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云征文:我认知的比特币玩家

作者:小橘灯

时间:2014年6月7日

来源:彩云比特

一、XK:比特币的甘道夫
      第一次见XK,在大学城附近,那时XK的小团队在旁边租了一个小民居,几个人在里面,不舍昼夜在代码。之前电话聊了几回,住的地方相差不过八里,这回说好还是来看看,我带了LJ,一同过去。
问他在做什么项目,他做的很杂,社区、钱包、还有什么来着,他梦想着整个产业链。说到这里,他习惯地摸摸头,小眼睛里面闪耀着光芒,非常激动,甚至都忘记让我们找个座位坐,他边摸头边来回走动,讲述他的梦想,比特币的未来。
一听说LJ刚刚把比特币卖了去买了车,他甚至有点气愤,说起他的当年,悔不当初,然后盯着LJ的眼睛,说,未来某个日子,LJ也会悔不当初的。LJ听到这里,心里有点不爽,毕竟都是成年人,脸上有点挂不住,聊天的气氛突然有点尴尬。
再闲聊几句,LJ就说走了,于是走了。
自此,我和XK真正认知起来,于我而言,有点相见恨晚的感觉,因为他竟然是09年的矿工,电脑挖矿时代的山顶洞人,这多少有点甘道夫的感觉。若能认识早几年,嘿嘿,夜深人静时,我经常陷入自嗨的状态。
       实际上,圈内人互相见面握手时,最想问两个问题“你有几位数的币?”、“你什么时候开始挖的?”对于前者,我想问却一直不敢问XK,我只知道他丢过几千币,说这事时,他一脸平静。
        XK终于还是去了另一个城市发展,现在几乎实现了他的整个产业链的梦想。

二、山山:激情而低调的矿工
      山山是我07年就认识了,当时我做家教网,看到别人的家教网很美观,于是很想得到源码,于是在一个站长QQ里面说,出100元谁能帮我弄下来。过了很久,有一个昵称山山的QQ联系我,问可不可以先支付50,弄下来再付50.我答应了。过了两个小时,山山果真黑下来了,于是交上了朋友。这种小业务,在我读大学时,太多了。山山当时应该是在一家省城报社的网站做技术维护,是一名小小的黑客,这从接我的单子的金额就知道。
12年的一天,山山突然和我说,知道比特币吗,有钱买一点。
对的,山山是我的领路人,一如比特深入海,自此节操是路人。
山山没有买过币,到现在也是一样,他一直是挖,在我兴趣盎然的前期,他甚至和我视频叫我怎么挖矿,两个大老爷,半夜裸着膀子,视频聊天几个小时。当我始终觉得挖矿,我不喜欢干,于是我一直花钱买,几乎没挖过。虽然山山的城市,离我不远,高铁一个小时就可以到了,但一直没去过看他,其实挺想去看看他的矿厂,在一家钢铁厂里面,他的亲戚帮租的房子,他对矿机的判断很精准,几乎没掉过炕,他一点也不热心圈内的聚会或交往,唯一加的群是南瓜张的群。甚至,他投进的30万,已经翻了40倍的时候,他还没辞职,领导一个电话,他就屁颠屁颠从矿厂赶回报社,扑腾扑腾地搞网站。
除了给他父母买了一套房子,他的钱和币都没动,生活质量依旧,这让我对他很不满,说,山山,什么时候我过来,你的钱交给我吧,起码洗个脚。
他说,只请你吃热干面。

三、老锦:疯狂买币囤积的小公务员
     老锦在街道办工作,最主要的是陪领导,各地的领导过来他的领地,都是他陪喝酒陪玩,在我们同学之间,我们称之为交际花。交际花的工作在忙,下班后也咪咪眼睛,开始捣腾他的小网站,偶尔领到百度联盟的钱,也电话我去喝点小酒,喝到兴致处,总搂着我的肩膀说,想辞职,陪人的事儿不是他想做的,网站的收入也足够他的基础开销,不怕云云,这就是他的毕业三年来的全部生活。
13年初,我终于忍不住,和他说,买点比特币吧,或许你以后自由些。
聪明如他,马上去理解,去体验,去囤积。发了一笔小财后,请我到了他的办公室,和他的同事、领导,详细说这个发财的“Q币”。我有点反感,但又不好推脱,过去简单说说,有一些人质疑传销什么的,我也不想反驳,一直不喜欢和公务员打交道,除了老锦,因为有同学关系。最终他们一个科室都买了,而且买的不少,4月份大巨变,很多人非常承受不了,开始怪老锦和我,情绪主要发泄给老锦。
老锦那会下班就过来我的公司,和我聊比特币,这会他才真正懂比特币的价值,开始了长达一年半的囤积。他为了买,一个月工资会全部买,然后回他妈妈家吃饭,不惜坐一个小时的车,不知道他科室的人怎么评论,反正在我看来,都是疯了。
他甚至还想去做家教赚钱,被我异样的眼神击退了。
他对整数有强大的癖好,每累计到一个整数,就激动电话告诉我,或者跑过来,让我看他的钱包。
囤积,还在继续。
他的口头禅:终有一天…

四、小卡:赌徒的颠簸日子
      小卡是我师弟,90后,发现有一个规律,和90后讲比特币,他们很容易接受,小卡就是。
小卡是学校营销协会的会长,有一次他们协会邀请我回学校做一个创业心得分享,我准备已久,但是到了现场,不知不觉讲起了比特币,对的,一半的时间都在讲比特币去了,创业的东西反而讲的少。小卡很尴尬,后面实在受不了就把我拖下来了。
但接下来的日子,小卡开始向我请教比特币的知识,不久他就告诉我买了200个,而且想和计算机老师利用学校机房挖矿,在我告诫不可行之后才作休。但他的200个坚持在13年10月前,错过了11月的疯狂。12月他急了,5000-6000高点重新买进,后面3000又割肉等等,按他的话来说,所有的操作都是错的。
除了疯狂的炒币,他还各种赌,JD、BD、球赛等等,最大的一次,差不多输了80个币。终于暂时向命运认输,现在和我说,只有20个币了。停下来,好好写论文,他是班里面唯一一个还没毕业的。
即使如此,我还是相当佩服他的勇气,我看着他熬夜的红眼睛,和他说,你还是很有前途的,试过很多东西,会找到你的东西。
在我的推荐下,他的工作落定了,就是到山山的城市,有一个比特币创业公司,第6号员工。

比特币的世界,风起潮涌,许多大V,许多高手,认识或者相逢,都很想读懂他们眼睛后的故事。媒体可能关注是暴富的媚俗故事,我只想关注身边的人和事,关注他们走过的路,对于暴富的描述,我保持克制。

比特币钱包:15HoQv6yEQebKi6k5KReDpchwG3MnPhU9U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