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务自由后沦为金钱之奴?–老bitcoiner现身说法

作者: 广庚

时间:2020年7月12日 21:00

公众号:十八铺路

在南方,就是好。吃水果非常方便,荔枝后是黄皮,黄皮过后是龙眼,昨晚十块钱买了两斤龙眼,在海边吃了半天,吃得天地玄黄,额不,是尿有点黄。古人曰:龙眼,荔枝之奴;芍药,牡丹之奴;猫,狸之奴;很多币,比特币之奴。

 

大概,我等玩比特币的,也是比特币之奴,需要不断挣钱投进去,保证这个永动机系统的运行。昨日,京城某位比特币大佬,来深圳,邀约见一面,我说腰疼不能远行去南山,你来宝安吧。于是,约好中午见面吃饭,猪肚鸡,客家名菜,寓意凤凰投胎,投了个好时代,让他2011年起就拥有大量的比特币。约好中午十二点,于是我过去饭店,落座点单,但他迟迟还不来,微信一问,才刚刚起床,起码还要一个小时……挖槽,在等他的时间,刷论坛,刷到一个帖子。

 

土木社区7月10号的一个帖子,说他2013年因为比特币,起就财务自由,不再工作,无所事事,恍恍度日,最无聊的时候做个飞机飞到吉隆坡,吃了顿榴莲,就再飞回来。后来又去开网约车,但开车期间听了别人太多秘密,他觉得人性黑暗,也就放弃了,接着过了五年不玩游戏、不看电视、不找女人、不想赚钱、不想花钱…..无欲无望的生活,中途一度去国外想定居,但好山好水好寂寞,让他又搬回国内。直到2019年,他爱上炒油,很快一亿输得只剩下两千万,最后完全陷入抑郁。他写这篇帖子的题目就叫做《奉劝大家还是不要财务自由》。。。看来,完全沦为金钱之奴。

 

观者完全懵逼,这么多年中产阶层最热衷的词语就是财务自由了。你倒好,在这说了个反面教材。我其实是相信他的帖子,毕竟这不是年薪百万的知乎,是财务自由亿元起步的水木,然后我立马对着他的ID想,这哥们到底是圈子里的谁呢,这个ID有十几年的历史了。2013年要是资产破亿的话,这些人我基本都知道和认识,按时间顺序来看,破亿的有烤猫、南瓜……等等,双手可以数得完的,翻了翻这个ID写的内容,完全无法对应的上来。

 

要么他不是完全靠比特币发家,要么他在2013年只是小几千万,然后资产再慢慢涨起来的。当时我就知道一个朋友,在某报社负责网站技术,2000元的时候卖了1w币,然后到处写文章说自己财务自由了。

 

边想着边点菜,大佬终于到了,风尘仆仆的样子,这个大佬才是真正2013年就财务自由的人。给他看了一眼帖子,问他认不认识,他皱眉看了一会,说不认识,然后很不解,这点钱怎么就无所事事进而抑郁了,抢公章多好玩,振作起来,搞事情抢公章啊。

 

抢公章,真是当下一景。我在《区块链老板出差学》和《矿业小史记:双王困斗》里都有讲过,没想到现在嘉楠云智也加入这个游戏,嘉楠往事可以回忆《张楠赓,从休学到纳斯达克|超级君》和《嘉楠科技-张楠赓番外两三事|超级君》,这里就不多赘述。

 

“猪肚鸡有什么讲头啊。”尼玛果然,不知从何时起,朋友们知道我曾写过美食专栏后,遇到一个菜就问我,害得我养成了每次去赴约前先搜索菜名故事的习惯。“没啥讲头,就是湛江三黄鸡放到猪肚里煮啊煮,煮熟了斩块吃。”

 

好久不见,聊的热切。三杯苹果醋下肚后,他讲了一个很有意思的观点,关于三大交易所的微妙,国家之所以对okex和huobi进一步措施,是因为有binance的存在,则全关了okex和huobi也没用,国人一样可以跑到binance去,得不偿失,以后查黑钱、灰钱,揪出白手套都不方便。从这个角度来讲,okex和huobi要感谢binance在海外形成的制衡。

 

然后又瞎聊到币圈投资和其他市场投资,说币圈投资其实是加快了速度的投资市场,经历过币圈各种投资机会和坑,在其他市场会非常得心应手,毕竟那只是放慢了速度,相当于降维攻击。单就币圈而言,有经验的也就是财富,对于市场的各种新币新故事,新人在fomo当充钱的少年,老人对于各种故事早就免疫,只会等着高位做空。这就形成了一个蛇尾寰图。最后讲了几个潜在的财富密码,虽有所认可,但无心践行。

 

没想到天地壹号喝了也有点醉意,瞎扯了半天,买单散了。

 

最近场外交易,冻卡的人非常多,我在微博上时常分享冻卡案例和冻卡解决,昨晚睡前,收到一个私信,说是他和JC交流的过程中,把我关于冻卡讨论的微博发给警察看了,很有效帮助警察理解这个行业和获得了信任,加速了解冻的进程。瞬间很有成就感,感觉自己平时的吹水还是有点价值的。

 

相信写公众号也有点价值,持续做点有价值的事情,以免陷入某种奴。我准备保持日更,以后每晚九点瞎扯几句。

相关文章:

One thought on “财务自由后沦为金钱之奴?–老bitcoiner现身说法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