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特辑》比特币终极考验:帝国反击战,政府能阻止或摧毁比特币么?

翻译:不懂经也叔

时间:2021年3月20日

公众号:不懂经

最近之所以集中更新跟比特币有关的文章,不是推荐买币。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比特币是数字科技的集中体现,二是它前所未有地揭露了货币的本质,挑战了现有的货币体系。
这两点,在这个日益动荡的时代,对我们每个人的未来都会产生巨大的影响。而抱着残留的一点理想主义情怀,我特别期待看到比特币和法币体系展开正面交锋的那一天,希望不会太远。
今次翻译的两篇文章,主要解释一个问题,就是政府能否摧毁比特币。加上之前发的两篇,分别是《区块链人》及《比特币能取代法币么》,可以合称为“比特币三部曲”。看完这三篇,对比特币及金钱的未来,应该会有一个远超常人的认知。

一、比特币的大考:帝国反击战来了

BY TYLER DURDEN

革命型心智模式的缺陷之一,是倾向于过度自信。对新思想的绝对信念,与早期几场胜利的结合,就会产生一种荒唐的自大。这导致那些自称的革命者,低估抵达最终胜利所面对的挑战。

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那些早期的成功,往往发生在几乎没有人关注的时候。一旦认识到威胁,帝国通常会有针对性地进行反击,革命之路就不再那么平坦了,结果也难以确定。

这样的例子,历史上比比皆是。从20世纪的政治——纳粹和亢谬主义,在不同的时期,都以为他们已经把世界统治权收入囊中;到投资——20世纪90年代的互联网公司,相信他们将永远繁荣下去,直到在自己的狂妄之下崩溃;还有2006年的炒房者,认为他们可以建立房地产帝国。

这让我们想到了比特币。它早期的成功是惊人的…

 

比特币的粉丝们坚信,他们追求的事业是伟大而正确的,技术是领先而优越的,这将使比特币在几年内成为世界储备货币。

再见了法币和腐败的央行,欢迎来到由区块链主导的、无摩擦、无通胀的世界。

前景确实诱人。但是,如果假设从此一帆风顺,就忽略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当今的金融贵族们,不会交出“上帝赋予”他们的、凭空创造货币的权力,乖乖地退出历史舞台。而当帝国最终反击的时候,它是拥有重型武器的。

 

近期,多国政府纷纷抛出将来关闭或者推出加密货币的论点,测试各界的反应。

1月份,欧洲央行主席克里斯蒂娜·拉加德说,“投机性”的比特币需要全球监管,她在接受路透社的采访时表示,“高度投机性的资产”导致了“一系列应该受到谴责的活动”,包括洗钱,而任何漏洞都需要被堵住。

必须要有监管,必须在全球范围内达成一致并实施”。她还希望在五年内,推出数字欧元。

 

2月,美国财政部长珍妮特-耶伦也发表了看法。她说,

“我认为比特币不会被广泛用作交易机制……在可使用的范围内,我担心它经常被用于非法融资。这是一种极度低效的交易方式,处理这些交易所消耗的能量是惊人的……它是一种高度投机性的资产,人们应该意识到它可能会剧烈波动,我确实担心投资者可能遭受的潜在损失。”

 

而印度刚刚宣布了一项对加密货币的潜在禁令,这是一个明显的概念验证性政策测试,如果成功,可能会被主要的央行复制。

印度一位高级官员表示,交易甚至持有比特币等数字资产将被视为犯罪。这项措施将给予加密货币持有者六个月的时间,清空他们的账户;之后,将对持有、发行、挖矿、交易和转移加密资产的行为进行处罚。

 

各个政府机构都在考虑制造另一种数字货币的想法,希望它能向那些没有机会使用的人开放全球支付系统。这一切的目的不过是

1) 将凭空创造货币的权力,牢牢掌握在政府手中;

