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权个人》第一章 2000年的转折 翻译3:从湖畔大学到马耳他骑士团

翻译:不懂经也叔的Rust

时间:2021年5月26日

公众号:不懂经

三百年的基业,一喷了之
后来我才想到,无产阶级指的不仅仅是没有财产的阶级,也包括没有能力保护财产的阶级。财产并不是关键,关键的是财产权。
《主权个人》这本书吧,越看越觉得,它写的虽然是信息社会,但主要是西方的事儿,跟东方没什么关系;或者说,东方在另外一个极点,完全相反的方向。
这中间的距离有多远?就像湖畔大学和马耳他骑士团,后者有900年的历史。当然,不是说某个好某个不好;各有千秋,适应各自不同的生态系统。对于个人来说,重点是,找准自己在系统里的生态位。
闲话不多数,今天分享《主权个人》翻译第3篇,没看过前两篇的戳链接阅读,《主权个人》翻译1《主权个人》翻译2

《主权个人》第一章
对强权的怀旧
信息社会的兴起,不会受到普遍的欢迎,不会被所有人视为是一个充满希望的历史新阶段。每个人都会感到一些疑虑,即使是从中获益最多的人,也不例外。很多人会敌视破坏领土民族国家的创新。
任何形式的激进变革,都会被视为是江河日下,越来越糟,这是人类的一个本性。
五百年前,勃艮第公爵身边的臣仆们会说,破坏封建主义的创新是邪恶的。他们认为世界正在迅速地下滑;而后来的历史学家看到的,则是人类潜力大爆发的文艺复兴。
同样,有一天,从下一个千年的角度看,信息革命可能是新文艺复兴式的发展;但在二十世纪疲惫者的眼睛看来,却是可怕的。
在这种新的发展方式下,感到受冒犯的人,或者丧失竞争优势的人,他们的反应可能会极不友好。在这场向新型社会组织的激烈过渡中,遭遇新卢德分子,在某种程度上,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一个坏消息。
准备好躲避吧。因为变化的速度太快,远远超过活着的人在经济和道德上的适应能力。可以预计,尽管信息革命有解放未来的伟大使命,但它将遭到愤怒的抵制。
一系列的转型危机摆在面前,你必须理解并为敌对行为做好准备。
随着时间发展,工业时代遗留下来的过时的国家和国际组织,将被证明不足以再应对新的、分散的、跨国经济的挑战。通货紧缩的悲剧,类似1997年和1998年,席卷远东、俄罗斯,并传染了亚洲其他新兴经济体的金融危机,将会零零星星地不断爆发。
新的信息和通讯技术对现代国家的颠覆,超过自哥伦布航海时代以来,其他任何对统治地位的政治威胁。认识到这一点很重要,因为当权者对破坏其权威的发展,很少和气以待。这一次也不例外。
新旧之间的冲突,将会影响新千年的最初几年。我们预计,这将是一个充满巨大危险和回报的年代。在某些领域,文明的程度可能大大降低,而在其他方面,发展则是空前的。
越来越有自治能力的个人,和破产的绝望的政府,将在一个新的文明分野中互相对峙。我们期待在这次转型结束之前,看到主权性质的彻底改组,和政治的实质性死亡。国家对资源的支配和控制将被取代,政府现在提供的几乎所有服务将注定被私有化。
我们将会在书中探讨,由于无可避免的原因,信息技术将摧毁政府就其服务进行收费的能力;而这些服务,对你以及其他付费的人来说,原本就是物非所值的。
 
政府将不得不应答主权的含义。
罗伯特·马丁  朗讯科技首席技术官
 
通过市场实现主权
仅仅在十年前,很少有人能够想象,面对领土上的民族国家,通过市场机制,个人能够实现越来越大的自主权。
现在,所有的民族国家,都面临着破产和权威的迅速消解;尽管依然强大,但它们保有的是抹杀的权力,而不是令人言听计从的权威。它们的洲际导弹和航空母舰,已经变成了文物,就像封建时代的最后一匹战马,威风凛凛,但毫无用处。
通过改变资产创造和保护的方式,信息技术可以使市场急剧地扩张。这完全是革命性的。事实上,它对工业社会的革命力度,将超过火药之于封建农业社会。
2000年的变革,意味着主权的商业化和政治的死亡;就像枪支意味着基于宣誓的封建主义的消亡。公民意识将走向骑士精神的道路。
 
我们相信,个人经济主权的时代即将到来。正如曾经被“国有化”的钢铁厂、电话公司、矿山和铁路,在世界各地被迅速私有化一样,很快你将看到私有化的终极形式——个人的全面非国有化
在新的千年,主权个人不再是国家的资产,不再是国库资产负债表上一个事实的项目。在2000年的转折之后,非国有化的公民,不再是我们所熟知的公民,而是政府的客户。
 
