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夜的羊蝎子

作者:广庚

时间:2015年11月26日

公众号:十八铺路

北京的雪夜,风呼呼地冷,路上全是冰雪,从中关村步行回苏州桥,体会到“冷冽”的含义,造字的仓颉,应该是北方人。作为一个南方人,虔诚地问北方的菠菜同学:“若再冷点,撒尿的时候会不会尿还没落地,就冻成一遛弯黄冰棍,然后要用手指弹断再进行下一遛弯,撒尿如春蚕吐丝。”

菠菜不理会我,哆嗦着插袋向前大步流星,想着早点回宿舍20倍做多比特币,他交易的手法是夜观天象,供奉“地会星”,位于天空东北角,地会星又称神算子神仙,主管比特币交易,观其晦明可预知币价涨跌。然凡人肉眼,无法观察到地会星,只有比全栈程序员高一级的“GOD程序员”,万力归真,悟到0和1二进制的含义,才能观察到天空东北角地会星的微弱之光。这夜,菠菜的瞳孔捕捉到的信息,地会星比平时亮了20%,按照比率币价也会涨20%,所以菠菜来不及解答“道在尿溺”问题,一心向钱。

同行的还有四海,在厦门露着腰的他,这会在京城恨不得裹着貂。“哪里有狗肉卖呢?”他一边倒着走,一边追问。遇到美食,我也放弃了道在尿溺这番下半身的思考,作为一个著名的美食家,上半身更为发达,必然知道京城有朝鲜延边狗肉、牡丹江狗肉、贵州花江狗肉、客家五香狗肉、广西灵川狗肉,当然我一家都没吃过,联想到四海姓“樊”,不由得口念一句“舞阳侯樊哙者,沛人也,以屠狗为事”。雪夜有人和我谈论狗肉,也真是人生一大快事,恨不得拔剑相鸣,做豪杰相惜状。

以前看红楼梦,探春给宝玉写信,写着“前夕新霁,月色如洗,因惜清景难逢,未忍就卧,漏已三转,犹徘徊桐槛之下,竟为风露所欺,致获采薪之患。”看得心旌摇曳,想着将来若为美景感冒一回,也是美事啊,比如此刻的雪夜,只恨身边不是两位佳人,而是两位程序员,所以也就不向往让风雪欺负一回了。倒是熊小二君,很多个夜晚都卧在公司飘窗,见雪飘过,又见雪飘过,心甘情愿为风雪所欺。大概每一回都是对过往一段恋情的告别,当然若他每一段恋情都有一次风雪,北京得是全年冬季。

风雪夜归人,只欠柴门犬吠。穿过海淀南路,经过人民大学,冰冻的双脚已经机械,任脑袋遐想,好一会才到公寓。今夜有团队在公寓拍电影,两名演员在玩桌上足球,在导演的讲戏中,做各种诧异不服状,珊珊可爱。踊跃自荐,欲做一名群演,可竟然被拒绝,大概是怕我出色天赋,盖住主演光辉。

在四海的指导下,卧床把玩了好一会wallet.la,没想到这个极客钱包,还有如此多好玩,如象棋、五子棋、愤怒小鸟等,玩了两盘象棋均败北给三岁的中本聪,真伤自尊。四海说现在一天有300多人在玩,我问为什么汉化如此不彻底,若是汉化彻底,降低门槛,必然有更多的人来玩。听到这里,四海长叹一声,告知我一个往事:汉化网站的那个晚上,太累了,于是只汉化了三分之一……

晚餐点的是稀粥,经过这一路风雪,早被肠胃消化能量用来御寒,此刻雪夜漫漫,饥肠辘辘,开始想起到外边吃夜宵。无疑,羊蝎子是最佳的选择。于是邀上四海、菠菜和eric,一同前往附近的老城一锅。

起初听闻羊蝎子,以为真是某一类蝎子虫,毕竟古话有云“北方多蝎子南方多蛇”,心里念想着这京城之冬没有蛇羹暖胃,若能吃几只炸蝎子充肠,也是珍馐美事。后在星空的带领下,吃到了羊蝎子,没想到此物与蝎子无关,而是羊的脊梁骨,形同蝎子,故名羊蝎子。广东人奉承“脊梁朝天为人所食”,这回真是吃脊梁。

在南方,除猪肉之外,排名第二的应是牛肉;而在北方,满街羊肉,甚至比猪肉还多,大概是背靠大草原的缘故。据说人肉之味,近似羊肉,故人又被称为两脚羊。每想至此,吃羊蝎子,总让人延伸联想到,东莞的iso标准中有一招式“舔美人腰”,尤其钟丽缇演的《晚娘》中有这艳景。

谈话间,大盘的羊蝎子端了上来,老诚一锅的羊蝎子用的是浓汤,热腾腾汤,大块的羊蝎子,手持一块,扯肉啜骨,灰白的骨髓都吸溜入肚,空留一节节灰白的关节骨在盘中,若十指各戴一个,肩上再披一羊颅骨,那就成了非洲的族人,吹号起舞,直把冬天过成夏天。扯远了,那是南纬线的风景,这北纬线,喝一口浓汤,看饭店窗外飘雪如絮。

青年翻译家eric在京十年,爱雪夜喝酒,这会点了二锅头,与山东菠菜君对饮,而福州籍的四海只爱扎啤,揭盖倾瓶,喝得满脸通红。由于酒精过敏,我只有手持王老吉,碰杯做豪饮状,然落肠不是滚烫的酒,而是润肠的糖水,终终不如意。让我想起一桩往事,毕业那年散伙宴,我们全班在一家酒店痛饮,一时痛快喝多了几杯,而此时服务员给邻座多上了一道菜,就漏了我这一桌,晕晕乎不知所以的我,硬是要求这位服务生再给我们这桌补上。即将天南地北,杯觥交错间,也就只互诉离别之情,其他并不在意。后来饱醉之后,班长结账,和我说,给我们桌子多上的一道菜,饭店记账,是扣掉那位弱小服务生的工资。瞬间寒夜酒醒,内疚不已,这么多年过去,每想到此,真想天下有一个宽恕节或内疚节,让我昭示这段失礼,以换片刻的安宁。大概,人生海海,江浙包邮的快递,也没有办法向那位弱小的服务生传达我的歉意了。

南方羊肉少,总怕买到假羊肉,所以人们总喜欢到清真寺买羊肉,有些主妇甚至以认识清真寺僧人为荣,总爱与邻居讲此番以示自己持家有道。在这北方就没有怕买到假肉的忧虑,满街的羊肉,任君丰俭。如这羊蝎子,168元套餐足够四人饱食,这真与南方七十元一斤生羊肉无法比。

币价果真上涨,菠菜君的注意力转回手机加仓交易,“莫谈币价”的eric白酒下肚,颜色无改,笑谈着,来北京,不登长城,不喝二锅头,实属两大遗憾。直直诱惑我,再点了一瓶二锅头,与四海君对饮,这回烈酒下肚,呼出的酒气,足以化雪千尺,余下两大块羊蝎子,全全然嚼之下肚,吃得膏腴膻鲜,再喝一口浓羊汤,温饱之感直教人想卧雪念满江红。似乎是,腹有羊汤,锦口绣心,文章自成。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