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本聪死了?

作者:xraysun

时间:2016年3月11日

来源:币科技

【标题党】

我曾经混过外企,但英语现在丢得差不多了;我曾经写过代码,但比特币技术从来没有搞清楚过。扩容吵得这么厉害,我也没有打算去国外论坛转转,或者去把技术搞搞清楚,好有个自己的观点,选个边,站个队。

实在是自觉水平有限,花费那时间精力也未必能够搞清楚。不搞清楚日子还好过些。庄子曰过:“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已!”就是这么个意思。

这事另有一个视角:奥派经济学叛将卡普兰有本书《理性选民的神话:为何民主制度选择不良政策》,里面讲到选民懒得去把一个一个候选人的政策主张搞清楚,因为收集处理信息成本太高,收益太低。

由于每一张选票对选举结果产生影响的可能性是如此之小,以至于一个现实的利己主义者是不关心政治的,用经济学术语来说,他会选择理性的无知(rationally ignorant)。

然后根本不投票,或者瞎投,很容易被政客和利益集团利用。

所以这事还有一个视角:扩容之争从一开始争的就不是一个技术问题,而是一个政治问题。

作为一个现实的利己主义者,我不关心政治,但政治关心我,我政治书还是读过几本的,拿来套扩容之争,——书到用时方恨少。

所以我们今天不谈政治,要谈以后再谈,我们今天主要谈人生。

最近一有空就看人吵架,有时难免希望中本聪出来救个场。但中本聪就是不出来。

请问,中本聪是不是死了?

【中本聪】

有件事情,现在可以百分之百肯定了:中本聪不是从未来穿越过来的。他要是从未来穿越过来的,根本就不会有什么扩容之争。

扩容吵成这个样子,他也不出来,他在干嘛呢?

很明显,凡夫俗子试图猜测中本聪在干嘛,是白费心机。中本聪此人,简直就是古往今来第一大闷骚。想象一下毛泽东混在天安门广场上红卫兵群里听大家山呼海啸自己偷着乐的情景吧。

去年我在币科技有两条回复谈到中本聪的结局。

  • 中本聪最后得了老年痴呆,只记得自己是中本聪,拿不出任何有效证据。孤独终老。
    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但也许他自己一直认为这才是最美好的结局呢。
  • 关于这个最美好的结局还有一个更悲伤的故事:一座养老院,住满了老人,每个老人都记得自己是中本聪,拿不出任何有效证据。我们不知道真正的中本聪在不在其中。

那时候说得轻松,真心祝福中本聪可以就此万人如海一身藏,成就一段传奇。一转眼,眼巴巴盼他出来指条明路。

列宁说过:“坚冰已经打破,航路已经开通,道路已经指明。”现在坚冰破了,航路通了,就差最后一指。在我看来,这路太好指了。左边一条也行,右边一条也行,甚至两条都走都行。反正政府在背后,大家朝前走就对了呗。

【马克思】

众所周知,马克思、列宁、毛泽东,其实都是无政府主义者。共产主义社会是没有政府的。

我猜马克思一定很羡慕列宁毛泽东,他的墓碑上刻着:“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据说他平生最得意的事不是著作等身,而是亲身参加过1848年巴黎六月革命。六月革命结局很惨,一败涂地,但他评价颇高,说是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间第一次伟大的战斗。他在《1848年至1850年的法兰西阶级斗争》中说:

在这些失败中陷于灭亡的不是革命。陷于灭亡的乃是革命前的传统的残余,即那些尚未发展到尖锐阶级对立地步的社会关系中的产物;陷于灭亡的是革命党在二月革命以前没有摆脱的一些人物、幻想、观念和方案,这些都不是二月胜利所能使它摆脱的,只有一连串的失败才能使它摆脱。

正是根据这一次革命经验,马克思得出一个重大结论:必须用暴力打碎旧的国家机器,建立无产阶级专政。

总之,只有六月失败才造成了所有那些使法国能够担起欧洲革命首倡作用的条件。只有浸过了六月起义者的鲜血之后,三色旗才变成了欧洲革命的旗帜——红旗!

于是我们高呼道:革命死了,革命万岁!

【庄子】

人类思想史上第一位无政府主义者,是庄子。这是奥派经济学主将罗斯巴德在《亚当·斯密以前的经济思想》里面说的。

这话出乎我意料。先不说“第一位”,就是“无政府主义者”,彼时也有点不好接受。在我印象中庄子是个不爱谈政治、爱谈人生,不爱做事、爱做梦的人。还看破生死,死了老婆他鼓盆而歌。鲁迅有小说《起死》,京剧有剧目《大劈棺》,都说庄子得了道有神通。——要不怎么叫道家呢。再一想,从来只见太上老君在天宫里面炼丹,几时见过南华真人在玉帝脚下站队?说老子是个小政府主义者,庄子是个无政府主义者,大概是不错的。

罗斯巴德在书里列了一些证据,比如“闻在宥天下,不闻治天下也”,“彼窃钩者诛,窃国者为诸侯”,等等。

对啊,在一个有政府的世界里带头做无政府主义者,还能怎样?可不就是点到即止,然后尽量做梦谈人生吗。像马克思那样以政府反政府,无政府不就是一个更遥远的梦吗。

庄子在《齐物论》里感叹人生如梦,又云:“万世之后,而一遇大圣知其解者,是旦暮遇之也。”可是人生如梦哪有什么“解”呢?有一天我忽发奇想:这位“大圣”,说的就是中本聪啊。比特币代表“削政府”,就是无政府主义的“解”啊。“万世”如“旦暮”,就是穿越时光隧道啊。

中本聪为啥没出来?他是穿越到两千年前,万世之后,见庄子去了啊。

【中本聪第二】

话又说回来,如果中本聪出来仙人指路,也不过是乱指,那么出不出来有什么关系呢。难道仅仅是平息纷争,好让人耳根清净?仔细想想,耳边这众声喧哗,正是比特币世界一大特色。反正谁也无法强制谁,反正谁都可以说走就走。

我现在就想象一下扩容之争最坏最坏最坏的结果吧。

……全世界的人都跑了!连山寨币都没人玩!没办法我要学英语,学技术,我要成为中本聪第二。哎呀愁死了,头都大了,睡不着觉!一个人玩也不知道它有没有未来!

……咦,不对,还有更坏的情况。我住在一家养老院里。每个人都记得自己是中本聪第二,拿不出任何有效证据。

……其实,好像也不算太坏,对不对?我们天天扎堆吵架,不时有人高呼:

中本聪死了?中本聪万岁!

真是人生如梦。

2016年3月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