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的结局是否会像郁金香一样?

答主:聚变的Atlas

时间:2021年5月5日

来源:知乎

本文充满了傲慢和偏见以及情绪化的暴论,可能会颠覆部分人的认知。

所以如果您看完如有不适,请权当笑料,若症状无法缓解,请尽快就医。


答案是:会,但不只是如此。

最近一年币圈话题在圈外平台以及出现太多次了,说实话,吐槽都吐槽烦了;解构都解构烦了。

所以我选择想难得放飞一次直接对线吧,反正既叫不醒装睡的,也叫不醒昏睡的。

一脚揣上去,就当活动筋骨,能踹懵一两个就当积德了。


反对比特币的群体中,有一种观点占据了主流,即“无政府信用背书”。

为此,比特币的拥趸们从各个角度进行了辩驳,但在我看来,几乎没有几个有说服力的。

不是他们辩驳的没有道理,而是他们压根就打错了靶子。

因为胡万根本不在乎小六子到底吃了几碗粉。

所以看着一帮支持者一个劲的说“共识”,说“算法”,说“密码学”的……

以此妄图把比特币和黄金关联起来的蹩脚做法,

全都不知道对面在想什么。

只讨论BTC,却不讨论区块链的群体中,100个人里面,能清楚明白区块链技术背景,心中有明确逻辑链的同时,还能有点IT和金融两大学科基础的,也就一两个。

剩下的人里有十几个能做到满瓶子不响半瓶子咣当,就已经不错了。

再剩余的都是两眼一摸黑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拉他们到小学联欢会上都不一定能把话说利索的人;

跟这帮人说算法?说共识?逗我吗?

无政府信用背书这点,其实是没错的,即便很多人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只是附会他人。

但确实没错,BTC就是无政府信用背书。

他们愿意无脑相信权威,这点并没问题。

这是大部分人能活到现在的重要认知基础。

真正的问题在于,

他们根本想象不出一个比“国家政府背书”还要稳固的权威形象而已。

自然无法相信BTC的共识基础更加稳固的事实。

而现实中,比政府背书还要权威的东西,不光存在,而且还不在暗处,就正大光明的摆在所有人面前,甚至被绝大部分国家拿来当作国家发展的方针;

但是无数的人,视 而 不 见。


这就是我即将要说的重点了;

这个更加权威的东西,叫做科学体系。

准确来说,叫做人类文明发展过程的整个科学体系,包含了过去的现在的和未来的。

大部分人,根本不知道,也不在乎什么叫做科学,什么叫做科学体系。

我就直说了吧,大部分人骨子里根本不相信科学;根本分不清“科学”和“权威”;也根本不知敬畏为何物。

他们之所以选择相信一件事物,根本不是因为这件事本身,而是因为这件事来自于权威。

只不过,恰巧这个时代绝大部分的科技成果自带了权威属性;

然后使得这帮人自动把科学和权威划了等号罢了。

他们之所以选择进医院治病,不是因为从源头相信现代医学,只是听说或见识了身边的人去了医院能治得好。当“听说”了另外一个场所也具备这个功能,这些人立马就会燃起希望。

他们之所以愿意将孩子送往学校并努力供养深造,不是因为从源头相信现代教育,只是听说或见识了知识改变命运的积极例子,当“命运”快速就能改变,这些人立马就想改换路径。

他们之所以听信某一个专家学者,不是因为从源头看到他们的专业水准清晰可见,只是因为他们被口耳相传。当这些专家学者染上争议,这些人立马就会落井下石。

他们之所以相信了某一个概念,不是因为从源头摸清了它的根基,只是因为这些概念足够惊奇或足够的利益,当这个概念开始不符合他们自己的的传统认知,这些人立马就会带入惯性偏见。

你一定见过这样的人,手边有了手机电脑完全不知该拿来干嘛,对自己接收的各路信息完全放弃主动权,也不尝试甄别,偶尔遇到真正有益的东西也无法积累,更谈不上什么挖掘干货。

自己接触到的新信息几乎都来自于他人咀嚼过的,你和他说:“任何真正有价值的信息,只有主动挖掘、碰到满鼻子灰,才有可能获得冰山一角。”

他会回复:这不废话吗,还用你说?

