蒸汽朋克(Steampunk)与赛博朋克(Cyberpunk)的浅解

作者:骑士创作

发布时间:2018年5月9日

网络来源:百度百家号

今天我们聊的话题些微有点儿深,不适的小伙伴在此就可以浏览下一条了。(善意的笑

首先,还是要明确一个大前提,蒸汽朋克(Steampunk)与赛博朋克(Cyberpunk)是“性格迥异的两兄弟”。而且,本文涉及的“朋克(punk)”与柳钉皮裤那种抢眼的“音乐风格”也不是同一范畴。光划分开概念就累得不行,老了老了。

朋克音乐
蒸汽朋克
赛博朋克

蒸汽朋克,其实说白了就是一种架空的世界观,背景大多设置在欧洲的维多利亚时代(或者说工业革命时代)。为了更好的理解,我们可以参照“家喻户晓”的动画电影《哈尔的移动城堡》。对,就是那个充斥着飞艇、火车、汽轮的经典场景。但是,架空世界不是人们凭空捏造出来的文化观。维多利亚时代的自然科学技术得到空前发展,进入工业时代的人们开始对未来有了各种大胆的幻想。宗教势力的逐渐式微,新潮思想的不断冲击,“蒸汽”动力交通工具的出现(地缘缩小),殖民掠夺的扩张……世界随着人们的开拓不断“被征服”,由此造成的人类自信心极度增强,从而产生了“疯狂的”极端乐观主义。

在以上的种种因素推动下,“蒸汽朋克”作为架空世界观,投射在影视作品或游戏上就出现了一些极具时代代表性的东西,你可能在“蒸汽朋克”中看到许多拥有现代感的暴力美学兵器,之间或许穿插着复古的人物服饰或建筑。这种浪漫的交织感塑造了蒸汽朋克最原始的基调。

我们在游戏《血源诅咒》中也可以看到一些“蒸汽朋克”的元素。

只简单的将“蒸汽朋克”中的浪漫交织感论述出来当然还不足以表现“蒸汽朋克”带给我们的影响与改变。“蒸汽”作为人类史上具有转折特性的科技源,是足以被人类视为伟力的存在。在蒸汽朋克的游戏作品与影视作品中,我们甚至会发现蒸汽的元素已经上升到和幻想元素“魔法”比肩的地步。这其实也就反映出“蒸汽朋克”的核心:对人类自身探索出的伟力的崇拜。

“假如要我今天为第一次世界大战前我长大成人的那个时代作一个简明扼要的概括,那么我希望说:那是一个太平的黄金时代。那时,穷人和富人,捷克人和德意志人,犹太人和基督徒,都可以和平相处,尽管偶尔也有互相嘲弄的时候。纵然是政治和社会运动,也都不带那种可怕的仇恨之人。那是被理想主义所迷惑的一代人,他们抱着乐观主义的幻想,以为人类的技术进步必然会使人类的道德得到同样迅速的提高。”——《昨日的世界》 茨威格

如果说,蒸汽朋克是极端乐观主义的产物,那20世纪中叶后期产生的赛博朋克则是极端悲观主义的产物了。

20世纪是一个极端悲观的时代,也正是因为19世纪是一个极端乐观的时代。

赛博朋克的出现主要是因为人们在某种程度上开始恐惧科技的发展,在赛博朋克的世界里,往往会有一个强大的“系统”控制整个一切。这个“系统”可能是智能AI,也可能只是政府控制人民的手段外化形式。

这几年,游戏市场上似乎格外青睐赛博朋克题材,最著名的莫过于《攻壳机动队》。今年还有一部《底特律:变人》也极为让业界与广大玩家期待。(强力推荐一部电影:《银翼杀手2049》)就像之前所说,赛博朋克的内核是思考科技与人类的关系,以及在这种关系下两者之间的羁绊与取舍。当科技越来越发达,机器有了AI和复制人,而人类有了机械义肢以及电子辅助脑,那么人类和机器的分界线是不是就相当模糊不清了呢?

攻壳机动队,游戏
底特律:变人

赛博朋克里的“系统”是无情的智能AI还是意图愚民的腐败政府或者垄断企业?一个专制的“系统”是否能够让人类更幸福?种种问题的探索便成就了“赛博朋克”这一概念。它出现在游戏或影视作品中的目的似乎就是在警示人们未来的发展趋势以及号召人们来改变世界。

其实说了这么多,蒸汽朋克也好,赛博朋克也好。不过都是一种时代的人类情感缩影罢了。多说无益,未来的文娱市场上还会出现怎样令人震撼的“朋克大作”,我们拭目以待好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