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 | 深圳比特币之行:一场理想和现实之间的流水席【参加了8月2号烤猫分享会】

作者:广庚

时间:2014年8月6日

公众号:十八铺路

这趟列车从北京出发,越过黄河和长江,穿过子时和晨曦,终于抵达长沙,接上我,开往深圳。安放行李,轻松落座,突然往后车厢看一眼,心想着同车的会不会有同行人是一起赶赴烤猫的《百万T算力沙龙活动》呢?千里迢迢,风尘仆仆赶往鹏城,应该不少人是为了见神秘的烤猫一面,有如武侠中,总有一种高手,出手不凡,内力雄厚,江湖上到处是他的传说,却几乎没人见过他。这次召开武林大会,号集天下英雄,虽然也都知道无非是卖他家武器,大家却也忍耐不住好奇心,不辞辛苦前来,欲见上一面。当然,我的目的不止于此,另外一个目的是希望借烤猫的场子,带比特币壹钱包亮亮相。这个靠谱的比特币钱包,开发出来已半年,迭代多次,日臻完善,该是亮相的时候了。易拉宝展架黑布包装,握在手里,真如密造多年的宝剑。

飞逝的空间转移中,时间相对过得慢。三天前孙小小给我发邀请函的时候,我正在培训班教书,带小学奥数,一个班10个五年级的孩子,学习行程问题和工程问题,两者算法正是分别关乎空间和时间。掐算一下,上一回见孙小小的时间,是去年初冬了,见前未通电话,一直以苏小小的姿容想象,总以为见面时她会挥一挥手帕,柔软的吴侬语嗔怪地说“才来啊,让人家好等”。真正见面时,在湖大天马公寓门口,只见一彪形大汉远远向我挥手,手上没有手帕,只有依然通话的手机,“在这里,在这里”,空气里和手机里都传来标准的北方普通话。喜感十足,孙小小不过比苏小小多了一个“n”,就让娇小女娇娘,变成魁梧男子汉。半年不见,小小兄从“币界周边第一人”,变成烤猫团队的一员。于烤猫而言,平添一名资深比特币玩家人才,可喜可贺。这一年来,比特币一日千里地发展,然而比特币人才却久久未能跟上,就中国比特币行业而言,目前人才的缺口,延缓了比特币的进一步发展。中国作为互联网大国,有700万程序员,但对比特币感兴趣并且愿意投身其中的,寥寥无几。据闻比特币资讯网巴比特掌门人长铗,比特币界赫赫有名的精神领袖,求才若渴,在某互联网从业者QQ群刚发比特币招聘,就被无情踢出。回观微博上,活跃的还是那么几个旧ID,这回来深圳,也期待在地面上能看到一些新面孔。

列车到站,改换地铁,到达起点咖啡时,十二点半,看到了孙小小和烤猫团队其他成员,也看到了aiwillruyi,比特人论坛创始人,前职业德州扑克牌手。上回湖南大学比特人宣讲会,我去暖场,有过一脸之缘。比特人社区创办于2012年,是中文区最火的互动社区,贡献了大量的比特币原创内容,讨论氛围浓厚。然而只是相对国内其他比特币社区而言,毕竟每天帖子数量也只在200–300之间,与其他小众兴趣社区无法相比。国内比特币界并不热衷对技术的冷静讨论,其实对技术的讨论和对商业经济影响的讨论,非常适合在论坛上来进行,国外社区这两块都比较火热,三五千字的长文,一两千字的回复,在BitcoinTalk和Reddit常见。然而,国人最热衷比特币行情和真真假假的小道消息,百来字说得清的,这被微博和QQ群已经消化无几,这部分流量到不了论坛。比特人社区现在尚未盈利,应该还是略亏经营,应该靠另外的挖矿维持。国内大部分的比特币项目都一样,在没有风投进入的情况下,大多都靠挖矿维持,比特币壹钱包也一样,创始人星空吴钢就是一名资深矿工大户。对于国内排名前几位的德州扑克牌手aiwillruyi来说,打德州扑克比做比特币论坛赚得多,比特币社区就是一个理想主义的产物,期盼把国内比特币玩家聚集起来,但目前这个理想主义,得靠比特币挖矿这个现实主义来支撑。所以作为矿机商烤猫,在江湖上有着不可替代的号召力。

