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城市:澳门,请坐下好好赌

作者:超级君

时间:2018年4月26日 01:25

公众号:十八铺路

时间的先后顺序,让人对距离的远近也有一种错觉。比如香港1997年回归,澳门1999年回归,所以在很长的时间里,我总觉得我家(粤西)离香港更近,澳门更远,而真正打开地图一看,实际上澳门离我的家乡更近。

对于澳门的印象,必然是周润发的《赌王》,他每次上赌桌之前,都需要吃一片巧克力,而且是拇指和食指捏着,努力地往嘴里深处放,合嘴后一边咀嚼,一边笑嘻嘻望着对手,眼神中透露着一句话“你等着怎么死吧”。在2014年,我以同样的姿势吃了很多巧克力,在盯着K线,期货开多之后,然后隔空望着做空者,眼神同步“你等着怎么死吧”,可惜我还是没有学会赌神的力挽狂澜,在瀑布之下,我的仓位多次爆仓,直至最后买不起巧克力。后来就戒了巧克力,也戒了期货。

这次是从北京飞澳门,EOSBIXIN活动安排得比较密集,北京站见面会刚结束,又匆匆赶场来澳门参加世界区块链第一届大会。怪不得别人吐槽区块链最大的应用就是开会,或许从底层深处来讲,开会并不是区块链的应用,而是区块链发展的必经之路——达成共识,毫无疑问,达成共识最好的方式就是开会,区块链发展的过程中,需要不断达成各种共识,这也就是开会多的原因。

说到第一届区块链大会,这个也是业内非常好笑的梗了,从2014年起,每一年都有第一届全球区块链大会或首届世界区块链大会,果真这个行业日过日新,永远在第一届。大概举办会议者,一般是今年才入局,所以定义为第一届,企图把所有人都拉到同一个起跑线。而过去的举办者,或迷失在区块链不知所踪,或已经财富自由只想退隐终南山,不兴趣开第二届。如此一来,让我等参加者,有点失落,有如打游戏,好不容易打过一关,等着第二关第三关呢,系统又让我从第一关打起。

四个小时,夜幕低垂的时候,我们降落到澳门,一出舱门,南方通畅带着甜味的空气涌入鼻腔,好舒服。机场离酒店非常近,五分钟就到了喜来登,这一片都是酒店和赌场,威尼斯人四季酒店等等,各种金碧辉煌,酒绿灯红,纸迷金醉。人性放纵处,尽是人间奢华

遇到囧事一桩,我的信用卡无法刷,于是只能去银行柜台取钱,在取钱空隙,总有人在身边问,要不要兑换港币,要不要兑换澳元。若未来虚拟货币流行起来,大概这些移动的人肉ATM也会问游客,要不要btc,要不要eos。在国内无感,各种地方都可以刷卡,一旦出国,就懵逼了,我的VISA卡丢了后,一直没有补回来,银联卡处处受阻,这时候就会感觉到“全球货币”的意义和妙处。

酒店安歇过后,肚子饿得空空,在美团上看到有人推荐牛杂店,兴趣盎然,打开地图准备步行摸索前往,然而一个小时后,我们还在原地打转,高德地图在这里感觉使不上劲。同行的两位美女实在受不了,提议还是打车吧,于是打车让司机推荐最近的牛杂店,司机一口答应,十分钟就拉到了一个“黑店”,好有特色的司机职业操守啊,为什么说是黑店呢,一下车,我就打开美团看一下评价,乖乖,评论里面全部是对这家餐厅的吐槽和对司机的愤恨。于是,只好再次步行在周边吃吃吃。

澳门的夜,尤其安静,街道上行人寥寥,偶有人影,尽是寂寞伤心人,面对路灯抽烟,大概是兜中现金已输完,在此空叹息。威尼斯人酒店的赌场,荷官差不多都是澳门本地人,感觉这个赌场可以提供几千个岗位,有蛮大比例都是老年人当荷官,不知道当地年轻人是不是厌倦了这个行业,我小试一把,瞬间就输了,承受虚拟货币的涨涨跌跌的人,对此实在提不起太大的兴趣。