可转过头去,他还是把转了不知道多少手的扭曲信息碎片、和深加工后塞满了各路资本私货的垃圾大礼包作为自己人生中最主要信息获取渠道。

一旦离开了熟识的人,他们生活工作衣食住行玩的成本都大涨。

甚至很多人离开了社交人脉积累,甚至可能丧失生活自理的能力。

和这种人谈共识?他配么?

一个人永远无法赚到认知范围以外的钱;
就算凭运气赚到了,也迟早会靠实力亏掉,这是一种必然。


知乎自古以来有句口号“以大多数人的努力程度,根本轮不到拼天赋”。

同理,其实以大多数人的认知程度,根本不具备被社会善待的资格。

又同理,以大多数物种的演化程度,根本入不了进一步分化的环境。

敬畏一词,在有些人心中是一个底线,对另一群人可能就是可有可无,对再另一群人可能完全不需要。

如今的知乎用户,大多都是自我感觉还行、自我定位为素质不低的人群,以及青涩而纯粹的学生党,完全没有深入基层过,不知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这句话威力有多大。

大部分的人在斟酌“如何选择”这个行为之前,就已经实质性的做完了选择。

后面的很多动作其实都是一种“秀”。比如,嘴上说出来,即便是自言自语的说出来,这是一种“自我”眼睁睁看着“本我”在表演的作秀。

而真正的斟酌和判断,则反而大多都发生在安静枯燥的独处时间,比如深夜。

所以完全可以说,习惯光着脚以至于面对穿鞋之人时还很自信的那种人,只有自己都忽视的盲目与无意识的从众;判断和斟酌根本不存在。

这种看似做出选择,实则慌不择路的经历,一次两次还好,长此以往人们便会被这种自欺欺人裹上一层包浆。而且越来越厚,直到看不清包浆里面是什么的地步。

就如一个人蒙受冤屈甚至却不知道谁在害他;

就如一个人家道中落甚至却不知道损失在哪……

价值观、判断力、自我意识、自我认知,虽然这些东西又不可能打娘胎里带出来,

但是,有越来越多的人已经没有形成这些东西的机会了。

当一些人抱着单纯积极的目的,努力“活的更好”的时候,另一些人正在付出千百倍于前者的努力“让他人活的更差”,当然,目的是让他们自己活的更好。

仅此一条,就意味着世间所有的善行,和维护社会秩序的努力,都有一个理论上的崩溃点。

而在历史的长河中,墨菲定律百分百生效。


人类这个物种,贪婪,懒惰,傲慢,自私。

你以为我想抨击一波人性的恶对吧?

不,这些就是人性的一部分,不分善恶。

我要说的是,“对本性的不自知”。

数百年后,即便人类已经散布在太阳系。

也一定有人像蚂蚁一样,抱团挤在一起,

却自认为永远没安全感,注定孤苦伶仃。

一定有人可以跨星球开黑玩网游,却同时坚信天圆地方和民科预言;

