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经历]一次惊心动魄的营救

作者:广庚

时间:2016年4月17日 00:42

公众号:十八铺路

4月11号夜,北京微冷的天气。我在中关村公馆的一个酒店中,安排老婆收拾行李,她带小女来京玩了几天,已定好4月12日的机票,早班机,所以需要晚上收拾一切,已约好明早专车,一切安稳又温馨,除了心底一些依依不舍的情愫。

晚上21:00的时候,《男人装》记者私聊我,说上回关乎比特币的采访已经登在四月份的《男人装》上了,由于他在澳洲,无法给我寄一本。我说没事,现在就下楼买。于是,有点小激动地,连袜子都没穿,套上皮鞋,往外面走。报亭离我大约200米,十几分钟就买回来了,老婆和女儿都睡着了。采访的文章在第108页,不到1000字,几分钟就看完了,顺便看了其他文章…还有模特们丰美的身躯。

这时,电话响了!

一看来电地址是家乡的电话,心里一沉,毕竟是半夜。接听,里面传来我叔叔的声音,这个淳朴中年人近乎悲啕的声音。他说,堂弟深陷传销组织了!旁边还有婶婶的声音,不断补充一些细节。对我来说,开始都有点不真实的感觉,紧接着惊天霹雳。这完全没想到,一来总觉得传销离我的生活很远,二来印象里堂弟才读高中,于是一些细节的信息我并不听得十分清楚,因为我当时在被子里,同时在巨大的惊讶中。

“叔不知道怎么办了,得靠你想想办法啊。”叔很少求我办事,这时他颤抖的声音说出这样的话。也是这句话,焕然让我清醒。望了一眼旁边熟睡的夫人和女儿,起身去洗手间,打电话回去追问叔叔几个细节才放下电话。他们模糊知道的信息是这样,6号的时候,在东莞打工的堂弟说出去找另外的工作,和他同学离开了东莞,后来电话一直没有打通,也没有做多联系,直到两个小时前,收到堂弟打回的电话,说他现在黑龙江,被传销组织困着了,明天早上若不救出来,可能就联系不上了。

再去家人微信群一看,已经轰炸了,都知道了这个事情。大家手忙脚乱的,各种出主意,有的说写求救信放在钱里面丢出窗口,有的建议报警,有的说只要咬紧牙关不给钱半个月别人就会放回家等等。

他们都在广东,离黑龙江最近的是我,北京,1518公里。

接到堂弟电话的是他的姐姐,我的堂妹。此时,她在微信群中说,堂弟的电话半个小时前是可以打通的,可以用雷州话小声沟通,不能发短信或者微信打字。

我迅速拨打堂弟的电话,可以打通,然而没人接。再回家人微信群寻找更多信息,发现堂弟也在这个群,于是申请加为好友。

再去知乎搜索一些相关帖子看,似乎这类传销的拯救非常不乐观,有人说她妈妈被传销组织骗过去三年了,还没见到面。还有一个从传销虎穴中逃出来的人写帖子分享他的经历,第一天到达先以某些名义上缴身份证,然后安排当地好玩的,当晚有老乡找先聊天,让放松警惕,第二天早上开始上洗脑课,然后转移阵地。

越看心头越紧,若明早之前没能把堂弟救出来,后面的难度就更大了,现在唯一知道的消息是在牡丹江市,人生海海,到时从何找起呢。我想到电影《飓风营救》,那位姑娘被劫走前给她父亲打了电话,她父亲非常冷静而决断告诉她先躲在床底,同时告诉她被劫走在所难免,要求她被拖出床底时大声喊出劫匪的相貌,最后和她说,一定会来营救她,一定不要放弃希望。影片接下来的剧情,就是这位特务退役的父亲,独闯欧洲,凭借电话里的信息和强大无比的美国fbi朋友,一路高能,见神杀神,见鬼杀鬼,灭了整个犯罪团伙,把巴黎劫姑娘到卖姑娘整个产业链都灭掉,最后救回他的女儿。

“若有他的身手就好了。”心里嘀咕一下,英雄的情绪弥漫起来。“滴”,微信的声音,竟然加我为好友了,虽然对面不一定是堂弟本人,说明此时手机有人在了。迅速开了录音,再次拨打电话,这回通了,我的手握着手机有点颤抖,小声用雷州话说了一句,是你吗?

每秒都是煎熬的等待,终于,传来一声“嗯”,无法肯定辨别是堂弟本人。于是再问,不方便讲电话吗。再传来一声“嗯”,不过这次肯定是堂弟本人了,虽然不见一年,但鼻音易辨识。

“好。你不用说话,我问你几个问题,你用手指敲手机就可以,敲一声表示是,敲两声表示不是,明白吗?”