2)征用区块链、数字货币技术,并将其转化为政府控制储蓄者、消费者和投资者的工具。例如,即将推出的数字人民币。

这些现象并非偶然,而是一个协调的铺垫。针对加密货币的行动,只是各国引入数字法币、并最终形成由IMF或其他货币财团操纵的数字全球货币的前奏。 

如果问比特币的粉丝,怎么看待这种风险;他们中很多人可能会嘲笑,这只是可悲的政府在逆历史潮流而动,比特币不可阻挡。但在非革命者看来,这恐怕过于乐观了。

不过,革命,尤其是科技领域的革命,确实通常都会取得成功。电力取代了鲸油,数码相机取代了胶片,在线零售商取代了书店等等。区块链可能会对银行做同样的事情,包括中央银行和商业银行。

政府不是相机制造商或捕鲸者。这场革命发生在一个更大的舞台上,参与者更加凶险。所以,最终鹿死谁手,难以预言。任何人如果否认这一点,就只是拿着金融或者哲学书籍,纸上谈兵。

 

 

二、终极之战:政府能够阻止或摧毁比特币么?
             By  Alex Gladstein

 

自从12年前诞生以来,比特币就一直处于不败之地。其价格从5美元到50美元,再从500美元到5000美元,再到现在超过5万美元,扶摇直上;全球用户数量已经突破1亿。

系统的网络安全、开发者数量、衍生应用都达到了历史最高水平。包括特斯拉和Square在内的数十家公司,已经开始将比特币纳入到他们的企业金库中。

这种全球性的巨大成功,并不代表比特币的发展一帆风顺,没有遭到任何阻碍。事实上,这个数字货币是在各种攻击中幸存下来的,其中某些攻击严重威胁到了它的存续。

这些攻击集中在两个主要的载体:对软件和硬件基础设施的网络攻击,以及对比特币用户的法律攻击。在探讨它们及分析它们失败的原因之前,让我们先从头开始,溯源比特币的发展。

 

2009年1月,一个名叫中本聪的神秘码农推出了比特币,一个开源的金融网络。它的野心很大:用一个没有统治者的、去中心化的、点对点系统取代中央银行

比特币是一种可编程的、可替换的代币,它能像电子现金一样消费,也能像数字黄金一样储蓄。它通过一种固定的发币计划,在全球范围内分发给用户,这些用户会争先恐后地保障网络的安全,和计划的延续,作为回报,他们会得到新鲜出炉的比特币。

一开始,大多数人都是持怀疑态度的,而且关注的人也不多。毕竟,以前也曾经有过创造“电子货币”的尝试,但是都失败了。

没有人构想过,如何创建一个去中心化的、不可破坏的铸币厂,也没有人能够想象到,一个政府无法阻止的货币系统会是什么样。

而这正是比特币的使命。

一个小社区围绕着比特币成长起来。在中本聪和Hal Finney的带领下,这群人在第一年内讨论、修补和改进了软件,利用他们的电脑,每10分钟可以挖出150个毫无价值的比特币。最后,有人认为这些虚拟代币的价值足以让人接受,可以在现实世界里交换商品。

2010年5月22日,一位名叫Laszlo Hanyecz的开发者,用1万枚比特币买了两个Papa John’s披萨,汇率为每比特币0.1美分。谁也想不到,Laszlo为他的披萨订单会付出如此大的代价:如今已经超过5亿美元。

从早期的电脑挖矿以来,比特币已经成为一种全球现象没有人知道中本聪是谁。如果说比特币是一家公司,它将成为世界十大最有价值的公司之一。它的粉丝群已经从赛博朋克社区留言板上的几个假名,发展到推特首席执行官杰克-多西、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哈佛大学教授尼尔-弗格森、富达首席执行官艾比-约翰逊、女演员林赛-罗汉、歌手Soulja Boy、滑板运动员托尼-霍克和投资者保罗-图德-琼斯等人。它有自己的货币字符,₿。本月举行的一次行业会议,聚焦于如何将比特币纳入到企业的投资之中,吸引了6000多家公司参加。麻省理工学院的一个研究中心,为比特币的长期安全做出了贡献。

