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谈吃小龙虾

作者:广庚

时间:2016年8月18日 22:25

公众号:十八铺路

我在长沙十年,直到第八年,才吃了小龙虾。如你所知,近些年正是小龙虾的蔓延爆发之时,正在全国攻城略地。追溯到上世纪三十年代,其起源于华东地区,九十年代挺进华中地区,在湖北完成产量大爆发后,继而进击湖南,风靡长沙夜宵市场。湘江两岸,有灯火处,就有夜宵摊,到处是白底红字的“口味虾”、“油爆虾”、“油焖虾尾”等招牌,主角就是在潜江等地养殖出来的、挥舞着两个大钳子的小龙虾,正正被各种做法炮制成美味的夜宵,刺鼻诱惑的香味,侵袭路过行人。

每一夜,有十吨小龙虾成为长沙人的腹中物,比如你看此文花十分钟,别人就在吃一百斤油爆小龙虾。在书院路的夜风里,望向车窗外,感觉到这里每一个均匀的呼吸,每一个屋子的饱嗝,每一个起伏的肚皮,都藏着小龙虾的味与魂。

而我,初从华南地区来,喜清淡,厌辛辣,当是时,延续习惯,夜宵于我而言,是炭烧生蚝,是空心菜炒田螺,是芝麻香芋,是猪尾汤,是蟹脚,是白切狗,以及各种打边炉。忠实海鲜党,对这陌生的河鲜有所抵触,所以舌牙未识小龙虾。然而长沙不临海,海鲜贵且少,在大学期间,唯一能吃得起的海鲜,只有海带了。夜里,在图书馆看古龙小说,闭馆后,一个人甩着书包,移步堕落街,有老妇人摆摊海带龙骨汤,2元来一碗,筷子打捞一番,吞咽下肚,再端起咕咚喝汤,那一瞬间似乎听到了潮涌的回响。

前年,一名在南粤银行工作的女同学来长沙。大约是按部就班的工作,需要突然旅行来刺激一下僵化的神经。据理中客分析,旅行是人固有欲望的一种找补,这种欲望就包括色彩的欲望和味道的欲望。比如工作的时候面对四面白墙,就想着旅行遇上一场烟火,缤纷的色彩对眼睛的一种找补;再比如平时吃饭都是清淡的那几样菜,就想着旅行中吃一顿小龙虾,油辣对舌头的一种找补。

于是乎,游罢麓山湘水,入夜后,邀约前去火宫殿吃夜宵。盛名之下,其实难副,火宫殿几乎是最知名的地,然而在长沙当地人看来,是骗外地人的店,在饮食类,大概每一个城市都有这么一个招牌吧。不管如何,这是长沙翻桌最频繁的店,吃客需要候在桌子,等他人吃完后才能上桌,尤其滑稽,从窗外看进来,每一桌吃客,外面还围着站一圈人,不知人还以为是古时伺候的丫鬟呢。在桌子上吃的人被围观,也不自在,一般都匆匆吃了事。我等好不容易等候一番,终于可以引座落定,点了红烧猪脚、臭豆腐、卤鸭舌、糖油粑粑、肉丝撒子等等。在等菜之余,瞎聊一番。站在旁边等位的一个男生,大约一听是广东话,就上前来问,可以拼桌吗。女同学欣然答应,经了解,这位男生也是从广东来,两日假期,高铁直奔星城,这会点了两大碗小龙虾。上来的时候,小龙虾暗红色,满身油光,几十只交叉卧在大公碗中。这是我第一次吃到小龙虾,巨咸巨辣,咸到似乎把南海全部海水拧干拧出海盐吞下肚,辣到似乎舌头变得巨大,每颗味蕾上都有一个小小人守着,正揉粹着朝天椒往味蕾口子里滴汁。还满手是红油,感觉头发好几天没洗,想摸头都摸不得,感觉糟糕透了,对小龙虾绝望。

再次唤起对小龙虾的喜爱,是在北京了。团队似乎有各种理由吃小龙虾,比如矿池一天挖出12个区块,比如得到当周的MVP等等。北京虾贵,一盒100块,0.2个比特币也只能买到7盒。虾一上桌,十几人齐齐上阵,撸起袖子,带着手套,若不怕红油沾手,当然不带套更好吃,手指原味,更自由灵动。先卸甲,把带双钳的虾头扯下,再剥两段腹节,挑了虾线,拽掉尾节,白嫩虾肉便可一口嗦得。虾钳也不可放过,晃动活动肢,可拖出一坨虾钳肉,听说虾钳肉蘸沙姜酱,味更佳。还有人喜欢咬破虾头吃虾黄,不过我心里有重金属的阴影,始终无法对虾头下口。我厂诸位,均是豪迈畅快之人,一餐小龙虾,可谈及人生百态、中医宇宙、房价蛤蟆,好不尽兴。写及此处,心怀清代张潮,私撰一则幽梦影“品蟹宜对雅士,吃虾宜携豪友”。

独自吃虾,也有豪气。上月中旬,坐最晚的航班回长沙,落地已经是凌晨两点,早上六点还要赶高铁赴衡山,中间只有四个小时,真是睡也睡不安稳,从机场打车回东塘,路过车站时,临时起意,让司机直奔书院路,长沙小龙虾夜宵重地。落座敲筷,点上两斤油爆虾,活虾下锅油爆捞起拨壳蘸酱下口的虾肉滚烫让舌牙好一番消受。油爆虾并不辣油焦壳脆酱汁也算不上辣就是虾肉热气十足两斤下肚即使吹着江风脸上也蒸出一层薄汗。若再吃两斤估计就变关公了虾须变美髯虾钳变青龙偃月刀,横刀立马,可温酒…我大概是虾醉了。[完]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