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市,请慢走

作者:区块链威廉

发布时间:2018年11月10日

网络来源:新浪微博

写了很久,或许大家都能在里面,看到自己的影子。

​一

当我和老陈在酒桌上喝了三杯满杯的红酒之后,老陈终于稍微拱起了他的背,呼了口气,愿意跟我们讲牛市的经历了。

老陈身高并不高,相貌平平皮肤黝黑,个头不高,身材匀称。但是他去年的经历,说是九死一生或许不为过,就算相比于财富的几何式增长,再给他一次机会说不定他会选择不要经历那样的一个月。

老陈今年其实也才四十左右,财务自由之后的他其实和之前的状态相差无几,最大的差别是,他再也不用担心他的矿场被打压了的话,他会因为还不上借朋友的钱而自责甚至想不开走上弯路。

老陈的精神状态比之前好了很多。他跟我抱怨,去年,2017年是他精神状态最差的一年,因为做了两年的矿场其实作息时间和生活状态都不太好,矿机的轰鸣让你几乎很难好好睡觉。再加上那段时间每天都陷在狂欢和警惕里,每天都在享受财富的增长和全国人民的崇拜(他说到这里的时候还举了两根手指表示了一下这是带引号的词),同时几乎每天都在担心哪一通电话打过来就有领导让你过去“喝茶”,了解了解情况。尽管其实这样的电话总共也打的不多,但是群里经常有朋友接到这样的电话,因为大家的矿场离的也不远,况且他也是少数人经常在北京的矿主,所以他的目标很大,保不齐领导就想起他来了。

所以在很慌和很爽,哦不,特别爽的日子里,从人生巅峰走到了另一个巅峰。

他开始做矿场是在2015年,因为他是四川人,13年进场炒比特币之后又亏的一塌糊涂,所以他后来一年,痛定思痛,决定自己弄矿场。那个时候其实挖矿并不挣钱,比特币从最高点下来已经接近两年,作为历史上时间最长的熊市,后面会如何发展没有人心中清楚。

他坚持要做是因为他有个优势,他有个亲戚在一个小地方负责电厂,那里的电常年荒废,甚至一周可能就工作一两天。所以他如果运些矿机过去的话,那就是稳赚不赔大家分钱的生意了。后来就说干就干,比特币和矿场犹如老陈的肾上腺素一般,越做越多,却让他越来越欲罢不能。他找到了新的人生目标,就是他要在这个新世界里做一回人生赢家。

当然,最后他也没做成,因为和那些真正的赢家,小寒,星空,还有无数低调的超级大矿主老板们相比起来,财务自由的老陈,也不过是饭局的末席。

但是好赖,当年咬着牙存下来的比特币开花结果了,在十万块人民币左右的时候套现了一点的他(后来我才知道,他说的一点,其实是三百多个比特币),就无忧无虑地继续屯币和做一些区块链和币圈的新事业了,因为他因为是“币圈老人”,拿比特币换了一点这个币,换了一点那个币,现在手上除了比特币,还有一把的BCH/ETH/EOS等等,所以他基本上法币够这辈子吃穿用度,其他币够他拿来玩项目继续赚钱,剩下的比特币,他说,留给下一代吧。

问他到底有多少币,他说他也不清楚,但是我偷看到他的im钱包,ETH是六位数。

酒过三巡,老陈的眼神已经开始迷离了,时刻保持的微笑可以看出这是个酒场老手了。我趁机问他,你现在财务自由了吗?

“你们年轻人啊,就是喜欢说财务自由这个词,小孩子才讲财务自由,成年人只讲心安理得,衣食无忧!我同你讲啊,我15年的时候其实口袋里就有几千万了,没买矿机之前我觉得我这辈子怎么也够花了,我又不想要豪车豪宅,游艇嫩模是吧?我就一个孩子,以后给他弄套房子剩下自己打拼去,也不打算给他留多少钱了。后来啊,买了矿机之后我才发现钱真不是钱啊,弄个矿场成本我算给你听听”

说着老陈就要开始给我算当年的账了,我赶紧拦下来,说,后来呢?

“后来啊,我的目标就不是啥千万富翁亿万富翁了,我就想着什么时候能在币圈混出点位置,别的不说,跟小寒一块儿吃饭面子要给这种。”

我说,那现在小寒(吴忌寒)你请吃饭不给面子吗?

“你们这些小年轻,别瞎套话,现在当然是要给面子了!”不过他似乎有点不好意思的一笑,“不过他经常比较忙,也不好打扰人家。对了,你刚刚问我什么来着?”

“我问您,您现在财务自由了吗?”