比特币的市场,几乎遍布地球上的每一个国家和主要城市,从加拉加斯到马尼拉再到莫斯科,到处都有当地的交易者渴望购买比特币。在尼日利亚、阿根廷、伊朗、古巴等国,数以百万计的人,都在使用比特币逃避他们当地的货币体系,然后转入信用更加良好的货币存储自己的财富,而不是留着玻利瓦尔、里亚尔、比索等。他们用私钥控制自己的比特币,将私钥存储在手机、U盘、纸上,甚至记在脑子里,然后可以在几分钟内,将货币发送给地球上任何地方的家人或朋友,而不需要任何当局的许可。

主流媒体通常将比特币描绘成一支发疯的垃圾股票,或者一种新型的数字郁金香狂热。但事实上,比特币是一个政治项目,它有可能从根本上破坏达沃斯主导的金融体系,从珍妮特-耶伦(Janet Yellen)到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都对比特币的崛起表示担忧,要求对其进行监管。

很大程度上,政府通过发行和控制货币来保持其权力。比特币这种新的模式,可以在没有政府的情况下,进行货币的铸造和交易担保。

因此,一个最大的问题是为什么政府或巨型企业没有阻止它?如果他们在不久的将来试图攻击比特币,会是什么结果?

 

网上有大量关于比特币可能被攻击的猜测和讨论,但很少有人停下来思考,为什么比特币还没有被毁灭。

答案是,有政治和经济上的激励因素,让越来越多的人推动这个系统的发展,加强它的安全性;同时也有巨大的政治、经济和技术上的抑制因素,在阻止攻击。

显而易见,比特币已经不是因为规模还不大,所以没有引起各国政府的注意(从而招致攻击)。之前的在线数字货币尝试,比如e-Gold和Liberty Reserve,还没到100亿美元的市值,就被美国政府关停了。

现在,比特币的市值已经超过了1万亿美元。比特币每多生存一天,都会变得更加强大,对于很多攻击者来说,发动进攻的窗口正在迅速关闭。

比特币如此顽强的一个原因是,它是全球分布的。绝大多数的挖矿行为,都发生在美国以外的中国和中亚地区;但绝大多数的比特币持有者和购买者似乎是美国和欧盟实体;而软件的核心开发者和节点运行者(托管比特币的服务器)则分散在世界各地。比特币现象中最重要的人,它的发明者中本聪,已经与此无关,甚至可能已经去世了。

编码、挖矿、基础设施和市场都是独立的,分布在相互竞争的司法管辖区和地缘政治对手中,通常由匿名或假名的行为者完成,这些人来自五湖四海,有不同的理念和目标,但是动机统一:让比特币繁荣昌盛。

与其他所有加密货币不同的是,比特币没有一个可能失败的中心点。比特币没有Vitalik Buterin(以太坊创始人),没有Ethereum(以太坊)基金会,没有Tether这样的Deltec银行,没有设在旧金山的高级办公室,没有律师团队,没有管理团队,没有风投,没有董事会,也没有能够操纵系统的大鲸鱼。

这种去中心化的架构,让比特币与来自最高层的攻击绝缘。无论你拥有多少比特币,你都无法改变规则,无法发型更多的比特币,无法审查、窃取,也无法阻止他人使用网络。

世界上最强大的金融力量,可能就是美国政府了。在时任财长史蒂夫·姆努钦的领导下,美国政府在2020年12月对比特币发起了攻击,虽然不是特别强烈,但仍然是一次攻击。

它试图迫使美国各交易所,收集更多个人将比特币提现到其电子钱包的信息,比主流银行所收集的信息还要多,以便国家监控比特币的资金流向。但在反对联盟的强烈抗议下,这次行动失败了。姆努钦现在也已经下台。

美国新的监管制度可能不会那么激进。事实上,新上任的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主席Gary Gensler,就曾经教过一堂关于比特币的课。来自怀俄明州的新当选参议员、比特币的热情支持者辛西娅-卢米斯(Cynthia Lummis),被任命为参议院银行委员会成员。这意味着美国金融体系中最强大的机构之一,现在有了一位比特币成员,他最近在推特上发表了关于比特币的言论:”我是为价值存储而来的,我留下来是为了抵制审查。” Lummis加入了Warren Davidson和其他国会成员的行列,他们发誓要捍卫比特币。