各地币友陆陆续续到了,百来号人,绝大部分是男生,有几个极少的女生,却是相当的漂亮,万绿中一点红,惹得多数男币友频频侧目。从穿着和神态来看,这群人可以很便利被贴上“技术宅”类似的标签,跨越70后80后90后三个阶段,分别来自交易所、挖矿、钱包、资讯、游戏、电商、导航等领域。这个圈子不算大,许多人都握手招呼,北京上海深圳,是比特币的重镇之地,线下比特币活动不少,活跃的总是几乎相同的身影,所以大家已经彼此认识。我在长沙,同城币友尤其少,几乎没有参加过线下活动,这会多少有点讪讪然,然而彼此只要报上网络ID,一下子如对上默契,便聊开了。即使是如我这种平时很不喜欢自来熟的人来说,在这个群体里面,尤其融合,有的人一见如故,似乎认识了多年,大概大家之所以为比特币这个协议疯狂,身上都是有着共同的基因分子吧,宅、极客、自由和改变世界。

一点四十分,沙龙正式开始,孙小小主持。

由于星空在深圳郊外,赶来途中堵车,无法及时赶到,他的演讲,只好临时由我代班。我分享的是在线钱包的未来发展方向。就目前而言,比特币在发展初期,能做的事就上述讲的几大类,我们是从钱包这一个切入,blockchain是我们最喜欢的在线钱包,onchain技术上保障了安全,但blockchain只支持比特币,而且有一阵子访问很慢,所以星空萌生一个念头,要在一个类似blockchain原理机制的支持多币种的钱包,服务器设在国内,访问毫秒速,于是诞生了比特币壹钱包。目前比特币风投资金百分之八十都是集中在在线钱包,钱包可能和互联网初期的浏览器一样,是底层应用,流量入口。比特币创业者,从互联网时代走来,深明“流量入口”的重要性,目前最大的流量入口是交易所,和个别的导航网,交易所竞争相当激烈,免费充值,免费交易,只在提现这一关口收取手续费,这对庞大的交易所开支来说,杯水车薪,所以不少交易所开始探求其他的盈利模式,如金融衍生品的币生币、余币宝等。与交易所不一样,导航网btc123的盈利非常清晰,依托巨大的流量,收取其他网站的广告费,据闻BTC123还只有墨不一独立维护,年收入约千币,不过Btc123的软肋在移动端,没有及时顺势开发APP,让另一个四人团队–币看,在移动端反而占了先机。比特币钱包目前是最大的苦逼活,几乎没有收入,投进去的钱却不少,然而若比特币应用跟上来,钱包理应是流量最大的比特币产品。篇幅有限,不便一一复述。

第二个演讲嘉宾是币须网的罗金海,前南都媒体的记者。会后我与他戏称,不能老将媒体报道比特币不专业,专业的如你都已经投身比特币行业中来了。罗金海起先定调,相比挖矿是现实主义,币须网是理想主义,他本身也是理想主义者。比特币世界里面两者都得有,若单有现实主义,可能大家都非常势利,没有远大目光,而若单有理想主义,又容易走向荒芜,纸上谈兵。币须网的交易过程中采取了多重签名方式,罗总表示,多重签名原理其实是对权力的自我约束。在淘宝封杀比特币的环境下,社区币友自由交换物品,在币须网开店,以比特币作为结算货币,至今币须网已然是社区最大的电商平台。庞大的组织,在既得利益面前,对新技术并不热衷,而且选择抵制,然而比特币技术是不可抵制的,这是币须网的机会,期待币须网如一名持有利刃的单兵,在庞大臃肿的电商平台中,愈战愈勇。

相比前面两位宅男羞答答的演讲,比特币中国的杨林科气场甚足,一下子把会场的氛围调动起来。近来,比特币中国的日子并不好过,坚持不做金融衍生品,坚守交易所的本质:交易。但在OKcoin和火币网的高压下,也不得不放弃交易费,如今免费交易,只收取手续费。三大交易所慢慢走向差异化竞争了,火币网屯兵买马布局全产业链,挖矿、资讯、银行、理财、交易都会涉及,可能收购区块链(已经完成)和btc123。而okcoin在做好交易之外,不断拓展新的金融衍生品,不管是币生币还是专人理财,是明显是行业内领先的产品,风闻可能会上线期货交易(已经上线),直接冲击796.比特币中国除了做好交易之外,努力拓展的方向是支付,可以运行在每一台手机上面的币加锁APP,是比特币中国的拳头产品,相当于一台台移动的的ATM机子,只要旁边有人愿意兑换,你可以随时随地轻松把比特币和人民币双向兑换。老杨台上意气风发,甚至现场通过币加锁卖比特币,行为艺术。走到台下交流时,有那么一瞬间有点落寞,他说,热闹咋呼的是交易所,赚钱的是矿机商。