“我当然财务自由了。”

我和小张第一次交流是在比较早,2016年底的事情了。那个时候我们的交流其实很简单,小张问我,博主能拉我进你的群吗,我也想学炒币,不过我只有十万块本金。但是因为我并不鼓励炒币,并且我深知炒币本身其实就是炒消息,没有内部消息你根本玩不转的,当时我也就没理他。

再后来在微博上看到他是在2017年牛市期间了,我看他微博了解到,他现在手上有好几个粉丝群,有几千个人跟着他炒币,我甚至怀疑他如果拼尽全力的话,可以把ETH的价格都喊上去几个点。我觉得这个小伙子很有意思,微博给他点了几个赞。过了几分钟,他发过来私信,说我们加个微信吧。我给了他账号,他加上我,简单的客套之后,也没有交流。

再后来,我在朋友圈看到他的感慨:“过去的一年,我体验过一夜暴富,体验过爆仓,体验过荣华富贵,也体验过人命如纸薄,但是最后一切都应该要推倒重来,拔地而起!”,并配了一张账户余额图,显示还有大概30BTC。我点了个赞,那时候是晚上两点多了。几分钟之后,他微信问我,是不是还在杭州?因为那时候我在朋友圈发了在巴比特作客的照片,他知道我在杭州。确定我在杭州之后,他说请我吃饭,发了个定位,在西湖边上一个挺贵的餐厅(我见识浅,人均过一千的饭店我就觉得挺贵的)。

第二天见面,我发现小张比我想象中的富态,如果我不提前知道他是一个炒币者的话,我甚至会觉得他只是来西湖边谈生意的富二代。

坐下之后,我感觉到他现实中比较腼腆,主动起了话题,问他,最近行情怎么样?

这个问题似乎问到了他的专业领域,他打开了话匣子,开始说“最近行情还可以,有点回暖的意思了,你觉得呢?我已经带着群里人布局了很多币了,最近的概念好像都准备炒作主网上线了?什么EOS 什么AE 什么TRX 只要能涉及到主网概念,团队会往这个方向去宣传拉盘的话,我统统都布局了,这波准备博个大的,直接博他个财务自由出来。”

后来才知道,他这次抄底的钱是把他去年刚买的车卖了。而之前赚的几百万(或许有一千万,他没说),都已经还给这个游戏了。

当然,他还是很欢快地跟我分享他买车这件事情:

“我那时候买了辆保时捷的帕拉梅拉,那天去4s店,我比店员紧张多了,我特么一底子是个穷屌丝的人,来这种店,别说英文看不懂了,中文都有点看不懂了。最后结果就是,人销售跟我说,这个配置好,建议加,我就加了。最后一百万的车硬生生让我加到一百五十万,可怕吧?但是刷卡的时候我真的爽,我那一刻是真的懂了,什么叫在卡里的钱不是自己的,花出去才他娘的是自己的!”

在他口沫横飞之后的三秒钟寂静之后,他或许突然感觉到了些许尴尬说“哥你说我说的对不?”。

我说对,钱不花都是银行的,花了才是自己的,不过,你什么时候开始敢带人炒币了?

他说,“一开始,我炒币都凭感觉的,后来开始凭消息,再后来我发现狗庄的套路就那么几个,什么利好出货,什么利空收货,什么远期利好拉盘,什么近期利好砸盘,什么锁仓销毁骚操作等等等等,我算是都清楚了。在微博和QQ群发了几次操作和截图之后,就有一堆人来找我让我开群带他们,我就随便开了个QQ群,这个群很快就几百个人了。再后来我群人数多了之后,我直接跟狗庄搭上线了,一起拉盘,我这边最多一次进去了两千万资金,狗庄那边的数据统计告诉我的,我自己都不敢相信我喊个单能有这么多的资金量冲进去。”

我一边称赞,一边讶异到,原来牛市的疯狂,是疯狂到了这样的程度。

在不算匆忙地吃了一顿饭之后,他约我去他办公室喝茶,我拒绝了,因为那天下午我就要赶去香港了。

后来我们分开之后,也比较少联系了,

再后来,看他的朋友圈,似乎也没那么积极了,微博也经常不发了,行情太凉了,应该他也没有很好的日子过。

我最后一次看到他的消息,大概是九月,没记错的话,是在EOS价格在4.5美金左右的时候,他发了条朋友圈:

“我曾经以为我是镰刀了,其实我还是那个韭菜。”

“或许是更傻逼的韭菜。”

配图是一支烟,熊熊燃烧着的样子。

李斌是我听说过的进币圈的方式里,最奇葩的方式了。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他头一回买比特币,居然是因为被老板要挟,如果不买的话,一整年工资都拿不到。而且那是在2015年底,牛市的起点。

我相信各位看官看到这里都和我一样在想:“怎么老子当年就没遇到这种硬逼着老子买比特币的老板呢???”

当然,个中缘由,他不方便透露,因为的确是比较灰色的东西,他隐约透露了一些,我也隐约知道了一些。

其实这个世界,不是非黑即白的,很多时候,你总会被迫或自愿地,在灰色的地带游走,比如你买微商的东西,代购的东西,其实也是走私,不是么?