比特币历史上的最大攻击,发生在2017年的软件层面。那年春天,行业内少数最重要的参与者聚集在一起,签署了所谓的《纽约协议》。这些签署者拥有超过83%的全球挖矿算力,愈50家公司,超过2000万个钱包,以及支付基础设施的巨大份额。

这是一个中国矿工、硅谷和华尔街之间的联盟,他们的目标是改变比特币,让它能够每秒处理更多的交易;而代价则是牺牲去中心化,以及用户坐在家里就能审计比特币供应的能力。

尽管困难重重,但少数草根活动家还是发起了一场运动,让人吃惊的是,他们最终击败了纽约联盟。到2017年11月,这个 “SegWit2X “计划已经死亡,比特币仍然是去中心化的。

从这些 “扩容战”中得到的教训是,矿工和企业都无法控制比特币。诚然,矿工处理交易,开发者提出软件升级,但处在数以百万计的运行节点上的用户,才实际上决定了哪些交易是有效的,什么版本的软件应该被采用。

 

即使一个政府控制了比特币的大部分算力,他们也不能改变比特币的共识规则,不能发行更多的比特币,或者窃取其他人所持有的比特币。他们所能做的最糟糕的事情,就是利用算力挖掘新版本的比特币(例如BCH或BSV,而这两个已经完全失败了),或者烧掉数十亿美元,发动所谓的 “51%攻击”,暂时破坏网络。

在这种的攻击中,占据多数的旷工可以组队,利用他们优越的算力,暂时性地压倒网络。而发动51%攻击需要的硬件价格将超过50亿美元。

一个政府即使真的想冒着这么大的风险,来进行这种异想天开般的攻击,也不太可能成功。因为世界上的半导体制造商本来就为数不多,要把他们宝贵的生产能力,转移到这种投机目的上,是不太现实的。对于中国或美国来说,在全球半导体短缺期间,破坏现有的半导体订单,可能会危及国家安全。

另外一种攻击选择是,采取军事行动,夺取世界上的大多数挖矿设备。但是,试图在几十个司法管辖区,定位数十万台5磅重的机器,并且暴力抓捕通常以假名拥有他们的人,面对着巨大的障碍。

用其他技术攻击比特币的猜测比比皆是。例如通过矿池对交易进行审查(但是如果不审查,旷工可以赚更多的钱,所以可以迅速切换到不审查的矿池),全球互联网关停(可能是破坏性的,但不致命),在挖矿硬件中插入后门(实际上已经发生过,但没有被利用,现在威胁正在消退),量子计算机破解比特币的密码(根据专家的说法,不能当真),甚至是居心不良者对代码库进行有害的更新(这在数百名警惕的开发者面前是没有机会的)。

事实是,尽管不断有人担心比特币会失败,但所有用户一直都能进行交易,没有出现过重大的审查行为。

试图破坏协议或网络基础设施,是非常困难和昂贵的,而且不能保证成功。

正如我们在2017年所看到的那样,即使能够集中超级多数的算力,也可能被去中心化的网络架构所击败。

更容易、更有可能成功的攻击,其实是对用户本身的攻击。

比特币玩家担心的几个噩梦般的场景,并不涉及到科幻小说或者电影中所描述的那种,政府联手执行“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夺取数十亿美元的能源和矿机。让他们恐惧的一个噩梦,只是四个数字:6102

1933年,FDR罗斯福政府通过了6102号行政命令,禁止公民持有黄金,并强迫他们将所有黄金上交当局。现在,美国政府或其他任何国家的政府,都可以尝试做同样的事情,给民众一个向政府申报和出售比特币的时间窗口,否则就面临牢狱之灾。