但孙小小说下一位是烤猫先生时,后排人群中突然闪出一位戴着眼镜、穿着旧T桖配短裤、脚踏布鞋的年轻人,走路很快,背有点驼,在全场的目怔口呆中快速上台,安静地说“大家好,我是烤猫”,大家开始反应过来,真是他,纷纷手机照相机围拍,霎时间,网络上微博Q群社区都被烤猫真容刷屏。比特币是匿名的网络,从事比特币的人,也大多匿名。创世者中本聪,至今无人见过,在人肉搜索追踪巨发达的今天,中本聪却凭借着超人的黑客技术,在几乎透明的互联网上来去自如,几乎透明,表明还有零散几个黑点,中本聪就是利用这几个黑点隐身,FBI也无可奈何。除了天神,国内两位大神,烤猫和南瓜张,深圳和北京,一南一北,在几个月前,也仅有极少数人见过真容。2011年,甚至2012年初,比特币玩家还在讨论政策,不少人甚至担心玩比特币会不会被抓起来坐牢。一来正是出于政策安全上的考虑,二来早期的矿机商利润尤其丰厚,也不想为人所知,所以两位都选择了在比特币世界里面匿名。然而2013年国内政策正式定义比特币为商品,没有了政策安全上面的考虑,同时随着算力飞涨,矿机商竞争越来越激烈,南瓜张和烤猫也不得不选择出来抛头露面,为自己的矿机开旗呐喊。几个月前,南瓜张已经出山。这时,轮到烤猫,今天的沙龙最重要就是新矿机的发布,代号AM BE300。若把比特币比如成一个江湖,烤猫就是曾经的盟主,曾经算力雄霸天下,高峰时占到全网的百分之三十,按传统武侠写法,应该是一位隐居多年的神风道骨的老前辈,甚至,精神矍铄和银白胡须这类词语,我脑海里面都想好了。没想到这会相见,庞大算力的背后,竟然是一名翩翩少年。顿时想起金庸的《倚天屠龙记》中压轴大戏,众人目光中,徐徐走出神秘的终极大BOSS,却是一介弱柳扶风的黄纱女子。原著是这么描写“缓步走进一个身披淡黄轻衫的女子,约摸二十七八岁年纪,风姿绰约,容貌极美,只是脸色太过苍白,竟无半点血色”,飘然离去时,又只留下四句“终南山后,活死人墓,神雕侠侣,绝迹江湖”,烤猫的出场,惊艳系数,大致如此。然而烤猫的穿着,又类似《功夫》里面的火云邪神,拖鞋短裤旧T桖,一字一句和世人讲“天下武功,唯快不破”。烤猫的新矿机1T,卖价3千多,性价比相当高,但在时间就是金钱的挖矿世界里,快量产,快推出市场,才是真谛。烤猫另一个争议点,是烤猫股票,2012年8月烤猫IPO,发行40万股,共以0.1比特币每股的价格发行了约16万股,其余被作为发行储备由发行者持有,共筹得近10万美元,用于矿机芯片研发制造。随着烤猫巨额的分红,烤猫股价也随之大涨,最高时达5B每股,而比特币世界风云骤起,竞争对手四处林立,加上烤猫后面产品的瑕疵,烤猫股价又迅速大落,大起大落,悲欢交加,曾经有人做过调查,比特币投资过程中掉过的大坑,烤猫股票是首选。这会,许多烤猫股东也来到沙龙,难得的面对面交流,股东们非常珍惜这次机会,对烤猫公司的接下来的新矿机和自建矿场等问题都一一追问,烤猫也一一作答,唇剑交锋,场面一度气氛异常紧张。

轴心烤猫下场后,进阶的是比特人的刘畅,宣讲比特人基金计划,上回在湖南大学已经见过,一直不知道他就是微博上一群女生尖叫“绒绒”的知名段子手“地下天鹅绒”,这会才真正肉身对上ID,目前应该还是在果壳网。比特人基金主要是想扶持想在比特币行业做应用的年轻团队,现场也有几支小团队上前交流。在比特币行业里,资金永远不是问题,关键是创业的点子和执行,这是一个正向的循环。若政策放松点,甚至可以期待国内比特币创业基地的诞生。

后面三位演讲者分别是:比特山钟原为大家分享“发现百万T时代的中间力量”;@力国潘基于国内Q群的分析和国外BTT论坛来分享“比特币市场环境分析”;巴比特屈兆翔分享“挖出比特币背后隐藏的秘密”。限于篇幅,不一一复述。

