赚钱小史记

作者:吴广庚

时间:2016年2月28日 14:06

公众号:十八铺路

大概是小时候穷怕了,也大概是书看多看呆了,对游戏等世间的奇淫巧术都没有多大的兴趣,电子游戏水平停留在俄罗斯方块和保卫萝卜。不妨在这里分享一下赚钱小史记,我刷分升级的经验,且当作对自己的一个梳理回顾,也是人生一段落的告别。

1.大概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在小镇上看到过有人用水烫熟牛杂卖,五毛钱一串,吃了很好吃,于是动了心思,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到我们村一年一度演戏的时候,我早早把零花钱攥着,去市场买回牛杂,还有一个土罐子,到戏场占了摊位,靠近赌场的地方,自认为人气最旺,我卖五毛一串,开始了人生的第一次做生意的经验。然而,非常可惜的是,刚刚开张,暮色还没完全沉下去,戏班子还没开始,我老爸,闻风而来,把我的生意收缴了,我在一盘撅着嘴巴气着看他,看他一串一串地把我牛肠全吃了,他说做生意以后再做,你成绩这么好,好好珍惜好好念书。

2.大概小学四年级的时候,我发现一个巨大的市场,春节做年糕的时候,需要那种树叶包裹着,而那种树叶并非那么易得,有的村子就是完全没有这种树,所以,我怂恿二姐和我开启第二次创业之路,估摸着做年糕是腊月二十四,我们二十就开始到处找树,挑选着把完整的大个的树叶摘下来,一片片洗干净,保存起来,腊月二十三的时候,我们两个骑自行车到市集卖,记得那天超级冷,我们两个穿着单衣,都快冻病了,而且发现我们两个都很胆小,毕竟市集的人不比村里的人,几乎都是陌生的,同时发现很多人卖树叶,那天一共只有两三个人来问,没有产生一次有效买卖。

3.从二年级到六年级,我们一家小孩还做这么一个事情,造冥币!隔壁村是远近知名的冥币制造村,这个是很需要人工的事情,各种各样的冥币,都是手工合成的,记得有一种,就是把一小张锡片用浆糊贴到黄纸上,贴满三百张可以得到4毛钱的样子,很多时候,周末或者傍晚,我们一家五个孩子,都是坐在那里贴冥币。疯狂刷锡片,心里想着多刷点就能多点零花钱,刷的过程中,我不断发明了各种招数,当然许多也是烂招。

4.四五六年级的时候,我还沉迷于另外的一项谋生,野外小猎人:拾田螺、捕田鼠、抓水蛇。拾田螺是在水田中,稻禾青青时,整个东洋水田都爬满了田螺,每每周末,我领着大姐、二姐、小弟、小妹奔赴于各个阡陌,手中提着一个小篮子,一条一条水田间拾过去,拾回家后,清水蒸熟,然后把螺肉剔出来,晾干,然后骑自行车到另外一个村子里卖给别人,那时候很幸福,一个周末五个人可以赚15元,感觉好多啊,我小弟每次一拿到钱就买葡萄冰淇淋吃,而我就攥着钱,想着什么时候可以达到一百就去银行开户赚利息。捕田鼠和抓水蛇是我堂弟告诉我的,他说市集上看到有一家卖蛇店,可能肯收,如果我们帮他抓的话。于是,我带堂弟去问那个老板,老板说收啊,田鼠3元一个,水蛇5元一条,兴奋极了,于是拿出全部资产去买工具,捕鼠器。黄昏时刻,各个山坡上是我和堂弟、小弟的奔波的身影,我们精心地考察各种地形,研究田鼠过往的路线,精心地埋下捕鼠器。提着杠子,系着细绳,巡视每一条小水沟,开到水蛇摇尾,立马下套,锁头提起入袋。那个夏天,几乎是男孩子们最幸福的夏天,最后赚了多少钱忘记了,只记得,那批捕鼠器很好用,提着很多田鼠和蛇卖给老板的时候感觉很威风,可惜那时候心太大,一换到钱就去买捕鼠器,后来临近的山坡田鼠越来越少,空余百来个捕鼠器。

5.初中的时候,突然迷上了看书,小镇上有一条街,每逢初三、初六、初九都有一个书摊,各种小说杂志传记,边看边卖,后来整理一看,竟然有一麻袋。那时,我还和爷爷住在小镇上,一天黄昏,我傻逼傻逼地提着书在外面晒,然后坐在凳子上帮别人看自行车(五毛一辆),突然,我发现我的书围满了人,有人问这书怎么卖,恍然间,对啊,我也可以当书摊摊主。于是,又开始了一条不归路,旁敲侧击之下,我才知道另外一个书摊的旧书来源,小镇废品站和县城一家旧书店,各种奔波和折腾开始,那时候对功夫的书非常喜欢,甚至收集到了十本《少林功夫》,我记得头一篇是“少林邵阳拳天下传,偷脚掂步下单鞭”。可这个一本都卖不出去,砸在了自己手上,好卖的是旧杂志和旧的名著,《读者》那时候基本都是来一本卖一本,有两个出版社出版的世界名著,《红与黑》、《三个火枪手》之类,我收集了五整套,这些中学生很喜欢买,几乎上我也看了一个遍。初一初二身上的零花钱大多靠倒卖旧书,似乎日子还挺滋润,还留下很多书。似乎,还有不少同学借我的书,至今没还呢,每次聚会都有人说起。