晚会进场开始了,第一次参加区块链晚会有明星献唱,不知是音响问题,还是如何,前两位歌手金志文、蔡健雅所唱的歌,我感觉一般,KTV水平,第三位上台的是周传雄,声线就好听了,时空也瞬间拉回十几年前的高中那个听《记事本》的午后,还有当年最喜欢的《寂寞沙洲冷》,说到这里,想起第一次就业,感觉诸多不顺,于是我在QQ空间里写“拣尽寒枝不肯栖”,有一位尚未谋面的网友回复“该栖则栖,不然就寂寞沙洲冷了”,真是往事如风的歌声。

周传雄最后一首歌唱的是黄昏,段子感颇强的我,瞬间就在微博上写:区块链大会,周传雄唱《黄昏》,下一个出场是邓紫棋,大概会唱《泡沫》。后面也是没想到,区块链大会,邓紫棋唱《泡沫》这个段子流传那么广。实际上,邓紫棋当天唱了《你把我灌醉》和《喜欢你》,并没有唱《泡沫》。

自媒体人最容易就是自嗨,制造魔幻现实、戏剧冲突,满足自己的欲望,进而就没有其他欲望,所以我们经常看到各种财经作家,写起段子、文章一个飞溜,但他们对一切都抱着怀疑的态度,基本是无法赚到什么钱的。

区块链的火热,前所未有的覆盖,大妈在区块链广告牌前拍照的照片,这几天广泛流传,其实和这些大妈交流过,她们手上的btc、eth和eos数量还真不少,她们对于不靠谱的cx项目,也是情感复杂,那些“项目”投资不靠谱、但又是因为那些“项目”认识各种真正的优质区块链资产,她们在btc/eth/eos上赚了很多钱。大妈的投资智慧,实际远比很多人好得多。

写到这里,想起一则往事,在区块链尚未流行的时候。大概是2014年底,赵长鹏决定卖出他注册的域名,qukuailian.com,我当时觉得这种三拼域名还能卖吗,后来以一万元卖给了达鸿飞,没想到区块链在仅仅几年,瞬间燃爆全球,这两位一个是全球最大交易所之一的掌门人,一个是国内市值最高的NEO项目的掌门人。

今天看到红杉资本起诉赵长鹏云云,有种哑然失笑,感觉非常不可思议,但细想又很正常,我目睹了国内很多区块链公司,开始接受各种风投调查,一边尽调一边砍价,但这个行业,基本是四维时空,一秒钟可能相当于三维空间的10分钟,搞着搞着,区块链公司都做起来了,也就无法接受前面的价格,古典风投的那一套完全使不通,同时搞尽调的那些投行经理,都纷纷投身于区块链公司。

EOS超级节点的会议安排在第二天下午,火币组局,准备之时,大家都是用英文准备,但到会场,还是国人偏多,于是组办方建议大家改用中文分享。我英文不溜,所以之前分享的重担就交给了EOSBIXIN的海外运营经理katherine,她准备了很长时间,思考了一下,我还是坚持让katherine上场,用英文分享,果真效果还是不错,在YouTube上有近两万海外用户观看,纷纷表示对eosbixin有了很高的初印象。

会后,火币组了饭局,见了很多老朋友,火币的美女说我的微信头像太高冷,和现实的段子逗逼太不相符。EOS超级节点的竞选的路演,也是一个大累活,真正投入的团队,周旋在全国各地,互相打气,也互相蹭会,如这次澳门就再次的再次见到了欧链的老狼。

深夜时,同行三人饥肠辘辘,于是寻找夜宵处,一如既往地,我们的各种银行卡都不能刷,三人从各自从兜里努力的掏啊掏,终于凑够钱买了一碗牛杂汤,真是囧事一桩桩,都是和没钱相关。有朋友,在朋友圈看到我的自嘲,表示要从赌场过来送钱给我们,我赶紧阻止了,我说,赌场的钱一旦送给别人,就把运气送走了,你会输的,赶紧坐下来好好赌吧。

这好像是《赌侠》里刘德华说的。晚安,澳门。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