会后是一个小酒会,台上交流的是行业的动态,台下交流的是行业内更有趣的各种八卦。出去洗个脸,回来来回窜动,按城市图谱,头脑分别更新了上海壹比特团队的八卦,北京各大知名团队的八卦,杭州巴比特的八卦,深圳币看的八卦等等,比特币行业信息也是稀有的昂贵的,有的信息过于私密或牵扯到商业因素,或真或假,仅能作为茶余饭后谈资,这里无法一一分享。

酒会后饭局,由@比特币矿机 廖总宴请,把酒当歌,相谈甚欢。廖总分享了中东地区比特币的发展态势,有一个有趣的事,最近动乱中,以色列的矿场甚至有反导弹系统;币看创始人刘爱华分享团队的构成和一路的心态;蚂蚁的李盈斐属于饭局达人,幽默不断,总拿星空开刷;@王立仁是光头汉 分享了为维基百科捐赠的过程;比特币中国赵千捷分享比特币在外贸中的可行性和前景;屈兆翔再次分享巴比特的拳头产品区块元的应用场景和作用。比特币壹钱包的星空吴钢负责喝酒吃肉,嚼之有劲;坐在他身边的是币看的芳芳,业内资深美女,真人比照片好看,同事也是一名了不得的美女程序员和社区产品经理。这天,恰好七夕,这晚,是七夕的夜晚。良辰美景佳肴,与美女共度,人生一大快事,相信其他七位男子也同此感。

夜已深,时钟指向了十一点半,杯盘狼藉,虽谈资盎然,也抵不过困意的袭来,于是相约散席,矫情如我,也吟唱“两情若在久长时,也岂在朝朝暮暮”。网络的世界,网络的货币,我们网络上再相见。出来后,黄昏的雨终于停了,打的去酒店,据说在深圳郊外。这一天,理想和现实的流水席,是比特币行业全景图的一个小缩影,终于结束了。

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然是深夜十二点。这里是深圳的郊外,从聚会的地方过来,的士花了一个小时,黄昏时刻的暴雨,把深圳冲刷了个遍,回来的公路上,积水较深,的士开过来,如快舟行水。一番洗漱后,敲响星空的房门,星空也是刚出浴,睡袍露香肩,姿势撩人地卧着,看电视,正放着乌克兰金融危机。直奔主题,和星空一起探讨比特币壹钱包的运营和推广,同时对即将推出来的另一个项目推演一遍,挖矿理财项目,大矿主的星空,意识到规模效应,开始借助币友的力量,布局更大的矿场,需求饥渴,收益可观,模式靠谱,未来可期。

应是,去年初秋,认识星空。当是时,星空在长沙,一方面挖矿,一方面全力开发比特币壹钱包,还有haobtc,导航网+聊天室。麓山巍巍,湘水汤汤,长沙的初秋大致如此,星空的工作室在大学城,临山靠水,安静有逸趣。某一夜大约9点,我和老金前来拜访,一进门,他就开始讲,比特币的前世今生,挖矿甘甜,信仰和梦想,钱包,社区,资讯,单点突破,布局产业链等等,边讲边来回渡步,习惯地摸摸头,如《霍比特人》里面自言自语的甘道夫,偶尔看你一眼,才看到他小眼睛里面闪耀着异常的光芒,非常激动,甚至都忘记让我们找个座位坐。一听说老金刚刚把比特币卖了去买了车,他甚至看起来有点气愤,说起他的当年,悔不当初,然后盯着老金的眼睛,说,未来某个日子,老金也会悔不当初的。老金听到这里,心里有点不爽,毕竟都是成年人,脸上有点挂不住,聊天的气氛突然有点尴尬。再闲聊几句,老金就说走了,于是走了。自此,我和星空真正认知起来,于我而言,有点相见恨晚的感觉,因为他竟然是09年的矿工,从事P2P行业,就是有这个嗅觉,电脑挖矿时代的山顶洞人,这多少有点甘道夫的感觉。若能认识早几年,嘿嘿,夜深人静时,我经常陷入自嗨的状态。实际上,圈内人互相见面握手时,最想问两个问题“你有几位数的币?”、“你什么时候开始挖的?”对于前者,我想问却一直不敢问星空,我只知道他丢过几千币,说这事时,他一脸平静。