“嗯。”几秒后,听到对方手机敲了一声。

“房间里有几个人,他们睡了吗?”问完后,感觉有点傻,于是再补充,有几个人就敲几声。听到敲了三声,再重复他们睡了吗的问题时,听到一声“嗯”。好吧,敲手机回答问题这个方式行不通,我问,可以微信吗?

听到对方手机敲了一声,电话挂了。微信发来了消息:哥,有点怕。

我回复:把位置发送过来,位置--发送位置。

很快,微信收到以下一个图:

从图中看出,他的手机只有25%的电了,于是这时迅速回家人微信群,告知大家不准给堂弟打电话或者发微信等操作,一定要让他的手机有充足的电和我联系。再问几个重要地址信息,得知此刻他的完整地址是:黑龙江省牡丹江市江城美地(五期)大门口进门左手边第一栋3楼301室。该屋有三个房间,一共住了九个人,一个40岁妇女带着三个老的女传销人员睡进门第一个房间,一个45岁中年男人带着1个老传销人员住一个房间,还有一个老传销人员和堂弟以及堂弟同学住最里面的房间。

他们的身份证果然已经被上缴,说是用来办理人参的代理证书。作息时间也问清楚,明早7:40统一起床,吃早餐,四个老成员会出去上班,他们作为新成员明早9:30会有领导过来给上课。

对比知乎的帖子,发现非常相似,也就是说营救最好的时间点是从现在开始到明早9:30之间,若没有强大武力保障,最好的营救时间是明早8:10-9:30之间,那时屋内只有三个人,一个中年人和一个中年妇女,一个二十岁的小伙子,还有两个就是堂弟和他同学。心里盘算着,若我带一个人过去,然后对方能打开门,将可以是4:3的优势,内应外合,有信心带走人。那么难题只剩下一个,如何让他们打开门?

站久的双脚,麻麻做痛,干脆做到地上,冰冷的地方给我一个激灵,心头一大瓢冷水,痛苦地发现真正面临的大难题是:明早我赶不到牡丹江!

手机查询,果真!火车T297,需要19小时;飞机CN7103,需要2小时20分。最起码,下午14:00才能赶到!

谁能上门呢?狠拍脑门,警察!真是后知后觉!于是迅速拨打0453110,牡丹江市110电话,连打两个,详尽说明了情况。

110接线员说会马上转交给片警处理。心头松了一口气,马上给堂弟发微信说明要配合警察的救援,特别强调他要告诉警察失去人身自由,这样警察才更有合理的理由进行营救。

然而,20分钟后,这条路的希望破灭。片警打我电话,询问了情况后,死活不肯出警,理由是工商部门还没有核实是传销,他们不能出警。

从图可以看出,最后该片警拒绝和我交流,最后两个电话直接被掐断。在那个寒夜,心里异常的失望,明明已经查实了具体的地址,明明说明了被限制人身自由的情况,可是被如此粗暴拒绝,甚至被该民警可笑质问“我们牡丹江离广东那么远,你弟究竟是怎么来的呢,是别人拿刀架他脖子上来的吗,凭什么现在说我们这有传销呢?”

虽内心滚过千万个对该民警的草泥马,但此刻也得冷静下来,寻找其他办法,时间不等人,已经过了凌晨。尤其是微信告知堂弟今晚警察不能来的时候,他回复了一个“哦”,隔空感到他的失望。

第一个想到的是美团外卖,内心演算一遍:如果以堂弟名义点一份早餐在8:30送上门,然后和快递员说好整个情况,给他钱让他做好外应,同时现在让堂弟假装和看守他的老成员传达吃不惯北方早餐,想明天点一份甜早餐,顺便问他要不要一起。

然而这个想法没有走通,因为外卖无法精准预约送达时间,也无法事前联系到快递员,同时这个非常突兀,容易引起老成员起疑。

接着想到的就是滴滴快车,因为这个可以提前和司机沟通,同时逃跑过程中,有车非常重要!

于是迅速打开滴滴预约快车,88秒倒计时!咬着牙关等手机屏幕的一秒秒过去……悲催,没有人接单!再来一次,也一样!失望到极点!联想到民警的态度,更加悲愤!操他妈的这个国家!!

长叹一口气,突然想起,操!三线城市肯定快车少啊!但是肯定有出租车!立马切到出租车预约频道,果然地图上有几辆出租车!直接加爆小费30元预约!从该小区大门去牡丹江火车北站!