一定有人当天能够治好自己绝症,然后第二天开心的参加占卜课程。

一定有人使用超算预测宠物爱好,同时祈祷神明保佑家业风调雨顺。

他们中的大部分,也一定会看不见、看不起、看不懂、来不及。

而造成他们自身结果的,不是贪婪,不是懒惰,不是傲慢,不是自私,而是对这些本性的不自知和无所谓。

如果一个人贪婪成性,懒惰成性,傲慢成性,都不算什么。每一科学家的内心都住着一个欲求不满的疯子;每一个工程师的内心都对懒惰有着无限的追求。

仅此“自知本性”一点,足以改变太多东西。

数万年前,一个直立行走的种族诞生于自然的选择,放在这个时间尺度上,决定历史进程的,依旧会是自然。

在无数人自称为“咸鱼”/“佛系”,却没有对冲风险的手段时,

也有无数人并不担心未来会发生巨变,

因为他们早就活在当下了。

他们现在努力的是:想办法抓住未来。

对于过去,当下,未来,强者最多只能抓住其中的两者,只有圣人能抓住所有,而庸人则只能抓住一个,也至少会起码抓住一个。

懦弱者只活在过去,盲目者只活在当下,空想者只活在未来。

怀旧者活在过去和当下,观察者活在过去和未来,开拓者活在当下和未来。


中本聪将密码学作为去中心化愿景的支撑,这个思路是前无古人的。

更前无古人的,是创造BTC作为价值存储手段的这个行为,BTC问世之后,科学体系从金融界的指导思想,变成了金融的一份子。

数字货币的基础是数学、密码学,说的更长远点,就是人类文明发展过程的整个科学体系。

人类社会,可能会有整体性的政权更迭,可能会有整体性的国破家亡,可能会有整体性的改旗易帜,但人类社会,会有整体性的自我了断吗?

那些说法币有政府信用背书,所以才坚挺的,你告诉我,一届政府,一个国家,甚至一种意识形态,哪个比“与一个种族发展高度绑定的科学体系”更加坚挺?

BTC的密码学基础不过是一道“256位数字里找0”的数学题罢了,仅是数学层面的设计,只是如此,便足够从09年使用至今长达十余年,乃至于未来就算偏少的估计也起码再能用5到10年。

随着科技的发展,BTC的后续硬软分叉升级和更先进的数字货币自然会提高“数学题”的“段位”;

所以哪怕量子计算机发明也没用,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别说博弈论、传播学、社会学,光密码学自己内部都失守不了;

指望量子计算机能破BTC的,就像指望自己光天化日之下拿着一把刀,大喊大叫的砍向两公里外的人,对方还不知道跑一样,属于一个理想状态下都显得荒谬的假设。

我知道,既便如此,还是有质疑的声音:万一实用性通用性量子计算机一夜之间被发明了呢?

是,这有可能,但这个可能性就如同清朝政府在火枪火炮都没被八国联军发现的前提下,发明出了远程洲际弹道导弹一样。

这种可能性,在我眼中的数学期望和上帝直接下凡给我一个大嘴巴子的数学期望是一样的。

如有人认为,有朝一日人类“提出问题”的速度比“解决问题”的速度还慢;那密码学确实是没用了。

当真有这种可爱的想法,建议去搜搜什么叫“P/NP问题”,

因为这意味着人类成神。


现在我来告诉你,我为什么看好BTC为首的头部数字货币,哪怕它们现在早已脱离最初的设计难以成为货币,而是成为了投资标的物。

是,这些玩意有泡沫;

是,这些玩意迟早会大跌。

而我在乎的根本不是这些。

我在乎的是,这些玩意永远不会“退市”。

除了人类毁灭、人类成神或者人类种族整体社会结构的巨大变革(例如全世界永久性断网断电);

这类东西已经无法从我们这个社会中消失了,谁都做不到。

即便全球矿难也做不到;即便所有国家入刑封杀也做不到;

相比之下全世界联合起来消灭新冠、消灭疾病、消灭毒品都更加现实。

自从我们这个种族在这个星球上有了一席之地至今所创造的所有事务中,能够满足这种条件的,屈指可数。

哈希算法在其中扮演的不过是个螺丝钉罢了,甚至BTC本身也不过是价值存储手段的过客而已,要不是其开创性的地位,早就被无数其他加密货币抢过老大的位置了。

今天,人们依靠乃至过于依赖纯粹性权威,是因为它方便于人类目前社会的发展需要,我不认为,未来人类永久会依赖纯粹性权威,我们迟早会诞生出比千万年前的老祖先们在海滩边拾贝壳更加先进、稳定、可进化的价值存储手段。

事实上,未来已来,只是分布并不均匀。


很多人持币者都幻想一个浪漫场景,在未来有一天,自己可以公开一段私钥,向孩子说:你看,我曾经拥有过这些,你哪怕现在去全网任何一个账本上查,都能看到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地址XXX获得了它,而现在这个地址就是这个私钥的见证。

我曾经也是这么想的,而我现在意识到的是,即便是200年后,也可能会有一个存在,从火星上向着地球近地轨道发送一串字符,而这串字符,依旧能够包含一个文明最底层、最源头的信任。来自于该文明科学体系的浓缩,而不是所有社会性动物都会使用的初级权威工具。