话说回来,李斌除了进场方式很奇葩之外,他的身份也让我很讶异。他居然是,民营企业家,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干实业的,开工厂的老板的经理。

原本来讲,他应该是一个实干家,应该是一个踏踏实实干企业的经理,后面有了第一桶金之后自己做个工厂,努力拼搏塑造辉煌人生。

但是2015年的时候,他工厂似乎不那么赚钱了,但是老板是一个脑子灵的人,毕竟实业不景气是每个人都能亲身感受到的。那么实业不景气怎么办呢?趁手上还宽裕,搞虚拟经济!后来搞着搞着就搞到莫名其妙的项目上去了,而后老板花出去了人民币,而到后面只能把人民币换成比特币和以太币来保护自己的财产,并且短期内是不敢套现的。到了要发工资资金不够怎么办呢?员工还好打发,手下拿大头的经理们可不好打发,于是只能硬逼着他们接受等额的比特币或者以太币支付了,而且还是不能套现的支付。

后来的故事,大家也都知道了,因为被迫锁仓,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钱包里的币价不断猛冲,直到两年后,当年二十多万的工资,变成了千万级别的资本。

我和李斌见面是在深圳,18年的夏天,那时候以太币还没有跌到这个地步,他仍然是千万富翁。(没错,他工作多年的积蓄,在币的资本面前根本不值一提)。那时候见面,他和我想象中比较相似,polo衫西装裤大头皮鞋,圆头,开的车是奔驰。

我安排了一顿小龙虾招待他,虽然他也是广东人,甚至他的车是粤B牌照,我都没有,但是我还是坚持做东了。

小龙虾啃到一半之前,都是我在说,他在问,他问我,为什么比特币能有今天的价格?为什么以太坊会有今天的价格?接下来你最看好哪个币,我要不要也投点那什么什么什么项目?等等,我都慢慢跟他解释了一通。这个拥有千万级别的加密货币资产的兄弟,眼神中的火热似乎一点不比一个嗅到了发财机会的少年差多少。

到了后面,下去了几罐啤酒之后,我终于能歇会儿不用再做一个科普者了,我开始问他问题,第一个就是一个很俗气的问题,套现了吗?

他说套了部分,现在后悔的肉痛。当时套现是在比特币一万多的时候套现的,套现的也不多,一百来万,买了几套房(广东某个房价几千块的市),说儿子一套,父母一套,自己一套,一套出租。再后来以太坊八九千块的时候套了一百万左右出来,买了奔驰。

“要是知道后面比特币会到十几万,我当时打死也不能套现啊。家里婆娘催的紧,打工这些年混到经理,一年赚那点钱都喝了酒了,剩不下来。你也知道,工作能发财才有鬼了!”。

说到这儿,我们都感同身受,的确,为什么上班,因为穷;上班之后呢?还是穷。

“我根本就不懂什么这个币那个币的,我只听老板的,老板说这东西可厉害了,可要拿好,以后一起去香港买别墅!”

后来呢?我问他。

“老板现在香港两栋别墅了,游艇也有了,最近好像天天带着别人玩这个币那个链的,我是搞不懂,但是觉得这不是什么好事情。没有理由的发财,没有理由的赚钱,很危险的。”

那以后还玩币吗?还拿着不卖吗?我接着问他。

“不卖了,肯定不卖了。比特币给了我人生的希望,我其实早就不看好实体工厂生意了们,现在谁还在国内开场子,不都得在东南亚?两年前,仅仅两年前,我甚至很抑郁,甚至有一次想轻生,走到海边,拿着一瓶茅台,狠狠哭了一场,我有儿子,有媳妇,我爸妈只有我一个儿子,我tm很努力了,但是一个月就赚一两万,这个国家越来越好,但是我过的越来越差,身体也越来越差,我很怕万一行业崩溃了,你别不信,太多了,我们那的厂子,这两年一片一片的倒,很多打工的都只能回老家了,但是我说句不好听的,他们回老家能干吗?啥也干不了。我想过一万次我的以后,我没什么文化,没什么家底,没房没车,我要是倒了,一家子指着我吃饭的人怎么办?可是我又能怎么办?我不努力吗?我tm很努力啊!”

讲着讲着,他明显带着哭腔,我的眼眶也红了。他说的故事,我听过不止一次,太真实了,真实到你不敢相信。

“我想过一万次,都想不到有一天,就单单因为这个比特币,老子翻身了,老子有车有房有存款了!所以现在房子和必要存款都给他们留好了,以后,我的未来就和比特币共存亡了。他给了我新生,没有它我都不知道人这一辈子可能过的这么舒服,我只有在梦里,不,我在梦里都不敢相信有一天我能开上奔驰车。在我小时候,奔驰就是在家里海报上出现的,没听说过没见过的,高不可攀的东西。”

“所以未来,下半辈子,我的生活,除了家庭,只有比特币。”

那万一比特币归零了呢?你怎么办,有没有想过? 我笑着问他。

他的情绪终于也缓和了一些,或许是和以前的朋友很难这样畅快地交流,因为大家会觉得,你丫不就是嘚瑟吗?

他笑了起来,跟我说,那首歌怎么唱的来着?

“我爱你不后悔,也尊重故事结尾。”

相关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