带宽胜过边界
就像封建主义崩溃之后的骑士誓言一样,民族国家针对公民身份的各种条款和条件,在主权商业化之后将会过时。
21世纪的主权个人,在与国家强权的关系中,不再是一个被征税的公民,而是在一种“新型逻辑空间”运作下的政府的客户。他们将为自己所需要的、最低限度的政府讨价还价,并按照合同付款。
与几个世纪以来人们所习惯的不同,信息时代的政府,将通过新的原则组织起来。一些司法管辖区和主权服务,将建立在一种“同类匹配”的系统上;在这个系统中,亲密关系,包括商业好感,是虚拟管辖区获得忠诚的基础。
新的主权国家,还有可能是中世纪组织的延续,虽然这种情况很罕见。例如有900年历史的耶路撒冷、罗德岛及马耳他圣约翰主权军事医院骑士团,更广为人知的名字是马耳他骑士团。该组织是一个富裕的天主教团体,目前有1万名成员,年收入达几十亿。
马耳他骑士团发行自己的护照、邮票和货币,并且与70个国家(现在有100多个)建立了全面的外交关系。
在我们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它正在与马耳他共和国谈判,以重新获得圣安杰洛堡的所有权。占有这个城堡,会使骑士团弥补他们缺少的领土要素,然后可以被承认为一个主权国家。
马耳他骑士团有望再次成为一个微型的主权国家,它悠久的历史,使其能够很快被合法认可。在1565年的马耳他之围中,正是骑士团从安杰洛堡击退了土耳其人。事实上,在那之后,他们统治马耳他很多年,直到1798年被拿破仑驱逐出境。
如果马耳他骑士团在未来几年内回归,那将是再清楚不过的一个证明:法国大革命之后迎来的现代民族国家体系,只是历史长河中的一段插曲。在人类历史上,多种主权形式同时共存才是一种常态。
 
马耳他骑士团
铱星卫星电话网络(今天的话就是马斯克的星链计划),是另外一种特殊的后现代主权模式,它也是建立在“同类匹配”的基础之上的。
乍一看,你可能会觉得,把蜂窝电话服务当作一种主权很奇怪;然而,铱星公司已经被国际普遍承认为一个虚拟的主权国家。
铱星是一种全球移动电话服务,通过它,在地球上的任何地方,从新西兰的费瑟斯顿到玻利维亚的查科,你都可以用一个独立的号码接听电话。
考虑到全球电信的结构,为了使电话能够转接到世界各地的任何一个铱星用户,国际电信当局必须接受铱星是一个虚拟国家,有自己的国家通信代码,即8816。
 
从一个由卫星电话用户组成的虚拟国家,到网络上跨国界的、连接更紧密的虚拟主权社区,从逻辑上说,是很短的一小步。
 
自从晶体管被发明以来,带宽,或者说通信媒介的承载能力,相对于计算能力,一直在成倍地增长。按照设想,如果这个趋势延续下去,那么在千年之交后不久,带宽将足够强大,使“元宇宙”(mataverse)能在技术上得以实现。
元宇宙是科幻小说家尼尔·斯蒂芬森在几年前构想出来的一个网络世界,它是一个密集的虚拟社区,有着自己的法律。
 
我们相信,随着网络经济不断繁荣,它的参与者必将会想方设法,去规避民族国家不合时宜的法律。
新的网络社区,至少会像耶路撒冷、罗德岛及马耳他圣约翰主权军事医院骑士团一样富有,并有能力争取自身利益。事实上,借助影响深远的通信和信息战技术,他们将比骑士团站得更稳。
我们还将探讨其他一些分散型的主权模式。在这些模式中,小型团体可以租赁弱小民族国家的主权,经营他们自己的经济庇护所,就像今天被广泛许可的自由港和自由贸易区一样。
 
在未来,怎样描述主权个人之间,以及他们和残留的政府之间的关系,可能需要一套新的道德词汇。我们猜测,当这些描述新型关系的术语成为社会的焦点时,很多来自20世纪民族国家“公民”时代的人,会非常生气。
国家的终结和“个人的非国有化”,将使一些曾经被热烈拥抱的理念,变得没有市场;如“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因为这些理念的前提是即将被淘汰的权力关系。
随着虚拟社区的凝集力越来越强,他们将坚持依照自己社区的法律去承担责任,而不是某个前民族国家的法律,仅仅因为他们碰巧生活在那里。就像在古代和中世纪,同一地理区域内,多种法律体系将再次共存。
在火枪大炮面前,身穿盔甲的骑士妄图维护自己的权力,注定一败涂地;同样,现代的民族主义和公民概念,也必将被微处理技术所终结。它们会落得一个滑稽的下场,就像15世纪神圣的封建主义原则,在16世纪沦为笑柄一样。
在转入2000年之后,20世纪所珍视的公民观念,对新的几代人来说,搞笑且不合时宜。
21世纪的唐吉坷德,不是为复兴封建主义而战斗的骑士,而是一个穿着棕色西装的官僚,一个满脑子想着审计公民的税吏。
 
