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波熊市是哪几类人赚到钱

作者: 广庚

时间:2018年9月10日 00:49

公众号:十八铺路

我最痛恨的一句话就是“会买的是徒弟,会卖的才是师傅”,大概是因为每次看到这句话,我都发现当下的状态就是满手币没有卖。

回想一下,我的确是每次都能以奇特的思考角度抄到底,但进入本圈多年,从未在高点卖出过币。多年来的币圈投资理念唯有两条:

一、留有生活的钱

二、需要用钱就卖

于是起起伏伏多年,币数略有增长,虽然远远比不上抓住牛熊大周期的朋友,但自认没那天赋也就心甘情愿,心安理得,心稳如苔石。

不过此刻回想上一波熊市,瞄一下朋友圈,打开通讯录看一下诸多朋友,发现还是有几类朋友在上一波熊市莫名其妙实现了大烂词——财务自由。

第一类:开矿场的朋友。

首先说,区块链资产两个环节,发行和流通。有人在发行环节赚钱,比如开大矿场;有人在流通环节赚钱,比如开交易所。

而在2017年之前,一个顶级的交易所,其实每天利润都比不上一个中型的比特币矿场。这里面有一个前提,交易所当时没有收交易手续费,收的是提现手续费,加上熊市交易不活跃,收入不算多;交易所人口众多,成本极大。

当然矿场和交易所的利润预期又很不一样,矿场的利润最好的时间是全场机器跑满的第一天,以后每天都面临着越来越多的全网算力,所以每日是递减的收入;交易所一般来说开业的前期都是贴钱的,不过运行得当都越做越好,用户越来越多,利润也越来越多,递增的关系。

2015年的大熊市里,对矿工最有利的是,全网算力迎来了长达200天的平稳期,几乎没有和2013年一样,每期增长百分之大几十,一般都是百分之小几,甚至好多期负增长,所以全年没有指数增长。一年平缓的算力里,矿工们基本都让自己的币数获得了几倍的增长,成为两年后财务自由的大决胜点。

2015年的大熊市里,交易所们过得可不大好,记得在深圳的一次会议中,李林徐明星邓迪等都表示日子不好过,每天收入覆盖不了付出,只有张寿松实诚BOY说他们还是有利润的,坚持下去没问题,当时主要利润点在于杠杆费吧。

2015年我认识的一个中英文笔俱佳的朋友,在他“最想结婚的人还没离婚”的状态下,弃笔从戎,挖矿的戎,孤身一人前往四川的偏僻山沟包了一个小水电站默默挖矿,坚持了三年,和该村村长保持了良好的感情基础,基本村长每次让他捐款给村小学,他都含泪答应,毕竟不答应就断电。不管如何,他的币数增长好多倍(具体我哪知道只能写虚),反正财务自由了。

第二类:做空的大猎手

实际上,我也不知道这批朋友是不是因为做空赚的钱,还是他们本身就是这个市场的大猎手,善于通过牛熊大周期赚到钱。反正在上一波熊市里,他们是最活跃的大空头。

现在基本每一个币圈老人会议,都能见到他们等人。这个群体当时知名的有一个QQ群,群主则为现在某知名基金的大BOSS(虽然基本圈内都知道,但我预料他不大愿意被我说出来)。

得说做空的朋友,这里面有些人都没声音了,如比特币绞杀机,期货大爆仓;而留下来的人,如某某、某某某等,活下来的们,都已经财务自由。

这类人不写了,感觉无法写得太细,一方面对他们不大熟悉,另一方面也不知道写出来得不得罪人,还有一方面本人作为多头死榔头,素来和大空头的朋友有一些距离,毕竟太气人了哼!

第三类:疯狂囤币者

得说,囤币是一大酷刑。

在这个市场,牛短熊长,所以囤币者在很长时间里,如果天天看资产表,很长时间里都是跌的,那么你都是不开心的。

为何牛市总是短的,而熊市总是长的呢?大概是比特币的总量有限,而炒币新增群体似乎都在在同一个短时间内入场,市场累计的情绪密布上来的时候,癫狂的市场总是瞬间把K线变成了90度上扬。而当炒币者冷静下来的时候,就是市场冷静的时候,就缓缓下跌,缓缓下跌啊缓缓下跌,跌到你从平静、麻木、到揪心、到痛不欲生。

但在上一个熊市,对于朋友圈里那么一小撮囤币者来说,他们对币的狂热对冲掉了币值下跌之痛,他们总是疯狂的找到钱然后换成币,在英国似乎已经有这样的神经病院,针对于这类人群进行治疗。

我身边就有好几个这样的病人。

有一个是自学成才,洞悉各个银行信用卡的规则,然后在2015-2016年疯狂刷信用卡买币,然后到迫不得已还信用卡的时候再卖币还钱,他辛勤劳作两年,终于把币数追回和2013年一样多,毕竟2013年他在花园矿机里亏掉近千币图片

有一个是疯狂各种赚币,有人举行文章比赛奖励币,他就去写文章;有公司测评矿机奖励币,他就去拍测评视频;有人赞助开会议给币,他就到处组织会议,经常一个地方会议只来两三个人;倒卖二手矿机、帮别人买币等等,反正任何可以赚币的事情,他都愿意去干。辛勤搞了几年,加上2017年分叉币抓住好时机基本在高点换成比特币,所以他的币数增长巨快,现在基本也成了一个财富自由的废人。

每一个熊市都是不同的(简直是废话),这里写的上一波熊市的赚钱几类人,不一定适用于这波熊市。

比如挖矿的环境,全球算力市场已经变得我都完全不认识了,也无从得知现在是不是挖矿的好时机。

比如多方空方,似乎总有神秘的力量,和2014—2016年纯粹的中国环境很不一样,当时空方买一个破资讯新闻都能影响行情,当时一个大V的微博都影响行情,现在是全球市场,基本上无人能影响行情。

最后不知为何,还是挺怀念2015年的挖矿日子,新朋友回复“挖矿”,给你看我写的一篇老文章,老朋友都看过了,就不要回复了。

相关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