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云征文:丁山的比特币

作者:RealBitcoiner

时间:2014年6月1日

来源:彩云比特

那是2月28日的中午,当白霞看到那个帖子的时候,差点没有晕过去。“没错,这就是他的ID,妈X的!”她骂道。顾不上周围同事异样的眼神,她抄起桌上的手机,边拨打电话,边跑出了办公室。
        “喂,丁山!”
        “老婆,啥事?”
        “你买的那款理财产品叫啥名字?”
        “你问这个干嘛?放心吧,年利率有10个点呢。”
        “你还在骗我,你买的是比特币吧?”
        “……”
        “现在回家,我们谈谈。”
        “我下午有个重要的会议。”
        “半个小时之内,家里见,否则离婚。”
        白霞接近歇斯底里,愤怒的挂掉电话后,就匆匆地离开了公司,步行回家。
        回家大约需要20分钟,走在回家的路上,白霞有一种万念俱灰的感觉。这是她第二次听说比特币,第一次是去年12月,当比特币价格超过黄金的时候,一次朋友聚会上,大家聊起这个话题,朋友们纷纷表示,这个世界越来越看不懂了,这种虚拟的东西,分明就是传销嘛,竟然那么多傻X买,而且把价格整得比黄金还高。
        没想到的是,丁山竟然瞒着自己把家里所有的积蓄都拿去买比特币了。48万啊,全家省吃俭用存了7、8年,就买了100个比特币。前两天白霞还问过这笔钱,丁山说,买了一款理财产品,年利率有10个点,白霞当时还挺高兴的。这下好了,据说世界最大的比特币交易所倒闭了,现在币价跌到3600元,100个币净亏12万。12万啊,省吃俭用要存一年多。
        白霞已经30岁了,一直盼望着能够买房,安定下来,然后生个宝宝。年纪确实也不小了,双方父母都在施压,这事已经不能再拖了。为了存钱买房,白霞平时省吃俭用,连件像样的衣服都舍不得买。而眼看就要买得起房的时候,钱却被丁山拿去买了比特币,打了水漂,白霞顿时觉得天都塌了。
        白霞到家时,丁山还没有回来。白霞径直瘫倒在客厅的沙发上,回想起来,丁山这一个月的行为的确很反常。总是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常常掏出手机看,或者偷偷躲在房间上网,当白霞靠近时,他就紧急的操作着什么,显得很慌张。连干那事,丁山都显得兴致不高,敷衍了事。白霞开始觉得丁山肯定是有外遇了,趁他洗澡的时候,翻看他的手机通话和短信记录,却没有发现任何疑点。奶奶的,现在真相大白了,这狗日的丁山在炒比特币。
        白霞正回忆丁山的反常,丁山就回来了。白霞想立刻起身扇他两个重重的耳光,却发现自己根本没力气站起来。悲伤到了极点,不禁嚎啕大哭起来。丁山急忙跑过来,跪倒在沙发前,愣愣的不知道该如何去安慰白霞。
        昨天,丁山就已经感到情况不妙了。那狗日的法制晚报记者,给丁山下了个套。在接受采访时,丁山一再嘱咐他,要匿名报道,狗日的记者唯唯诺诺。结果,匿名是匿名啦,他却报道了丁山的网络ID,而这个ID,丁山的一些同事和白霞都是知道的。
        在回家的路上,丁山一直在想如何跟白霞解释,瞒是肯定瞒不住了。丁山已经做好了被打骂的心理准备,他了解白霞的脾气,来得快,去的也快。这事本来就是自己不对,被打被骂也是应该的。之前整天偷偷摸摸,提心吊胆的,这下也算是一种解脱吧,丁山想。
        约莫过了一刻钟的样子,白霞的情绪稳定了一些,双眼已经哭的有些红肿。丁山很心疼,赶紧打了盆热水,帮白霞擦掉脸上的泪水。丁山很愧疚,觉得自己必须说些什么,“老婆,对不起!我不该瞒着你买比特币,我该死。”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呢?赔都赔了!我们省吃俭用,容易吗?”
        “是是是,我财迷心窍,指望赚钱买大房子的。”
        “我呸,当初嫁给你,就是看中你踏实能干,没想到你也想不劳而获,瞎了眼了我。现在,你准备怎么办?”
        丁山懂白霞的意思,她想逼迫自己卖掉比特币。虽然丁山心有不甘,但是在这个节骨眼上,不能再惹白霞生气了。“卖掉,我晚上就卖掉,”丁山说。
        晚上,丁山并没有卖掉比特币,他骗白霞说,已经卖掉了,但是从交易所将人民币提现到银行卡需要两个工作日。白霞不懂,也就没有说什么。丁山大献殷勤,想与白霞亲热,缓和一下紧张的关系,被白霞以身体不适为由拒绝了。
