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旧书到kindle

作者: 广庚

时间:2017年4月23日 13:53

公众号:十八铺路

对于旧书,我有着一种难以言明的情节。我拥有不多的书籍中,百分之八十都是旧书,藏着许多故事和回忆。当年在小镇中读书,每逢集市,小镇三街有一处地摊,专门卖书。林姓的书摊老板,人很好,也喜欢看书。一回生二回熟,每次我一来书摊,他便会介绍给我一些新到的好书。那些旧书不知是怎么收集上来的,应该是一些机关积压的旧书吧,多次看到旧书上写着“人民医院藏书”、“供销社藏书”等等。旧书比较便宜,十五年前的炒粉是两块钱,一本八成新的《红与黑》也只要两块钱,现在炒粉是三十元钱,当当网上一本《牛虻》要二十六元。

在那个书摊上,我买了许多书,装满了家中的书柜,还剩下一麻袋。外国名著较多,当时读初中,很时髦,专门是外国作品看,比较喜欢的就有《牛虻》、《三个火枪手》、《汤姆叔叔的小木屋》,不喜欢的就是《罪与罚》、《巴黎圣母院》。《罪与罚》至今还没看完过,总是在看了一百多页的时候,眼睛就睁不开了,上次和湖大的师兄聊天,他高度赞扬了陀思妥耶夫斯基,可惜我境界实在不够,实在没有耐心看五十页的心理描写。至于《红与黑》,我就只觉得是一个偷情的故事,没有什么感觉。闻说有女生看《巴黎圣母院》看得哭啦,更是惭愧,我看的时候,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唯有“雨果给女友写了五十年的情书”这个段子让我魂牵梦萦。看外国名著,我向来记不住人物名著,除非其名字很中国化,比如于连、简爱等。《简.爱》不知赢得了多少少女的心,简直比《飘》更受欢迎,还有一个网站专门介绍《简.爱》。回观我阅读名著的情形,由于过于注重情节,没有吸收思想,得益轻浅,不值一提。

中国的古典文学,向来不知深浅,偶读几本,便不知云深水淼。一般喜欢看书的人,就不喜欢看电视的翻拍。可是我觉得某些书,拍成电影更好看。尤其是《西游记》,我读《西游记》时,读得昏昏不知所云,一道菜的描述往往就是一页,教人抓狂。而《红楼梦》则是看书最妙,不论其他,单是人物出场时的凤冠霞衣的描写,教人惊艳不已,中国女性的美,被曹雪芹写到了极致,书中果然有颜如玉。相比而言,现在社会是多么的无趣,文学素养苍白。朋友生日,大多人还是只会说那一句“生日快乐”的大傻白话,要不就是“奔三啦”、“奔四啦”俗不可耐的话。遥想贾宝玉生日时, 六十三回中,作诗占花,一片诗情画意。黛玉为“风露清愁”芙蓉,诗云“莫怨东风当自嗟”;湘云为“香梦沉酣”海棠,诗云“只恐夜深花睡去”;宝钗为“艳冠群芳”牡丹,诗云“任是无情也动人”。纵是没有前来的妙玉,也写来“槛外人妙玉恭肃遥叩芳辰”字帖。

