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权个人》第一章 2000年的转折 翻译1:马斯克不就是佛祖么

翻译:不懂经也叔的Rust

时间:2021年5月10日

公众号:不懂经

最近发现,《主权个人》这本书在2020年出了新版,但我不认为这本书会在国内被翻译出版,特别是新版,特别是马斯克在Paypal时的老友彼得·蒂尔为新版写了序言。

在之前的书评里提到过,彼得·蒂尔在N年前说,《主权个人》是对他影响最大的一本书。在新版的序言里,他认为,我国的最高层,可能是这本书最热心的读者呢。难以置信吧。

现在可以说,像马斯克、彼得·蒂尔这种人,就是主权个人的杰出代表。而像马斯克,大家有没有觉得,他已经很接近神话中的佛祖或者希腊众神了,只差长生不老。而人类科技的终点,也许就是解决时间的稀缺性。这个任务,可能要等待一个比马斯克更神的人了。

今天跟大家分享《主权个人》第一章的一部分。

特别推荐本号倾力打造的“比特币三部曲”:《区块链人》《货币战争》《未来的钱》PDF套装仅售39元;以及信息时代的致富圣经如何不靠运气获得财务自由》,后台回复 不靠运气 了解购买。


 
第1章  2000年的转折 
“感觉有大事即将发生,各种图表向我们展示了世界人口每年的增长,大气中的二氧化碳浓度、新增的网址、一美元能买到的存储容量,它们都在世纪之交后飙升到一个渐进点:奇点。在那里,一切我们已知的都将结束,某些我们可能永远无法理解的将会诞生。”
《千年时钟》丹尼·希利斯(Danny Hillis)
 
预言 
 
在耶稣降临后的第一个千年之交,世界并未像传说的那样毁灭。其后,在过去的一千年里,公元2000年的到来一直困扰着西方人的想象。神学家、传教士、诗人和预言家,都在张望着本世纪最后十年的结束,期待着历史性事件的发生。
权威如伊萨克·牛顿,也曾经预测,整个世界将随着2000年的到来而结束(另外一种说法,牛顿预言世界将会在2060年重置)。米歇尔·德·诺斯特拉达穆斯(Michel deNostradamus),他的预言首次出版于1568年,每一代人都读过。他预告,基督的敌人将会在1999年7月到来。瑞士心理学家卡尔·荣格,“集体无意识”的鉴别大师,预言一个新时代会在1997年来临。
这些预言也许很可笑,但不可否认的是,当大众不确定该相信什么的时候,预言会焕发出一些病态的吸引力。
在过去的250年里,一种对未来的不安,给西方社会特有的乐观主义染上了阴影。各地的人们都犹豫不决,忧心忡忡。你可以从他们的脸上看到,从他们的谈话中听到;它反映在民意调查中,登记在选票箱中。就像在乌云密布、闪电到来之前,大气中看不见的离子的物理变化,已经预示了雷雨即将降临。
如今,在千禧年的黄昏,空气中弥漫着变革的预感。一个又一个人,在一种行将结束的生活方式下,感受到时间就要燃尽。随着最后十年的过去,一个肃杀的世纪,同时也是人类成就辉煌的一千年,就此告以终章。所有的一切,都将因2000年的到来而画上句号。
 
“你地上不再听到强暴的事,境内不再听见荒凉毁灭的事。”
《以赛亚书》60章18节
 
我们相信并将论证,西方文明的现代阶段也将随之结束。像许多早期探索一样,本书尝试在黑暗之中,凝视一个模糊的玻璃杯,勾勒出它尚未成型的、未来的模样和尺寸。
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的作品,就是Apokalypsis这个词的希腊文原意,即末日启示录。Apokalypsis在希腊语中的意思是“揭开面纱”。
我们相信,一个新的历史时期,即主权个人的时代,即将被揭开。
 