Tuitio Fidei et Obsequium Pauperum
骑士团格言:捍卫信仰 救济贫困
 
 
边区(March)法律的复兴
除了在最广泛的意义上,我们很少把政府看作是一种竞争性的实体;因而,现代人对主权的范围及其可能性的直觉已经萎缩了。
在过去,权力往往是分散的,管辖是重叠的,不同类型的实体行使着主权的一种或多种属性;在这种权力等式中,很难有某个集团能稳定地保持垄断地位。
名誉上的最高统治者,在下面并没有多少权力,这种情况在历史上并不少见。现在,比民族国家弱小的政府,它们在地方施加权力的垄断地位,就面临着持续的竞争。这些竞争,曾经改变了控制暴力和吸引效忠的形式,而新的改变很快就会出现。
当领主和国王们的势力单薄,往往就会出现一种现象:对同一块边境地区,有一个或多个团体主张权力,而任何一方都无法占据决定性的支配地位。
在中世纪,有很多的边疆或“边区”(March)。在这些地方,主权重叠,暴力丛生。
边区在欧洲存在了几十年甚至几个世纪,广泛存在于凯尔特人和英特兰人控制的爱尔兰地区之间,在威尔士和英格兰、苏格兰和英格兰、意大利和法国、法国和西班牙、德国和中欧的斯拉夫人边境之间,以及在西班牙的基督教王国和格拉纳达的伊斯兰王国之间。
边区形成了独特的制度和法律,在下一个千年,我们很可能会重温它们。在边区,由于存在两个相互竞争的当局,住在这里的人很少交税。
更重要的是,他们往往可以选择遵循谁的法律,通过“宣誓”或“封租”等法律方式。这些法律概念和方式现在都不复存在了;我们认为,它们将会成为信息社会法律的明显特征。
 
超越国籍
在民族国家之前,要历数存在于世的主权数量,是很困难的,因为行使权力的组织多种多样,错综复杂。这种情形将会再次发生。
在民族国家的体系中,领土之间的分界线往往被划定得非常清晰,并固定为边界。到了信息时代,边界将会再次模糊不清;在新的千年里,主权将再次被分割;新的实体将会出现,它们将会履行部分被我们认为专属于政府的职能。
其中一些新的组织,如圣殿骑士团和中世纪的其他宗教军团,可能会掌握庞大的财富和军事力量,但并不控制任何固定的领土。它们的组织原则,将与国籍完全无关。
中世纪宗教团体的成员和领袖,他们在欧洲各地的统治权威,无论在何种意义上,都绝非来源于国籍身份。他们具有不同的种族背景,宣誓忠实于上帝,而不是同一种族成员间的亲缘关系。
 
赛博空间的商业共和国
你还会看到,具有半主权地位的商人和富人的协会将再次出现,例如中世纪的汉萨同盟。在法国和佛兰芒集市上经营的汉斯同盟,后来吸纳了六十多座城市的商人。
汉萨同盟,在英语中是一个重复的命名,直译为“联盟式同盟”,由日耳曼商人行会组成,为其成员提供保护以及谈判贸易条约。
在新的千年里,这种实体将重新崛起,代替苟延残喘的民族国家,在不安的世界提供保护,促进契约的履行。
 
简而言之,那些满脑子20世纪工业社会公民神话的人,对未来的期望会遭到挫败。其中包括对民主社会的幻想,这些幻想,曾经让天才和智者们都心驰神往。
它们假设的前提是,社会应该以政府希望的任何方式演进,当然,最好能反映民意调查和严格统计的选票。
过去的50年,完美正确地体现了这一点。但现在,它已经不合时宜了,就像生锈的烟囱,是工业时代的产物。
公民神话不仅反映出一种思维定式,认为社会问题可以通过工程方法解决;也表现出一种错误的信心,以为在未来仍然像在20世纪,资源和个体在政治强权面前脆弱不堪。我们对此表示怀疑。
我们相信,市场的力量,而不是政治上的多数,将推动社会进行重新的自我配置,以某些公众舆论既不理解也不欢迎的方式。到那个时候,认为历史将向人们期望的方向发展的观点,将被证明是多么地天真和充满误导性。
因此,你必须重新看待这个世界,这至关重要。由外向内看进去,重新分析你认为是理所当然的东西,从而获得新的认识。
当传统思维和现实脱节的时候,如果你不能超越传统思维,那将沦为迷失方向的猎物。
迷失方向是未来的流行性疾病,它导致错误的决定,进而威胁你的事业、投资和生活方式。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