立马有司机接单,我拨打电话过去,说明情况,愿意事后给劳务费500元,司机听到中途就说,没办法做到,让我取消订单!

再次预约,我相信重赏之下必有勇士,也期待一次东北人的正义!直到第四个司机,孙师傅的出现。他答应了,他能做到的是我堂弟亲自打电话给他,说明地址,然后他去敲门!如果门不开,他也没办法!

我满足了,激动得热泪盈眶,约好敲门时间,8:40!

赶紧微信告知堂弟,告诉他如何做好内应,吃早餐的时候观察一下大门是如何开关,不管怎么样,一定要想办法,联合同学周旋他人,8:40一定要打开门!

再而,在网上搜索该小区大概安装的是什么锁,如果仅仅是手工反锁没问题,要是钥匙反锁,那得有抢夺钥匙的过程,堂弟他们的胜算就小了。

心里又七上八下起来,于是再次电话孙师傅,希望他明天敲门的时候,如果门没有打开,就厉声说是便衣警察上门查人。孙师傅有点为难,但还是答应了!

再想和堂弟说几句,但考虑到他手机的电量,于是微信说最后的叮嘱:删掉全部聊天记录和来电显示,关掉网络,最好现在找个地方充电,没有的话,一定要保证明天能接到司机的电话!

他回复,好的,他有充电宝。

暂时不再联系。凌晨两点了。北京黑漆漆的夜,牡丹江也是。我完全没有睡意,此时已坐在马桶上,异常明白抽烟的意义。当然没吸烟,手指交叉,又双手合十,紧张又祈祷,祈祷一个顺利的黎明。

回到床上,睁着眼,思量着下一步,要是明天不成功,得马上坐飞机过去,他们肯定转移了,我该如何去找堂弟呢,通过物业找房东电话问租客电话……问小区保安……到街上找卖人参的人……似乎每一步都好艰难!

5:30,手机响了,是预约去机场的专车,北京飞衡阳,老婆孩子的班次。爬上来,似乎一点困意都没有,洗刷,收拾行李,送老婆孩子去机场。

8:20,老婆孩子的飞机已经起飞。我在南苑机场,叫了一辆的士,朝着首都机场的方向,算着时间,一旦孙师傅说失败,立马买机票从首都机场飞往牡丹江,一路上,内心忐忑不已,又有着一股悲壮!

8:45,给司机打电话,没接!给堂弟发微信,没回!悲伤,内心嘲笑了自己,该计划漏洞百出,怎么可能成功呢?

8:58,麻木的给堂弟发一条微信:到火车站了吗,我给你买票,你到取票机取票就行。在我的内心想着,就应该是这样,顺顺利利的,应该到火车站了,堂弟,你一定该到火车站了,我给你买票,你取了票坐车回来就行。

一分钟后,竟然收到堂弟的微信,如下图:

还有点不敢相信,赶紧打开滴滴,发现这个行程在进行中!!!拨打孙师傅电话,他说真的送到了!!!

再也忍不住,瞬间飙泪!强忍着哽咽,和司机说,不去首都机场了,回中关村!

路上还不甘心,叫堂弟晒车票,如下图:

4月13日中午,终于在北京见到堂弟,百感交集。晚上下班后抽空带他去天安门,真的感觉到他真的还只是一个单纯的少年。

在夜风中,他说,真的好怕,好害怕再也见不到家人。我搂着他肩膀说,不会的,即使天南地北,哥也会来找你,带你回家。

——————

后记:

第三:堂弟和同学B买了牡丹江-哈尔滨,哈尔滨-北京的车票,一整天都躲在候车室发抖。我是13日中午接到他们两个,14晚安排回广东。

根据堂弟的回忆,还原实际的救援:12号早上四个老传销成员前脚刚出去,孙师傅的电话就来,堂弟和他说了具体位置,孙师傅上门来。此时大门还没反锁,正准备反锁,堂弟猛然冲出去,拉着司机跑到好日子超市停车时,这时堂弟又想起身份证还没拿,同时还想救出同学,于是恳求孙师傅带他再上去。

紧接着:这时上去,孙师傅假装是便衣警察,屋内这时只有三人,40岁中年男不知去向,于是逼中年女拿出身份证,同时拉同学B快跑。同学B还想拉另外一人跑,那人却拉着同学B不让跑,原本在门口盯着中年女的孙师傅进屋来,呵斥一番,同学B才得以脱身,三人飞奔到超市,开车往车站狂奔。

相关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