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云征文:比特币恩仇录

作者:yue169

时间:2014年6月1日

来源:彩云比特

我家所在村子在省城的远郊,有几个小工厂在附近坐落,工厂工人忙完一天的工作会来一家名叫“乡村老土鸭”的饭庄,花25元钱叫一瓶啤酒和一叠鸭肉,享受一下劳累一天的充实感,工人的工资每天最低都200元了,所以花25元钱犒劳一下自己是舍得的。

这是六年前的2014年的事情了,现在这样的酒菜都要100元了。

六年前我是省城的一名公职人员,六年后我还是一名公职人员,区别是,我晋了一小级,不是底层公职人员了,但是我的生活不像以前那样轻松有质量了,有一点原因是我成了家,有了压力,另一方面原因是六年前的一次投资。

当时看了ccav的一个报道说比特币一年升值一千倍,我开始关注比特币,学习比特币原理,甚至在社区搞翻译赚了点比特币,当我第一次接收到比特币时,欣喜若狂,甚至把它做成“木钱包”存放,最后在我进一步了解之后,对这东西痴迷了,产生了信仰。此时的币值是4800,我把我这几年的积蓄都投了进去,一共48万。但是老天不帮忙,比特币后来在征服的打压下一泻千里,在击穿2700心里价位的时候,我割肉离场了。这是我人生最大的教训,后来看到媒体诸多的报道,什么政府禁止提现,要求比特币交易所清场,城管突击检查比特币交易所,交易所老板带着小姨子跑路到澳洲等等,我此时心里一阵轻松,觉得自己走的真是时候,再看看此时网上报价,2218,还爱爱要发,真是个吉利数啊,但是我确定这骗人的玩意要消失了,谁要是再跟我面前再提神马比特币,我吐他一脸臭狗屎!

我有一份好工作,这工作对于我特别是我家人来说有特殊的意义,因为在我上大学时,我妈就喜欢在村子的路口逢人便说,“我儿子毕业后要被分配到中央工作了,还配房子车子。”虽然与她说的有差距,但我确实是公职人员,这在我家的意义是光宗耀祖的。幸好我有这样好的工作,我才在投资失败的阴霾中慢慢恢复,脚踏实地的拍领导的马屁,终于获得了小小的晋级,虽然工资增长被CPI甩的远远的,生活质量也没提高,但是晋级了我就有成就感。

2020年5月9日傍晚,像平常一样,看完新闻联播准备起身出去找人喝酒吹牛,但就在我起身那一刹那我僵化了,“据国外媒体报道,在2013年曾经疯狂而后一度销声匿迹比特币,突破60000美元大关,按当前8.5人民币对1美元的价格,一枚比特币价值约510000元人民币。”这新闻联播最后10秒钟的短讯,把我石化了30秒钟,随后我疯狂的扇了自己五个耳光,赶紧关上门窗,打开电脑,不理会妻子在门外关切的问询,在网上疯狂地搜索着我曾经的印记。

就连驴子都不会在同样的地方摔倒两次,但是——

我又开始疯狂的收集资料再次学习并关注比特币的最新动态,这时我才知道,比特币产业已经发展到不可思议的地步了——国外有家叫黑白大鲍鱼的矿机公司已经生产出50P的矿机,功耗极低,体积跟早年古董树莓派差不多,自身带有巴掌大小的光伏电池板,不需要额外的电源,而且还集成了比特币自有的网络通信设备模块,此通信模块不需要经过任何电信供应商就能互相同步,是彻底的p2p去中心化;还有家叫新铱星的公司为比特币创建了铱星系统,它有77颗卫星组成,每颗卫星都整合了完整的区块和强大的miner,实时与全球终端同步,依靠这样的系统,不管是大西洋海底,还是喜马拉雅山洞里,都能轻松自如的使用比特币在亚马逊上购物,也是这样的系统抵挡了2018年的那次某大国发动的“女巫攻击”;还有各种匪夷所思的应用,看到这些,我都迷惑了,半信半疑,我在牛逼的长城内太久没出来了,于是我更加努力尝试接触国内至今还对此有信仰的人。

因为当时国内已经把比特币和传销一视同仁的打击了,所以只有听那些中本聪的追随者在地下演讲,一天听到有位叫李哭来的狂热信徒的演讲,说比特币还有不可思议的升值空间。不知是他的演讲水平高超,还是我脑子天生适合被洗,听得我热血沸腾,于是把流动资金的七分之六(因为有第一教训所以不压全部家当)在地下(因为墙)做了兑换,换成了比特币,每天晚上跳出长城看国外的盘面。有句老话说得好,一步走错步步错,但是我不知道,持续这么多年的错误步子到现在还有效,这次又走错了。