“我们正在目睹一个崭新逻辑空间的开始,一个即时的电子万物场,我们可以访问、走进和体验。简而言之,一种新型社区在向我们走来。虚拟社区将成为世俗天国的模范。正如耶稣所说,在他父的天国里有众多华厦;因而也会有众多的虚拟社区,每一个都反映他们自己的需求和愿望。” 

迈克尔·格鲁索

 
 人类社会的第四阶段 
 
本书的主旨是探讨一场新的权力革命,它将以20世纪民族国家的毁灭为代价,解放出个体。创新,以前所未有的方式改变了暴力的逻辑,并且正在革新未来的边界。
如果我们的推论确凿,你们正站在一场有史以来最宏大的革命的门槛上。微处理的速度之快,超出所有人的想象,它将颠覆和摧毁民族国家,并在此过程当中,创造出新的社会组织形式。这场变革绝非儿戏。
它所带来的挑战是前所未有的,与既往的任何事物相比,它发生的速度都难以置信。纵观历史,从最初时期到现在,人类的经济生活只经历过三个基本阶段:(1)狩猎和采集社会;(2)农业社会;(3)工业社会。
现在,在地平线上若隐若现的,是一个崭新的阶段,也就是人类社会组织的第四阶段:信息社会。
 
前面的几个社会阶段,对应着暴力演进以及人类控制暴力的不同时期。我们将详细阐释,信息社会有望极大地减少暴力的回报,部分原因是它超越了地域性。在新的千年,掌控大规模暴力的优势,可能会远远低于法国大革命之前的任何时候。这将产生深远的影响。
其中之一是犯罪率的上升。当有组织、大规模的暴力的回报率下降时,较小规模暴力的回报率则很可能会上升。暴力将变得更加随机和局部,有组织犯罪的范围会扩大。我们将就此作出解释。
从逻辑因果来看,暴力回报率的下降,将导致政治的黯淡。很多证据表明,20世纪支撑起来的民族国家的公民神话,正在被快速地抛弃。独赢主义的死亡只是一个最显著的例子。
我们将详细探讨,西方政治领导人的道德败坏,以及日益严重的政治腐败,绝非偶然。它证明了民族国家的潜力已经耗尽。人们不再相信政客口中的陈词滥调,甚至连他们自己都不相信。
 
历史将会重演
这种情形与过去惊人地相似。每当发生技术变革,旧的规制就会被新的经济驱动力甩开。社会的道德标准随之改变,人们开始越来越不屑地对待旧体制的掌权者。在新的革命意识形态达成一致之前,这种普遍的反感往往已经显露出来了。
十五世纪末就是如此,当时的教会是中世纪封建主义的主导机构。尽管人们还普遍相信“教职的神圣性”,但是无论高级还是低级的神职人员,都遭到了极大的蔑视。这与今天的人们对待政治官僚的态度并无二致
当今的世界被政治所充斥,与15世纪末宗教充斥一切的生活相类比,我们可以学到很多东西。15世纪末,支撑宗教制度的成本已经到了历史的最顶点,就像今天政府的成本已经到了极限,抵达衰败的边缘
我们都知道,在火药革命之后,有组织的宗教发生了哪些变化。技术的发展创造了强大的动力,促使宗教机构缩减规模,降低成本。在新千年的初期,一场类似的技术革命,注定将彻底缩小民族国家的规模。
 

“今天,经过一个多世纪电力技术的发展,我们已经将自身的中枢神经系统扩展到了全球,无远弗届,就我们这个星球的范畴而言,空间和时间已经被废止。”

马歇尔·麦克卢汉,1964年

 
信息革命
随着大系统的加速崩溃,作为塑造经济生活和收入分配的一个因素,系统性的强制将会式微。
很快,在社会机构的组织中,效率将会比权力的分配更加重要。在网络空间,一个全新的经济领域将会出现,它不受人身暴力的制约。
最显著的利益将会流向“认知精英”,他们将越来越多地在政治的边界之外运作,他们在法兰克福、伦敦、纽约、布宜诺斯艾利斯、洛杉矶、东京和香港都有住所。国家内部的收入会更加不平等,但是在这些管辖区,收入将更加平等。
 
