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花了5000个比特币买了曼谷像素大厦豪宅–戊戌年开篇聊几段

作者:超级君

时间:2018年3月12日 17:27

公众号:十八铺路

(曼谷像素大厦)

久违了,春节后第一更,唠嗑几段。

【一】有关EOS的DPOS

春节期间,EOS的DPOS机制又开始重新谈论起来,很多人对DPOS很不以为然。实话而言,我之前也如此,坚持POW才是王道,但现在…看看比特币矿池的排行榜吧,无法说…不管什么“机会平等”还是“结果平等”…现实就摆在面前,一家公司已经控制远超51%的算力,已经有能力(虽然不一定有动机)在短时间内“接管”比特币,以POW为代表的区块链网络也就这样了……

现在,相比于有矿机垄断的POW,我更愿意尝试一下广泛参与的DPOS. 有人把DPOS比喻成人民代表大会制度,这个是非常不严肃的,这里面讲两点。

1.1 参与者积极性,前者是很有参与积极性的,因为可以获得节点奖励,利益驱动去参与;后者完全没有参与积极性,难道说街道办老太太送我两张电影票让我去投她儿子是激励吗,没有参与积极性,就没有广泛参与,没有广泛参与,就无法涌现社区共识。

1.2 代表任职周期。前者的票掌握在社区手上,随时投随时撤,哪一个节点作恶或者其他,很快就能识别并被更换下去;而后者选举后,遥远的任期期,同时选下去的路径困难重重,几乎无法自下而上地更换下去。 这里面可能有朋友看出来了,若说POW是谁矿机多说了算,那么DPOS就是谁币多谁说了算,会不会出现大户把持节点的情况呢? 这事我们分两个维度来看:

第一、EOS已经是最分散的ERC20代币,这里非常佩服BM的每天一次众筹,350期众筹的方案,唯一的目的就是让代币更分散、让更多人来拥有。这样就可以很好用超级大户形成制衡。

第二、我现在对ADA的DPOS已经很满意,下一个节点的无确定性,极大提高超级大户可能作恶的成本……同时要知道DPOS的创始人是BM本身呀,虽然现在EOS的具体方案还没出来,但我有信心BM推出的可以做到全球最好的DPOS。

有关eos的币价低迷,没办法,现在的市场整体低迷,而且eos每天承受的抛压和比特币相差无几,比特币是每天1800个币*6万元,eos是每天200万个币*40元,还有82天的抛压期。

最近eos的超级节点议论纷纷,其实节点币,我算是比较熟悉的,研究过比特股、lisk、达世、lbtc等,很多人瞄准eos的5%年增发,想通过建立超级节点赚钱,其实很难,尤其在eos身上,bm前几天也表态不赞同超级节点的分红模式,具体细则还没出来,所以虽然我有一些计划,现在也无法说,不过可以肯定一点。人都是趋利的,持有矿机的矿工是趋利的,持有投票币的矿工也是趋利的,节点现在的拉盘其实不补于事,充分的竞争下,选择的是最优回报的节点群投票。超级节点这事不细细展开了,等各种细则出来后,再单独写篇文章论述一下,争取让看到文章的朋友都能明白如何操作拿到最优的投票回报。

【二】有关牛市熊市和区块链焦虑

无需赘言,现在就是熊市。不过我不同意两年熊市的判断,现在的市场环境与2014年已经非常不一样,与2014年相比,现在的市场的爆发能力更强,其修复能力也更强,我乐观地觉得熊市不会超过半年。 在而今,各类项目也冷却了下来,我对此表示非常喜欢,若一路各种项目都狂飙那才可怕。 各路互联网精英和达人,在春节期间纷纷开始表达区块链焦虑,说时代抛弃无声无息之类,我感觉非常可笑,区块链的路还长着呢,又不是几年的事。即使晚十年再加入区块链,依然有无限的机会。错过inter,还有戴尔;错过戴尔,还有雅虎;错过雅虎,还有谷歌;错过谷歌,还有Facebook…… 区块链在未来的确会成为生活方式的一部分,与现在的移动互联网一样,但焦虑大可不必,匆忙进场,即使是机构,也就是一个大韭菜。 (当然若是焦虑别人赚钱,于是冲进场赶紧割韭菜,另当别论) 机构进场,应该判断现在是区块链哪一个阶段,最适合买哪一种资产,比如代表高性能区块链的EOS就是比较好的选择。

【三】关于bitmex的一段往事

大概两年前,闪电网络的创始人潘志豪来我厂,带着一个黑乎乎的小伙子,然后我们就去吃杨家火锅,嗯,大概北京币圈最热衷的饭店就是杨家火锅了吧,单纯我去吃的杨家火锅饭局涵盖的团队…大概不下三十个当今区块链行业的头部企业……

回到当年的饭局,那个潘志豪介绍那个黑乎乎的小伙子是bitmex的创始人Arthur Hayes,我当时看是一个期货网站,网页UI有一种2000年的风格,各种密密麻麻的表格。那次饭局最后的印象只记得,这个黑乎乎的小伙子作死不肯吃毛肚、黄喉等动物内脏,嫌弃的表情可以制作成表情包,而对我来说,毛肚和黄喉就代表着80%的火锅。

这几天才知道,嚓,现在bitmex已经成长为年赚10亿美金的网站,黑乎乎的小伙子是产品天才,沃顿商学院毕业,前德银交易员,bitmex团队很有意思,也很有性格,嗯,也很有非议(比如bch事件),面对各种决策的时候,其团队的观点非常坚定。它有一个研究团队,研究的东西呢,不大算和它业务有直接的联系,研究各种算法和币种,研究后就是一个无情的各种怼,非常有意思。

【四】曼谷之旅

上一周在曼谷考察区块链市场,与区块链无关,零碎的感触:

1.对虾热衷的民族,每一个餐厅都有虾

2.可能泰国人喜欢光脚,商店很难买得到袜子

3.服务水平很高,每一个人都微笑服务,又是一个平和害羞的民族,没有真正经历一战二战的民族。

4.自由职业者的天堂,共享空间低至400元/月,隔壁就是百达斐丽店。
5.性开放的城市,听说一个奇怪的市场定价,丑的和美的相差就100元,深表不解。后来朋友解惑,说由于主要消费者是西方人,西方人对东方的审美不一样,在他们眼中,丑的美的都是神秘的东方的,所以市场价格没有拉开。

6.金融政策非常Open,估计以后会和东京一样,成为新的区块链中心,两城辉映,中间隔着一个空荡荡的大中华。

最后,参观了曼谷第一高楼像素大厦的65层豪华平层(如前图),大概属于曼谷第一豪宅,悬空房间,三面玻璃,躺在奢华的浴缸里泡澡,可以观摩整个曼谷,心动不已,回来逢人就吹。直到前几天和某币圈大佬吃火锅,他平平淡淡和我说,他是67层豪宅的房东……给我幼小的心灵补了一血……紧接他说这个豪宅是2016年币价6000元的时候,卖了5000个币去买的……阿拉的心情瞬间开心起来……

以前每每看到互联网公司成立党支部,感觉太魔幻;而近来看币圈言论,感觉币圈党支部也快要成立了。 对此,还想说些什么,想想还是不说了。今年是戊戌年,洋务运动是清朝体制内先进分子企图用西方文明在王朝中进行改良的运动,但我们都知道,胜利最后属于辛亥革命。最后,我的心愿是世界和平,开篇大吉。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