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佩斯库】比特币的政治:没有你,对我很重要

编译:不懂经也叔的Rust

时间:2021年7月17日

来源:不懂经

前一阵,萨尔瓦多宣布使用比特币为法币的时候,很多人为比特币被政府承认而欢欣鼓舞;而也有人睿智地指出,等他们发现比特币想要什么,或者意味着什么的时候,恐怕就笑不出来了。
最近,某些交易所被监管针对得很厉害,以致于加密货币的舆论场中开始出现一种思潮,说要“拥抱监管”。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就这种现象,比特币的先驱、乃至先知般的人物,波佩斯库早有预料。今天分享他的一篇相关短文。不了解波佩斯库的读者,可以先阅读这一篇:《比特币与穷人》
本来今天要更新《主权个人》的,但第五章马上就翻完了,而且这一章G点很多,我想弄完再一起发发看吧。大家周末愉快!
对了,之前有一位热心读者说可以帮我出书,能不能联系下我(公众号右下角加我),我找不到你的消息了。谢谢。

 

 


原文标题:the Politics of Bitcoin
作者:波佩斯库   编译:不懂经也叔

事情终于变得有趣了。

现在,比特币有两派,两个政党。好吧,不管怎么说,我看到的是两个,也许还有更多,我没看到。让我们深入了解一下他们的历史。

比特币,就其本身而言,不需要任何特定的政府,或者根本不需要政府。它不需要互联网,脑钱包的存在就是证明;它也不需要电脑,如果你有兴趣的话,可以用纸和笔做整个区块链在做的事情;它甚至不需要人,某个地方的空气分子完全有可能进行密钥生成、哈希运算、区块创建等所有工作。

这意味着,人、计算机、互联网,以及最终任何特殊的或一般的政府都与比特币无关。这就是它应有的样子,一个全能者的最新体现,它不能以别的方式运作。

 

国家,就其本身而言,总是认为它们的主权“高于一切”。确实,你很难找到一个地方的议会,真诚地相信在原则上有什么不能想、不能做的事。

当然,很多国家都有宪法;但是,从今年(2013年)夏天罗马尼亚的政治危机就可以看出,即使是欧盟成员国的议会,也很难接受它的统治受到任何制约。

政府就更恶劣了,美国几十年的宪政危机就完美地说明了这一点:现在,美国总统认为,他完全有权在大多数问题上直接无视国会。“为了孩子啊”,或者“因为恐怖分子啊”,或类似的东西。借口是永远用不完的。

 

这两种现实必然发生冲突,它们已经在接触点开始了冲突:在那里,比特币被兑换成法币,法币被兑换成比特币。

国家认为,这样的交易肯定是在它们的帝国管辖之内(因为涉及到它们的货币)。而比特币认为这只是另外一项普通的交易,和其他交易没有区别。

美元在比特币的世界里是不值钱的,就像国家在比特币的世界里是不重要的。这个观点通常是翻过来说的,就是“比特币在美元的世界里一文不值”,这显然也是正确的,例如对那些没有比特币的人来说。

然而,在两个任何系统的冲突中,毫无疑问,更包容(encompassing)的系统将是胜利者(就像两条蛇的搏斗,谁能把另外一条蛇装到自己的胃里,谁就赢了)。

出于对想象中的恐怖分子及非常可笑的“对儿童安全的威胁”的恐惧,再加上限制人们获得、控制和自由处置财产的迫切需求(这又是来源于破产的福利制度认识到苏联崩溃确切原因后的绝望),各国目前已经开始了一个复杂的、大部分是非法的、被称为“反洗钱”的计划。

就是这种为了用瘸腿支撑崩溃的巨人而创造的工具,与比特币这块坚硬的岩石发生了冲突。

从这种冲突中产生了两派:一种是谄媚者(the Obsequious),主要是最大几家交易所的运营者。

例如,他们已经开始在业务中引入一些低劣的、可能非法的“KYC”程序,要求他们的潜在客户提供各种信息,理由是FinCEN(美国财政部的执行部门)口头上且没有约束力地说,他们最近可能要搞比特币。

嗯,另外一派是……,嗯,因为我是其中的一员,我想把命名权留给反对派。这样才公平。在我看来,也许可以称为“无所谓者”(Irresponsibles)。

不管叫什么名字,后面这一派对交易所的困难一点也不在乎;也不在乎他们利用比特币打造法币业务的希望,在合法性方面经过粗略审查就已经基本破灭了。

当然,这些交易所确实希望有一天能在纽交所上市,然后凭借他们在这种虚拟的、也许是最后的货币中的边缘地位,让聪明的原始投资者赚到盆满钵满的——嗯,不是黄金,除了黄金以外的东西,一些政府的纸片(指法币;你不会花它,甚至很快不想持有它)。想得真美啊。但这不是解决问题的答案,而是问题的一部分。

撇开这些不说了。他们搞的东西基本上也没什么价值:一些小的利益,也可能是一些小的障碍。

但总的来说,在这整个事物(指比特币)的发展过程中,他们的相关性是暂时的,是一场自我限制的意外事故(译注:妙啊,后来就出现了去中心化的交易所)。

至少我是这么想的。

 

<完>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