我看书奇快,目前尚未遇到比我快的。古代一个人去买书,乘舟回家时,把所有买的书全部丢到江中,旁人大为可惜,其不以为然,说书全部在我肚子里啦。受这个故事的影响,我觉得书都在我肚子中了,腹有诗书气自华,也很能吹牛了,就想把书卖了。于是,我在街上摆了一个摊子,摆了一麻袋的书。然小镇世风日下,看书的人不多,一天下来,书摊上只多了一层灰尘,一本书也卖不出去。倒是旁边卖版的,生意极好,一麻袋的版,一个上午就卖完了,迷恋私彩的人们围观三层,什么头什么尾声音不绝于耳。第二天还摆摊,邻居的一个漂亮的小女孩可能不忍心看这位书生师兄的窘迫,就掏了一元买了一本《羊脂球》,让我大受感动,还卖给了一个退休老师几本《东周列国志》、《隋唐演义》等。旁边一个卖薯粉的问我,有没有《平凡的世界》,他看了上册,感动得睡不着觉,但是没有中册和下册,泪水不知往哪流。我不卖这本书,不过看过,于是剩下的时间,就是一边卖书,一边给他讲孙少平和田晓霞等等的故事。我爷爷卖鱼回来,他就向我爷爷夸:“这侬识字多,日后定吃国粮。”爷爷也笑颜顿开,在往后我看小说时,不再念叨“写人疯,看人傻”,而是问“书中讲了什么”,这样的问话实在大煞读书人的趣味,我只得说“讲的是古代一个姓刘的一个姓张的一个姓关的,拜为兄弟,一起发兵打天下,后来他们做了皇帝”,爷爷直打哈欠,说“哦,是关公和张飞啊,他们贴在大门上”,我觉得无趣就不答话啦,过一会,突然又听见爷爷说“毛泽东、周恩来和蒋介石也是拜把兄弟打江山,后来蒋介石坏啦,坐飞机去台湾,毛泽东搞人民公社,五八年没饭吃……”

原本想卖掉所有的书,去买一个时髦的手表,可是这场卖书一共才卖了四十多元,请前来助阵看书摊的弟弟妹妹吃了几回炒粉,就剩下无几啦。

大二在书摊上买了一本《三国演义》,才六块,坐晚班车回寝室,看着湘江橘子洲头万家灯火,想起一句关于史湘云的诗“湘江水逝楚云飞”。

上面的文字是大二的时候写的,大概也是一个读书节,眨眼间8年过去了。大学毕业后,一直读书不多,估计加起来还没有初二那年读得多。

还记得高二的时候,我几乎是博览群书,语文课对答如流。然后语文老师陈鸿儒老师说还需要读书,远远不够,当时稍微有点心高气傲,说肚子读的书应该够用十年了,现在英语成绩不大好,先不读课外书了,先练习英语听力。他听了稍微有点失望,说毕业后更忙,这事那事,眨眼间几十年就匆匆过去了。当时我也有点小内疚,怎么会说出那种话呢,我也不大像是那么好的学生。

十年的确眨眼间就过去了,高二时候的肚中存量远远消减不够用。而英语还是没有学好,似乎普通话也没有学好,当时看书都是用雷州话为背景,而今口头表达,远逊于书面表达。大学毕业第二年,买了一个亚马逊的kindle 4,然而当是时创业千头万绪,基本没有给自己留下一个安静的看书时间,空置三年,在前年以200元卖掉了。

去年亚马逊又出来一个kindle oasis,价格昂贵,2499元。恰好有一个理财平台说存入三万元一年定期即可拿,同时到期还有一点利息,瞬间心动,正摩拳擦掌拿u盾转钱时,我厂两位财务鱼殊和露露执手相看泪眼,扯袖子相告,很有风险的千万别搞。我思量再三,不能同时质疑两位专业人士,只好含恨作罢。隔一月辗转反侧,想起此事,长夜漫漫难以入眠,恨不得天色快白,后又想为何要天白,天黑也可以操作,于是梁静茹给予勇气加持,到比特币市场特杀大杀一番,来回砍杀,枪林鱼弹,天白时打扫战场,静静数钱,差不多赚了3000元,于是立马去下单买了回来。得瑟人生常遭天谴,把玩不过一周,突然发现kindle的右下角白屏一片,真是忿恨不平,于是联系客服,未想到大美帝国的企业服务太好,二话不说就给我换了一个新的。拿到手的时候,新机器简直是温润如玉。半年过去,发现在亚马逊花的买书钱比机器还多了,念念信用卡,瞬间泪眼婆娑。

懒散的人,偶然地加入了读书会,源于长沙的学龠读书会,邓小明同学又带来北京开了分舵,入会三叩拜:早起望晨星,日走五公里,看书四柱香。

京广高铁上我都捧着kindle看书,来来回回几十次,默默地等待,等待一个搭讪,然后仿效古代那个江中舟书生,不露声色地说:书都在肚子里了,删了内存并不可惜。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