6.我觉得人生最正确的一次生意,就是倒卖旧书,至今为止,人生的百分之八十的阅读量都是那三年累积的。所以进入高中,语文水平还挺可以,喜欢写点东西,到处投稿,当然最大的去处是县城的广播电台,哈哈天雷滚滚啊,起初的确是虚荣心和兴趣去投稿,后面发现稿费还可以,每篇30元吧,于是疯狂沦陷了,原本给广播电台写“周记”变成写“日记”,当然拒绝稿件也是常有的事。播出来的时间是早上7:20,我们上课是7:15进教室,不过我还是懒懒地蹲在厕所里,等听了广播播我的文章才去上课,以至于班主任说我是班里两大迟到大王(另一个是陈有荣,爱睡懒觉)。除了广播电台,我几乎疯狂地参加各种征文比赛和给杂志投稿,当然几乎都石沉大海,记得当时有一本杂志后面接受短信投稿,我当时心里美滋滋地想着,若以后有一台手机的话,那真的可以坐在家里收钱了,不过偶尔也有稿费突然而至,最大的一次是广东省什么大赛之类,邀请我去广州拿奖,还给了几千元奖金,加几套好迪洗发水。

7.进入大学后,又开始疯狂刷积分,第一方面与个人站长有关。大一进入了学校家教部,勤工助学,然后去做过家教,被家长嫌弃普通话太差辞退,嗯,然后暗下决心,买一台电脑,做家教网赚中介费,自学自会,最大规模的时候全国有一百家加盟的家教网(每个每月100元租金),那时候一对一还没流行起来,大家都喜欢请家教到家里上课,日子过得挺可以,但是加盟的家教网这个事比较操蛋,都是三个月的生意,很多人租了三个月就不干了,毕竟我只有一个人,提供不了很多的指导之类,所以我的成本是三个小时+一个域名+一个空间,拿到的钱是300元。当时和好朋友打电话说,若我的家教网做满了全国五百城市,每个月可以赚50000元,我就回家看电视,可惜啊可惜,去年深秋,域名商qq我还续费吗,我回复不了,于是最后一个家教网关闭,为时五年的某品牌家教网,全部一一消失了。麻痹突然三年后的今天,四声域名com突然值钱了,每一个都市场价都高达1.5万左右,我当时不少家教网分站都是四声com,可没有续费都丢了,这里哭一会会。中途还做了一个流量网站,巨大流量的那种,你懂的,后来被迫关闭。

第二方面与写文相关。我疯狂地接能赚钱的稿子,当然最赚钱的论文不会写,我一个朋友(zxy)做论文代写,一个月好多钱,但这个我自己赚不来。细细数一下我代写文章的经历,挺奇葩的。。。最赚钱的当归帮一个国民党将军写传记,百岁诞辰的时候,他家人希望出一个小本子,当作家族纪念,于是将军的儿女写回忆录,我就是帮他们写出来,他们一边讲,我就一边写,差不多两个月的空余时间全部在里面,写成后,他们很满意,给了我人生最大的一笔稿费。最奇葩的一次是帮一个家族写家谱,鸡皮蒜毛的家事,我宏观叙事,写得和国事一样,家族长老非常满意,一边拍着我的肩膀一边说,以后就是作家了,不过写家谱要小心啊,如果父子的关系写颠倒了,这个是很忌讳的,会给你带来麻烦,我后面百度查了一下,果然有着习俗,吓我一身冷汗,成稿之前细细对了很多次。最轻松的一次是帮龙骧汽车公司一个经理写演讲稿,他请我去喝茶,说了这个事,讲了一下要求,我就在茶馆里面把文章写出来了,拿了稿费再到隔壁的咖啡馆坐了一下午。最不忍回首的一次是有一个家长找我,给了我十道题目,要我写十篇作文,说要放低要求,神神秘秘地说是中考作文,给她儿子用的,我写了两天,都快写吐了。

8.大学毕业后,起初进了一家公务员培训公司,一边负责该公司在湖南地区的运营和推广,然后一边做该公司网校联盟,就是那种通过我的链接去网校买课程,我可以得到学费的百分之五十作为提成。后面发现似乎这个挺赚钱的,比工资还高,于是辞职了。辞职后自己做了一个地区家长论坛,继而开培训机构,摸爬滚打,操卖白粉的心,赚白粉笔的钱,执教鞭,遵古训,坦荡教书育人,然终终不如意,现在已移交两个非常优秀的90后和熊同学在打理。

9.12年接触比特币,兴趣盎然,14年听从星空的呼唤,退出培训学校,北上参加haobtc轰逼逼的创业,汇集五湖四海的同道中人,为一个共同愿景而同住同行,开始一段新的旅程。纵使肉眼太浅,看不透沧海桑田;而风起浮萍,此时抉择细微,牵连人生巨变。未来空寂处,对时光荏苒,说免难免,再回首方不负当时此年。

小时候,算命先生看我手掌,说,这孩子纹路这么多,以后一定是非常吃苦的,当时我还以为是当总理的命呢。今天周日,我一个人在空荡荡的办公室里面,突然想起童年那个黄昏,大姐骑着车载我回家,她一边骑车一边挠痒,脖子根和脸都是红的,因为拾田螺的时候,不小心遇到了漆树,一种有毒的树,中毒了,我们急急忙忙地往家里赶,我坐到车后座,任何忙都帮不上,心里默默地想,快快长大,我要做收田螺的人,不想再做拾田螺的人。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