头两年也就到2023年时比特币还是微涨,我也乐在心里。但是本国货币与美刀的汇率在不断贬值,通货膨胀压力越来越大,各地出现了反投机反泡沫大高潮,甚至动用刑事手段来打压投机行为,为了打击小强般顽强的虚拟货币,甚至不定时的物理断网,大有58年前那次大运动的架势。这样很快币值就跌进我的成本线了,有了上次血的教训,我坚持认为过完这段时间,币值会再次坐上火箭的。但是,我是公职人员,我可以看到内部此次的决心,在三番五次的中%央%地方会议中,处处表达了这样一种会议精神:对BTC如国民党不是彼死就是我亡。这下我动摇了,在损失三分之一时,我清仓了。

后来我就再也没有关注过比特币了。

我把精力都用在了我的工作,你知道我的工作是公职,这个工作如果运用的好的话,也是可以迅速发家致富的,这个都懂的。然而我脑子不但天生适合被洗,而且容易发热,在发家致富的同时,还招惹了几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在对某个小姑娘跟老婆离婚的承诺没有兑现时,她把我跟她的美好时刻的视频给发到了网上,结果工作没了,老婆离开了我,由于发家致富的额度特别巨大,被判无期徒刑。

在监狱中,我思考了我这荒诞的人生,思考我的罪行,彻底改过。由于表现良好,在监狱度过了三十年后我被放了出来。
此时的我已是过了花甲而望古稀之人了,孤身一人回到老家,在经过二十年的牢狱生活,自由的空气对我来说陌生又不习惯。各种的新鲜事物,天上飞的,地上跑的,小朋友玩的那些东西我全都不知道是什么,也难怪,科学技术发展的这么快。最让我吃惊的不是这些新鲜事物,而是,天空湛蓝,空气非常清新,微风柔和,整洁的路面,路人没有那冷漠的面孔,取而代之的是彼此的微笑,看到这些,刚从监狱出来的那种落寞不适一下消失了,“社会变得这么好了?!”我感慨道。

在自己家中收拾了一天后,我要出去找事情做了,毕竟我现在什么都没有,尽管过了退休的年龄,但是没有养老金,还是得出去打工养老啊。年纪这么大我能做些什么呢?这时我想到了“乡村老土鸭”,我以前是常客啊,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了,即使还在估计那里人都不认识我了,去那刷个盘子应该没问题。当我按记忆里的路走到它原来所在的地方时,我看到它已然不是饭庄了,已经重建装修成星级酒店了,门头沟上挂着“百年老店老土鸭”,五十年都没有,还百年老店,看来这村子爱吹牛的传统没有丢呀。正好他们门前有公告称要招洗碗工和打杂工,我进去应聘,接待我的是一个年轻的的经理,那年轻人一眼便认出了我,按辈分要喊我爷,“您可是当年我们村去中央的名人啊!”我只有苦笑。“小伙,你们这的洗碗工一天工资多少钱呀?”
“你是我长辈给你比别人多些,20聪,怎么样?”
“等等,你说什么?聪是什么?我刚从监狱出来不明白。”我都给搞糊涂了。
“比特币呀,已经流行二十年了。”
“不用元吗现在?”
“很少用了,我小时候的津巴布韦币知道吧,我们的法币也遭遇过这样的通胀,后来就慢慢不用了,慢慢都流行用比特币了。”
“那20聪都能干什么呢?能兑多少美元呢?”
“嗯虽然美元也通货膨胀,但是这几年基本稳定,现在20聪大概价值20美元。看天上飞的那个太阳能私人飞机价格在10万美元左右,大概一套房子也就这个价格,你看我给你的工资非常的……唉——唉——你怎么跑了?”

我是跑了,在这么大的年纪我跑的像一个年轻小伙,一口气跑到家翻出破旧的储物箱,找出我曾经用橡木做的“木钱包”,那串私钥代码在经过40年的岁月依然清晰可见,里面存着的是我曾经在某论坛帮一个叫“火星人”的组织翻译新闻所获得的打赏,0.05个比特币!我颤抖着拿着这块木头,仰望这有湛蓝天空的新世界,只是这样静静的看着,若有所思。

注:1个比特币=100000000聪

相关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