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消逝的“彩虹”

作者:漫天雪798

时间:2021年7月18日

公众号:观念的后浪

文|漫天霾

1.  黯淡无光的“彩虹之国”

南非是一个美丽富饶的国度,德斯蒙德·图图大主教期冀种族和解,将其称为“彩虹之国”(寓意将过去的黑白分明变为缤纷色彩)。这里物产丰饶,盛产钻石和黄金,在布尔人统治期间,曾经是非洲最发达的经济体。1994年,南非终止种族隔离制度,曾被囚禁于罗本岛27年之久的纳尔逊·曼德拉在不分种族的大选中胜出,当选为南非历史上首位黑人总统。

新南非诞生27年来,曼德拉所在“非国大”在普选中一直牢牢占据了执政地位,黑人真正“当家作主”了。这个国家不但实现了种族平等,甚至让黑人变成了特权阶层,对白人进行了逆向歧视。2017年,南非统计局发布一份统计报告显示,自1986年以来,约100至160万名白人外流,其中白人专业技术人才净流出约50万人,每个移民造成了10名非技术人员失去工作。

伴随着白人的流出,南非经济陷入了长期停滞不前的窘迫境况中,许多年份呈现出了史无前例的负增长。2020年,受疫情影响,经济下降达7%,人均GDP已经从2011年的8000美元下降到不到5000美元,相当于2005年的水平。经济的下滑使南非目前的失业率达到了惊人的32%,贫困人口规模不断增加,生活水平不断下降,领取社会福利的人数是所得税纳税人的约三倍之多,四分之一人口每天靠少于1.25美元过活。同时,社会矛盾加剧,新世纪以来犯罪率、艾滋病爆发率均不断上升,群体性暴力事件频发。

南非,已经从耀眼的非洲之星,变得黯淡无光,从发达国家倒退为发展中国家。

2.  民粹高手雅各布·祖马

南非本次的骚乱已经造成至少212人死亡,引发本次骚乱的直接原因是前总统雅各布·祖马在其贪污腐败的指控中,因藐视法庭被收监入狱,他的支持者借此打砸抢烧。有的人说南非“零元购”这么厉害,仍然尊重文化,超市隔壁的书店完好无损。殊不知,对于一个贫穷饥饿的人来说,书不能吃。在一个食不果腹的地方,没有科学和文化的容身之地,书是没用的。

新南非的历届黑人总统都在操弄黑人民粹,但是雅各布·祖马却绝对是个中高手。

他是南非政坛的常青树,年轻时以及被关进罗本岛监狱后,他就被曼德拉和姆贝基等人作为非国大的接班人加以培养。他曾长期担任非国大领导人,1999年-2005年担任副总统;2009年当选南非总统,直到2018年被非国大解除职务。所有新南非的问题,他都是亲历者、制造者。

祖马2005年被姆贝基总统解除职务,以及2018年的被迫辞职,都是因为贪腐。他被指控挪用公共资金3000万美元装修自己的乡间别墅,内设游泳池、私人诊所及露天剧场;在与法国武器制造商泰雷兹的数十亿南非兰特的军火交易中收受巨额贿赂,并涉嫌诈骗和洗钱;他还被指控犯有强奸罪。腐败和强奸的指控,伴随着他的整个政治生涯。当然,他按照祖鲁人的习俗奉行一夫多妻制,先后与6名女子结婚,也是媒体猎奇的目标和南非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然而就是这样一位被贪腐丑闻缠身的总统,却在南非国内享有巨大威望。一方面是因为他是祖鲁人,是南非国内最大的种群;但更重要的是,他奉行的民粹主义经济政策。

他通过巨额的财政转移支付,为黑人发放福利;他推动兴建了可以容纳400万人的“免费”住房;他为贫困的农村“免费”修路、通电、通水。在许多黑人眼中,他是为底层同胞谋福利的大救星。

2008年,在约翰内斯堡发生了大规模驱逐来自马拉维、津巴韦布、莫桑比克等国劳工的排外骚乱,蔓延到德班、开普敦等地,共造成62人死亡。姆贝基政府下令军队平息了暴力。这也是祖马上台的诱因,因为相对于姆贝基,他更加强硬,一直主张的是反对自由移民和外来劳工的保护主义政策,因此“深孚众望”。