        接下来的两天是周末,丁山和白霞同往常一样去丁山的父母家,在同一个城市。白霞把丁山买比特币的事情告诉了丁山的父母,于是这两天就变成了传销批斗大会。丁山坚信比特币不是传销,试探性的争辩了一下,发现不起作用,也就放弃了。
        转眼两个工作日过去了,3月4日,比特币价格突然大涨,一度达到4200元。当白霞询问提现的人民币是否到帐的时候,丁山得意的告诉她,他没有卖掉比特币。白霞很恼火,因为丁山又欺骗她,但是币价涨了,毕竟挽回了一些损失,也就不便发作。丁山趁这个机会给白霞普及了一些比特币知识,白霞问了一些问题,由于这些问题经常被网友讨论,丁山轻松愉快的就解答了。白霞仍然将信将疑,但是基本认同比特币不是传销,也没那么强烈要求丁山卖币了。
        这天晚上,丁山做了个梦,梦见比特币涨到了40000元,丁山卖掉10个币,首付买了一套房子。白霞不久后生了个儿子,丁山将剩下90币冷储存,作为儿子未来的教育基金和结婚彩礼。
        梦毕竟是梦,现实却差得很远。接下来的日子,丁山和白霞的生活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丁山发现单位同事看他的眼神有些异样。有时候,几个同事聊得很开心的样子,发现丁山过来了,就不聊了。后来,甚至有同事见到丁山,直接喊他“48万哥”。丁山刚开始还想着给他们普及比特币知识,省得同事们误会他在搞传销。不久,丁山就放弃了,因为他发现没用,大家只是来观赏一个“传销者”的“传销”手段,根本不会用心听。自己越是解释,反而越像个小丑。
        白霞则变得和丁山一样,时不时拿出手机看看比特币行情。她只是希望,比特币能有一天涨回到5000元,这样她好卖掉它们,去买房子。但是,事与愿违,3月21日,网上传闻,央行将关闭比特币交易所账户,币价疯狂下跌,没几天就跌到了2500元左右,48万元净亏了一半。白霞只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想到这是虚拟的东西,币值跌到零的可能性也是有的,白霞就心思全无,工作屡屡犯错,上司开始对她有些不满。
        实在扛不住的白霞,把实情告诉了自己的父母。白霞的父母匆匆从另一个城市赶来,一方面,照顾身心俱疲的白霞;另一方面,苦口婆心的劝丁山“回头是岸”。哪知道丁山“中毒”已深,全无悔意,执意不卖比特币。岳父岳母显然不放心让白霞与一个“搞传销的”生活一辈子,吵得很凶,扬言不卖币,就让白霞离婚。
        这时,单位要派丁山去一个远方的城市出差。丁山想躲躲岳父岳母,换个环境散散心,于是就欣然应允了。独自出差的丁山,暂时得以解脱。只是,在夜幕降临时,丁山就会感到无比的孤独。只要丁山出差,白霞每晚都会给他发短信,嘱咐他出门在外,注意安全。这次依旧不例外,每当收到白霞的短信时,丁山就感觉鼻子很酸,自己真是混蛋啊,这样伤害白霞。
        半个月后,出差任务结束,丁山要回家了。此时,多家银行已经发表申明,将关闭比特币相关的帐号。丁山知道,回去之后,他会面临岳父岳母更大的压力。丁山很想念白霞,丁山也想通了。如果实在顶不住压力,卖币就卖币吧。虽然他坚信比特币迟早涨回来,但是钱损失了还可以再赚回来,绝不能再让白霞夹在中间受冤枉罪了。只是,丁山也暗下决心,无论如何要留下一个比特币,因为他想在将来某天,向那些曾经取笑过他的人证明,自己没有看错比特币。(完)
作者注:本文虽然根据一个真实的故事杜撰(详情请看这里),但绝没有冒犯“48万哥”的意思。比特币是一项新兴的技术,但它同时也承载着很多人一夜暴富的梦想,它被看作是为数不多的屌丝逆袭的机会。我们能理解比特币,看好它的前景,但我们的家人不一定都能理解。拿全部积蓄购买比特币,无疑会带着家人一起担惊受怕。这种牺牲眼前幸福,去追求未来财富的做法,怎么看都不是一笔划算的买卖。在“48万哥”帖子的下面,有很多人嘲笑他、谩骂他,也很多人支持他、鼓励他。而我只是为“48万哥”的处境感到担心,尽管一切都是他自己造成的。总之,祝愿他的生活早日回归正轨,美满幸福。
感谢彩云比特,感谢本次活动的赞助商和评委们,组织这次活动。
列位看官,版主大大们,我应该是第一个参加活动的,我的BTC捐赠地址还是空的,求破处,你们懂的。
BTC:1dSijKJNhaCzTdspUn993fk8JnwNrR8aw

相关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