麻烦的制造者。这相当于让一个盗贼去看管自己的财产。
从每个人的行动的角度出发去思考问题是一个并不愉快的过程,那意味着要将逻辑贯彻到底,意味着进行长链条的推理,意味着不能感情用事,意味着不断拷问自己。所以,人们往往成为多逻辑论者。其中有一条典型的特征就是将人群进行简单的划分,似乎不同的人群就有不同的思维逻辑结构。例如资产阶级有一套逻辑、无产阶级有另一套逻辑。但是所谓的阶级划分从来是靠不住的,因为人总是有目的地行动,并处在不断的阶层流动中。为了欺骗自己,他们只有说,那些不符合他们划分方法的人,必然是假的某某阶级,或者是叛徒。只有这样,他们才能为自己的混乱找到自欺欺人的理由。
这种思维方式反映在国家理论中,就会出现一个结果:组成美国联邦政府的人,是一套逻辑;被联邦政府管控的人是另一套逻辑。人们相信联邦政府,是因为首先认定,联邦政府里的人必然是充满智慧,永不犯错的;必然是大公无私的,做任何事情必然都是出于大众利益,而不是个人利益的。
多么荒唐啊!人性是相通的、不变的,联邦政府里的人,难道是特殊材料制成的?难道一个普通人,一旦加入政府,就像被施了魔法一样,所有人性的缺陷就会消失,顷刻间变成天使?面对可以扩张的权力和由此带来的实际利益,他们会像一个圣人一样毫不动心?
在稳定的财产占有、自愿交换和诚实信用原则下,人们的福利就会得到普遍增进,任何对这一过程的管制和干预,必然减损人们的福利。这是像万有引力定律一样永恒不变的规律。一个经济体、或者一个行业,越是管制干预多,就会越糟;越是管制干预少,就越是兴旺发达。这既是经济科学揭示出的真理,又是非常容易观察到的现实状况,怎么就看不出来?那些枉顾事实的人,难道是眼瞎?那些鼓吹管制的人,难道是和人类有仇?
不要相信天上会掉馅饼。出来混的,迟早要还。自我奋斗积累资本,不要想着去抢别人,哪怕以任何看似高尚的名义。自己看管好自己的财产,不要指望一个盗贼和抢劫犯。自己照顾好自己,不要去依靠一个吸血鬼!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