然而这些措施无一例外引发了经济衰退,并进一步加剧了族群冲突,让人们陷入了争夺政府福利的掠夺性战斗中,各地民众纷纷游行示威争取瓜分财富。这时候他展现出了一位民粹主义高手的“自我修养”:开辟了一条直接与平民对话的道路——总统热线,并亲自回复了其中一些求助,帮助一名妇女索回了养老金,并为一名居民联系到了修理水管的工人。

我们从中看到了F·D·罗斯福的影子。每一位民粹高手都有影帝的本领:一边在前台将自己包装成底层民众利益的代言人,一方面在后台忙着数钱。人们不知道的是,他们的窘迫境况,恰恰是他们的偶像造成的。

倒退与种族无关,是错误的经济政策的结果

细数27年来的历程,新南非政府就是一系列政府干预政策的“集大成者”。南非的急速衰落,跟人种没有任何关系,它纯粹是错误的经济政策的结果。以下是简要盘点,仅举其大者:

无视科学、政治正确的艾滋病防治。姆贝基无视南非艾滋病发病率高的事实,将其归结为西方种族主义偏见,认为南非艾滋病发病率高是因为过去的种族压迫和黑人贫困化的结果,因此“解决艾滋病问题,要从社会正义的角度出发”。“上有所好,下必甚焉”,姆贝基政府的许多官员从忌讳谈南非的艾滋病问题,发展到令人瞠目结舌的反科学常识。

时任卫生部长姆西曼从声称艾滋病是种族主义祸害,到荒唐地拒绝承认HIV病毒是艾滋病的病原。于是否认现代科学防治手段,提倡用非洲人自己创造的神奇土方(非洲“中药”)来对付艾滋病。对国际医学界推荐的抗艾药物,以及提供技术在南非廉价生产的提议,南非政府却因为政治因素迟迟不予批准,导致了灾难性后果。到姆贝基任期结束的2009年,南非成人感染率达到惊人的17.8%,感染者达到560万人,当年有31万人因艾滋病死亡,留下了120万孤儿,人均寿命从64岁下降到53岁,黑人更是降低到了48岁。

直到祖马上任,更换了卫生部长,制定了国家防艾计划,停止宣传土方“神药”,与国际社会合作大规模推广ARV防治, 才遏制了艾滋病蔓延的态势。这可以算是祖马任内唯一值得赞扬的成就。

赋予群体特权的《黑人经济赋权法案》(BEE)。南非政府不但要求企业、政府机构以及医院、学校、军队等各行各业必须雇佣黑人,而且要求企业和行政部门的高级管理人员中,黑人必须达到一定比例。政府实行“积分卡制度”,招收的黑人和高级管理人员越多,积分就越高,就越容易拿到政府采购合同。此举导致造假成风,但更重要的是,侵犯了企业经营自主权,人为制造了就业市场的不平等,使劳动生产率低下的人仅仅因为肤色得到雇佣,最终导致企业破产或者数量减少,产出降低,所有人因此变穷。

裙带关系和垄断资本。新南非建立后,面对丰富的资源,不是采取市场的手段,而是在政府主导下将稀缺资源低价配置到黑人手中,以实现所谓的“经济平权”,导致产生了一大批依附于政府的裙带黑人资本家。他们利用自己的黑人身份和政治影响力垄断资源,以所有人受损为代价攫取高额垄断利润。南非富豪帕特里斯·莫泽佩利用《黑人经济赋权法案》,拿下了多处矿产资源,一举积累财富27亿美元,变成了一只名副其实的“富蜜蜂”(法案简称BEE,是蜜蜂的意思)。

而他的姐夫西里尔·拉马福萨,曾经是非国大的活动家、副主席,全国矿工工会领袖,过渡时期与白人政府谈判的非国大代表团团长。“蜜蜂法”BEE通过后,他立刻辞去政府职务下海“采蜜”,摇身一变成为“新非洲投资有限公司”的董事,广泛投资于矿山、能源、房地产、电信等行业,赚得盆满钵满。最近看新闻的各位应该知道了,这位拉马福萨,正是南非现任总统。

