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前,对大家而言都是一种解脱。

微博:ahr999

时间:2019年8月2日

两年前,对大家而言都是一种解脱。

不知道硬扩党那边怎么想,我真的是长出了一口气。为什么呢?因为隔离见证终于可以激活了。等这一天真的等得太久了。

如果你真正懂比特币的话,你根本没有道理反对它。因为你不想用,可以不用,哪怕激活了,也可以不用。直到今天,也仍然有很多币没有使用隔离见证,也没有人强迫它们用。

这才是真正的自由选择,你愿意用就用,不愿意用也可以不用,你有选择的自由。

也就是说,无论你喜欢还是不喜欢隔离见证,你都不应该反对它激活。你不喜欢隔离见证,等激活之后,你仍然可以不用。

但是,就是这样一个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升级,被吴江杨等人一直阻止。

所以,当硬扩党实施分叉之后,我真的很开心。因为,他们把自己分叉出去,就不会再有人阻止隔离见证了。

起初,我并不觉得BCH的价格会很高,我一直都坚信它的价值是0,因为已经有了莱特币,莱特币各方面都比BCH强。

哪怕我喜欢大区块,我也会用莱特币,不会用BCH。

按照我的预计,BCH的价格怎么都不可能超过0.1BTC。

我的币一直都是冷储存,存的是私钥,钱包软件全部卸载,动一次币很麻烦。而且,下载新的软件,用得不熟练的话,总怕不安全。所以,BCH太便宜的话,我就不想动币。

后来又有各种各样的币分叉,我一个都没有卖过,就因为我不想动私钥,我怕麻烦,除非诱惑特别大。

但是,没想到的是8月底的时候BCH的价格拉到了0.2BTC,这个时候我实在忍不住诱惑了,卖了一小部分,就收回了过去投入的所有法币。

现在看来,其实我决策失误了,我应该全部换成BTC的,而不是换成法币。虽然后来也一直在继续囤比特币,但是再也买不回当时直接换BTC的数量了。

再后来,就是11月的时候,BCH有一次大拉盘,最高拉到了0.4,记得那天是个周末,我从早上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倒腾私钥,直到下午才搞定,把BCH充到交易所,全部换成了BTC,没能卖到最高点,平均大约卖在了0.29。满足了。

从那天起,我就再也没有BCH了。

从那天起,我的所有比特币都转移到了隔离见证地址。

不是说BCH才是真正的比特币么?我不跟你们辩论,我卖光BCH,你咬我啊?

不是说隔离见证不安全么?我也不跟你们辩论,我把所有币都存在隔离见证地址,有本事就来偷!

想想当时,一堆BCH支持者说,一年后超过比特币,仿佛就发生在昨天。一晃都已经两年了,不知道他们现在在哪里。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