《主权个人》这本书,会探讨这场信息革命将带来的社会和金融后果。我们的愿望是,帮助你抓住新时代的机遇,并避免被它的冲击波给摧毁。如果我们预期的事情有一半会发生,你就将面临史所罕见的沧海剧变。
2000年的变革将改变世界经济的特征,不仅翻天覆地,而且比以往任何阶段都迅猛无比。它不会像农业革命,需要几千年的时间;也不会像工业革命,蔓延几个世纪。
信息革命将在一代人的时间内发生。
更重要的是,在世界各地,它几乎会同时上演。技术和经济的创新,将不再局限于一小部分地区。它对旧世界的突破,如此高远,乃至古希腊等早期农业民族所幻想的众神的仙境,都将成为现实。
多数人不愿意承认,但事实将会证明,大多数的当代组织,在新的千年里,在很大程度上都很难或者不可能存在。
信息社会一旦形成,它与工业社会的区别,将像埃斯库罗斯的希腊与穴居人的世界的差别一样大。
 
 
解缚的普罗米修斯:主权个人的崛起 
 

“最令人鼓舞的事情莫过于,人类通过有意识的努力来提升自己的生活能力;而这种能力毋庸置疑。”

亨利·戴维·梭罗

 
这场转型,带来的既有好消息,也有坏消息。
好的一面,信息革命将使个人得到前所未有的解放。有能力自我教育的人,将第一次完全自由地创造自己的工作,实现自身生产力的全部利益。天才将得到释放,既不受政府的压迫,也不受种族和民族偏见的拖累。
在信息社会里,任何一个真正有能力的人,都不会被别人的错误意见所羁绊。地球上的大多数人,不管他们对你的种族、长相、年龄、性取向、发型的看法如何,都无关紧要。在网络经济中,他们永远不会看到你。丑陋的、肥胖的、年老的、残疾的,将完全匿名地,在网络空间的新疆域,与年轻漂亮的人平等竞争。
 
思想即是财富 
才能,无论它在哪里出现,都将得到前所未有的回报。在这样一个环境中,财富的最大来源将是你脑子里的想法,而不仅仅是物质资本;任何一个头脑清晰的人都有可能成为富翁。
信息时代将是一个向上流动的时代。
世界上的很大一部分地区,有几十亿人,从来没有充分分享过工业社会的繁荣,信息时代将为他们带来更加平等的机会。那些智慧过人、能力出众、充满抱负的个体,将会作为真正的主权个人涌现出来。
主权个人处在生产力的最高峰,他们之间的竞争和互动,简直与希腊众神之间的关系遥相呼应。
下一个千年,网络空间将成为神秘莫测的奥林匹亚山,它没有实体,看不见摸不着,但有望在新千年的第二个十年成为全球最大的经济体。到2025年,网络经济的参与者将数以百万计。他们中间将会出现很多个比尔·盖茨,每个人都身家百亿美元。那些年收入不到20万美元的人,将成为网络穷人。
没有网络战,没有网络税,没有网络政府。未来30年最伟大的经济现象,很可能是网络经济,而不是中国。
好消息是,在这个新的领域,政客们要支配、压制、管理大部分商业,其难度不亚于古希腊城邦的立法者想修剪宙斯的胡须
全球经济的很大一部分,会从政治的控制中解放出来,这将迫使残余的政府组织,必须按照更贴近市场规则的方式运行。最终他们将别无选择,只能把国土内的人民当作客户去服务,而不能再像有组织的犯罪分子那样绑架勒索。
 