福利政策。新南非政府不是采取激励人们生产和人人自由平等的方法,而是矫枉过正,将过去只有白人能够享受的福利逐步取消,转移给黑人。财政预算中的社会福利支出,用于黑人的,从过去白人当政时期的43%急速上升到80%,而与此同时,用于白人的则从40%下降到10%。不仅如此,南非政府在解决黑人低收入人群的住房问题上不遗余力,通过向高收入群体征收高额税收,为每月收入低于1400兰特的黑人建造了大量“免费”住房,400万户家庭因此得到了政府分配的房子,每月只用交纳水电费。

 

在这种高福利的激励下,发生了许多看似荒唐、实则必然的闹剧。为了争取政府福利,人们纷纷变成了南非政府的奴仆,竞相争取权力的青睐,一方面造成了政府权力扩张,腐败事件频发,另一方面让人们变成了不事生产、心安理得攫取他人财富的抢劫犯,稍微“分配不公”,就会引发群体性事件,人群之间从相互合作,变成了相互猜忌的斗争状态。政府官员冒充贫困群体领取福利和申请免费住房的丑闻频发;华人群体也为了谋求福利,将政府告上法庭,以便将自己归类为“黑人”(有色人种)。

福利制度不但造成经济衰退,而且摧毁社会道德,在南非得到了充分体现。

土地改革。1994新政府成立后就承诺要用20年时间,将30%的土地重新分配给黑人。他们认为白人农场主的土地都是抢来的,必须无偿归还给黑人。由此,670万公顷土地被强制划归黑人。2010年以来,又以资本重组方式改造696个大型农场,政府参股、黑人入股,将白人独资农场强行变成股份制。但即便如此,仍然有很多人不满政府的操作,认为应当搞津巴布韦穆加贝的暴力土改,将白人土地通通没收。

财产权的不稳定,是导致经济倒退的主要因素,也是导致白人纷纷外流的根本原因。据媒体所作的抽样问卷,目前大约有2/3的白人希望移民,目的地是英国、澳大利亚等国;更令人触目惊心的是,除了白人,南非经济情况较好的黑人、有色人种甚至印度人也开始咨询移民海外,希望离开这个没有未来的国度。

强大的工会。南非黑人工会势力强大,会员人数众多。最大的“南非工业大会”是世界最大的工会之一,下属21个行业分会,会员180多万。工会势力摒弃合作和契约精神,崇尚暴力抗争,动辄发动大规模罢工,使得经济瘫痪。2012年,南非最大铂金生产商隆明公司马里卡纳矿山发生大规模暴力罢工事件。矿工们无视与雇主签订的劳动合同,声称“民主18年了,我们不能老拿3000兰特!”他们无耻地要求把工资提高三倍多,达到12500兰特/月。由于另一个工人组织认为这样做会搞死矿山,导致每个人都失业,反对这次罢工,所以两方发生械斗,导致10人死亡。警方介入后,枪杀了34名矿工,引发了全国范围内的大规模骚乱。最终政府介入“协调”,所有矿工平均加薪22%,并一次性补偿2000兰特,所有被捕矿工也被政府释放。

强制性要求工资高于市场工资率会造成恶劣的后果。首先,造成更多的低技能劳动者自始至终不会得到雇佣,或者直接被解雇,因此会增加失业;其次,工会会员享受的高工资,是以排斥竞争的暴力手段达成的,他们的高工资,以没有加入工会的人的低工资为代价,造成更大的贫富差距;最后,这侵犯企业自主经营权,增大成本,缩小规模甚至导致企业破产,最终受害的是所有劳动者。工会势力和政府单方面提高工资率的政策,是南非32%的超高失业率和人均工资不到1000元人民币的罪魁祸首。

……

这就是“南非彩虹”消逝的过程,是南非人民从黑白对抗走向底层互害、从富足走向贫穷、从和平走向战乱的过程。南非的衰退与种族无关,纯粹是错误的经济政策的结果。与他毗邻的博茨瓦纳保护财产权、减少管制和干预、鼓励外国投资,后来居上走向繁荣之路,就是鲜明的对比。

南非的故事告诉我们,经济规律是客观存在的,所有繁荣,都是自由的结果;任何一个国家,若无视经济科学的教导,必然付出惨痛的代价。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