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浅说:让金融走下神坛》第09章 细思极恐:穿越200年,面对当前的投资

作者:静思的我

发布时间:2018年5月28日

网络来源:喜马拉雅

        上一次我们说过发生在1815年滑铁卢战役背后的金融大战,我认为剖析这场金融大战,对我们当前的金融操作,如何理解当前世界格局有极大的启示意义。

        我认为这些意义有以下几点:

        第一点,是关于准确真实的消息。要想正确操作金融标的,就必须知道关于金融标的的真实的准确的信息。在这一点上,200年前的金融玩家,是派人亲眼看着战场上的厮杀。这种方法获得的消息,不可为不准确,不可谓不真实,真可谓下了血本。那么,今天在金融市场上操作的我们,是否应该问一问自己,我们对于真实准确的消息的获得下了什么功夫?我们有能力获得真实准确的消息吗?我们获得的所谓小道消息,是真的真实和准确吗?

        第二点,还是关于真实准确的消息。在200年前的这场金融战中,金融玩家获得了真实准确的消息之后,他们是把真实准确的消息无私地奉献给大众了吗?没有!因为他们完全做了反向的操作,我们也完全有理由相信,他们在反向操作的同时,也一定会向社会有意无意地散发反向的消息,否则他们的反向操作就没办法操作。于是值得我们深思的问题又来了:我们在市场上获得的所谓小道消息,是谁散发的?他是在正向地散发,还是在反向地散发?如果是正向地散法,散发的人的思想道德水准为什么如此之高?如果我们怀疑世界上有这么高的道德水准的人,那结论就只有一个:这些消息是反向散发的。有人可能会说,他们正向散发消息的原因,是因为他们要收取费用,可是问题来了:一个拥有如此珍贵的真实消息的人,他还会在乎这一点点的手续费吗?他为什么不去筹集一点资金,直接在市场上操作赚钱呢?

        第三点,是关于市场操作的方向。在这场金融战中,金融玩家明明是要买进金融标的,可是他最初的操作却是卖出,并导致价格下降。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在伴随价格下降的过程中,一定有与之相呼应的消息,以及预测、分析、推理、判断,貌似都是合情合理。总而言之,最初的价格下降就是一个坑,就是一个陷阱。当我们在当今的金融市场上,看到一个价格下降或者上升的现象时,我们是否有必要去判断一下,它是真实的价格趋势还是一个陷阱?我不是说所有的价格趋势都是假的,而是说这里面有真的,更有假的。事实上,如果我们做一个有心人,我们就会发现,当今金融市场,这种反向趋势的情况几乎每天都在发生。由于本人恪守不谈论具体标的和具体操作的原则,请原谅我在这里不具体举例。事实上,在金融市场上的任何操作之前,我们都必须进行深入的深刻的和独立的思考。任何把别人的结论拿过来直接使用的做法都是极端错误的。这里所说的所谓的“别人的结论”,也包括我的结论。对于我所说的上述结论,如果你没有在金融市场上找到相应的具体的例子,那么请千万不要相信它。

        第四点,是关于市场操作的角色定位问题。我们在这个市场上活着,首先要确定自己是一个超级的玩家,还是市场上的一个跟随者。如果你确定你不是市场上呼风唤雨的超级玩家,那么你就只能是一个跟随者。那么我们必须非常慎重地思考一个问题,作为跟随者,你所听到的消息,你所看到的趋势,有几个是真的,几个是假的?几个是馅饼,几个是陷阱?这是个决定生死存亡的大问题。有很多人可能会认为,虽然我不是超级玩家,但是我仿佛是超级玩家的亲戚,因为我有各种各样的关系,可以跟超级玩家一起共进退。可是我们需要非常认真地想一想,你能够百分之百地确定,你真的是超级玩家的亲戚吗?你怎样百分之百地确定你真的没有被超级玩家玩弄于股掌之间?《孙子兵法》讲:“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如果我们把金融比喻成一场战争,我们每个人就是战场上的将军,你的金钱就是你的士兵。那么我们所做的事是否也是“死生之地,存亡之道”?是否也需要“不可不察也”一样的谨慎和深思。我前面说过,任何金融操作之前,必须要经过深刻的和独立的思考,也是因为我们每一次操作都是“死生之地”,“存亡之道”,所以“不可不察也”

        第五点,是关于金融战的历史地位。金融玩家在两三天之内的收益,要超过万古留名的拿破仑及其对手威灵顿几十年战争所获得的财富的总和。我们常说,战争是决定政治、经济的最高形式。在这里,我们还看到了一种比战争形式更高的形式,那就是金融战。那么我们是否可以想象,在当今世界国与国之间的竞争当中,是否还可以采取金融战的方式来决定乾坤呢?如果回答是肯定的,我们是否可以进一步的猜想,在中国崛起的道路上,我们的对手是否会向我们发动金融战呢?我们是否可以猜想,其实航母有时候只是一个幌子,只是佯攻,或者只是担当助攻的角色,而真正的主攻方向是金融呢?而如果军舰和航母都可能只是佯攻或者助攻,那么,所谓科技战,所谓贸易战,是否也只是如此呢?而回想大约30年前,日本和美国等西方国家签订广场协议,导致日本经济迎来了停滞的30年。现在大家普遍的看法就是,日本人之所以签订广场协议,其根本原因不在于日本人傻,而在于美国在日本有驻军,日本人签也得签,不签也得签。我们至少有理由担心,对方的首选方案是用金融战把我们打败在地,如果金融战不能得逞,他们的军舰和航母才会真刀真枪地跟我们干呢?

        关于发生在200年前的那场金融战,我们需要思考的内容还很多,这里只简单地提到这几点,在以后的内容中,我们可能还会提到对这场金融战的反思。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