超越政治 
神话中所描述的众神的世界,将成为个人可行的选择,那就是一种国王和议会都无法触及的生活开始是几十人,然后是几百人,最终是几百万人,个体将纷纷摆脱政治的束缚。他们的成功,将改变政府的性质,缩小强权的领地,扩大私人控制资源的范围。
主权个人的出现,将再次证明神话的奇特预言力。早期的农牧民族,对自然法则几乎一无所知,在他们的想象中,“我们应该称之为超自然的力量”无处不在。这些力量有时由人运用,有时被“神的化身”运用。
在詹姆斯·乔治·弗雷泽爵士的《金枝》中,描述了一种“伟大的民主”,在那里,神的化身看上去和人一样,并且与人们互动。
当古人想象到宙斯的孩子们就生活在他们中间,这激发了他们对魔法的深刻信仰。与其他原始的农耕民族一样,他们敬畏大自然,并且迷信地认为,自然界的造化是由个人的意志和魔力所促成的。
在这个意义上,他们对自然和神灵的观念,并非一种自觉式的预言。
他们远没有预见到微处理技术的出现;他们无法想象到,在数千年之后,这项技术对提高个人边际生产力所产生的影响;他们当然也不可能预见,权力和效率之间的平衡将因此被改变,创造和保护财产的方式也因此被改写。
然而,古人们在编织神话故事时所想象的,与你可能会看到的世界,将产生奇特的共鸣。
 
新的Abracadabra咒语 
例如,召唤魔法时念的咒语“abracadabra”,就与我们登陆计算机的密码有很奇怪的相似之处。
在某些方面,高速计算已经使我们可以施展类似精灵的魔法。初代的“数字仆人”就像被封印在魔灯中的精灵一样,被封在计算机之中,听从机主的召唤,执行他的命令。
信息技术的虚拟现实将拓宽人的愿景,使人类能够想象到的一切,都看上去和真的一样。远程呈现赋予人类以超自然的速度跨越距离,从万里之外监控事件的能力,就像古希腊人认为的赫尔墨斯和阿波罗那样
信息时代的主权个人,犹如古代和原始神话中的众神,在适当的时候,会享有一种“外交豁免权”,摆脱古今中外的凡人都备受困扰的政治问题。
新的主权个人,和那些受支配的普通人生活在同样的物理环境中,但在政治上,他们却处于一个独立的空间,如神一般。主权个人将掌握更多的资源,并且超越于强权之外。在新的千年里,他们将重新设计政府,重新配置经济。这种变革的深远影响,难以想象。
 
天才与天惩 
对于任何一个追逐理想和成功的人来说,信息时代的回报将无与伦比。这无疑是几代人以来最好的消息,但也是一个坏消息。
基于个人自治的新型社会组织,以及建立在能力之上的、真正的机会均等,会使才能出众者,得到超级的回报和个人自主性。但是,个人要对自己担负的责任,也会远远超过他们在工业时期所习惯的。
此外,在整个20世纪,先进工业社会的居民,享受了不劳而获的优越生活,这种优势也将被削弱。在我们写这本书的时候(1997年之前),世界上前15%的人口,人均年收入为21000美元;其余85%的人,平均年收入只有1000美元。
在信息时代的新环境下,过去囤积起来的巨大优势,必将烟消云散。随着它的消散,民族国家大规模重新分配收入的能力将崩溃。
信息技术加剧了各管辖区之间的竞争。技术是流动的,交易是在网络空间进行的。任何人只要有一台便携式电脑,和一条卫星网络,就可以在任何地方,从事几乎任何信息业务,包括世界上数以万亿美元的金融交易。
当这种发展愈演愈烈,政府将无法再为它们的服务收取超出其价值的费用。
这意味着,你不再需要为了高收入,而不得不生活在高税率的国家和地区。在未来,大多数财富可以在任何地方赚取,甚至可以在任何地方消费。到那时,政府试图对它的永久居民收取高额的服务费,只会丢掉它们最好的客户。
如果我们的推理是正确的,我们相信它是正确的,那么,大家所知道的民族国家,将不会再以任何类似现在的形式而存在。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