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冷嗦碗热粉

作者:广庚

时间:2015年12月6日 21:00

公众号:十八铺路

本文首发《潇湘晨报》

北方多吃面,南方多吃粉。中国人大多是捧着一碗热汤,用筷子在其中打捞面条或粉丝,热气腾腾,氤氲开早晨,长沙人的用字更为精准而达意,“嗦粉不?”

深秋清晨,劳动西路和芙蓉中路交叉处,每天都会遇到从事培训行业的黄老头,双手插袋,头戴灰白色带着折痕的绅士帽。

“嗦粉去不?”开口时,嘴向前一啄,“不”字落了,口型还等在那里。

嗦粉,听音识字思义,我似乎已经看到一根通白晶透的米粉,翻滚着辣椒红油,沾着牛肉末,在上下唇和舌头的协作中吞吐,不断输往他的嘴里深处,米粉离开热汤时摇曳的尾巴,溅带出几点红油,打在他的腮上。

我对美食的邀约从不推辞,一同移步新一佳对面的津市牛肉粉店。

“这家津市牛肉粉最正宗,牛肉腌得够劲,红油浓辣。”黄老头抹去腮上的粉汤,笑嘻嘻对脚步如风的老板说,“今天又给你做广告了啊,给我加一个虎皮蛋吧。”

“好咧。”老板胖娘手持筷子,夹着一颗虎皮蛋,走路带风,虎背熊腰扑扑而来,而虎皮蛋稳稳在筷子之间,足见店家的外家功夫。

内家功夫则在于牛肉,店家从市场挑选上好的牛肉回来大块蒸熟,加上几味中草药熬制,再而切小块成粒,盛于大盘冷却,倒入烧好的红油、茴香腌制,香味袭人。

然而,对于长沙人而言,最惊心动魄地只怕就是这加码环节。白嫩米粉“脱光洗净”,静卧大白瓷碗,只等红烧牛肉的“临幸”。

老板娘掂着锅勺,手臂一颤,我的心也跟着一颤,一大块牛肉,赤裸裸滚落,迅速没入那深不见底的高汤,心也跟着一沉,像是老板娘的刀割了自己的肉。

贪念难填,不死心地说,“再加点汤嘛!”老板娘“不情愿”地将掂起锅勺,舀起一勺高汤,汤里没有肉。

如今,京广高铁,被我走过千万遍,半月客居京城。京城的冬天,五点天就黑了,双手哆嗦到口袋,徘徊街头,望着满城的霓虹灯和甜腻的宫廷菜,突然想起长沙那一碗牛肉粉,多希望街头转角,突然有店家老板,操着熟悉的常德口音,甩着抹布,笑意盈然迎客,“圆的扁的?

相关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