后记1·加密货币很糟糕,但与这个世界本身的糟糕相比,加密货币如同天使。

1971年,美元与黄金脱钩,也就是布林顿森林体系瓦解。

整个世界出奇的安静,无数的经济学家、金融专家都没意识到整个人类社会即将被拉入深渊。

那时各国在干什么呢?在嘲讽美帝:哈哈!这孙子违约了,丢这么大的人,美元信用算是覆水难收咯。

结果嘞?山姆大叔掀桌子了,2年后的1973年,美元与石油挂钩,整个人类几乎瞬间被一个金融帝国所吞噬。

从那时起,世界灯塔就已经撕破脸面掀了桌子与世界为敌了。

只不过大部分人反应过来是很久以后而已。

1960年就提出的特里芬难题,至今无解。

魔幻的是,如今从高层到底层,通通无视特里芬难题,直到这头灰犀牛撞上了所有人。

2009年以前,没人把通胀当回事,是因为没人奈何的了通胀,富人只能尽可能加大财富流动性,穷人只能躺平被收割。

阳光之下必有阴影,深渊之中必酝星辰。

对于眼里有光的人来说,任何危机都能提炼出它的进步意义。

不破不立,不塞不流,不止不行。——《毛泽东选集第二卷》

很多人自以为可以不踏入金融领域,所以放心大胆的隔岸观火,吃瓜看戏。

但是,不好意思,躲不过去的。

现代金融体系强行把所有人都拉入了这个领域,甚至包括已经逝去的人和没出生的人。

所以与其抱怨别人,不如问问自己有没有时刻做好准备积累足够的理论和经验从而迎接海浪。

我们都在阴沟里,但仍有人仰望星空。 ——Oscar Wilde


后记2·匿名技术是万恶之源吗?

技术无善恶,别有用心的理念才是重点。

“透明”和“匿名”并不矛盾,和“透明”矛盾的是“绝对自由”,滋生腐败和犯罪的也是“绝对自由”而不是“匿名”,匿名只是罪行拿来背锅的面具和遮羞布罢了。

相反,中本聪最初的愿景就是以匿名来“间接”的实现社会透明,匿名本身并不是“目的”。

当然后来币圈里发生的事儿越来越偏离社会透明的愿景,就是后话了。

基于隐私问题的匿名本身是一个合理的需求,不正常的是无止境的“绝对匿名”。

要是真的“绝对匿名”,对整体社会反而是灾难,因为对整体社会来说,流氓政府再恶劣,草民生活再操蛋,稳定也是压倒一切的,一个随便什么臭鱼烂虾都能造核弹的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无需多言,而“绝对匿名”技术要是普及了,那无疑就是一个打包好的灾难大礼包。

一般正常人最多关注一下隐私问题,而如今的匿名币这个细分类(主要门罗币、大零币、小零币),对匿名性的发展和研究已经到了入魔的程度。

混币技术、环形签名、零知识证明这些技术,服务的是“从信息产生、到信息传播本身、甚至传播痕迹”都要绝对抹除的需求,很难想象,除了大奸大恶以外的还有哪儿会对匿名性如此狂热。

不过我的担心也是闲的,大部分人连比特币以太坊都分不清楚呢,匿名币们真搞出大灾大难来,主流币跟着挨骂也是注定的。

不过当然了,也不至于太悲观,水能覆舟,亦能载舟,一个打包好的灾难大礼包,若是到了有志之士的手中,也有可能成为危机时刻拯救世界的王炸底牌。

就看人类造化了。


后记3·一般等价物早已不需要锚定实物价值

一般等价物早已不需要锚定实物价值,仔细回想一下“锚”这个字,锚是干什么用的?是用来平衡稳定风雨中的船只的,可如今的金融体系是否还需要依靠这种手段来稳定呢?