比特币社区不会坐以待毙,他们已经在为这样的攻击做准备。6102号命令之所以能够成功,其中一个原因是,政府可以直接去找代公民持有黄金的银行,在保管点进行扣押。

所以每年的1月3日,比特币用户都会举行“proofofkeys”活动,将自己在交易所或第三方保管的比特币,提现到由终端用户控制的钱包中。”不是你的钥匙,就不是你的币”,是比特社区的口头禅,最早由比特币布道者安德烈亚斯-安东诺普洛斯(Andreas Antonopoulos)提出。

超过10%的美国人在使用比特币,如果有足够多的人自己保管自己的币,那么6102攻击的效果就很有限。鉴于比特币账户的密钥通常是以24个种子词的形式存在,可以记下来、藏起来、编码或记在脑子里,军队逐户突袭达不到什么效果,只会构成大规模的侵犯人权行为。

另一个监管威胁是,对比特币征收新的未实现收益税,这对长期储蓄者来说将是毁灭性的;或者规定通过未经授权的发行商购买比特币是一种犯罪。

但这样的政策会有很多障碍:第一和第四修正案的保护;众多参议员和众议员在推动更加包容比特币的政策;还有一个日益庞大的加密货币行业,他们会大力游说反对这种规定。

 

各国政府还可能会通过引入竞争对手,即央行数字货币,来边缘化比特币。全球大多数央行都在尝试用数字货币取代纸币,公民可以在移动钱包中持有和使用数字法币。这些系统的推广者认为,它们有助于遏制对比特币的渴求。

然而,央行数字货币是不可能成功的,因为它们的全球浮动价格与现有的法币挂钩,而法币的相对购买力将不可避免地下降。

同时,随着时间的推移,比特币的购买力持续上升,它的交易自由度和规避政府的隐私性,是任何央行数字货币都没有的。

另一个可能的攻击,是在民主国家内部禁止比特币挖矿。今天,许多主流媒体将比特币描述为一场环境灾难。实际上,它主要依赖可再生能源(估计从39%到74%不等),消耗了大量的滞留或过剩的能源,很有可能是一种绿色的未来。

但考虑到围绕这一主题的拙劣叙事,大家可以想象,在不就的将来,作为绿色新政的一部分,拜登政府将限制比特币挖矿。

目前,比特币用户面临的最大威胁,可能就是“比特币二分叉”(two-Bitcoin)问题。如果美国、欧盟和东亚的全球前25家交易所达成一致,终止终端用户提币,那么这将有效地使系统分叉。在交易所内的比特币被列入 “白名单”,而之外的比特币则可能被列入 “黑名单”。

这意味着,如果你的比特币不在某个名单上,商家接受了你的币,他们将面临风险。不管你的比特币有多私密,都没用。你需要找到愿意接受你的比特币的人,并且不留下任何记录。这样的法律会迫使用户进入点对点市场,在那里买家不再关心币的交易历史。

即使如此,这种攻击还是面对很多障碍。交易所将失去数百万客户和数十亿美元的业务;”DeFi “生态系统可能崩溃,因为它依靠用户在大型交易所用美元购买以太币,然后提取到Uniswap(一个去中心化交易所)等平台。所以,任何限制公民将比特币或其他加密货币提取到自控钱包的变化,都会受到该领域内公司的强烈抵制。

 

正如上述这些例子所显示的,有很多种类的监管攻击应该引起比特币用户的关注,它们比网络上的密码学或算力攻击的可能性要大得多。但现实情况是,许多法律上的攻击已经发生了,而它们并没有收到预期的效果。

2017年,中国限制用人民币兑换比特币。此后不久,印度政府也做了同样的事情,随后是巴基斯坦和其他一些国家。换句话说,世界上最大的两个政府,试图在最关键的位置,切断公民使用比特币的途径:通过交易所将当地货币兑换成比特币的上、下通道。

去年,印度最高法院推翻了这一规则,比特币不再受限制。印度政府再次寻求通过一项法案,禁止比特币和所有非官方加密货币,同时还将推出一种数字法币,由印度储备银行发行,但与此同时,比特币在当地的使用量也在增长。

