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扭了腰的bitcoiner的日常

作者:广庚

时间:2020年7月9日 20:42

公众号:十八铺路

平时,我喜欢打篮球。不过现在野球场风格,大概在NBA库里的影响下,投三分都会被强硬防守,真是世风日下。投球这方也的确是,尤其是00后的朋友,动不动就三分线之外一米就跳投,完全不顾80后老人在圈内灵活跑位之勤奋。

 

上周四,风和日丽,在深圳某野球场,我持球推进,左顾右盼,看三分线内队友纷纷被压制,队友悲壮的眼神暗示我,直接投吧,有种视死如归之感。瞬时感到肩负团队之重任,于是左右晃两下逼近三分线,线外直接起身跳投,没想到对方竟然如豹子一番,飞扑过来,球离手,一道弧线,哐噔一声,没进,镜头切回这一头,一堵肉墙向我撞了过来,双腮肌肉甩动,紧接着,轰然倒地,咔嚓,感觉到大地裂开了,背部痛感闪电般爬向头部感知。“规了规了。”队友连连向球场的空气喊到,不知什么时候开始,“犯规了”都简洁成“规了”,为何不是喊“犯了犯了”呢。我一边想着一边挣扎地爬起来,踉跄走向我的矿泉水瓶,左手甩向球场,“替我上吧,我歇一歇。”马上,场外一个哥们兴冲冲跑进场了。冰凉的水灌进肚子里,呼吸均匀下来,我这会才发现,刚才不是大地裂开了,是我的腰扭伤了。

 

于是乎,这一周,我去那里,都是扶着腰。扶着腰去租办公场地,这家科技园的领导见到我,差点感动泪奔,在这经济萧条之际,众家公司皆纷纷毁约搬离,空荡荡的科技园唯有离歌绵延不绝。这次第竟还有人带伤创业,有如古战场,大军败退,可就在四面楚歌之时,有伤兵孤身一人,依然带旗爬坡,可歌可泣。

 

当然,不几日,他很快瞧出不太对劲,这位带伤的创业者,似乎是腰伤,不是宝安区创业者的脊梁,有雄心无壮志,无法期待他做大做强从而把更多工位租给他。可能实在太无聊了,也可能是KPI压力所致,他和我说,有没有认识的朋友想租这里的,带过来一并多租几个办公室,他可以给我返很多钱。

 

深圳的商业氛围就是很实在,上来就是就是给我带客户我给你钱钱钱,毫不寒暄,在北京的时候,东北小哥可以口头上热忱喊我哥我姐喊半个月才会扭扭捏捏说出带单返佣这想法。全国办公楼空置率都在上升,深圳尤甚,深圳中这家科技园又更甚,签合同的时候,我秒了一下客户列表,很有可能我是今年第一个新增客户。

 

另一方面,令人不惑的是,深圳房价则如节节升高,宝安涨完南山涨,南山涨完光明涨…….九区十地,如钢琴键一样,此起彼不伏,硬生生谱出一首高歌猛进的曲子,“房住不炒”变成“房主不吵”,房主失业在家,不吵不闹,纷纷在业主群里分享小区最近成交价又高了几十万的消息。

 

刘邦老师说,大水起兮房飞扬。宝安拆迁村民,用两千年来的古老智慧,收割着科技之都的IT从业者。“来了都是深圳人,但一分钱也别想带走。”南京籍贯的区块链从业者小房,之前雄心壮志要在深圳买房立业,发扬西班牙语和西班牙菜。春节过后,她看比特币价格跟不上深圳房价了,只好带她的西班牙男友离开,回到南京,六朝之都,雍容祥和,没那么多镰刀。

 

四海老师也开始嘲笑深圳了,说我原本是退隐江湖,回深圳修身炼道,没想到误入镰刀之都。我说谐音梗少用,更利于老年人修身,边说着边把一贴奇正膏药贴到背后,清凉又刺痛。币民非常熟悉的感觉,持有某些币,就是这样,身体凉凉的,心又很刺痛。

 

“小伙,你有没有炒股啊。”这个园区的一楼,只有两个办公室在营业,一家是这位科技园领导,一家就是我,他实在太无聊了,经常和我搭话,让我练就关闭比特币行情K线网页的速度越来越快了。

 

“还行,有什么推荐。”

 

话说出口,有点后悔。紧接着,我听了两个小时波澜壮阔的股票K线历史,间夹对白酒行业、医药行业的诸个公司的精彩评说。“我觉得茅台不错,勇敢冲。”他的外卖电话响了,打断了他的演说,起身离开前,和我讲了财富密码。

 

我打开茅台十年的K线,陷入沉思,光阴似箭,岁月蹉跎,我大概在三公消费前160下车,现在1700。“你在球场吗,我过来找你。”另一个深圳房东的微信,去年因为让我帮他买比特币结缘。不说还好,一说腰又隐隐作痛了。

 

“这哪得了,男人的腰,不可马虎。”潮汕人脑袋里的知识,版图太过丰富不可描述。“一起去吃个夜宵,补一补。”很快,车到了,坐上车到店,落座点单,我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阻止他点牛鞭猪鞭,但两打生蚝阻拦不了了。

 

“其实,比特币还是比房子有前途。”一个纵横深圳房市二十年的人说的话,很有必要在这里转述一下。

 

不过我没有搭话,实在是吃太多了,在微博发了一个天问“诸位老师,你说牛是不是来了”。对面房东也刷了这条微博,笑了笑,牛来不来不知道,牛肉来了,边说着边往我盘子里放。我之前怎么吃都不会胖,现在竟然体丰了,真是苍天待我不如往常,伸一下腰,晚风习习,药膏好像有点效果。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