不需要了,很久以前,连各国央行“印钱”都不需要真的从工厂里“制造钞票“了,通过扩大资产负债表就可以实现,而”锚定实物才能有价值“这种上古理论早就需要更新一下了。

虽然即便是现代航母也是需要船锚的,但飞船不需要,然而宇宙航行的逻辑相比航空,反而高度接近航海,却能直接用上一些航海理论,这就是一个颠覆性和传统并存的例子,如果一定是锚定实物价值才能承载价值,那就落入了本本主义

技术是不断进化的,当人类掌握生火能力的时候,那些高呼“只有神明才能召唤烈火”的原教旨主义者,注定会被扫入历史的垃圾堆。


后记4·没有出膛的子弹,威力还不如一片剃须刀

如今美联储无限QE这种史无前例的事情让无数的经济学家和金融专家都茫然了,但没人能说出传统逻辑哪些失效了那些没失效。

也有可能那帮真正看透的人,正忙着挣笔大的呢,没空搭理我们这些草民。

如果一个东西确切符合“崩了”的定义,但这种崩了在可见的未来却完全不会影响到什么,那还叫崩吗?

前几个月看到一句话我一直记到现在:“绝大多数人早已被这个世界抛弃,早就不带着普通人玩了,因为只要吃喝拉撒等生活必须品的物价变化感知不强,普通人就根本意识不到社会整体财富分配的比例发生了什么变化”。(损失厌恶,前景理论基石之一)

如果一件事甚至没法被感知到,那这件事被外界描述再可怕又有什么意义呢?

傻子都知道,恶性通货膨胀会毁灭货币信用,可如果恶性通货膨胀可以通过极其强大的外力无限期的拖延,意味着什么?

就像一颗子弹,只要击中要害必能夺人性命,可如果握枪之人受到外力干扰使其难以开枪,外力渐渐还有办法使扳机越来越硬最终卡死,那这颗子弹便会失去用武之地。


后记5·比特币是货币吗?

不是,至少目前不是,可见的未来也够呛,但在不可见的未来,一定是。

太多人分不清“货币”和“财富”了。

先贴个教条解释:一般等价物 (universal equivalent)是从商品界分离出来的表现其他一切 商品价值 的商品。

说白了依旧是商品,只不过可以间接体现度量经济情况的特殊商品。

《高中思想政治必修一》:货币的三大基本经济属性,即价值度量工具,商品交换媒介,财富保存手段。

而财富只需要满足价值存储就够了,比如黄金、字画、艺术品、比特币。

中本聪的愿景是希望比特币成为货币,但不可能一开始“就是货币”,这违背的是客观的社会规律,比特币诞生之初,只能是“一般等价物”,之后能不能承载货币功能,那是看我们这辈的造化。

货币的控制主体自古以来就是政府,只是因为历史上人类能力的限制,这玩意必须由一个有组织强集权的形态,才能承载的了;

历史上那些自发形成的“准货币”,无疑是刚刚有了点一般等价物的概念,便自我消解退回商品的地位了,比如食盐、粮食、金银。

这已经说明,顶层设计不是前提条件,而是迫不得已。

从这个角度看,比特币不走顶层设计而尝试聚沙成塔的思路,说明中本聪就是在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在常规的基础上挑战不可能,比特币一开始的使命就定的极其高,而后来没达到,也远远强于黄金、字画、艺术品。它给以太坊、门罗币这些后起之秀已经奠定了远超预期的社会基础。

现实中没人拿着法币的标准去要求黄金,因为大家都知道这本就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而比特币却不是这个待遇,这已经从侧面证明了某些东西:

“人们一边怀疑比特币是骗局,一边却对加密货币的期望高得多。”

“让大众对非政府发行的加密货币保有期望”这个曾经币圈想都不敢想的“奢望”,如今已经潜移默化的变成了极其广泛的现实共识,如果中本聪本人还在世的话,我估计他会很欣慰。

一个人变没了纸牌,人们就会认定他是魔术师,然后要求他变出金子,可他就算真的变出了金子,人们也只会夸他“演的真好”。

一个人变没了金子,人们就会怀疑他是个骗子,然后要求他变回金子,可他就算真的变回了金子,人们也会怀疑他“偷梁换柱”。

人类社会可真特么有意思。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