2017年受到限制之后,中国的一些公司转移到了东亚其他国家,继续与国内客户开展业务。中国市场最大的两家交易所Huobi和OKCoin,仍然为数百万中国人提供服务。在巴基斯坦,比特币事实上是被禁止的,但使用率却呈爆炸式增长。

在尼日利亚,政府目前承诺,任何被确认为买卖比特币的银行账户,都将被冻结。该政权之前也尝试过类似的策略,但都失败了。这些行动所能达到的目的,实际上是将用户驱赶到了更难控制的点对点市场,并投入帮助同胞提高金融风险承受能力的企业家的怀抱。

在美国,抛开财政部长姆努钦最近的攻击不谈,美国的金融活动越来越受到《银行保密法》等法律的监控。为了配合这一趋势,加密货币交易所对客户提出了更严格的身份要求,以及越来越小的提款限额。

不过到目前为止,美国人仍然能够轻松地购买比特币,并将其提现到自己控制的钱包中;而且他们正迎来新的强大盟友。

美国参议员Lummis和众议员Davidson、McHenry、Emmer和Soto,以及迈阿密市长FrancisSuarez等,都站出来支持比特币,无论是在他们的网站上发布白皮书,还是承诺抵制过于严格的监管,或者承诺将他们的辖区打造成比特币创业活动的热点。例如,Suarez市长正在推动,迈阿密市的员工工资的一定比例,用比特币发放,居民可以用比特币缴税,并将比特币纳入城市投资组合的一部分。

 

有人认为,美国企业会试图攻击比特币。但到目前为止,情况好像恰恰相反,大公司反而在试图加入到这个行列。在过去的几个月里,特斯拉、Microstrategy、Square、Grayscale等公司买入的比特币数量,比通过挖矿产出的数量多出数十亿美元。

而精明的投资者会意识到,最终你无法将比特币与它的赛博朋克性质分开。比特币作为一种资产之所以有价值,只是因为它的去中心化,因为没有人可以任意改变它的规则,或者单方面决定发行更多的货币。在利益的驱使下,这种华盛顿无法控制的新技术,华尔街可能很讽刺地成为它最大的拉拉队之一。

到目前为止,当各国政府试图禁止或限制比特币时,最终结果似乎都是,加速了这种货币在其国内的应用。那些在禁毒战争中惨遭失败的政府,可能会发现,阻止人们持有一个看不见、无边界、能够远程传输的东西要困难得多。

在民主国家,政府面临来自科技和金融行业的重大障碍;对比特币所有权的限制,也会与言论自由、隐私和私有财产的保护,发生剧烈的冲突。强行没收将需要残酷的手段,不是所有的政府都有这样的胃口和能力。

比特币最后的也是最强的盾牌,也许就是人性本身。人都是贪婪和逐利的,政府也是如此。已经有一些当局开始挖矿或正在鼓励挖矿,从北京到肯塔基州,从西伯利亚到乌克兰,到处都有。

随着价格的上涨,越来越多的人买入比特币,作为长期的价值存储和通货膨胀的对冲。就像一些货币疲软的政府被迫美元化一样,未来其他政府也可能被迫积累比特币。这是一个充满竞争的星球。

利用能源垄断或印刷货币的能力,一个政府能从购买比特币中获得更多的利益,那么还为什么要攻击它呢?有钱有势的人总是会先于其他人,设计对自己有利的系统。比特币的天才之处,就在于利用这一基本现实,迫使他们参与进来,帮助运行这个系统,而不是攻击它。

在这个世界上,有友好的美国监管机构;也有流氓政权,一边挖比特币,一边印制美元;还有全世界的公民,要求一种不再被通货膨胀稀释掉的资产。总之,攻击比特币的动力正在减弱。

杀死比特币的唯一方法,可能就是让人们不再需要它。如果没有人想要一个防贬值、抗审查、无需许可、没有国界、没有歧视、可自由传输的金融资产,没有人再给它提供能量,它就会死亡。也许人类能发明出外另一种技术,来解决这些需求。

但在那一天来临之前,比特币还将茁壮成长。

相关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