星空是业内知名的坑底之王,他不鼓励屯币,而是鼓励把币投在比特币的各个项目中,他也是如此做的,于是呼,踏遍行内各种坑,估计总有一回我会忍不住拿出纸笔丢给他,说星空把你踏过的坑和损失的币写下来,大概他会接过纸笔,久久未动,陷入沉思,鼻子抽动,眉头紧锁,睫毛闪晶莹,突然开口说,超级君,比特币投资的行为,不能拿结果去评判单,推动整个行业的发展,终究是好事,事成是更好,事不成也是为社区往后避开一个坑,然后抖褂起身,走到窗外,凭栏临风,把栏杆拍遍,清唱“人生的环境,乞食嘛会出头天,莫怨天莫尤人,命顺命歹拢是一生”。甚至这回饭局上,大家纷纷追问星空做了什么投资,速速公开,好让大家避开,一片玩笑中,星空自嘲淡然,下筷夹肉,一口一口,嚼之有劲。

窗外是深圳,郊外区域,万籁无音,晚风拂动窗帘,波动的帘布,此起披伏,如海浪抚慰人心。这会,比特币壹钱包的话题已经聊得差不多了,至于我是如何觉得星空是靠谱的人,和靠谱的项目,再到加入,下回再表。此时,一边和星空探讨北京的生活、普通话的学习,一边慢慢从无边的回忆中醒来,不过是一个初秋走向另一个初秋,却似乎认识多年。

聊得正起劲,门响了,匡匡然,又匡匡然,吓得两人身子一震,顿时,鸡皮疙瘩在全身此起彼伏,似乎是两位书生客宿寒山庙,正守着一盏黄灯温习,突然手旁的《阅微草堂》快速翻动,然后定在某一页,这一页的女鬼,瞬间在门外木然地敲门。半响过后,才还魂,去开门,去,原来是李矿,李盈斐。酒店正是李矿安排的,这会过来,邀请我们去参观他的矿场,同行有比特币中国的杨林科和赵千捷。

于是乎,鹏城郊外,四更时分,大雨,同行五人,冒雨前行,半途范晓俊插入,借得雨伞三把,一伞两人,均默默然,大步流星,若都披黑色风衣,大概就是山口组小分队了。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大概我是古惑仔中毒者。

终于到了,一处厂房,三四层楼,李矿和门卫对上暗号后,推门入场。见到大矿场,似梦似幻,偌大的场地,整整一层,齐齐排布数百架子,每一架子,又有十几台矿机,共5000台。矿机上蓝光逐个闪动,此起彼伏,如养了一室内的萤火虫。现实物理上,大开空间,规整布局,密集矿机,硕大排风扇,线路整排,加上神秘蓝光,显得矿机尤其客观冷静,似乎通向不可知的未来,和平无为,万物众生,万事从简,宇宙尽头……整体让人有科幻之感,似乎真的走进了《黑客帝国》的矩阵;虚拟空间里,我知道矿机们在另外的时空构造了上帝,一瞬间,陷入迷思,昔者庄周梦为胡蝶,栩栩然胡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胡蝶之梦为周与?人类和矿机,是不是也类似庄子和蝴蝶,不知彼此。

我们在另外的时空中,是不是也只是一台《黑客帝国》矩阵里面的矿机,现在的矿机在另外的时空,是不是也构造了上帝和人,比特币完美协议下,那个世界不需要道德和法律,不需要国家和机构,人就是人,文明的顶级阶段,个体之间或许已克服了囚徒困境和摆脱了相处束缚,而达到无缝的合作。现实世界里,文明的进程,也可以说是协议的演变。起初,只有上帝,再有两个人,亚当和夏娃,两人达成的世界上第一个协议应该是“你摘苹果我捡苹果,吃完苹果一起困觉”。宇宙荒芜,时空转换,地球上有了更多人,为了更好的相处,大家开始定口头协议,渐渐,各种协议演变成族规、习俗、道德,随之又有精英阶层提炼道德,演变成法律,人越来越多,世界越来越复杂,所以各种协议、道德、法律也越来越多,阻碍的,终将抛弃,新颖的,又终将融进来,新陈代射之间,风云际会,社会巨变,从神到人,从人到数学,神是不存在的,人是不可靠的,观念改进,范式愈来愈繁复,愈来愈精巧,所有的人类都深陷其中,几乎不可自拔,讨论辩论都在旧范式里面行将就木,但每一个时代又总有一小撮人,桀敖不驯,反叛忤逆,突然跳出框框,望见新的地平线,提出新的理论,若再有在技术层面实现,那就如同科幻的曙光,照在现实,那是神的光芒。

呆呆望着代表未来的矿机蓝光,在现实和虚拟中来回切换,已不知身处何处,直到星空拍肩,才恍然醒来,跟随他们,离开了矿场,返回酒店,困意袭来,所有的迷思,统统丢在梦境之缘,等待下一梦境的开启。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